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二十八章 夜谈

    等到外面彻底安静下来,王桥召集所有值班人员都来开会。

    开会时常被人诟病,因为很多会确实没有必要。但是,开会又确实是统一思想、传达信息的极佳渠道。在隔离场这个特殊场所,聚集开会是特别有效的工作方法,几次会议之后,来自三个单位的同志便会在潜意识中产生“集体”的共同认识。

    如果此时有外部势力侵入这个临时集体,更容易促进集体意识产生,有一个“同仇敌忾”的词很精确地描绘了这种状态。

    王桥讲了三方面内容,一是县委吉书记的指示;二是值班组的纪律;三是当前的基本情况。讲完之后,除了值班组的人员,其他同志必须去睡觉,保持旺盛的精力才会有好的心情,有了好的心情才能保持队伍的稳定。

    大家散去后,王桥坐在办公室,泡了杯茶,独坐想问题。

    建筑队的办公室都是老式建筑,办公室门上面部分是玻璃,视线通透。

    晏琳有些失眠,在外出上厕所时见到王桥还坐在办公室,就走了过去,轻轻敲了敲窗。

    “请进。”

    “还没有休息。”

    晏琳进屋就坐在了王桥办公桌对面,道:“第一天总算是熬过去了。”

    王桥道:“这十五天,都是煎熬,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日子会越来越好过。”

    晏琳道:“我还担心推着时间推移,被隔离的几个人会越来越焦躁。”

    王桥摇头道:“我在大学的时候选修过心理学,看过美国心理医生伊丽莎白?库伯勒在《论死亡和濒临死亡》,濒死病人的心理变化可从拒绝到接受,从不适应到适应,可以分为五个阶段:拒绝-&ampampgt愤怒-&ampampgt挣扎-&ampampgt沮丧-&ampampgt接受。套用在被隔离的杨立勇等人身上,也合适。”

    他指了指开水器,道:“那边有纸杯,自己倒水喝啊。”

    晏琳道:“你今天是值第一个夜班?”

    王桥点了点头,道:“在这种特殊环境里,必须由我来带头,我值第一班,公安局赵劲值第二个班,第三个班是卫生局的,你值第四个班。你本来不必到隔离区,把你拖进来,我始终觉得过意不去。”

    “不要再说这个话题了。你喝咖啡吗,我给你冲一杯。”得到肯定答案后,晏琳回到自己的房间,拿了两个怀子,回到王桥办公室冲泡了两杯卡布奇诺速融咖啡。

    香气在房间里弥漫,冲淡了隔离区无处不在的消毒水味道。

    王桥道:“我要值通宵班,喝点咖啡没有问题,你就别喝了,免得睡不着觉,在隔离区,长夜漫漫,睡不着觉就难过了。”

    晏琳双手捧着杯子,手指与杯子一样洁白和细腻。她喝了一口咖啡,道:“我经常失眠,都习惯了。”

    王桥指了指脸,道:“经常失眠不行,容易老。”

    晏琳有几分苦笑,道:“你刚才还没有讲完拒绝、愤怒和后几种感受,我想听一听。”

    王桥道:“那本书读了好些年,不是太准确,为什么记得住,主要是与以前在看守所的情感体验有些关系,所以才记得牢。”

    晏琳道:“那根项链还在吗?”

    王桥道:“在。”

    晏琳道:“能取下来,让我摸一摸吗?”

    王桥就从脖子上取下来那根铁丝做成的项链,递到了晏琳手上。这根项链是由最普通的铁丝做成,由于常年戴在胸前,与皮肤天天接触,变得光亮,没有锈迹,带着主人的体温。晏琳握着这个项链,往事又如洪水猛兽一般通过这个项链这个开关涌向心头。

    王桥喝了一口咖啡,道:“那我继续讲,第一个阶段是拒绝,就是政府这边派出代表,对杨立勇等人说,很遗憾地通知你,你乘坐的大巴第三排有一例病例,你需要隔离观察。杨立勇等人就会拒绝接受这个说法,据我了解,他们每个人都曾经说过——什么,这不可能,一定是搞错了!这是一种天然的心理防卫机制。与此类似,在极端情况下,有些人会在巨大的心理打击下当场昏厥,也是一种大脑的自我保护手段。”

    晏琳道:“这种说法是对的,他们进入隔离观察区,一半是被吓的,一半是被迫的,胳膊硬不过大腿,他们不来也得来,这话不好听,但是是事实。”

