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五十一章 黄瓜和啤酒瓶

    牛清德下意识道:“吕琪!”

    王桥不知道吕琪是否反应过来面前之人是谁,有意提醒吕琪,道:“牛总,办事要讲点规矩,有个先来后到,凭什么要将这个包间让给你们。”

    吕琪听到‘牛总’两个字,便明白自己的猜测没有错。在日记中,牛清德曾经侵犯过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从理论她应该表现出来一种轻视和冷淡。因此,吕琪只是很冷淡地点了点头,没有与牛清德搭腔。

    牛清德开矿山发大财以后,身边从来不缺女人,曾经还找过一位长相与吕琪有几分相似的女子作为情人。可是,找到这么多女人,他仍然觉得没有当年旧乡吕琪让人着迷。此时见到容貌依旧、气质高雅的吕琪,顿时就涌起征服感和挫败感相混合的复杂情感。

    “吕老师,什么时候回来的?”牛清德望了一眼王桥,故意道:“当年你和王书记可是一对佳偶,我们都没有想到你们会分手。现在结婚没有?”

    以他的判断,吕琪离开旧乡有十年时间,王桥还曾经和邱老虎女儿谈婚论嫁,所以吕琪应该已经结了婚,他就要用这个事实来刺激王桥。虽然说刺激王桥没有任何意义,还有可能给自己惹来麻烦,但是看到吕琪和王桥在一起这个事,顿时就让牛清德升起了之火和嫉妒之火,双火燃烧起来,让他的牛脾气发作,变得不顾后果。

    涂三旺一点都不想惹事,见到王桥坐在里面,拱手致意道:“王常委好,等会过来给你敬杯酒。”他说完,就拉了拉牛清德,道:“牛总,王常委在吃饭,我们不要打扰了。”

    牛明皓这些年经常跟在幺爸,见惯了又黑又粗的幺爸在女人群里如鱼得水的潇洒。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幺爸在女人面前显现出失态,就饶有兴致在一旁观战。

    牛清德梗着脖子故意破坏王桥与吕琪见面的气氛道:“吕老师,我们也是同事一场,你难得回昌东,干脆今天大家就在一起吃饭。”

    王桥如今极有自信,有了自信便产生强大定力。他没有理睬牛清德,由着失忆的吕琪与牛清德应答。今天的模式与以前旧乡模式极为接近,都是他和吕琪双打牛清德的模式。明天吕琪要和众多旧乡老师见面,今天算是一场预演。

    吕琪用平和、冷淡的目光瞅着牛清德,道:“道德素质低下者就算有了钱,本质没有变。请你立刻离开这个房间,我没有兴趣和你一起吃饭,免得污了我的眼睛,脏了我的耳朵。”

    经过十年时间,吕琪还是以前的吕琪,几句话就让牛清德愤怒起来,令其脸皮突突直跳。他在即将发作之前,突然露出一丝玩味的恶意笑意,道:“吕老师,你应该有三十了吧,也不要装清纯,当初还不是。”

    话音未落,吕琪闪电般端起桌上的一盘凉拌黄瓜,劈头盖脸地扣在了牛清德脸上。这些年,她几乎天天跑步,身体比起在旧乡时代要敏捷强健得多,这一下突然含怒出手,令变得比以前更加肥胖的牛清德猝不及防,被盖了一脸黄瓜。

    王桥没有料到吕琪会出手,他原本站了起来,见此情景又坐下。

    吕琪打了牛清德一盘子后,为了不吃亏,退到王桥身后,骂道:“臭流氓,不要脸。”

    如果没有那本日记,吕琪已经将牛清德彻底遗忘了。仔细看过日记以后,她知道这人曾经猥亵过自己,还逼得王桥曾经陷入困境。仇人见面原本就分外眼红,更何况牛清德现在还出言不逊,挑拨兼挑衅。所以她毫不犹豫就主动出手。之所以她敢于出手,另一个原因是王桥坐在旁边稳如泰山,自己绝对不会吃亏。

    牛清德用手把脸上的黄瓜抹掉,就要上前发作。结果被牛明皓死死抱住,道:“幺爸,不要在这里闹,王桥不是一般人,闹起来没有好处,又要被我爸骂。”

    涂三旺也拉着牛清德朝外面拽,道:“牛总,息怒息怒,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谈,我们换一个包间。”

    在诸人劝说下,牛清德终于被拉了出去。涂三旺一脸苦笑地走了回来,道:“王常委,实在对不起了。牛清德脾气太臭,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往心里去。”

    王桥道:“涂总,这事和你没有关系。”

    涂三旺道:“我和牛清德在一起,遇到这事,是黄泥巴落到裤裆里,是不是屎都说不清楚了。抱歉抱歉!”在梁强案以前,涂三旺是家里的座上宾,为人处理还是很高调的。梁强案后,涂家牵出来一批党政干部,他们家在静州的生意变得困难起来,大家见到涂三旺都退避三舍,公事公办。也正因为如此,涂三旺才准备金盆洗手,退出静州的江湖。人也就变得低调起来,逢官便是三分笑,生怕生意撤离之前出现意外。

    王桥对涂家现状了如指掌,也不想和其有深入接触,道:“这是牛清德的事情,和涂总无关。”

    涂三旺又给吕琪拱了拱手,道:“吕老师,实在不好意思。抱歉抱歉!”

