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四十四章 房子涨多少

    王桥和王卫东一起离开王国栋家。

    他们两人各自各事,聊了几句,握手之后,散去。

    王桥等了一会,沙州市政府的小车开了过来。

    王桥开着林海的奥迪车来到华荣小区,见到了姐姐王晓。王晓既兴奋又有些紧张,道:“怎么样?堂叔给你谈了什么?说了吕琪的事情没有?冉阿姨是什么态度?”

    王桥故意云淡风轻地道:“就是堂叔见了两个长辈,没有必要这么紧张吧。”

    王晓道:“你就装吧,堂叔身份在那里摆着,谁敢把他视为普通的堂叔。”

    王桥简单谈了见面的情况,道:“堂叔气场大,我这样神经大条的人说到最后都有点忐忑了,不知道自己说对还是说错。后来一想,管他对错,反正我说了自己想说的,如何理解是堂叔的事情。”

    王晓道:“你如果说错了,或者没有达到堂叔的要求,堂叔对你产生了不好想法,那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王桥道:“我后来仔细想了,如果政治观点不一致,或者我和堂叔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完全不一样,我就是装成狗去讨好堂叔也没有用。我彻底放开了谈,表明了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更有利于获得堂叔信任。”

    王晓道:“张晓娅的事情,你说了没有?”

    王桥道:“这事是单独给叔娘说了。从叔娘的口气中,此事应该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严重。叔娘主动要给吴阿姨打电话谈这事,然后我们再去吴阿姨家。”

    作为大姐,王晓深知堂叔对于弟弟前途的重要性,作为旁观者始终为了弟弟捏了一把汗水。听到这个结果,王晓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有些夸张地抚了抚胸,道:“今天我的神经一直紧绷着,吓死你老姐了。应了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古话,你这个当事人反而象个没事人。下午和晚上怎么安排?如果没有安排,林海要请你吃饭,有重要事情要讲。吃饭时还要把陈强叫到一起。公司从去年成立,发展神速,比最初预想要好得多,近期有些分红,到时老姐把你的那一份给你。你一直住在出租房里,拿到分红以后,在静州或是山南阳州买一套房子。按照林海估计,最近几年房价肯定要大涨,所以你早点买房子,免得到时追到脚背上。”

    “为什么房价要大涨,理由充不充分?”提起房子,王桥脑海里闪电般想起了曾经做过房地产的姐夫李银湘,随即又迅速将其隐藏住。

    这时,房门开了,林海从外面走了进来。王晓道:“林海,你昨天给我分析了房价必然上涨的原因,今天王桥问起这件事,你给他谈谈。”

    林海笑道:“蛮哥是城关镇老大,掌握着重要土地资源,应该了解全球化对地方和个人生活的影响,这样有利于决策。”

    王桥没有藏拙,道:“这一块是我的短板。虽然以前在学校做伙食团,可是伙食团是从自然经济就开始有的行当,与全球化没有关系。吴重斌曾经批评我眼界不够开阔,现在看起来,光了解基层确实还不够,还得睁开眼睛看一看全球化的世界。”

    “人无完人,金无赤金,蛮哥已经做得很好了,我只是在鸡蛋里挑骨头。”林海坐在王桥对面,接过王晓递过来的茶水,有滋有味地喝了一口。

    王晓道:“我弟心理承受能力超强,最认事实,你别恭维他,直接给他讲房价上涨的理由。”

    林海坐正了身体,道:“简单来说,我个人认为有三条理由,将促进我国房价进一步上涨,期限至少在十年,甚至更长。”

    王桥打断道:“林哥,我先问点实在的,据你判断,阳州作为省府,房价现在就是2000块左右,以后可能上涨到多少?”

    林海伸出一根手指,道:“十年时间,到2010年,至少要在现有房价前乘以3或4。”

    王桥对这个判断并不是太相信,道:“如果林哥判断准确,我们现在就在省城买房子,十年之后,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就可以发大财了。”

    林海郑重地点头,道:“我正想要给你说这件事情,这次腾飞公司首次给几个合伙人分红,效益非常可观。你投资那份以前说是你和你姐共同持有,你姐和我商量了,她只是帮你持有,分红都算你的。”

    王桥摇头道:“不行,当初说好的事情,怎么能变,我不能亏姐姐。”

    林海神秘地笑道:“你姐不仅是你姐,也是我的妻子,以后我那份投资的分红就由你姐掌握。”

    “慢着,林哥,刚才你说什么?”王桥原本坐着,腾就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林海,又看了一眼姐姐。

    王晓脸上现出些红晕,道:“我和林海领了结婚证,还没有给其他人说,你是第一个知道的。”她之所以没有给亲戚说这事,最大的原因还是李家,只是今天高兴,就没有提及此事,免得影响情绪。

