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一十三章 异数

    终于写完,发出来了。

    …………

    县委吉书记也在下午就得到李绍杰受伤的消息,给王桥打了电话:“李绍杰同志在哪里?情况怎么样?”

    王桥道:“吉书记您好。李书记手臂受了伤,在医院上了药,刚刚回家。”

    吉之洲就道:“你到县委来,二十分钟后我们一起看望受伤的李绍杰同志,把晏琳也叫上。晚上一起,我请晏琳吃顿饭。”

    放下电话,王桥马上给李绍杰打去电话,道:“吉书记要到家里来看你,不要出去。”

    李绍杰道:“现在想出去也不行,麻药过了,痛得要命。”他放下电话,道:“傻婆娘,快点把屋子收拾一下,等会吉书记要到家里来,哪个吉书记,昌东还有哪个吉书记。”

    李绍杰的爱人在司法局工作,特意请假回来照顾老公,听说县里一把手吉书记要来,赶紧开始收拾堆满了果皮的桌子,然后又洗茶杯。李绍杰嗜茶,家里茶杯都有些淡黄的茶垢,始终洗不掉,道:“遭了,杯子洗不干净,叫你少喝点茶,你就是不听。”

    看着老婆慌慌张张的模样,李绍杰道:“你慌什么啊,楼下就是超市,去买两个杯子就行了。”

    李绍杰爱人道:“你说王大勇就是在抢险救灾时给吉书记留下好印象,后来就当上柳阳镇长。你这次为了公事挨了一刀,是不是也要升官,吉书记是关键啊。”

    李绍杰笑骂道:“你什么时候成了官迷了,我这是意外,和王大勇当时的情况不一样。”

    李绍杰爱人道:“有什么不一样,你为公事流了血,王大勇没有流血吧。他总是忘不了当兵的那一套,敬礼,立正,架子蛮好,引人注目。”

    “快去,快去,再啰嗦吉书记就来了。”李绍杰又道:“客观地说,王大勇组织能力很不错。办事处、检察院和司法局都有不少转业军人,让他们这些转业干部去组织民兵,谁都没有这个本事达到王大勇的水平。”

    等到家里收拾基本清爽后,吉之洲、王桥、晏琳以及副检察长陈树一起来到了李绍杰家里。

    吉之洲看望检察院干警,原本应该是检察院一把手来陪同吉书记,由于一把手到市里开会,就由在家的副检察长陈树陪同。

    由于记者没有跟随,所以氛围比较轻松。吉之洲打量着很普通的住房,道:“我到昌东这些年,还是第三次走进基层领导干部的住房,绍杰这个家一般吧,不错、不错。”

    李绍杰在大领导面前颇有些拘谨,道:“我爱人在司法局工作,两人靠工资吃饭,养一个初中生,只能这样了。”

    吉之洲道:“伤口怎么样?”

    李绍杰爱人用手比划着道:“开了一个娃娃口,逢了二十八针,最深的地方都见到骨头了。若是再偏一点,后果不堪设想。”

    吉之洲对陈树严肃地道:“这件事情性质恶劣,必须要依法严罚。”

    陈树道:“我们会以法律为准绳,夯实所有细节,把案子办好,把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

    吉之洲作了一个有力的手势,道:“这个案子很典型,应该办成铁案。辩证法讲究因势利导,坏事和好事转换,案子办得好,在全县起到很好的警示作用,这就是由坏事变好事。”

    在李绍杰家里坐了半个小时,吉之洲这才离开。

    此时已经到了吃饭时间,三辆小车开回了县委招待所。小招安排了几个菜,秘书小王特意拿出来一瓶酒。

    王桥自从决心戒酒以后,便滴酒不沾。可是前几次喝酒的对象都是朋友或是下级,自己不喝酒就不喝,大家也就理解。这一次请喝酒的是能决定自己命运的一把手,自己还能坚持承诺吗?经过几秒钟犹豫,王桥决定坚持不喝酒。

    吉之洲回到房间换下西服,穿了一件茄克,没有戴带,一幅休闲模样。

    秘书小王打开了岭东特曲的盖子,酒香就如魔鬼,从瓶中飞了出来。

    王桥趁着吉之洲还没有发话之机,来到吉之洲身边,道:“吉书记,我有一个私事跟你报告。”

    吉之洲见王桥如此郑重,笑道:“什么事,这么正式。”

    王桥用非常诚恳的语气道:“吉书记,我有一个缺点,喝酒以后误事,已经发生过两次了。所以,我下决心戒酒,滴酒不沾。”

    吉之洲愣了愣,问道:“也就是说,我拿出来的酒,你也不准备喝?”

