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三十八章 调研

    5月17日据省卫生厅报告,5月16日18时—5月17日18时,山南省首次出现新报告临床诊断sars四例。

    全省的抗非形势骤然紧张起来。

    王桥在白天时间,将吕琪丢在了一边,专心组织全镇的抗非工作。

    5月20日昌东城关镇被省政府确定为全省13个农村防控先进镇之一。省政府对省城发热门诊和隔离观察病区进行规范和调整。

    5月25日省委。钱书记等省市领导来到昌东,在城关镇办公室开了现场调研会。在会上,由王桥汇报了城关镇抗非工作。钱书记会听取完汇报以后,表扬了城关镇以及昌东的抗非工作。他指出农村的防控工作关键是要变被动为主动,将的防控纳入比较规范有序的防控体系。

    省委之所以选择到城关镇来调研,与山南日报的一篇报道有关,报道的名字叫做《冲在危险前线的一群人》,报道在有限的篇幅内,完整地记录了城关镇隔离区的十五天生活,生动地刻画了以王桥、晏琳为代表的基层领导干部在面前迎难而上的先进事迹。

    报道出来以后,在省内引起了强烈反响,也给报道中的主人公们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晏琳被抽调到了省委宣传部组织的抗非先进典型宣讲团,到全省各地参加巡回演讲,成为全省挂职干部中最有影响力的典型人物。

    刘友树被塑造成了一位在隔离场默默工作,写出五篇简讯的沉默书写者。县委办一直都缺写手,看到简报后,打电话询问了王桥的意见,决定将刘友树调至县委办工作。

    派出所所长赵劲一直在隔离场,关键时刻发挥了一名人民警察保一方平安的职责,受到了省公厅的表彰。

    在隔离场有三方面的人员组成,城关镇、派出所和卫生局,卫生局的同志在隔离场中表现得最不出彩,邓建国就直接将其雪藏了,几乎是一笔带过。省卫生厅领导看到了这份报道,在三千字文章中不时看到城关镇如何,公安局如何,就是没有看到卫生局如何,很有些郁闷。

    王桥是年轻的城关镇党委书记,报道出来后,依然坐镇指挥全镇的抗非工作。谁知最大的馅饼掉在了头上,省委钱书记居然要到城关镇来调研。

    上午八点,钱书记从省委大楼出发,先看了静州一个大型矿区,然后于十点半钟来到昌东城关镇。当钱书记调研结束时,时间刚刚到中午十一点半钟。

    钱书记出行都有严格的路线和时间,原本是准备到县委招待所吃午饭,中午在县委招待所一号楼休息以后,再出发到钱州。

    为了准备这顿饭,县委招待所筹备了许久,不仅调集了昌东宾馆的大厨,还有卫生防疫部门把关卫生,布置了警卫人员。可是,钱书记听完王桥汇报,突发奇想,道:“小王,既然城关镇有伙食团,那我们就在你这里吃饭,顺便检查一下伙食团防非状况,看一看小王是不是在吹牛。”

    王桥下意识地去寻找吉之洲的目光。

    吉之洲此时的眼光在杜高立身上。

    随时的省委秘书长道:“钱书记,中午您要休息,在这边吃了饭过去,还要坐车到县委招待所,你没有办法散步。”

    钱书记道:“散步是为了控制血糖,我们不能太机械,偶尔违反一下日常规则,没什么大不了。”

    于是,午餐便改在了城关镇伙食团。

    吉之洲知道城关镇没有做吃午饭的准备,一根弦马上绷了起来,用眼光示意王桥。

    因为钱书记要来调研,王桥做了细致的准备工作,伙食团各项制度健全,每个人都清楚明白防非知识,消毒、洗手等步骤一个都不少,就朝吉之洲点了点头。

    钱书记心情不错,见年轻的镇党委书记与目光在交流,笑道:“我改变了路线,你们是不是觉得有压力?小王书记,伙食团到底怎么样?刚才我听你汇报,讲食品卫生方面头头是道,我们就实地考虑一下。”

    王桥在钱书记面前并不紧张,一直很放松,道:“钱书记,我是有点压力。因为按照传统,有尊贵的客人至远方来,总得有点好菜。伙食团这边没有什么准备,怕招待不好尊敬的客人。”

    “你们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还用得着准备吗?而且我不是客人,我和你们一样,都是主人。”钱书记又道:“城关镇以前都有蔬菜社的,你们吃的东西肯定是质量比较高的农家菜,所以到你们伙食团吃饭,我反而更放心。”

    王桥拍了马屁,道:“钱书记对基层真是了如指掌。我们伙食团没有什么高档菜,全是本地产的菜和肉。质量还行,希望首长能喜欢。”

    钱书记挺欣赏这位谈吐自如的年轻领导。在他印象中,有些在当面汇报时都要紧张得结巴,必须要有书面稿子壮胆,而这位年轻镇领导完全没有看准备好的稿子,汇报思路清晰,数据准确,汇报内容生动形象,提出的问题又极为针对性。这一点让见多识广、阅人无数的钱书记在心中竖了一个大拇指。

    要让钱书记在心中竖起一个大拇指,这是许多领导梦寐以求的事情。

    陪同钱书记的省市官员见到书记主动要在城关镇吃饭,都觉得这个年轻人真是运气好到无边。

    前来调研的领导们共有两桌,加上随时记者、司机等,不超过三桌。伙食团每天都要有十来桌午餐,多增加三桌完全没有问题。

    为了确保安全,并且让领导吃得开心,王桥就亲自到伙食团去安排午餐。

    他有意离开会场也是另一种考虑,调研已经结束,自己若是坐在钱书记面前,不停与钱书记说话,这将置市县领导于何地,干脆借着准备午餐,离开了会议室。

    到了厨房,他将几位厨师叫到一起,讲了视察领导要在伙食团吃饭的事情。

    伙食团知道来了大领导,有点紧张,道:“王书记,我们这些菜都是机关干部午餐用的,没有什么好菜,用来接待客人得不得行哟。”

