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三十五章 失忆

    这一句话来得十分突然,让王桥都愣了愣神。他随即反问道:“哪一个吕局?”

    杨红兵道:“你忘了吗,以前静州的刑警支队长,后来到东城区当副局长。”他和吕忠勇有过接触,但是从来没有到过吕家,有事都是在酒桌上和办公室解决。因此,他知道吕忠勇有一儿一女,还和吕劲有过一次接触,但是他并不知道中师最好的老朋友内心深处装着的“吕琪”就是吕忠勇小女儿。

    王桥感觉心脏跳动得非常激烈,似乎有一种迸出心脏的强度。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很快就平静了下来,道:“我知道吕局,光头老三的案子最终就是他办的,吕局找我有什么事?不,吕公子找我有什么事情?”

    杨洪兵当久了公安,经常遇到帮人牵线搭桥的事情,根本没有把事情当成事,道:“不清楚是什么事,我估计是不是吕劲想到城关镇来办什么事情,吕劲原本读的政法大学,后来由于爸爸的事情,就从体制内出来了,一直在做生意。找到你头上,绝对和城关镇有关系。”

    王桥哦了一声,道:“吕局说起来也有缘分,从静州跑到东城区去办我的案子,如果能帮上,我肯定要帮。还有,吕劲的电话是多少,我记一下,免得到时是一个陌生来电,我有可能不接。”

    放下电话后,王桥沉默下来。他绝对不相信吕劲会是因为生意原因来找自己,找自己绝对就是为了妹妹吕琪,吕琪在国外,发生了需要找自己的事,绝对是大事。

    杜建国敏锐地发现王桥接了这个电话就变得严肃起来,道:“我看你这个城关镇党委书记也是日理万机,什么事情都集中过来。刚才不是什么坏消息吧?”

    王桥笑了笑,道:“是杨洪兵打过来的,就是大一请我们吃过饭的那位公安。”

    “我有印象,那是我在大一期间,或者说是在老味道还没有崛起前,在山南大学吃过的最丰富的一顿饭,记忆犹新。”杜建国用有些狐疑的眼光看着王桥,道:“蛮子,到底遇到什么事情?你脸上肌肉都僵硬了。”

    王桥用手搓了搓脸,道:“脸上肌肉僵硬,不会吧。”他用手搓着脸颊,道:“现在怎么样?绝对是刚才说话太多,累了。”

    杜建国知道王桥每天应付的事情多,也就没有过于深究此事,道:“蛮子,你给我开一个采访名单,这一次我要在昌东踏实住两天,把材料弄扎实。”

    王桥摇头道:“现在是时期,不是采访的好时机。我给你列一个名单,你就电话采访。我只是提一点要求,尽量客观,不要预设立场。”

    杜建国道:“听你说这句话,就知道对我们记者有太多偏见。”

    王桥道:“产生这种偏见不要怪我们,而是有太多新闻从业人员变成了搅屎棒,让我们不得不防。如果不是你是杜建国,我估计还要给干部们打招呼,不要接受采访,谁知道会不会断章取义,会不会颠倒黑白。”

    杜建国也不恼,道:“凭着我的了解,蛮哥绝对有啥事。你这人嘴巴稳,进看守所和我岳父在一起的事情,硬是五年后才让我知道。算了,我去工作了,有事再找你。”

    王桥道:“办公室主任叫刘友树,全程在隔离场。我给他打过招呼,全力配合你。”他拿起电话,就把刘友树叫了过来。

    刘友树陪着杜建国去收资料,王桥办公室就安静了下来。

    平时,王桥办公室总是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在期间,大家都习惯用电话或是网络来交流,一个多小时,办公室都无人进来。

    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猛然间就响了起来,王桥盯着手机看了几秒,才缓慢地拿起手机,看了看号码,便迅速接通。

    “晏琳,到了吗?”自从在隔离场与晏琳敞开心扉以后,王桥在私下场合就不再称呼晏琳为晏书记,而是直呼其名。

    晏琳道:“现在路修得好了,来回很方便。我刚刚到家,正在家里自我隔离,隔离个十来天,差不多就可以在厂区里自由行动了,这个是我爸的要求。我知道是掩耳盗铃,因为我爸天天在厂区活动,只隔离我,不隔离他,没有任何作用。我也趁着这十几天,当一个宅女,过一过休闲的生活。”

    王桥道:“这一次你能坚持在隔离场,很鼓舞军心。同事们都怕,包括到村社走访,到交通路口守点,都担心会中招。他们就互相鼓励,王书记是一把手,晏书记还是省委办公厅的干部,他们两人都敢到未知生死的隔离场,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走访、守点。”

    晏琳道:“我现在走了,是不是当了逃兵?”