    王桥从五斗柜上拿起自己手包,又到书房找了一个信封,放了一千元钱,在信封上面写道“祝林海和王晓新婚快乐”,出来后递给姐姐,道:“你们结婚,我总得表示表示,钱不多,关键是心意。”

    王晓一脸幸福地接过信封,道:“弟弟送的祝福红包,我要收到,这个信封也要保存,是历史的见证。我接着刚才的说,你姐夫做了这么多年生意,瞧不上你这点可怜巴巴的分红,你就拿着吧。下半年我们拿到了一条上亿的工程项目,收入肯定会翻番。”

    王晓在广南住了很长时间,通过广南王家这条线,反过来联系到了山南省内的关系,省里一个集团公司老总很豪爽地将一小段工程扔给了王晓。对于集团公司老总来说,一个亿的工程算是小工程,一根毛而已。对于腾飞公司来说,一亿元的工程就是一块大肥肉。

    获得这一段工程的原因王晓、林海知道,陈强知道一部分。王晓为了让弟弟专心工作,尽量少插手工程上的事,暂时还没有告诉王桥。

    得到妻子夸奖,林海很是自豪。

    王桥没有再拒绝姐姐的好意,道:“这笔钱从根源上来讲其实是合法的,全部是从老味道凭劳动所赚,当时我是学生,可以做生意,不违法违纪。现在的问题就是我的身份限制了我拥有金钱,就算根源合法也不行。”

    王晓道:“我已经考虑好了,就当成是我的赠予。亲姐姐做生意发了财,给弟弟一些赠予,应该合情合理吧。实在有问题,我还可以对赠予进行公证。这次分红足以在省城买三套一百平的房子,我建议你就全部买成房子,等着赚钱。”

    话题绕了一圈又回到原地,王桥笑道:“姐夫,你还没有谈房价上涨的理由,能够说服我,我至少就买一套。”

    林海故意走到窗边,做了一个拉窗的动作,道:“隔墙有耳,我们说话要小声一点,这可是我们公司的核心研究成果,是重要机密。我们公司研究人员判断房价要持续上涨是基于三条理由,这三条理由和国际国内大形势有关。”

    王桥心情不错,开玩笑道:“以前我们政治老师谈国际国内大形势,被我们认为是屠龙术,毫无价值。你这个是屠龙术吗?”

    “那只能说政治老师在照本宣科,没有真正弄懂什么是国际国内大势。”林海谈起专业之时,神情就严肃起来,道:“第一条理由是消费升级,消费升级由需求拉动。我们以2000年为观察点,从2000年开始,我国的消费升级进入到一个新阶段,2000年之前,我国居民的消费用一句话概括,就是要吃饱穿暖,这个需求带动的主要是轻工业和纺织工业。2000年以后,很多人消费升级,进入到买房、买车、买手机这么一个新阶段。据此可以判断,我国的重化工业,重大装备制造业和房地产将进入到一个繁荣时期。”

    王桥点头道:“有道理。”

    林海又道:“第二条理由国际经经济环境有关。2001年12月11号,我国加入了wto。恰好2001年it泡沫破灭,直接影响了全球投资。全球投资从2000年1.5万亿美元的规模下降到8千亿美元,跌掉了53%,把投资人吓破了胆。资本必然会寻找最安全和最赚钱的地方,由于投资人多看好我国的发展前景,来自全球的投资进入中国,必然要带动了中国房地产的繁荣。这里有数据作支撑,太专业,讲了你也听不懂,就直接讲结果。”

    王桥道:“确实如此,术业有专攻,这一点我不如姐夫。”

    这一声声姐夫让林海心花怒放,他继续道:“2002年米国为了避免it泡沫破灭对本国的冲击,搞了一轮金融和房地产泡沫,全球gdp被米国的泡沫活生生拉高了几个百分点,全球油价、煤价、铁矿石都要持续上涨,这也必将导致房价上扬。”

    王晓在旁边帮着丈夫调侃弟弟,道:“王书记,你可是执政一方的人物,对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如此外行,怎么带动一方发展。”

    林海道:“据我判断,房地产各项税费必将成为各地财政的重要来源,所以,各地都将大力促房地产发展。你记住我的这个判断,决策时可以参考。”

    王晓笑道:“二娃书记,听懂没有?”

