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四十三章 磊落的心

    冉苹笑道:“有什么变化,莫非你和其他女孩子好上了。”

    王桥道:“也是也不是,这件事情说起来复杂,得从十年前讲起。”

    他之所以要先和冉苹沟通,有选择地讲一讲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真实事情,是因为女人总比男人要感性一些,听到这些发生在小辈身上的悲欢离合,容易被感情所影响。

    果然如王桥所料,冉苹最初还带着些警惕。随着十年感情经历以及吕琪被撞失忆的悲伤故事展开,她的警惕心烟消云散,反而开始对王桥用情专一产生了好感,“经历了十年坎坷,你们还能走到一起,这在当前社会是很稀少了,但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王桥苦笑道:“叔娘,现在最难的是我记得她,她不记得我。十九号见面,等于重新谈一次恋爱,而且不一定能够成功。”他沉吟道:“而且,吴阿姨那边我觉得不好交待。”

    冉苹道:“男女的事情是不能强迫的,我找机会和吴姐沟通。”

    王桥道:“冉阿姨,我和姐姐先去给吴阿姨沟通,然后你再去做解释工作。”

    冉苹道:“你也别太在意此事,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没有包办婚姻这么一说。当初撮合是因为你们两人确实合适,现在有变化了,怎么能够强迫。我先给吴姐打个电话,先谈一谈此事,你们两姐弟再去。我相信,大家都是通情达理的,关键是你没有瞒着骗着,更没有脚踩两条船。更何况,你和晓娅并没有实际的接触,不存在始乱终弃的问题。”

    当王桥和冉苹谈了差不多时,王卫东和王国栋先后从书房出来。几人随便聊了一会,吃了几块瓜,王桥再和王国栋一起进了书房。

    进了书房,王国栋不再寒暄,道:“我了解你的情况,这一年来在基层干得很出色,比我预料中还要好一些,如今我调到山南省,你也进了县委班子,我们三年之约就算到期。下面,你谈一谈你工作以来的感悟、想法,随便谈,有什么感悟就谈什么。”

    王国栋给了一个大题目,没有明确主题。

    不知道王国栋关注什么,反而更加考人。王桥脑筋转得极快,迅速拿定了主意,既然堂叔让他随便谈,也就不必去猜测堂叔想听什么,只谈自己感受最深的事情。

    堂叔不仅是堂叔,还是山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这让王桥不敢马虎,认认真真谈起当前工作中的感受、工作中的困难,以及更宏观的基层工作中存在的矛盾。他自从参加工作以来,就与群体件在接触,因此,他着重谈起群体件,从城管委堵垃圾场的群体情谈起,再谈到隔离场的群体件。

    最初还有些字斟句酌,有汇报工作的架式。谈到后面,他渐渐将汇报工作的状态丢掉,而是如面对长辈、老友、老师一样谈起对基层基础工作的认识。

    王国栋一直在凝神细听,听了半个小时左右,他才第一次插话,道:“青桥六步议事规则,就是你解决当前基层遇到问题的尝试。”

    此句一出,王桥便明白堂叔所言非虚,确实对自己动向非常了解,于是道:“确实如此,青桥六步议事规则实质是村级民主的具体实践,通过让群众管钱,干部管事等方法,探索村一级的民主管理。”

    王国栋点了点头,道:“你想得很远,位卑未敢忘忧国,这已经出乎我的预料了。”评价了一句,他又闭口不言。

    这种交流方式其实是很困难的,占绝对主导的地位的人沉默寡言,处于被动地位的人要不停地说,言多必失,说得太多,每个人的弱点和优点自然就会暴露。

    王桥暗自估计王卫东与堂叔谈话时间就在四十分钟左右,而自己谈了半个小时还远远没有结束,这说明了什么?是堂叔觉得王卫东更有水平?还是对自己更加亲近?

    王桥迅速将脑中的杂音抛开,将思路集中于工作之中,道:“我之所以关注基层基础工作,是在城管委当副主任就开始,阳和镇政府在闹事村民面前,基本上是无能为力,这引起了我的高度关注和思考。在城关镇工作之初,我是党群副书记,分管党务,就开始筹划此事。到了担任镇长以后,才算把事情落实下去。目前,基层发生了很多新变化,随着农村社会主我市场经济发展,随着民主政治深入人心,村民更加关注切身利益,开始关注村务管理,有了参政议政的原始动力,在这种情况下,青桥六步议事规则应运而生。”

    王国栋第二次开口,道:“青桥六步议事规则的优点和缺点,能解决什么事情,不能解决什么事情?”

