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二十六章 枪声

    按照预案,不管哪一个值班组遇到隔离人员以后,值班组就马上转化为常驻组。也就说是值班组要与隔离人员共同经历十五天的隔离。这对于当班的值班组来说,就是一个从天而降的灾难。

    第四组是由副书记晏琳、财政所长赵敏、办公室主任刘友树、社事办主任刘东、企业办主任王渝生以及五个普通干部等人组成,恰好就是遇到隔离人员的倒霉蛋。

    傍晚吃饭的时候,隔离场失去了往日的欢歌笑语,包括晏琳在内的值班同志个个脸色沉重,垂头丧气。

    特别是卫生局的同志更是牢骚满腹,一个劲地咒骂原来的班子成员,一点都没有回避城关镇的同志。

    相对于卫生局的值班人员,公安局的同志反而要淡定一些。这是由于他们常年都在跟社会阴暗面打交道,心理承受能力要强得多。

    王桥没有讲大道理,只是作为同事之间在吃饭闲谈时鼓励道:“有些坎,我们是必须要扛过去的,扛过去以后,自然就会天地宽。大家都别阴沉着脸,有一句有些粗鲁的话,但是用在这里很合适,生活就象qj,不能反抗就要好享受。”

    同志们习惯性地附和着笑了笑,笑容却不持久,很快消散了。

    虽然有了党委书记带头,大家不致于军心涣散。可是这毕竟是生死悠关的事情,好些人在下午时间都用座机电话给家里面打了过去,报平安,甚至谈及一些类似后事的话。

    王桥放下碗时,有意打了一个饱嗝,道:“我记得村民说过如果有了隔离人员进场,他们就要烧房子,我们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吃过晚饭以后,我们全部动员起来,挖一些泥土装在事先就备好的沙袋里,还要接上水管。”

    赵劲点头道:“王书记安排是对的,我接到好几个电话,晚上说不定真有铁脑壳要来闹事。”

    王桥道:“那我们就动手挖土,装沙袋。”

    在大家纷纷行动的时候,晏琳来到王桥身边,低声地道:“会有这么严重的情况?”

    王桥道:“基层情况复杂得很,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晏琳道:“你不是给县委报告了断路等情况,县里没有相应布置?”

    王桥道:“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我们在隔离场做些准备,总要胜过一点没有准备。更关键的是大家情绪都不高,与其互相传染负面情绪,还不如找点事情来做。”他又道:“你给家里面讲这里的情况没有?”

    晏琳摇了摇头,道:“我爸我妈都给我打了电话,询问昌东的情况。我没有给他们说实情,就说静州有一起,昌东还没有病例。如果给他们说了实情,他们说不定就要到昌东来,甚至还要动用些关系,直接把我从隔离场调走。家里有些关系可以通到省里,县里是挡不住的。我如果在这个关头调走,你恐怕就很难把握隔离场的局面。”

    晏琳是晏家宝贝独女,却被拖到了这场危局中,王桥看着穿着一身运动服的晏琳,道:“你是挂职干部,其实可以不必值班的。”

    晏琳道:“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思。你说得对,人生本来就有很多坎,必须要用自己的肩膀扛过去。”

    王桥夸了一句:“你这几年进步了,很勇敢。”

    晏琳摇了摇头,道:“我其实怕得要命。”她将自己手掌伸了出来,道:“我用消毒液洗手都洗了十几次,还觉得空中会有的病毒。”

    王桥在此刻涌出了一些温情,道:“你别太靠近警戒线了,预防药多喝点。”

    晏琳道:“预防药喝得很多,都要喝吐了。”

    王桥道:“不管怎么样,你看起来还是很镇静,如果不给我说,我完全看不出你很怕惧。”

    晏琳道:“我是省委办公厅的人,又是党委副书记,心里面怕,表面上还得撑起。”

    王桥道:“那就继续撑起,我们一起装沙袋,给同志做榜样。”

    正在装沙袋时,吉之洲的电话打到了王桥手机上,询问了隔离场的情况。王桥如实汇报了隔离场的情况,道:“内部还掌控得比较好,城关镇的人和公安口的人都不错,公安是城关派出所所长赵劲在隔离区。卫生局的同志对于原班子意见大,情绪不是太好。放心,吉书记,我们成立了临时支部,一定会将局面稳定下来。”

    吉之洲郑重地道:“谢谢王桥同志敢挑这么重的担子,凡是在隔离场里面表现优秀的同志,可以推荐给县委。这些经过血与火考验的同志,以后会成为基层干部中的骨干。”

    通话结束时,王桥又谈了对外面局势的担心。

    被隔离的几个人站在内门里面,看着警戒线外面的同志在挖泥巴,老同志杨立勇就把电话打了出来,点名要找王桥。

    杨立勇道:“王书记,你们挖泥巴做啥子,里面的人都很紧张,担心是不是要把我们埋了。”

    在临时支部里,王桥是支书,晏琳、赵劲是副支书,杨立勇由于是党员,也被吸收进了临时支部,主要作用是安慰劝解被隔离的另外五人。同时,里面有什么事情需要交涉,也是由杨立勇出面。

    听到杨立勇的担心,王桥笑了起来,道:“杨委员,你讲的是冷笑话吗?确实有点冷啊。怎么会产生这样奇怪的想法?”