    王桥道:“你们把大领导想得太高大了。只要是人,都会有一颗妈妈培养出来的胃,所以,越是地道的家常菜越能赢得客人的心。今天就是看你们本事的时候,打起十二精神,发挥十二分水平,利用现成的材料,做三桌家常菜风味的桌席。不要追求高档,把味道弄地道。当然,实在缺材料,十分钟以内能送来的,可以马上打电话。”

    王桥当惯了领导,鼓动人的水平还是挺高的,加上他在城关镇素有威信,又与大师傅们关系良好。所以,他作了动员以后,大厨师们都精神抖擞,聚在一起紧张地讨论菜品。他们各自都有最擅长的,在这个关键时刻,都想显摆出来让领导吃了高兴。争论一番以后,大家作了协调,定下了每桌十二道各自最擅长的菜。

    菜谱定下来以后,厨师们或打电话,或备料,厨房就忙碌起来。

    王桥正准备离开,一位随行的干部和县委副书记牛清扬一起走了过来,随行干部道:“首长饮食要有卫生防疫部门来检查,等检查过了,动作快一点,下午还有安排。”

    牛清扬对随行干部道:“杨处,卫生部门的同志在县委招待所,两三分钟就过来。”

    随行干部道:“一定要确保安全,事关首长,马虎不得。”

    随行干部说话时也很和气,可是话里透露出来的自上而下的“味道”还是很明显。

    王桥也理解这些随行干部,只是暗自觉得这种做法未必就是钱书记的本意。

    一位厨师走过来,道:“王书记,今天厨房收到一条尖头鱼,还是你来弄。我们几个做的尖头鱼都不如你们做的好吃,你操不操作。”

    牛清德问道:“你会弄尖头鱼?”

    王桥道:“以前在旧乡练出来的本事,这一道菜下过好几年的功夫,算是一招鲜。”

    牛清德征求随行干部杨处的意见,同意由王桥来煮鱼。

    十二点,准时开伙。

    钱书记走进伙食团便闻到浓浓的消毒味道,便背着手四处转了转,见到有专门配有消毒的洗手液,墙上还有期间管理须知。

    在通风良好的单间只有六个人,全是省市县的主官,其他两桌都在另外的房间,这也是防治的人流分散原则。

    当王桥亲自端着散发着异香的酸菜尖头鱼过来时,介绍道:“这是昌东特产尖头鱼,人工还没有繁殖,今天伙食团恰好收到了两条。这是我的手艺,请领导品尝。”

    钱书记尝了一筷子,赞道:“还真不错,味道鲜美。小王啊,你是什么学的这门手艺?”

    王桥道:“我爸是乡村教师,住家附近就有一条河,河里产尖头鱼。我从小就在河边长大,学的家传手艺。”

    “就凭你这个手艺,走四方都饿不着。”钱书记平时为了控制血糖,吃得不多,遇上可口的菜,最多两筷子,今天的酸菜尖头鱼确实味道巴适,就接连吃了五六筷子。

    王桥正要退出房间时,钱书记突然问:“刚才小王说是农村人,你参加工作是当兵,还是读书?”

    王桥留了短发,个子又高,加上在隔离区天天打球,晒得黑,所以钱书记有点拿不准是转业干部还是读书出来的。

    王桥道:“报告首长,我是山南大学毕业的。”

    邓建国补充了一句,道:“小王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

    钱书记多吃了酸菜尖头鱼,就不肯多吃其他肉食,只是吃蔬菜。城关镇伙食团的蔬菜向来新鲜,又是纯粹家常味,十分可口,特别是一道油渣炒莲白,让他吃了两筷子。

    放下筷子时,钱书记道:“今天这桌菜很好,不贵,又可口。有两道菜值得表扬,一道是酸菜尖头鱼,难得的鲜美,另一道是油渣炒莲白,这是当年我母亲喜欢的菜。那时肉食紧张,能吃点油渣都是无上的美味了。”

    秘书长道:“油渣炒莲白,油重了些,以后还得少吃。”

    钱书记道:“正扬同志,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总是限制我的口,让人很难欢畅地吃一回。”

    秘书长就嘿嘿地笑。

    终于,送走了钱书记以及各级领导,昌东县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吉之洲对王桥道:“没有想到你还会弄酸菜尖头鱼,味道确实好,以后嘴谗了,你得负责。”王桥挺了挺胸膛,道:“两个保证,保证随叫随到,保证味道不变。”

    回到自己办公室,王桥马上给吕劲打过去电话,道:“刚才有重要接待,没有办法回你的电话。”

    吕劲道:“你的加急信收到了,我妹看了,她一直在询问你是什么样的人,有相片吗?还有,我给你一个我妹的邮箱,你可以不寄信,直接发邮箱。”

    王桥道:“发邮箱的同时,我也寄信。邮件和信件对我们这一代人是不一样的,当初我和吕琪都是用笔写信,这样有感觉。”

    吕劲又道:“接到信件,我妹没有反感,反而对你很好奇。所以,我就把你的事情给爸妈说了,我爸情绪还有点激动。”

    (第四百三十八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