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四十一章 暴雨将至

    时间过得很快,的紧张形势在一天天化解。

    6月7日静州市1.7万名考生顺利进行高考。

    6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对山南省解除旅游警告。

    6月24日静州市中小学高一年级和初中、小学非毕业年级的18万名学生如期返校复课。

    6月25日全省最后一名患者从阳州市第四人民医院康复出院,至此,山南省已连续30天无新发病例,防治取得了阶段性的重大胜利。

    6月26日卫生部和世界卫生组织官员结束了对山南省为期10天的防治考察工作,举行了记者见面会。见面会上,世界卫生组织官员认为山南省防治sars的措施得力,特别是群防群控工作给人印象深刻。在大屏幕展出许多典型画面,其中有两幅昌东县的相片,分别是昌东县城关镇隔离场以及城关镇入户调查组的相片。

    挂职的党委副书记晏琳暂时结束了演讲团的任务,回到了城关镇工作,准备最后一个月的挂职生涯。在挂职前,她是副科级秘书,挂职还没有结束,已经升职成为正科级秘书。从行政级别来说,已经和王桥是同一级别了。从其位置、现有职务和年龄来看,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她已经进入了省党校的研究生班,九月份就将入学。虽然党校学历在普通人眼里含金量不高,可是在履历表上,毕竟是研究生学历了,这在以后的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

    李宁咏的挂职也即将结束。从开始以来,她基本上就没有来过昌东。但是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利用大哥的关系,为江老坎办了三件实实在在的事情,赢得江老坎满口称赞。从江老坎最基层干部的角度来讲,李宁咏确实是很不错的挂职干部,既为村里办了实事,又没有给村里增加负担,这种干部就是好干部。

    王桥在繁忙工作的同时,天天最大的乐趣就是给吕琪写信(含邮件和手写书信两种方式,同时进行),在qq上与吕琪进行无主题式聊天。他试图用生动的细节来唤醒吕琪的记忆,结果不尽理想,吕琪只是从全新角度接受了文字传达的信息,就如学习历史书一样,将这些情节记了下来,并将自己代入作品之中。可是,她本身的记忆并没有被唤醒。她是以一个演员的角度来尝试着接受被各种法律文件和历史痕迹赋予的身份。

    同时,她也觉得同一个与自己生活方式完全不同的来自内地的年轻人的聊天十分有趣(据大哥说这个年轻人是自己的生死恋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她觉得生死恋人这个词用得很可笑。)从理智来说,比如大哥、爸妈(这三人是法律肯定和历史文件证明的属于自己的亲人)都不会骗自己,与自己聊天的年轻人应该曾经是恋人,但是,他只是曾经的恋人,曾经两个字很重要。

    吕琪又一次坐在阳台边上,一边在电脑前打字,一边看着美丽的夕阳进行想象。

    “我在窗边看着夕阳,真美啊。不知国内有没有这样的美景。抱歉,我记不起来了。”

    “国内到处是这样的美景。我个人觉得,景色美不美其实是一个伪概念,再美的景色,也需要欣赏的眼光。没有人主观的欣赏,美景不再。”

    “你又给我讲道理,我只是抒发一点感情。你眼前是什么美景(在你打字的时候,写下来与我分享一下)?”

    这个时候,在城关镇办公室里,王桥关上门,专心打字。他偏头看了窗外,道:“窗外有电光闪烁,估计要下雨了。前一阶段由于受影响,主要精力都在抗非上,其他工作弱化了。今年上半年旱情严重,农业肯定要受影响,但是我最担心的是大雨,在静州一带有个怪现象,凡是上半年旱情严重,往往在七八月份就有暴雨。”

    吕琪道:“下暴雨,和你有什么关系?”

    王桥发了一个叹息的头像,道:“和我关系挺大。如果说原因,这又得从体制说起。先一句话说完,我们是人民政府,权力大,责任也是近于无限,什么事情大家都习惯找政府,发生大事政府一定会兜底的,这是大家的普遍想法。”

    吕琪道:“绕圈子!下暴雨和你这位镇领导有什么关系?”