    杨立勇道:“我们在里面讨论了半天,都不明白你们挖泥巴起什么作用,让我来问个清楚,大家都是惊弓之鸟,经不起折腾啊。”

    王桥脑袋里经过短暂的犹豫,决心要告诉杨立勇真相,如果不告诉真相,没有心理准备,村民闹起来,说不定会给被隔离的几个人带来心理负担,于是便没有隐藏地讲了村民以前发出过的威胁。

    杨立勇是个忠厚人,道:“王书记,对不起了,我们给你添麻烦了。”

    王桥道:“不要这样讲,我们都是坐在一条船上的人,一起朝岸边划。好在只有十五天,日子越过会越轻松的。”

    杨立勇道:“村民有可能闹事,我可不可以给其他人说。”

    王桥道:“你说吧,免得他们想歪了。”

    到了九点钟,院子角落就堆了很多土袋子,还准备了水笼头,一些盆子里还装了水。十点钟,按照王桥的要求,一名公安就吹响了口哨,意思是除了值班人员大家都休息了。按时作息是过集体生活的标准手法,有了统一作息时间,比较容易形成良好的集体生活感受。

    到了十一点钟,大门外值班的一名警察将赵劲叫醒,道:“赵所,外面来了些人。”

    赵劲赶紧翻身起床,拿着手电筒来到了门口,隔着铁门就见到黑压压的一群人,拿着锄头、扁担等工具,还有一些农家肥的臭味。

    王桥被叫醒后,铁门外已经吵闹成一片。

    在入驻原城关镇建筑队时,出于综合考虑,换掉了原来破烂的铁门,而是用了比较结实的铁栅栏门,有三米多高,用两把锁从里面锁住。

    外面人用锄头将锁铁栅栏门的粗铁链砸得哗哗作响,赵劲喝斥道:“你们干什么,不要乱来啊,我是城关镇派出所的。”

    “管是你哪个派出所的,不准在这里治传染病。”

    “我们是打过招呼的,你们不顾老百姓的死活,非要把我们害死,反正不活了,大家就拼了。”

    “我。妈哟。”

    各种叫骂声从外面传了过来,院内值班人员和被隔离人员全部都惊醒了。

    王桥看了看局面,转身就朝屋里走,直接给吉书记打去电话。按照吉书记要求,隔离场任何情况都可以直接打到他的手机上,不必考虑时间,也不用其他人转。

    打完电话时,刚走出门,晏琳急急忙忙走了过来,道:“外面的人朝里面扔石头。”她捂着肩膀,一脸痛楚的表情。

    王桥道:“你被打中了,严不严重?”

    晏琳道:“不算严重,是打到墙上,弹下来砸在肩膀上。”

    王桥道:“你注意躲石头,我出去看一看。”

    这时,院内人和院外人开始互相骂起来。院内有人想到捡起石头投掷过去,被王桥严厉地制止了。如果院内值班组真把外面村民打伤,事情就会变得非常复杂。

    铁栅栏门被很多人推得哗哗直响。

    赵劲和另外两个民警都带着枪,在这种情况下,赵劲的手无数次握在了枪柄上,他急迫地道:“王书记,增援的人什么时候到,他们真要把铁门推开了,我必须要开枪,这是得到领导授权的。我再给袁局长报告一声,说一说外面的紧急情况。”

    在赵劲打电话的时候,王桥拿着电喇叭来到了铁栅栏门外,对外面的村民厉声道:“我是城关镇党委书记王桥,你们这种行为是违法犯罪,是要受到法律严惩的。”

    外面村民叫骂声不停,最初还讲点道理,后来变成了对王桥的人身攻击。

    王桥道:“这里只是隔离区,里面被隔离的人只是隔离观察,又不一定是非……你们既然怕,就要离得远远的,把铁门打开,你们就更容易接近隔离……”

    他的说话声被一阵骂声和哗哗的摇动铁门声音所打断。

    眼见着铁门被推得变了形,透过里面的灯光,可以看见外面人挥动的锄头。

    晏琳在省里工作时,大家最多耍耍心眼,是很文明的争斗,没有见过如此直接粗暴的对抗。她被眼前的阵式吓住了,惊恐地站在门口。

    在隔离区的几个被隔离人员都站在内门后面,朝外面的人一阵骂。

    铁栅栏门的一边被损坏,眼见着就要被推倒。

    王桥见局势无法控制,来到赵劲面前,道:“袁局长怎么说?”

    赵劲道:“下令了。邱局长带人马上过来,要求我们务必把这些人拦在外面。”

    正当铁栅栏门要被推倒时,一声清脆的枪声响了起来,刺破长空,震住了所有的人。

    (第四百二十六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