    王桥道:“青桥六步议事规则实施时间短,据实践结果,此规则比较适于解决内部事务,包括村民级经济发展规划,村级财务预决算,村内兴办公益事业,村级重点项目,这些事情让村民参加进来,赢得共识,减少阻力,这是其优势和优点。”

    他稍有停顿,继续道:“在实践中,我也发现青桥六步议事规则有三个问题,一是比较繁琐,有可能会让很多干部望而却步,不愿意按这些步骤走。还有就是繁琐也会导致低效,很多事情无法决断;二是涉及村外矛盾,用这种方式来推动就有可能得到一个完全不同的结局。人总是倾向于自私的,集体决策更会导致自私被放大。比如围堵垃圾场事件,让村民们集体决策,他们百分之一百会禁止在本村修垃圾场。再比如,涉及到与外村争夺资源或者宗族矛盾时,集体也会将私心放大。”

    王国栋第三次开口道:“这岂止是青桥六步工作法的问题,引申开来,是民主以何种方式定义、以何种方式判断、以何种方式实现的大问题。”

    王国栋插话,王桥心里压力就小一些。他继续道:“第三是会导致原本就存在的宗族问题、民族问题、宗教问题和金钱问题进一步发展,甚至会与基层组织争夺政权。”

    王国栋道:“这是硬币的正反两个方向,让人不得不慎重。部里原本准备宣传和推广青桥六步工作法,被我否掉了。在城关镇可以继续试验,甚至多地试验都行,多花点时间,总结正反两面经验,稳妥推进。”

    在之前,省委组织部对“青桥六步议事规则”都还有兴趣,两次派员来调研,过后,省委组织部就没有人再来调研。王桥原本以为这是后遗症,现在才明白是被堂叔否了。

    谈话进行了约一个小时,王桥说了约五十八分钟,其余就是王国栋听。王国栋在听之时,有时甚至还半眯着眼睛,但是每当王桥的讲话停了下来,半眯着的眼睛就睁开了。看着堂叔炯炯眼光,王桥只得继续讲下去。

    谈话结束时,王桥暗自揣测:“卫东哥已经是副市长了,副厅级干部,不知堂叔和他谈话是什么态度,恐怕不会只说四五句话。”

    王桥揣测得基本正确。王国栋和王卫东见面之时就是另一番情景,两方握手坐下,言谈甚欢。王国栋详细询问了沙州王家的基本情况,包括妻子张小佳,大哥王卫国全家、二姐侯小英全家的基本情况,都一一了解。与此同时,他还主动介绍了广南王家的基本情况,谈了当年王振华与王卫东爷爷之间的亲密关系。

    王国栋完全没有谈及工作,只是聊家常,了解情况。

    王卫东心思十分细致,思维异常清晰,对上位者的心态把握得极准。他在聊家常之时,特意谈了自己的简历,从参加工作谈到出任副市长。他知道王国栋对自己的情况肯定了解,谈简历之时也就简接点出来省内两个重要人物——周昌全和祝焱,没有隐瞒。

    当王国栋从书房出来之时,已经超过了两点钟。

    饭菜上桌后,肚子早就闹意见的四人吃得甚为香甜。

    桌上放了两个红酒杯,一个给王国栋,一个给王卫东。

    王桥桌前没有酒杯。

    吃饭时,王国栋就彻底恢复成了长辈,风趣幽默,和蔼可亲。

    送走了王氏兄弟,王国栋按例要休息半个小时。他正躺在床上,冉苹端着一杯清水走了进来,道:“你跟这两人都谈了话,感觉怎么样?”

    王国栋伸了一个懒腰,道:“王家祖坟风水好啊,人才辈出。”到了他这个地位的人,已经开始考虑培养接班人,有了接班人,政治生命才能延续。他今天分别与王卫东和王桥谈了话,虽然他已经对这两位后辈做了调研工作,算得上十分了解,但是近距离观察往往能从细节中了解到更真实的信息,算得上他观人的诀窍。

    冉苹道:“你对这哥俩有什么评价?”

    王国栋想了想,道:“如果用晚清人物来评价,王卫东更接近曾国藩,修身律己,以德求官,礼治为先,以忠谋政,此子必成大器,这是王氏宗族之福。”

    冉苹道:“这么高的评价?”

    王国栋道:“比喻吧,也是我的希望。”

    冉苹又道:“王卫东更接近曾国藩,王桥接近谁?”

    王国栋道:“王桥更接近于左宗棠,左宗棠相对曾国藩来说,经历更坎坷一些,科举多次考不中,回家务农后又不甘命运摆布,遍读群书,钻研舆地,学习兵法,最终成了大器,如果没有左公,我国疆域说不定就要少一块。从性格来说,左宗棠这人性格非常硬,硬成了一根筋,还硬成了二愣子,认死理,喜欢跟人抬杠。按理说这种人在官场里混不走,但是他自身有水平,硬得也有水平,于是硬是成为晚清四大名臣。”

    冉苹是读过这一段历史的,会心而笑。

    王国栋道:“王桥性格也硬。我只说一件小事,你就明白。在山南官场,喝酒是一种很不好的风声,换句话说,酒风甚烈,王桥说戒酒就戒酒,全然不顾官场习俗,怪就怪在整个昌东都习惯了他不喝酒,接受了这件事实。”

    冉苹呵呵笑了两声,道:“我也谈一件事,是王桥刚刚给我说的。”

    听完事情经过,王国栋笑了笑,道:“从这件事情的处理来看,王桥确实硬得有水平,硬得有道理。国人之所有接受左公的硬和扭,是因为左公有悲天之情怀。我之所以接受王桥的硬和犟,是因为王桥有一颗磊落的心。”

    (第四百四十三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