    王桥道:“有关系的地方很多,比如我们预计要下暴雨,就得做预案,特别是地质灾害的排查工作。上半年干旱,山体水份就少,就变得松脆,再遇到下雨天,我们这种多山地带极容易发生山体滑坡,如果埋了房子,死了人,镇政府领导就要承担责任,至少要被上级认为是防灾不力,严重一些就是渎职,再严重一些还得受到组织或纪律处理。”

    吕琪道:“房子是私有财产吧,如果通过电视台等公共手段发表了警告,山体滑坡埋了人就是不可抗力,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王桥道:“从理论上是没有关系,但是若死了两三个人,当地政府领导必然要拿话来说。我们的文化传统让政府必须承担无限责任,这就是上次给你谈过的天命所归。再比如,有些企业有尾矿库,如果因为大雨发生了事故,我们还是有监管责任。对我们伤害最大的牛清德,如今就是矿山企业的老总,赚了大钱,还当了市县两级的人大代表。他伤害你的事情,我一直不忍说,下次再说了。”

    “我也有点不想听这事,下次吧。”吕琪又写道:“唉,受了这次伤,我觉得以前的事情都变得模糊不清,记得最清楚还是最近几年的事情。”

    王桥如今心态极好,觉得吕琪重新回来恰到好处,如果当时还跟李宁咏在谈恋爱,则事情就麻烦了。或者跟晏琳重归于好,事情也同样麻烦。偏偏在自己与晏琳和李宁咏分别了断之后,吕琪就重新出现了。

    尽管吕琪出现时已经失忆,王桥还是觉得上天待自己不薄。

    在随后的日子,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和失忆的吕琪也有说不完的话,这在李宁咏时代是没有出现过的现象。而晏琳实际是刚刚深入交往就发生了变故,接触得并不是太深刻。

    他现在甚至产生了一种心理,与吕琪交往的每一天都赚到了。

    王桥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了几个字:“有一个问题,关于你最近几年的私生活,你还有记忆吗,我可不可以打听,实在是很好奇。我都爱上的姑娘,不可能没有其他人喜欢,否则我的眼光也太菜了。”

    吕琪道:“这个问题暂时保密。”

    王桥道:“结果是单身就行了!我很期待见面时刻,到时见到活生生的人,说不定你就灵光咋现,把我想起来了。”

    吕琪道:“昨天我和爸爸通了电话,他给我讲了山南第一看守所的事情,这个故事你还没有讲到。”

    王桥道:“好事不在忙上,我讲往事不是解释往事,而是将往事活生生地写出来,与你的经历重合。”

    吕琪道:“我再问一个问题,如果我们见面,我确实对现在的你不来电,怎么办?通过这些信件、聊天以及爸妈大哥的讲述,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我真怕我们见面是不好的结果。所以,我不看你的相片,但愿能给我惊喜吧。”

    王桥道:“这个问题,实际上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你能回来,不管爱不爱我,总有个结果,我就满足了。”

    吕琪道:“你越是表现得痴情,我越是有心理负担。”

    王桥道:“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见面之后,我们合得来就合,合不来一拍两散。我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不管哪一种,我都能接受。”

    吕琪道:“你有这种心胸,我有点欣赏你了。但愿你不是说假话。”

    正在聊时,外面雷声大作,大雨如注,打得地面哗哗作响。王桥道:“我这边下大雨了,就聊到这里吧,你去锻炼,我休息一会就回家。”

    结束谈话,王桥站在窗边看下雨。如果是文化人,看到下暴雨往往会心情愉快,空气清新同时带有诗情画意,可是作为地方党政领导,无雨的时候盼着下雨,有雨水的时候就怕灾,王桥看着天空中倒下来的雨水,琢磨着又该准备抗洪的应急预案。

    抗洪与不一样,可以在不影响各项工作的同时展开,如果工作方法更艺术一些,还可以结合暴雨抓一些平时不容易入手的东西。

    他一直将手机放在桌上,只要雷声停上,就要给企业办打电话,让他们在全镇企业中搞一次大排查,要在半个月之内完成,重点就是矿山企业的雨季安全。

    暴雨并不持久,只下了半个小时就结束。雨后空气清新得让人陶醉,王桥拿着手机,步行在雨后大街上,给企业办王渝生打去电话。

    不时有风吹来,树下掉落下大颗大颗的雨珠,将王桥衣衫打湿。

    走到家属院门口时,接到叔娘吴立勤的电话,“你叔要给你说话。”

    王国栋声音传了过来,道:“七月十二日,全省要开防治表彰大会。20个防治工作先进集体和50名先进个人受到表彰,你和沙州王卫东都在表彰之列。开完会以后,你和王卫东到我家里来一趟。你叔公在秋天也要到山南,到时小范围请一请几个近亲来见面,小范围,保密。”

    (第四百四十一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