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一十一章 一战而下

    晏琳是第一次全过程参加基层政府强制拆除违章建筑。

    以前在省里工作时,机关里的人议论起基层干部乱搞的事情,都义愤填膺,恨不得立刻就执掌一方,将所有陋习全部扫掉。而到了基层以后,才发现基层面临的情况异常复杂,远非在办公室坐而论道所能解决。

    基层干部肯定有相当多的不足,领导机关干部同样有相当多的不足。这种俯视心态并非能力所造成,而是所处的位置。在基层干一辈子也往往还是小基层干部,在领导机关只要把握住机会,相对容易进入领导层。

    在班子会上,王桥提出了非常具体的强拆方案。

    “上午,各相关部门又在县政府开了会。吉书记说得很清楚,谁想要耍滑头看热闹,就让他一辈子看热闹。所以,这一次各部门都很重视,上午参会的都是负责拆迁分管领导,都拍了胸膛,按照我们提供的方案执行。”

    王桥低头看了一眼薄薄两页方案,目光炯炯地看着众人,道:“虽然各部门都在县委要求下全力支持,其实主要推动者还是得我们在座的一帮子人,如果我们组织得好,各部门才能发挥出作用,组织得不好,人越多,越是一盘散沙。”

    “下面,我来具体讲任务。首先大家要明确参加强拆各部门的职责,这是县政府明确的,要做到心中有数,不能当糊涂官。”

    “第一,我们要负责本辖区内历史遗留形成事实或正在建设违章建筑及设施的调查取证、认定督办、宣传教育、动员自拆工作;负责拆违后信访稳控工作,杜绝上省进京非正常上访案件发生;负责拆违后建筑垃圾清运、恢复相邻建筑物原貌、恢复原位置(人行道、市政设施或绿地)功能等工作。

    第二,县政府法制办负责对拆违通告、规范性文件等进行审核。这一块法制办做得很好,我们所有的文件都在他指导下发出,没有任何问题。我要表扬一下绍杰同志,绍杰同志到镇里挂职锻炼,提高我镇的法律水平。我们的文件拿到法制办去,一次都没有被打回来。”

    李绍杰受到了王桥表扬,表面上矜持,内心还是挺开心的。

    王桥继续道:“第三,县城管委要负责拆除违章建筑专项行动的指导、协调、督查工作;受理关于各类违章建筑的举报;对各镇和相关单位拆违方案进行审定;组织全县城管执法人员,对拒不自拆的违建房屋强制拆除;对全市拆违工作进行统计、汇总。

    大家注意一下,这是整违办对各部门总体职责划分,不是单指这一次针对王家院子的拆除工作。这一次城管委很支持工作,调集了五十名执法队员归我们指挥,由李大队长带队。”

    说到这里,他望了一眼武装部长王大勇,道:“城管委执法队员有一半是转业军人,素质很好,在行动时可以作为突击力量。”

    王大勇频频点头,挺着胸口。

    “第四,县监察局、县委组织部负责拆除违章建筑专项行动的监督、检查……;第五,县委宣传部负责专项行动的宣传报道工……为专项行动创造良好的舆论氛围;第六,县民政局负责……确保专项行动体现县委、县政府对群众的关怀;第七,县公安局负责专项行动中打击不法分子聚众暴力抗法工作,为专项行动提供保障;负责对拆违非正常上访人员依法处理工作;第八,县城委……;第九,县国土局……;第十,市信访局负责对拆违信访工作的协调、督办工作;第十一,县规划局负责协助各区对房屋产权性质进行认定。”

    王桥详细讲了一遍各部门在拆除违章建筑中的责任,强调道:“我们要擅于学习文件,要彻底用好文件,熟知各部门的职责,在办事时争取他们最大的配合,出了事情后也要知道找谁来擦屁股。”

    “除了正常执行工作外,我还要布置三项具体工作,第一项,就是明确拆迁时间,九月二十七日下午二点半,是啃下王家大院的时候。”

    纪委书记杨建有些疑惑地道:“王书记,为什么定在国庆前,在国庆节前闹出事,可不好玩。”

    王桥道:“过了国庆,还有两个月就是元旦。过了元旦,春节就要来了。过了春节,两会就要召开,实际上没有什么最好的日子。”

    大家想起每到重在节假日大家就会收到了无数要求重点防范的文件,都会心一笑。

    王桥道:“为什么选在国庆前,我也是有考虑的。我是基于什么来考虑的,就是尽量分散王家院子的人,不要让他们的人聚集起来。所以,当自我拆除时间到了以后,就不能采取添油战术,不能试探性地地强拆,而是集中力量,用牛刀将这个瘤子割掉。下面来布置几项特别任务。”

    “第一项任务交给绍杰书记。根据前期摸排,王家大院在年轻人中有三个骨干人物,最核心的人就是王二娃,王二娃的姐夫就是有点社会背景的绰号叫做许大马棒的人。这几个人平时喜欢到一家茶馆打牌,赌钱。在二十五日左右,就由绍杰书记与赵劲所长联系,一定要把个窝点端掉,对现场赌博的人进行罚款和拘留,关键就是拘留,务必在二十七日那一天,让王二娃这几个人留在拘留所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现场抓赌、拘留都要有全程视频,这也是以前我在城管委工作时得出的教训。”

    李绍杰知道这次拘留表面是独立事件,其实与拆除违章建筑密切相关,不能出一点差错,否则就会在聚光灯下被挑剔。他点了点头,询问道:“赵劲知道这事吗?”