    王桥道:“不是,你已经做得够好了,超出我的预期。”

    晏琳轻声道:“谢谢你。”

    挂断电话,王桥再查短信,仍然没有杨洪兵发来的吕劲电话号码。他伸手拿过了台历,接连翻了十五天,这才将隔离期间没有翻的台历补上。

    在这十几天里,抗击形势仍然严峻。

    在4月27日,也就是昌东隔离场发生冲击事件以后,市委杜立高书记主持召开市防治工作领导组会议,专门针对此事讲了话,强调必须充分运用法律赋予的权力和省委、省政府授予的权力,采取强有力措施,实施强有力管理。

    5月3日省城防治sars调度指挥中心下发《关于扩大sars疑似病床和发热隔离病床的紧急通知》,要求增加疑似病人病房,保证单人单间,并设置发热观察隔离病房。

    5月4日静州市交通局对市界出入口疫情防疫检测发出紧急通知。同日,静州市出台防治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优惠政策。

    5月8日,静州市纪检委、市监察委发布公告,市纪委监委将进一步采取积极措施,加大监督力度,对各级领导干部的失职渎职,玩忽职守等违纪行为进行严肃查处。市纪检委监委举报中心将24小时开通举报热线。

    5月9日,静州市政府为应对引发的价格波动,核拨价格调节基金400万元,用于加强重要副食品储备和补贴,稳定市场价格。

    5月10日,视察了静州抗非工作。

    王桥强行将心思转到了工作上,仔细翻阅市防非办下发的简报,心情又沉重起来。隔离场成功解除隔离只是防非工作一个小胜利,艰巨的任务依然摆在大家面前。

    刚把心思调整到工作上去,不再去想吕劲的电话和杨洪兵的短信,手机又响了起来。

    这次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接通以后,传出来一个低沉的男声,“打扰你了,王书记。我叫吕劲,是吕琪的哥哥。”

    王桥用平静的声音道:“我是王桥,说打扰客气了。刚才杨洪兵给我打了电话,说你有事情找我。”

    吕劲继续保持着低沉的声音,道:“本来这事我应该亲自来找你,可是来了,大家都被关在家里,哪里都不敢去。”

    王桥道:“刚才我还看了简报,形势确实严峻,这段时间最好就在家里,所有的事情都要停下来。”

    在米国的一家医院病房里,吕劲最初给王桥通话时还心有忐忑,不知道从未谋过面、进过看守所、在城关镇当上党委书记的复杂人物王桥会是一种什么态度接这个电话。

    接通电话以后,王桥平静的态度让吕劲心情安定了下来。

    吕劲道:“这个电话,我觉得有些唐突。”

    王桥从吕劲口气中听出了一些沉重的味道,道:“出了什么事?”

    吕劲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声音显得异常沉重,道:“我和我妹还在国外,但是准备近期送她回家。她被汽车撞了,失去记忆。”

    王桥听到两个字,头发都竖了起来,道:“什么,你再说一遍?”

    吕劲道:“她被汽车撞了,伤到头部,失去记忆。”

    王桥站了起来,举起拳头重重打在墙上,发出咚地一声响。

    吕劲听到了这个响声,接着又道:“我妹一直没有结婚,也没有谈恋爱。她没有忘记你,我希望她回国的时候,你能见她,唤醒其记忆。”

    王桥道:“一点都记不起了?”

    吕劲道:“我给她提起王桥,她觉得很熟悉,但是记不起到底是谁了。包括我父母,她都记不起了。我和她原本准备回国,遇到,被耽误了,只能等结束以后才回国。”

    王桥没有安慰吕劲,还是平静地道:“吕琪没有结婚吗?我确认一下?”

    吕劲道:“一直单身,她心里只有你。”

    王桥用坚定的口气道:“回国告诉航班号,我去接你们。”

    吕劲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道:“谢谢你,王桥。”

    王桥沉默了一会,道:“我应该谢谢你,给了这个机会。”

    (第四百三十五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