    “强迫他们隔离是法律规定,所以我们不必有负罪感。”王桥又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到最后,他们总得开始承认现实,于是进入第二个阶段,在这个阶段,心理创伤转化为感情上的愤怒、发泄,为什么是这样!凭什么是我!我又没有做错什么!目前他们就处于这个阶段,隔离区有临时党支部,起到了稳定军心作用。在有些案例中,会出现自残现象。所以我今天不停地给杨立勇打电话,就是让他观察其他几个人的情绪是否有极端化倾向。”

    到城关镇挂职以来,晏琳对王桥印象有三强,一是组织能力强,二是决策能力强,三是战斗力还是那么强,但是对王桥在知识上“才华”的印象很浅,基本上还停留在复读班时代,听到对前两个阶段总结,她猛然想起,自己忽略了王桥学历背景,他毕业于山南大学,山南大学既是211又是985,这里出来的优秀毕业生,与复读班时代的复读生还是有了明显区别。

    她隔着两杯咖啡的薄雾望着王桥,如今的王桥仍然保持着英俊面貌,可是气质已经变得深沉,极富成熟男人魅力。

    王桥喝了口咖啡,继续道:“在正常情况下,五个阶段的时间相对较长,由于我们只有十五天,每个阶段时间就会相对缩短,但是每个过程都应该不会少。他们随后就会发现发泄、焦虑、暴躁等负责情绪是无效的,丝毫改变不了现实,接下来的第三个阶段是承认现实,希望自己能够幸免于难。所以从明天开始,给他们读点防非宣传品,讲一讲各地隔离区的情况,让他们增强信心,调整好情绪。”

    “第四个阶段就是已经承认了大部分现实,但在心理上尚未最后适应……”

    “当杨立勇他们完全承认并适应现实之后,就进入了第五个,也是最后一个阶段--接受。在这个阶段里,他们的心理恢复了平常,不再纠结于无法改变的现实,反正已经这样了,该吃就吃,该玩就玩。”

    王桥发现晏琳看着自己的双眼充满了柔情,在心中暗自叹息一声,继续道:“我们要创造条件,有意诱导他们进入第五个阶段,进入这个阶段后,我们工作就比较好做了。隔离的最后结局有两个,十五天以后,他们被解除了隔离,那我们的任务就顺利结束了。十五天以后,他们之中有人被判定为病例,那我们值班组就要被进入新的隔离观察点。县里面新看守所被腾空,这就是新找到的隔离观察点。我们极有可能到那个地方再渡过十五天,我们就会将这五个阶段的心理重演一遍,以当事人的身份。”

    晏琳握着铁丝项链,双手合什,道:“让我祈祷一下,保佑十五天后是皆大欢喜的结果。如果我还被送到新隔离区隔离,爸爸妈妈必然会知道。我根本无法想象,他们知道我被隔离会是什么样的状态,更不敢想象,如果我真染上了病,他们的日子怎么过。”

    她闭上眼睛祈祷时,有两滴泪珠挂在眼角。

    在这个时刻,晏琳不再是省委办公厅的挂职干部,恢复成为多年前的那位单纯快乐的小姑娘。王桥很想递过纸巾,让晏琳擦去泪珠,但是,他只是在心里想了想,没有行动。

    晏琳用手背轻轻地擦掉了眼泪,略带羞涩地道:“我又脆弱了,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王桥举起咖啡,喝了一口,道:“这是很正常的心理状态,其实,值班第四组得知中了大奖后,同样会经历类似的心理状态,只不过程度要浅一些。”

    晏琳承认了这一点,道:“我们还是有可能被关进新隔离区,对不对?”

    王桥道:“明天我就要给大家讲到这一点,让大家有一个思想准备。”

    晏琳又道:“既然后果有可能极为严重,那么我就想问一问以前的事,私事,可以吗?”

    王桥道:“可以。”

    晏琳道:“我想听一听吕琪的故事,这个名字在我耳朵晃荡了很多年,我一直想将她赶走,但是没有成功。你给我讲一讲她的故事,或许对我有帮助。”

    在如此特别的环境下来回忆往事,这让王桥颇为感慨,道:“拿到高考成绩后,我到红星厂老厂,恰好遇到你们搬家,其实,当时我就准备讲一讲吕琪的故事,只是你不想听。”

    晏琳道:“那是因为怯懦和爱。”

    王桥道:“那我现在就讲,这或许是一个平淡无奇的故事。在我青春期,人生最迷茫的时候。是最迷茫,但是不是最低谷的时候,在目前为止最低谷的时期应该是在看守所的一百天,死亡的阴影就挂在头顶,尝过那个滋味,所以来到隔离区我就能相对平静。”

    在进入故事前,晏琳幽幽地道:“这个故事,我晚听了接近六年。希望能帮助我赶走那两个字。”

    (第四百二十八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