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三十一章 化解壁垒

    今天小区停电,写得晚点。

    ……

    王桥郑重地对晏琳道:“对不起。”虽然他觉得不必要说这三个字,但是看到挂在脸上的泪水,还是说了出来。

    “不用说对不起,反而是我要谢谢你。”晏琳摇了摇头,继续道:“或许我这样说就是娇情,但是我是真心的。今天我算是得到了明确的答复,这就解除了一块长久以来的心病,写出那封信以后留下的心病。虽然被你当面婉拒让我伤心又有些尴尬,但是我从此就没有那种患得患失的矛盾心情,所以,我要谢谢你。以前我有一些强迫症,但是比较轻微,就是洗洗手等类事情,写了那封信后,我自己明白,症状要严重得多,为了克服这个症状我付出很多努力。希望今天是一个新。”

    王桥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一定会走出困境。每个人都有困境,必须要自己扛起。我这个想法也许会被你拒绝,但是我还是想要提出来,希望我们不要反目成仇,爱情不再了,友情希望能留下来。对于其他人我不会提出这个要求,但是我想对你提出这个请求。你会拒绝我吗?”

    “当然不会,你其实就是我记忆中的一部分,无论如何也不能扔掉,扔掉你就是扔掉自己的青春。哎,我们两人今天的谈话真是娇情。”晏琳用手背又擦了擦泪水。

    王桥道:“在隔离场这种面临生离死别考验的情况下,我们才能说点平时说不出来的真心话,娇情就娇情吧,人生难得有可以面对面娇情的时光。”

    晏琳将那张纸折成了四方块,放进自己衣服口袋里,她微微仰起脸,以免眼泪流出来,道:“但愿结束隔离以后,我们能有一个新的生活。你说,我们能安全出去吗?”

    王桥故作轻松地道:“我觉得能,美好人生才刚刚开始,不可能就这样隔屁了。”

    晏琳跟着笑了笑,道:“是啊,我们的美好人生才刚刚开始。”

    他们两人在办公室里谈了很久,值班人员能透过玻璃窗看见两人夜谈的情况。在飘荡着消毒水味道的夜晚里,大家在担心着会不会被烈性传染病所击倒,根本没有在意两位领导是在谈论有着共同回忆的青春。

    凌晨五点,晏琳才回到了自己寝室。她睡在床上,透过窗户看着天空。

    天空有明月,照得天空泛起微白,仿佛已经天亮。她不停地在流泪,慢慢地流,不强烈,但是泪水却源源不断。与王桥分手这几年,她的生活并不轻松,始终堆积着一些无法消化的情感在心中。直至到了工作单位,积郁在胸中壁垒都无法化解。今天与王桥彻夜长谈以后,胸中的那块壁垒就被打开了一个缺口,开始慢慢地溶解。

    她觉得,这就是新生活的开始。

    王桥毫不犹豫的选择帮助晏琳走出了其自我设置的困境。

    虽然这个选择本身还是伤害了晏琳,但是比起胸中壁垒,他的选择带来的伤害是皮外伤,更容易治好。

    终于,在接近天亮的时候,晏琳迷糊地睡着了。等到醒来时,太阳光透过窗户直射进屋内,空中有淡淡有浮尘。她举起包里的小化妆镜,看了看自己的眼睛,略为有些红肿,但是还算正常。

    她走到房门时,第一眼就见到了王桥。

    王桥穿着运动衣,拿着篮球,精神抖擞地站在院子喊:“都出来打球,这里又不是办公室,除了刘友树,没有这么多文件要处理。都出来,都出来。”

    陆续就有值班人员进了出来。

    早上隔离区每个人都检查了体温,全都在正常范围内,包括被隔离五个人的体温都正常,这让整个隔离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难熬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日子似乎并不是太糟糕。

    王桥似乎没有受到昨夜彻夜长谈的影响,依然在球场上奔跑如飞,不管是年轻的还是中年的干部都跟着他的屁股跑,场面颇为滑稽。王桥就如一只久经训练的猎豹,其他人都没有上过运动场的小学生。

    赵敏见以晏琳起床,就拉着她到了临时的伙食团。所有食物都是外面人送进来的,品种丰富,有包子、馒头、鸡蛋、奶制品、袋装咸菜等种类。按照规定,所有东西都只进不出,包括锅碗盆等物品。

    赵敏道:“王书记身体还真棒,昨天你们两个商量工作到凌晨五点,我起来方便都见到你们还在工作。今天早上又在运动场健步如飞。”

    晏琳打了个哈欠,言不由衷地道:“我们刚开始还谈了些工作,后来就是随意闲谈。我睡眠不好,昨天那种情况,实在是无法入睡。王书记是值夜班,通宵没有睡,今天又打球,确实是身体好。”

