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六十二章 大地颤抖

    秘书小张道:“吉书记指示,让金泽义和陆军立刻到黑岭山,有情况立刻报告。”

    外面雷声阵阵,值班人员将话筒离耳朵老远,完全没有听清楚对方说些什么,含糊且气愤地道:“晓得了,晓得了,给你说,打雷天不要打电话。”说完,他就重重地话筒扣下。

    秘书小张传达吉书记指示时,接电话之人向来都是唯唯诺诺,今天给阳和镇打电话受了一肚子气,回来报告时也就有了点情绪,道:“金泽义一直占线,陆军打不通,值班室值班人员说打雷天不要打电话。”

    这三句话一点都没有夸张,基本上是如实表述,吉之洲脸色铁青,说了一句“太不象话。”他迅速稳定了情绪,道:“继续给金泽义和陆军打电话。”

    正在这时,秘书小张电话响了起来,是阳和镇党委书记金泽义回过来的电话,道:“刚才在和城关镇李绍杰通电话,张科,有什么指示。”

    秘书小张看到吉之洲伸出手来,道:“吉书记要和你通话。”

    吉之洲接过电话,道:“黑岭山矿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金泽义道:“没有接到什么情况,我正要派人去查看。”

    吉之洲气得浑身无力,道:“查看个狗屁,城关镇都开始转移村民了,你立刻组织村民转移,不管出不出事,先转移了再说。”

    金泽义先后接到两个电话后,意识到事态严重,他给陆军打电话,仍然没有打通。他通知了小车驾驶员就往黑岭山赶去。在车上,他接连给当地村支书和企业办打去电话。企业办主任一脸茫然,道:“黑岭山矿是县属企业,平时我们都没有去管,具体情况真不了解。”村支书喝了些酒,正在家里酣睡,无论如何也不接电话。

    村主任倒是接了电话,望着一个接一个的炸雷,嘴里答应道:“我马上就去看。”他挂断电话,搬了椅子坐在堂屋,抽了枝烟。他打定主意等到雨小了以后才去黑岭山。从他家里到黑岭山就是一条小道,风大雨急雷紧,实在不是走夜路的好时机。而且每年都有暴雨,从来没有出过事,县里的人都是瞎鸡。巴乱操心。

    大鹏矿山下,在王桥和陈民亮大吼大叫之下,头两家人关上门,离开了家,跟着王桥和陈民亮朝着山下走。这几天来,镇里村里的人三天两头来宣传什么橙色预警。大家最初有些抵触,多听几次,心里也就有了印象。今天雨确实太大,与往常不一样,又听说尾矿库已经翻水,也就将信将疑地跟着王桥和陈民亮朝山下去。dudu1

    来到老朴家里时,陈民亮用力把门敲开,抹着脸上水,吼道:“老朴,赶紧走。我们才到矿上看了,危险得很。”

    老朴朝山上望了一眼,山上黑黝黝一片,望不出东西南北。老朴道:“是不是一定要垮,没有垮我们不是白走了,一天还是要补助点钱。”

    陈民亮道:“狗。日的,死到临头还不晓得。老子的责任尽到了,不管你了。”他转身走到王桥身边,道:“这人浑不吝,要死就等他死。”

    王桥虽然也很气愤老朴的愚昧和贪婪,可是作为县委常委城关镇党委书记,没有理由放弃一个人。他十分冷静地问道:“他家里有什么人?”