    王桥道:“在县委开会后,我专程去找了一次袁局长,给他商量了这事,他就把赵劲叫到了自己办公室,当面交待的。”

    “好好,既然袁局长当面交待,那事情就好办了。”李绍杰最初还对年轻人王桥能否执掌城关镇有几分疑虑,经过一段时间磨合,他发现王桥和宋鸿礼极为相似,都是强硬的性格,很硬的工作方法。不同点在于王桥对各类资源的运用上更胜一筹。

    王桥又道:“晏书记,你要协调组织、宣传部门,做好正面引导。”

    晏琳有点惊讶,道:“这事要报道?”

    王桥道:“这种事情都是一传十,十传百,口口相传。所以我们尽量不做报道,特别是不能有电视报道出来。我要提醒的是关注外来记者,他们有三种手法,一是断章取义,只提强拆现场,不提以前持续做的工作;二是颠倒黑白,他们只提这是强拆,不提这是拆除违章建筑;三是演悲情,拍一些哭泣的画面。”

    晏琳道:“明白了。”

    其实这件事情让李宁咏来做是最合适的。她性格更加泼辣和外向一些,又在本地有很深的关系。只不过那一夜之后,王桥尽量不让她参加到镇里的活动。另一方面,王桥让晏琳出面也考虑到省委办公厅常委办这个背景,有这个背景出面,有结事情就好办一些。

    王桥又道:“除了记者外,晏书记还有另一个任务,就是与文化局联系,在上周村搞一场国庆节送欢乐活动,时间在九月二十七日,上午搭台,下午唱戏。文化局接受了这个任务,将组织全县最好的队伍到上周村演出。”

    晏琳脸上闪出一丝疑虑,随即反应过来,明白这是将王家院子人员最大规械抽空的策略。她来到城关镇的时间并不长,可是已经很客观地承认了王桥的领导能力。她经常将王桥与常委办主任相比,无论从学历到工作能力,王桥都远超。只可惜,王桥工作在最基层,发展始终受限。

    王桥道:“前期要宣传好,就好象歌星来要城关镇一样,大力宣传,特别是岭剧,最受老年人喜欢,一定要多演几场,县里名角要请出来。”

    “除了演出外,杨镇要联系卫生局,还在村委会办公室搞一次义诊,免费给村民普及健康知识,发放健康资料,还要领取板蓝根等保健药。演出和免费义诊,宣传单都要到各大院子,特别是张家院子和王家院子,必须能在最醒目的地方见到。”

    最后,王桥点到了武装部长王大勇,道:“最后重头戏就交给王部长,现场执行交给你,如何组织力量,如何强拆,你给大家讲一讲。”

    此时,王桥已经知道县委即将起用王大勇,将他调到柳阳镇当镇长。这是王大勇当镇长前在城关镇的关键一役。

    在会前几天,王桥专门找王大勇谈一次话,道:“这一次行动现场指挥就由你负责。有一件事情你应该知道,我给吉书记汇报现场指挥人员是抢救向阳坝武装部长王大勇时,吉书主说了一句,这个同志有组织能力,可以委以重任,整个拆违工作就你全盘把握,现场指挥可以交给王大勇。”

    特到了首肯,王大勇自然很有些兴奋。

    王桥又透了点风,道:“柳阳镇一直没有定盘子,据我得到的消息,你已经纳入了县里的目光,这一次再加把劲,烧把火,应该能成功。”

    一番交底,王大勇浑身就充满了勇气。他这几天多次悄悄来到王家院子,观察地形和虚实。他根据现场情况以及抽调出来强拆人员和设备情况,制定了强迁方案。强迁方案与王桥和李绍杰讨论了三次,这才最终定下来。

    王大勇拿着一幅挂图到台上,详细讲了规划、市政、公安、城关镇各支力量的使用情况,什么时间进入、用什么方式拆违、遇到突发事件处理、战场扫尾工作。

    王大勇站在了会议室前,挺直了胸,侃侃而谈,就如即将领军出征的将军。

    方案出来以后,照例就由各位班子成员进行补充。

    由于总体方案都是经过反复推演,班子成员想了一会,没有人提出异议和意见。

    布置完工作,王桥特意强调:“强拆方案必须保密,离开了这间房子,大家各自准备,但是不准在任何公共场所谈起,也不要和家里人谈起。”

