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四十九章 检查大鹏矿

    牛清德是逐渐从旧乡副校长逐渐演变成为又凶又恶的“牛老板”,在私底下被员工们称为牛魔王。牛魔王缺点很多,诸如好色、偶尔还要殴打员工。但是他也有不少优点,比如胆大敢干部,比如说过的话就要算数。

    在酒席上答应过陆军以后,很快,阳和矿业公司就给阳和矿业基建队预拨了三十万,下达了整治大鹏矿尾矿和黑岭山尾矿的任务,并在任务表上注明黑岭山二十万,大鹏十万。等到工程结束,验收合格以后再拨付另外三十万(黑岭山二十万,大鹏十万)。

    牛清德当过副校长,管过后勤财务,对县里的资金运行模行很熟悉。他出来办企业后,大量照抄机关模式,运用得还不错。

    阳和矿的财务制度就是仿照县政府和各局行模式:各局行报工程项目——县政府同意——到职能部门报手续——拨开工款——施工——验收——拨最后一笔款。或者县政府下达任务——到职能部门报手续——拨开工款——施工——验收——拨最后一笔款。通过这个模式,牛清德将企业管理得还算井井有条,至少要在他面前搞企业的钱很难。

    王桥到大鹏矿检查安全时,大鹏基建队正在搞加固工程。

    大鹏矿现场负责人陈民勇见到王桥来了,不晓得怎么办,赶紧给山顶上的副总经理陈民国报告。

    陈民国道:“你莫慌,慌个啥子嘛,好烟发起,好茶泡起,他问什么,你就随机应变。王桥来检查工作,我肯定要下来。”

    陈民勇在电话里报怨道:“王桥要来又不打个招呼。”

    陈民国道:“你少啰嗦,赶紧去发烟。”

    陈民勇放下电话,从办公桌里拿了一包玉溪烟,就去给王桥发烟,道:“王书记,抽一支孬烟。”

    王桥接过烟,道:“在我印象中,你应该就是向阳坝的人。”

    陈民勇笑道:“王书记好记性,我就是向阳坝的人,是一社社长陈民志的兄弟,叫陈民勇。”

    王桥没有多费话,道:“你跟我过来看。”

    陈民勇跟着王桥来到最陡也是视线最好的山崖。王桥指着山下的房子道:“下面都是一社的房子,当时修房子的时候大多将房屋布置在那条山溪两旁,这是为了吃水方便,可是也有危险。”

    陈民勇是本地人,听到王桥这几句话便明白其意思,道:“王书记,每年下大雨,山水大得很,从来没有危险。我们都是山里人,知道这情况,房子建得高,淹不到。”

    王桥指着大鹏矿尾矿库,道:“以前大鹏矿产量低,这个装尾矿的池子还够用,阳和矿的产量比大鹏和黑岭山加起来都要大好几倍,三矿合并没有一年时间,老池子都堆满了,开始冒尖尖了。据我目测,老尾矿加上新尾矿,至少有上万方。这么大体量,重心都不稳定了,如果遇到大暴雨,我担心有溃坝的危险。那时就是排山倒海下来,这个山沟九户人就要面临灭顶之灾,一个都跑不掉。你就是本村本社的人,想过这个问题没有。”

    陈民勇赔笑道:“尾矿没有这么多,最多一千多方。”

    企业办主任王渝生道:“陈民勇,你硬是哄鬼,王书记目测得很准,以前没有合并的时候,这个矿是镇里管的,我来测量过,当时就是七千多方的堆体,现在肯定有一万方以上。”

    陈民勇也就不再强辩,不停地散烟,傻笑。

    副总经理陈民国很快就开车从阳和矿来到了大鹏矿。他是见过世面的,与见到大领导就天然有点畏惧感的陈民勇不一样,热情地打招呼,然后道:“欢迎王常委来检查工作。王常委,请你移个步,到矿上会议室,阳和矿给你汇报工作。”

    这是陈民国对付政府领导的一贯做法,只要离开了现场,很多话就好说了。

    王桥摆了摆手,道:“到会议室去做啥子,就在现场谈。”