    王桥道:“肯定是听明白了,不过没有吃透,似懂非懂。看来我得多多学习经济了,要成为姐夫这种真专家,而不是鹦鹉学舌的假专家。”

    聊了一会,王晓道:“下午还有时间,我们去看一看阳州的楼盘。”

    王桥摇头道:“时间不早了,我稍稍休息一会。下班后就要到吕忠勇见里去,与他们见面,商量十九号吕琪回来的事情。”

    王晓道:“二十号,我和林海请你和吕琪吃饭。我现在对吕琪充满了好奇,是什么样的一个女子能让我弟弟十年都忘记不了。”

    林海道:“我也很好奇。”

    “我同样好奇,这么多年未见面,希望吕琪不要让我失望。”王桥打了个哈欠,道:“我要进屋休息一会,五点钟起床。”他走到门口,突然又转过头来,道:“姐夫,那个女孩的爸爸你认识,他叫吕忠勇,曾经破过光头老三的案子。”

    林海如被踩了尾巴的猫,道:“吕琪是吕忠勇的女儿,不可能吧。”

    王晓只知道吕琪是旧乡老师,更多情况也不清楚,此时她的声音更为尖利,道:“王桥,你给我讲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准睡觉,出来,到客厅讲清楚。”

    等到王桥将来龙去脉完全讲清楚,时间已经过了四点半,王桥这才能够进屋休息。

    在华荣小区这间房子里一直有王桥的一间房。虽然姐姐结婚后应该会搬到林海家里去,可是这毕竟是姐姐的房子,吕琪回来以后不一定愿意经常到这间房子来。王桥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心道:“看来必须要在省城买房子,有个落脚点,要方便很多。”

    五点半,王桥来到了东城区公安分局的家属楼,

    站在院门口,走到门洞附近,望着熟悉的略显陈旧的家属院,往事又浮现在眼前,那是多年前的情景,如今仍然历历在目:

    从旁边门洞走出一男一女两人,尽管距离一百多米,王桥还是一眼就认出其中的女子是朝思暮想的吕琪。吕琪旁边是一个身材健硕的年轻男子,身穿黑色皮夹克。两人有说有笑,神态亲密。吕琪伸出手打了一下男子的肩膀。那个男子躲了一下,又说了一句话,吕琪再打。男子伸手拍了拍吕琪肩头,吕琪没有躲避。

    “省政府工作的男友”与“身材健硕的年轻男子”此时如此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让王桥形成了强大的思维定势。

    王桥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恋人,却见到恋人和另一个男人如此举动。他如中了魔咒,呆呆地不能动不能言语,如果说从杨红兵嘴里得知吕琪有了在省政府工作的男友之事如一把刀,狠狠地捅在身上,不停流血。此时见到了吕琪与另一个男子的亲密行为就如一把铁锤,以泰山压顶的力度砸在头顶,筋断骨折,再也无法复原。

    更让王桥悲伤到想笑的事情却是由当事人——“另一个男子”告诉的。

    王桥和吕劲通话数次,终于,王桥问起了当年的情景。这个情景对于王桥来说刻骨铭心,对于吕劲来说却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场景。直到王桥提起所谓的“省政府工作的男朋友”之时,吕劲这才恍然大悟,道:“我记起了,那是我爸调到东城分局不久的事情,当时有人给我妹介绍了一个在省政府工作的年轻俊杰,被我妹拒绝了。我妹为了躲避相亲,还跑到静州去了一趟,回来之时,我和她是出去过一趟,办什么事情记不清楚了。”

    王桥道:“等等,那天吕琪到过静州?”

    吕劲逐渐打开了记忆闸门,道:“那天我妈要处理静州公安局的房子,我妹也去了。回家以后,我还责怪我妈不应该处理这房子,因为这是我们从小生活的房子,有纪念意义。所以,我对这事还有点印象。”

    王桥对此哭笑不得,道:“造化弄人啊,居然是你和吕琪走在一起,我的思维完全被杨洪兵带偏了。而且,那天我也到过静州公安局家属院,就在杨红兵家里,你们那幢楼的对面。”

    得此王桥和妹妹居然如此阴差阳错,吕劲只能苦笑。

    王桥正在回忆往事,从门洞处走出一对中年人,男的头发半白,脸上肌肤略有松驰,还有一个明显眼袋,正是当年英姿勃勃的刑警队长吕忠勇。另一人就是吕琪的母亲,与吕琪颇有些挂相。

    吕忠勇一双锐利的眼睛紧紧盯着对面的小伙子。与旧乡时代相比,王桥相貌变化不大,但是气质和地位的变化就太大了,他由青涩少年变成沉稳的青年人,由旧乡的乡村教师变成统领一方的城关镇党委书记。

    吕忠勇上前一步,道:“王桥,你来了。”

    王桥也上前一步,道:“吕叔,你好。”

    赵艺一直担心失忆的女儿看不上在县城工作的王桥,此时见到英俊又沉稳的王桥,悬着的心就慢慢放了下去。她搓着手,道:“王桥,家里去坐。”

    (第四百四十四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