    会议后,各位班子成员按照各自任务,开始去作准备。

    晏琳有了具体工作,慢慢融入到城关镇这个集体当中。她与王桥始终保持着同事之间的关系,没有进一步接触。她经常暗自观察王桥:王桥在忙碌的工作中,给自己建了一个壳,让外人很能进入其内心世界。

    九月二十五日,王二娃等人一直没有去茶馆打牌。

    九月二十六日,王家大院有四个年青人和王二娃一起,到茶馆打牌。他们去这么多人的原因是上一次王二娃发现有外人来打假牌,准备报复。

    公安局便衣通过内线摸到这一情况,专等王二娃这一伙人来闹事。当王二娃与外来一伙人打起来的时候,埋伏在周围的公安如神兵天降,将打架的双方一起带到了派出所,全部治安拘留。

    王桥手里有个表格,完成一项,就打了一个勾。得知王家大院有五个年轻人被拘留之时,就重重地在表上打了一个粗勾。

    九月二十七日上午,文化局演出队来到了上周村,搭舞台,调音箱,传统岭剧演员化妆出现,引起喜欢岭剧村民大声喝采。对于文化局演出队来说,这是一次极为正常的送文化下乡,因为临近国庆,这类活动是免不了的。因此,高高兴兴与村民们交流。

    九月二十七日下午一点钟,县卫生局组织的义诊也开始,由于有免费药发放,来了不少人。

    二点钟,队伍在城关镇一处废弃工厂集结完毕。工厂所在地距离王家院子不远,十分钟就能到,平时工厂铁门紧锁,很少有人关注。

    王桥坐在废弃工厂的临时办公室,接到前方报告,得知王家院子没剩下几个人时,便对王大勇道:“王部长,行动吧。”

    城关镇、县建委、规划、市政、国土、公安等多部门工作人员出现在王家院子,按照既定方案,拆违工作正式开始。

    二点半钟,参与执行人员到达执行现场后,按照界定的位置和范围,由负责警戒的工作人员对执行点布置警戒线,进行清场;

    联合执法人员开始进场违章建将少量物品搬运到指定位置,登记,拍照。

    七台挖机出现在现场,分头开始对违章建筑进行拆除。

    由于事发突然,王家大院少量留守人员根本来不及反应,被拦在警戒线外。有骂人的,有哭的、有试图冲击警戒线的,由于力量太弱,无法阻挡住拆违人员的行动。有人家开始打电话,结果发现座机电话通通打不通。

    整个拆违现场,联合执法人员分工合作,各负其责,拆除工作安全有序。

    三点十一分,王家院子所有违章建筑全部被拆除,抢建的房子变成瓦砾堆。

    等到反应过来的王家院子村民回到院子,拆违人员已经全部离开。

    这是一次极为漂亮的拆违成功案例,王桥得到消息以后,当场表态道:“晚上就在伙食团安排伙食,参加人员全部聚餐。”这顿饭喝了不少酒,唯一遗憾的是王桥滴酒不沾,不免有些无趣。

    吉之洲得到消息以后,说了一句话:“事上无难事,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这是以后搞大型拆违行动的教科书。”

    将房子拆掉后,风波没有完全平静。

    第二天上午,王家大院来了近百人,聚在城关镇政府,讨要说法。

    此时房子已经被完全彻底地被拆除,主动权就掌握在城关镇手里,不管要什么说法,都是一句话:你说我拆错了,把房屋的手续拿出来看。

    闹了下午,王桥出面与王家大院对话,仍然无果。

    第三天,王家大院百人前往县政府。

    第四天,《山南都市报》发了一篇文章:《十年打工血汗钱,强拆后血本无归》

    这些事情都是王桥预料之中的。由于违章建筑全部被拆掉,打口水官司已经不能影响全局,交由晏琳去处理。第五天,城关镇召开了全镇机关干部和村社干部大会,总结表彰了拆违工作,放映了拆违时的录相,将城关镇政府拆违决心传达到每个村社。

    国庆节以后,王二娃从拘留所出来。得知发财梦破碎,就红着眼,提着菜刀,在城关镇政府办公室对面坐等王桥。

    他手里拿着一张登有王桥相片的《昌东日报》,只要这人出现,立刻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王桥没有意识到外面的危险,与晏琳在一起研究了山南都市报的事情。王桥道:“山南都市报是成心的,上次吃了个哑巴亏,这是要找场子。”晏琳道:“我去找了省委宣传部的林姐,由她出面,约一约山南都市报的人。”王桥道:“林姐,是不是林玥?”晏琳道:“是林玥,她在省委宣传部很有影响力,听说要外放提拔。她只要出面,问题应该不大。”

    (第四百一十一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