    王桥听到吉之洲的语气,心里有些紧张,只是话已经出口,很难收回来,道:“吉书记将城关镇这个重任压在我的肩上,我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为了不辜负领导期许,绝不能出一点乱子,所以决定戒酒。”

    吉之洲皱着眉毛道:“你喝酒后,出过什么乱子?”

    王桥道:“大醉之后,会失忆,连自己曾经去过哪里都想不起来。这是我的弱点,很容易犯错误,所以,我想戒酒。”

    吉之洲眉毛依然没有解开,道:“你可以少喝,喝一杯。”

    王桥恭敬地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我怕开戒后管不住自己。”

    陈树听到王桥和吉之洲的对答,惊讶得合不拢嘴巴。吉之洲虽然只是正处级,但是他这个正处级含金量很高,对其下属官员握有“生杀”大权。他参加工作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不懂事、没头脑、犯傻的镇长。

    吉之洲继续道:“有一句话你没有听过吗?牌品看人品,酒风看作风。我叫你喝杯酒都不行,作风不过硬啊。”

    晏琳见过太多省级大领导,对吉之洲的权威自然就没有发自内心的惧怕,是以一种平视的眼光看待吉之洲。但是,她对王桥有着太复杂的感情,关心则乱,当吉之洲说出这一句话后,也紧张起来。

    王桥听到吉之洲说出这一句话后,心情反而比刚才要轻松一些。在近一段时间他与吉之洲接触颇多,若是吉之洲真生气,反而不会说得这么直接。说得如此直接,想必没有真生气。而且话已经出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若是吉之洲确实不能接受自己不喝酒这事,这种胸襟的领导不跟也罢。

    王桥微笑着,等待着吉之洲说下一句话。

    吉之洲挥了挥手,道:“坐回去吧,个子长得这么高,站在面前就是一个门板。不喝就不喝,没有什么大不了。”说话后面,脸上就有了笑意。

    王桥这才真正地松了一口气,道:“谢谢吉书记理解。”

    吉之洲感慨地道:“我当领导很多年了,还是第一个遇到不喝我的酒的下属。你晓得不,很多人在我面前都是主动端着满杯,一饮而尽。”

    陈树面前就放着一个高脚杯和一个小杯,他准备显示耿直,用高脚杯装酒敬一敬吉之洲,听到这句话,便打消了显示耿直的念头。

    吉之洲又指着王桥道:“你为什么敢在我面前这样做?”

    王桥道:“我之所以敢说实话,是因为吉书记胸襟开阔,有容人之量,一心为公,自然不会计较一杯酒。相较喝酒,您更看重工作。”

    “这是马屁啊。我还以为你不会拍马屁,结果拍起来也是有模有样的。”吉之洲又道:“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晓得自己有弱点,还敢暴露给领导看。从这一点来说,你确实没有私心。创彩集团的事只是一个开始,你要继续把工作作细。把事情办好,胜过喝一瓶酒。”

    此语出,王桥才心定。

    吉之洲对陈树和晏琳还不了解,所以有些话不能在现在说。

    在吉之洲参加工作的时候,就跟在省纪委副书记彭振刚身边,并深得当时担任县委组织副部长彭振刚器重。这是很早以前的工作经历,由于时间太早,除了两位当事人以外,没有人还记得起这一段历史。

    彭振刚是眼里不进沙子的人,吉之洲能进入其法眼,自然有其独特之处,在理念和性格上是相投的。

    在办理梁强、彭克窝案时,彭振纲单独与吉之洲进行过一次交流。彭振刚认为县政府主持工作的副主任王桥在如此复杂情况下能保持清正廉洁,是一个值得培养和保护的年轻干部。后来,彭振刚还很艺术地将相近的意思给杜立高表达了一番。

    这也就是王桥奇迹般从县档案局走上城关镇党委副书记岗位的重要原因。

    从向阳坝冷库救援到创维集团落地这两件事情可以看出,老领导眼光依然如此锐利,其所言不错,王桥确实是可造之材,性格也和老领导一样独特,都是官场之中的异数。如今的官场总是将平庸人的梭角磨平,但是真正有才华的人会在磨砺中越发的锋利。

    王桥到目前为止都不知道这一段隐情。他坐回到座位上,后背全是汗水,暗叫侥幸。

    宴席之后,陈树对王桥道:“桥老弟,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如果不是几年前就认识你,刚才一番话,我一定会认为你是一个傻大胆。”

    王桥道:“我不是傻大胆,是确实不想喝酒。早点戒酒,大家习惯就好了。”

    陈树竖起大拇指,道:“我算服了你,刚才吉书记虎着脸时,我吓了一跳。你的这份胆量,恐怕只有王卫东能比。”

    (第四百一十三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