    两人随着聊着天,吃完饭又到院内随意走动。

    院内昨天被火烧过的痕迹赫然醒目,有一面办公室墙壁被烧成黑色。晏琳暗自心惊:“如果事先没有准备好土袋,后果真的不能设想。烧到隔离区,让被隔离人出现伤亡,这将是影响全国的大事,昌东县委甚至静州市委都无法交待此事。”

    刘友树还在办公室对着电脑猛打。由于长期伏案工作,工作时必须要用眼镜了。他看见晏琳进来,报告道:“晏书记,昨天晚上闹事的村民被刑事拘留了五个,还是四个治安拘留。这一次县委县政府是下了决心,凡是冲击隔离场的,必然会受到严惩。我估计再也没有人敢乱来了。”

    事实确实如此,以后几天时间,隔离场周边五百米之内都没有行人经过,大家都躲避传染病如躲避洪水猛兽。

    在这几天里,国内形式依然严峻。

    4月27日,全国最大、设施最全的专科传染病医院主体结构竣工,成为抗非重要阵地。

    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说,截至27日,全世界型肺炎患者累计为4836人(包括已康复者和部分疑似病人),其中2239名患者已治愈出院。

    首都人民政府制定《关于加强首都防治型肺炎工作的决定》。

    山南省召开了省委常委会,传达中央精神,一是要求各地区、各部门一手抓防治,一手抓经济建设;二是疑似病人及与病人、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隔离、医学观察期间的工资待遇由所属单位按出勤照发;三是讨论下发了《关于型肺炎患者和疑似病人缴纳救治有关问题的紧急通知》和《关于农民和城镇困难群众型肺炎患者救治有关问题的紧急通知》。

    在4月28日,钱省长来到静州,参加了静州防治领导组扩大会议。在会上,钱省长作了讲话,要求切实落实省政府令,进一步加强领导,落实责任,坚守岗位,靠前指挥,坚持疫情零报告制度。会后,钱省长和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等等领导在静州市红十字会募捐点向一线医护人员捐款。

    在4月30日,山南省劳动竞赛委员会作出决定,为在抗击战斗中做出突出贡献的24名省城医护人员颁发“山南省五一劳动奖章”。省防治sars调度指挥中心向各地发出通知,要求即日起在所有进入城区公路路口设立卫生防疫检测点。

    经过与的猝然相遇后,山南省终于冷静下来,开始动员起全社会力量参加抗击,一场浩大的全民抗击战役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昌东县城关镇对于全县来说,就是大局中的一个点。但是整个大局也就是由这一个个点来构成,没有点,也就无所谓大局。

    隔离九天以后,隔离场所有人的体温都很正常。整个隔离场的紧张气氛渐渐得到了缓解,很多人都意识到,被隔离的几个人真的有可能幸运地没有染上。但是,不到最后宣布解除隔离,没有人敢保证绝对安全。所以,隔离场气氛在缓解中又带着些紧张。

    在这期间,王桥接到了无数人的电话。

    这些人都通过各种渠道知道城关镇隔离之事,打电话过来是表示安慰。

    打进电话次数前几名的分别是父亲母亲、姐姐王晓和林海、镇长黎陵秋、吉之洲、忘年交杨琏、大学同学杜建国陈秀雅和赵波、看守所陈强、中师老友杨洪兵、沙州王卫东等人。

    通过两次及两次以上电话的有市长邓建国和邱洪、王国栋和王小冉、张大山和张晓娅、老书记宋鸿礼、中师同学陆红杨明、老师黄永贵、师兄雷成、沙州林玥等人。

    还有一些人打来过一次电话,比如检察院陈树等有工作关系的人,还比如社会人洪平、赵海也打来过一次,也有赵良勇这种在旧乡的老关系,还是李仁德这种世交长辈。

    另外,还有一些手机里保存有号码,但是一次都没有响过的。

    王桥对经常打来电话的人记得很清楚,对于一次都没有打来的部分人也记得很清楚。

    一次没有打来的电话又分多种情况,有的是压根不知道城关镇隔离之事,比如省天然气公司吴湘等人;有的是家里其他人打过,也就没有必要再打,比如李仁德的爱人吴学莲等人;

    还有的只是在某种场合相遇,互相留了电话,但是再也没有联系过,俗称死号;

    另一部分人是明知有事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打电话,诸如李宁咏、邱宁勇、陆军、秦真高、李酸酸等人,王桥对这些号码后面的主人记得很清楚。

    在接打电话过程中最意外的有两人,一人是邱宁刚,隔离第一天,邱宁刚就打过来电话,表示慰问。

    另一人是王卫东,他恰好也隔离在了沙州学院,共同经历,让两人有了不少共同语言,几乎每天都通一次话。

    (第四百三十一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