    陈民国脸上堆着笑,拍起马屁,道:“我见过的领导中王常委是最务实的。我不是吹捧,是实事求是的说法。我那天和江老坎吃饭,他对王常委最崇拜。”

    王桥没有接受这个马屁,道:“你跟我到崖边来看。”

    在崖边,陈民国听完王桥的话,继续拍马屁:“有一个词形象领导的叫高瞻远瞩,我们天天在矿上,也是最近才发现这个问题,王常委偶尔来一次就发现这个问题,这就是能力差距。”

    王桥道:“你们发现问题,怎么处理的?”

    “我们矿上开了会,作了研究,安排了三百万资金加固尾矿库。”陈民国指着一辆正运条石到矿上的货车,道:“基建队就开始动起来,运来的都是加固尾矿的条石。”

    他是一个老油条,张口就是假话,将六十万加固资金扩大了五倍,变成了三百万。

    王桥点了点头,道:“山南的天气,久旱必有大雨,一定要抢在大雨来之前,将尾矿库加固。”

    陈民国暗道:“都说王桥精明,其实也好唬弄。”他拍着胸脯道:“没问题,这几天就加班加点地干。”

    王桥仔细观察着山形,又道:“你到阳和垃圾场去过没有?距离这儿不远?”

    陈民国道:“当然去过,我们搞矿山企业的,这片山到处都有脚印。”

    王桥道:“垃圾场外围有一条截洪沟,能把周边雨水全部截流,用来保护垃圾场。大鹏矿光是加固不行,也应该依着山形将那条水沟进行清理改造。这个技术不复杂,挖沟可以,安排水管道也行,总之,尽量减少入库的水量。”

    陈民国竖起大拇指,道:“王常委是内行,句句话都说到要害上,我马上就给牛总。”

    王桥看完了现场,面对油滑的副总经理,始终觉得不放心,安排道:“王主任,你们企业办要在近期围绕大鹏矿的改造提供服务,多来看一看,多来帮一帮,不要天天坐在办公室。”

    陈民国听懂了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让企业办来督促。他假装没有听懂,热情地道:“欢迎王主任多来阳和矿来指导工作。”

    王桥道:“你们加紧点,我们就先走了,等几天我来看你们的改造效果。”

    陈民国急忙道:“领导来都来了,到阳和矿吃了午饭再走。阳和矿伙食团弄点菜,还是可以的,今天弄到一只野兔子,红烧起来香得很。我马上给牛总打电话,让他回来。”

    如果阳和矿不是牛清德的矿,依着王桥性格还真有可能去矿上吃午饭,在吃吃喝喝中与最基层同志拉近关系,了解情况。只不过这个矿是牛清德的,那就只能公事公办。

    王桥坐着小车离开了大鹏矿,小车在大鹏矿破碎的水泥路面上带起了浓厚的灰尘。陈民国站在院子里看着一条灰龙离去,然后转后走到大鹏矿办公室。

    陈民勇给堂哥泡了茶水,道:“王桥硬是管得宽,阳和矿是县里管的,城关镇来插啥子鸡。巴手。”当王桥站在面前时,陈民勇心虚得很,当王桥离开,他的胆子就大了起来。

    陈民国道:“县里有规定,安全是属地管理,王桥来看大鹏矿的安全说得过去。再说他现在是县委常委,是县领导,全县那个地方都去得。”

    陈民勇还是不服气,道:“王桥常委,牛清扬还是县委副书记,县委副书记总比常委要大吧。他明明知道这是牛总是牛书记的亲兄弟,还跑过来装模作样检查。”

    陈民国对眼前粗鲁无知的堂弟很是无语,骂道:“你懂个锤子。我给你说,王桥今天说的话有道理,你找几个人把水沟疏通一下,不要让水流到矿里来。”

    陈民勇道:“那公司拨好多钱过来?”