    等到涂三旺退走以后,服务员这才过来收拾房间。经此一闹,服务员才知道眼前人是城关镇一把手,于是低眉顺眼地道歉。

    所有人退出房间时,王桥笑道:“你比以前泼辣了。”吕琪道:“以前我拿钢笔刺过牛清德,难道还不算泼辣。”王桥摇头道:“那一次是被逼无奈了,这一次不同,你有主动精神,那一盘黄瓜看着解气啊。”

    吕琪道:“牛清德发现我的异常没有?”

    王桥道:“你已经完全投入到情境中去,我都有点恍惚,觉得你没有失忆。”

    吕琪道:“那就说明我表演得很不错。”

    王桥竖起大拇指,道:“相当不错。”

    吕琪道:“牛清德会不会报复?”

    王桥轻轻摇头,道:“现在不比当年,他固然不是原来的他,我也不是原来的我,他没有办法报复我们,只能吃哑巴亏。这是低档次的意气之争,他都不敢跟大哥说起。他的大哥是牛清德,县委副书记。不管这些了,我们继续聊旧乡时代的话题。”

    吕琪道:“我更想知道从看守所出来,你为什么不来找我的细节。我的日记里记了很多事,包括我后来到了你们家,还到过旧乡学校,日记里都有。你为什么不回传呼?从看守所回来,传呼总能恢复吧,我是一直在给你打传呼。你说过一些,但是不是太细,我想结合我的日记,再听你讲。”

    吕琪记忆一直没有恢复,王桥怕讲得太多让其模糊不清,便从小事到大事,一步一步慢慢讲。关于到看守所到出看守所这一段,在信中并没有写得太细。今天吕琪再次问起,王桥又讲了一遍当时的情景。

    吕琪一边听一边摇头,感叹“命运捉弄人”。

    聊了一会,王桥道:“今天晚上你还是住在我的家吧,我家在电力家属院,是出租房,有两个卧室。”吕琪道:“我压根就没有想到去开宾馆。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到那个阶段,心里上还有坎。”王桥明白其意思,道:“和十年前相比,你也变了很多,以前说话没有这么直接。”吕琪道:“有变化才是正常的。我不想隐瞒自己的变化,那没有意义。”

    正在吃着肥肠火锅鱼,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有牛清德的声音,也有另一位熟悉的声音。王桥道:“这就是老舍的茶馆,各色人等都在这里聚齐,外面有人熟人出现,你可以去认一认。”

    打开包间门,就可以见到一个光头汉子正在和牛清德撕扯,互相抡拳头。

    王桥问道:“你认一认光头汉子是谁?”

    吕琪脑海中就出现了那张集体相片,回想几秒钟后又与眼前人辩认,道:“他是赵海?”

    王桥夸道:“完全正确。”

    牛清德长得又黑又粗,赵海则是一个瘦小个子,再加上牛清德还有人在拉偏架。场上局面对赵海极为不利,赵海接连被打了几拳,嘴角鼻子都在出血。

    吕琪道:“这样不行,要制止一下。”

    王桥点头道:“赵海是我请的客,明天要在一起吃饭,他怎么今天就来了。”

    王桥正要出声制止,形势却急转直下,一直处于下风的赵海不知从什么地方抓起了一个啤酒瓶,迎头砸在了牛清德头上。这一下砸得极狠,牛清德额头上一下就溅出鲜血,啤酒瓶也爆裂开来。

    赵海极为冷静,手握着小半截啤酒瓶,冷冷地道:“这是我和牛清德的私人过节,无关的人走开,免得血溅在身上。”

    小半截啤酒瓶有很有尖锐突起,如果被捅上,绝对是一个血窟窿。

    周围人都不敢往上靠。

    赵海出现在此地确实与王桥的邀请有关系。他提前一天回昌东,到旧乡的村里去看过被自己“强奸”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顶着被强奸的帽子,在乡里臭了名声,没有人敢娶,至今单身。而且,她还拖着一个油瓶,据称是强奸犯的娃儿。

    赵海从监狱里出来后就再也没有回过旧乡。他今天上午在静州批发市场偶遇到开商店的魏官妈妈。他听说此事以后,立刻就回到了旧乡,找到了那个女孩子,还见到了那个“油瓶”。从见到那个“油瓶”起,赵海便明白这是自己的儿子。他对那个女孩子道:“我要娶你。”

    女孩子倒没有说什么,其“岳父”拿着锄头将赵海追了三公里。

    从旧乡回到城里,赵海一直在街道上独自乱走,沉浸在家破人亡的深深痛苦之中,难以自拔。晚上,他独自来到肥肠火锅馆老店,在底楼喝酒,消解苦闷。正在喝酒时,他听到了二楼牛清德打电话的声音。

    赵海坚持认为自己所有的痛苦都来源于牛清德那次捉黄行动。那次捉黄行动以后,自己和王桥被踢到了村小,这是便是自己所有苦难的开始。因此,他听到牛清德的声音以后,毫不犹豫就冲了上去。

    从监狱出来,赵海混迹于社会。其性格本身就偏激,特殊经历让其变得心狠手辣。他用啤酒瓶将牛清德砸倒后,震摄住众人,又弯腰将啤酒瓶狠狠地戳在牛清德大腿上,然后大摇大摆走了。下了楼后,他迅速消失在黑夜中。

    跟随牛清德的人全部被瘦小个子的凶残所吓住,没有一个人敢于阻拦。

    (第四百五十一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