    陈民亮道:“他儿子在外面打工,他媳妇帮着儿子带孙。家里只有一个老娘,这人浑不吝,倒是一个孝子。”

    王桥道:“我负责将老朴拉出来,你找两个人把她老娘拉出来。他老娘年龄应该不小了,注意力度,找把伞。”

    说完,他走了前去,二话不说,对准老朴腹部就是一拳。这一拳是王桥很久没有使出的胃锤,拳大力沉,顿时就将老朴五脏打得挪了位置,倒在地上,缩成一团。王桥伸手抓住弯腰捧腹的老朴的皮带,拖死狗一样就从家里拖了出来。

    陈民亮没有料到堂堂党委书记发起狠来居然是个打架的狠角色,他与跟随自己的村民一起,进屋劝老朴的老娘。老朴老娘听到外面闹,已经从厢房颤颤地走到堂屋,正朝外张望。她见到陈民亮,问道:“我儿在哪里?”陈民亮怕老朴老娘脑袋糊涂,道:“你儿跟我们一起,我是村支书陈民亮,你跟着我们走。”老朴老娘说起陈民亮的小名,道:“我知道你是黑狗娃子,我跟我儿走。”她离开家里,伸手拿了一把镰刀。

    大家都在急急忙忙往山下赶,沿途转移村民。好说歹说,总算把九家人全部转移走。

    老朴被拖出屋后,骂了一会,也就承认了现实,搀扶老娘,跟随大队伍朝山下走。

    来到了向阳坝村社事办刘东已经带领工作人员和村干部一起将几间教室弄成了临时住房,用大锅烧了热水,煮了些稀饭。dudu2

    等到九家人来了以后,两三家人住一个教室,临时安置下来。有村小老师被动员起来,腾出房间,给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住。

    王桥累得够呛,坐在一间教室休息,大口大口地喝矿泉水。他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手机,没有让手机被雨水打湿。

    “刘主任,你怎么过来了?”王桥坐了几分钟,体力恢复过来,就将刘东叫了过来。

    刘东道:“黎镇长怕这边人手不够,就让我带了一个小组过来帮忙。”

    王桥道:“只要村民们住下了,也就没事了。你给陈民亮说,伙食费由镇里面出,让他安排好,我们休息一下就到青桥去看一看。江老坎那边河水也漫了出来,不知受损情况怎么样?”

    刘东道:“死不了人,就是今粮食要减产。”

    王桥道:“减产是必然的,只要不死人就算好。”

    老朴老娘手里握着镰刀,在各个教室慢慢转悠。陈民亮道:“伯娘,你拿把镰刀做什么?”老朴老娘咕哝道:“找坏人。”这时,又有村民大声音喊叫,陈民亮就赶紧过去。

    刘东去安排米面和水。

    王桥抽空给吕琪打电话,刚拨通电话,只觉得背上一痛,赶紧朝旁边闪开。

    教室里有人开始喊叫:“伯娘,你干啥子,住手。”dudu3

    “老朴,快来,快来。”

    老朴老娘拿着镰刀地继续对着王桥挥去,道:“你是坏人,打我儿。”她身材瘦只有一米五不到,行动不便,双眼浑浊,可是仍然很执着地想要给儿子报仇。

    王桥后背被镰刀划开一个大口子,鲜血直冒,痛得呲牙裂嘴。自从离开看守所以来,王桥打架无数次,除了被刘建厂围攻之时见过血,很少吃亏,今天却被一位护儿的八十岁老娘豁开了一个大口子。

    老朴闻讯过来,赶紧从老娘手中拖过了镰刀,道:“妈,他是当大官的,你砍了他,是想让你儿坐牢。”

    老朴老娘道:“他打我,我就要报仇。”

    在众人的批评和责骂声中,老朴和老朴老娘被弄到另一间教室。王桥将外衣脱下来,大家围观之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从肩膀到后背的口子足有十来厘米,而且入口处甚深。

    向阳坝小学附近有一个乡村医生,陈民亮就安排村里的计生专干赶紧叫医生过来。

    正在等候医生之时,留在山下的观察点给陈民亮打过来电话:“大鹏矿垮了,矿渣冲出来,房子全垮了。”

    大家赶紧冲到屋外,尽管外面风大雨大雷紧,仍然能听到来到后山的沉闷的轰轰声,脚下大地开始颤抖起来。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