    陈民国怒道:“你一天就掉在钱眼里,矿上这么多人,随便叫几人去排沟。办这点小事谁都要钱,让他提起裤子爬。”

    “好嘛,我去找人挖沟。”陈民勇又自言自语道:“我在阳和住了二三十年,有多大的山水一清二楚,尾矿库里面很多石头砣砣,哪里冲得走,无事找事。”

    话分两头说,在车上的王桥明确给企业办主任王渝生交待了任务,道:“我最不放心的就是大鹏矿,你看过那个地形没有,用危如悬卵来形容不为过,你这几天盯着大鹏矿,看看他们加固效果怎么样,如果是做样子,做表面功夫,还是得给县里单独写汇报材料。口头要讲,材料也要报,以后才有依据。”

    离开大鹏矿后,王桥又走了几个企业,除了谈安全,也谈如何支持企业发展。转了一大圈,回到城关镇已经以了中午吃饭时间。

    王桥来到伙食团,在柜子里拿出自己的碗筷,去排队。

    书记和大家一起排队,这让正在排队的机关干部们都觉得很不安。财政所长赵敏道:“王书记,你站在后面排队,我们心里都怪别扭了。”

    王桥道:“我不能插队啊。”

    社事务刘东道:“赵所长说得对,王书记,我们都支持你不排队。”

    排队的机关干部们纷纷表示欢迎王桥书记插队。

    赵敏又道:“王书记,我们城关镇伙食团办得不错了,没有设单间,好多单位的伙食团都给领导设有单间。还有的地方领导压根不来排队,都是伙食团提前准备好的。领导享受点特殊待遇,我们都理解,所以,王书记还是不要排队了。”

    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王桥身上。

    王桥不为所动,道:“算了,吃饭我就不搞特殊化了。以后我交待任务,你们跑快点,动作麻利点,专心一点,我就很感谢了。”在排队的时候,王桥又征求意见,道:“我最近到市里比较多,很多机关都改成自助餐,你们觉得怎么样?”

    赵敏道:“好啊,这是好主意。”

    王桥道:“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你和办公室商量一下,定个自助餐标准出来。”

    王桥打了饭菜,走到黎陵秋那一桌,坐在黎陵秋旁边的空位。

    正在吃饭刘友树赶紧站了起来,上前打招呼。

    王桥笑道:“友树,你怎么有空回来?”

    刘友树道:“以前我存在办公室有些资料,准备拷过去。”

    刘友树和王桥是同一年参加工作,还曾经为了借调到旧乡镇政府有过小小的竞争。十年之后,王桥成为县委常委,刘友树成为县委办秘书。而且,刘友树能成为县委办秘书,还是与王桥大力推荐有关系。

    刘友树也从最初心理不平衡,变得接受了现实,并对王桥产生了感激之情。

    吃了几口饭,王桥道:“友树,有一件事还得麻烦你。”

    刘友树道:“王书记,您太客气了,有事你安排就是了。”

    王桥道:“吕琪从国外回来了,她准备在26号回昌东来一趟。你能不能帮我约一约李酸酸、赵良勇、赵海,邱大发,还有王勤校长、代友明校长,大家都是从旧乡出来的,难得聚一聚。”

    “好的,我下午就去给他们联系。王书记,安排在哪一个餐馆。”刘友树很好奇吕琪与王桥的关系,只是他与王桥地位拉开了差距,有些话领导不说,他不会乱问。

    王桥道:“吕琪喜欢吃尖头鱼,就安排在霸道鱼庄。”

    下午,当刘友树给李酸酸打去电话时,李酸酸尖叫道:“吕琪回来了,她结婚没有?”

    刘友树道:“我没有细问。”

    李酸酸道:“你急死我了!以前我就觉得吕琪和王桥是天生一对,没有想到会分手。现在吕琪从国外回来,如果没有结婚,我见面一定要劝他。王桥这种男人是个宝,抓到就不要放手。”她在电话里自言自语道:“吕琪是93年到的旧乡,算起来超过十年了,当年在旧乡那一帮人,还真出了几个人才,牛校、王书记、还有吕琪,这三人最不得了。赵良勇当了校长,也可以。就是赵海差了点,坐了几年牢。”

    (第四百四十九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