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六十八章 结婚

    连续暴雨让暗河水量很大,哗哗声音在洞内回响。

    吕琪蹲下身,仔细看着水里的尖头鱼,道:“这和我日记本里写的尖头鱼一个样,菜市场的尖头鱼没有这么漂亮,一点都不生动,也不健康。”

    王桥笑道:“你的日记真是一个百宝箱,什么都记得有。”

    吕琪道:“这算是我的一个好习惯。”

    王桥眨了眨眼睛,道:“我们曾经在这个暗洞里留下过美好回忆,记得吗?”

    吕琪知道这是指的什么,脸上飞起一朵红云,道:“这是一个秘密,我不给你说。”

    暗洞意外地又恢复了生机和活力,这让王桥心情极佳。他找了块干净石头坐下,将鞋子脱了下来,伸进河水,河水清凉,有尖头鱼在脚下游动。

    这一刻,王桥觉得生活是公平的,给了他许多磨难,也给了他慷慨回赠。

    两人并排而坐,坐了很久。

    吕琪依在王桥怀里,仰头看头顶的洞口。洞口在半山陡坡上,约有一米大小。透过洞口可以看见蓝蓝的天,有无数白云缓慢地飘过。她感慨地说了一句:“如果时间就停在这一刻,那人生就完善了。”

    王桥道:“这话有问题,时间停在了这一刻,我们就没有小孩,小家庭就不完整。要不,我们现在就来为人类做贡献。”

    吕琪道:“我见过你坐在台上的严肃劲,很难想象部下们听到你如此,会是什么表情。”

    王桥刮了吕琪的鼻子,道:“生儿育女,这是人之大伦,在任何场合都可以理直气壮地说。”

    吕琪双手抱着王桥的脖子,热烈地亲吻着,过了良久,她抬起头,道:“我们去登记结婚。”

    “现在?”

    “就在现在。”

    王桥道:“那好啊,我马上打电话,让社会事务办搞婚姻登记的小李留下来,给我们办结婚证。但是,我还没有准备礼物!”

    吕琪将脖子上那条铁丝做成的项链拉了出来,道:“什么礼物能比得上这条项链。只是,我们结婚还没有给父母讲。”dudu1

    王桥道:“他们一定会尊重和理解我们,会给我们祝福的。走吧,我们现在就出发。”

    两人充满激情地离开了溶洞,临走前,王桥还是小心地将洞口封住。

    吕琪道:“这个溶洞怎么处理?”

    王桥道:“这是上天送给我们的结婚礼物,到时以我爸的名义将这一块地租下来,重新在羊背砣修一套房子。在农村修房子花不了多少钱,不用拿产权,能住几十年就行。山背后是果园,前面可以再搞点果园,这房子就是管理用房。我们周六周末就过来休假,吃点尖头鱼,生生孩子,还有比这更加惬意的事情吗?”

    王桥描述的画面强烈地感染了吕琪,吕琪道:“那我就不到山南大学,能不能联系静州学院。”王桥道:“静州学院是从专科升上来的,以你的学历相比,到这个学校任教有些不划算。”吕琪道:“我们两个人能够在一起就足够了,何必在意这些身外之物。”王桥道:“确实如此,我着相了。”

    小车里回荡着〈梁祝〉的优美旋律,直奔县城。回到县城之时已经过了下班时间,王桥又给小陈打电话,道:“小陈,今天麻烦你等一等。”小陈在办公室里笑得十分愉快,道:“王书记,我等在办公室,你不用急。但是今天我有一个要求,要吃喜糖。”王桥道:“这是肯定的。”

    城关镇里聚了很多人,班子成员和二级班子都在办公室里等候着新人到来。

    得知王桥回来的消息,黎陵秋站在走道上喊,“快点,快点,王书记回来了。”平时挺稳重的副书记李绍杰提着礼花,急匆匆跑到一楼,进了办证房间。

    王桥和吕琪走进办公楼时,办公楼人去楼空,很是安静,包括办证室也关着门,没有灯光。他有些疑惑,道:“我刚和小陈通了话,她应该在的。”

    推开门,只听得一阵啪啪响声,小屋里至少有十几支礼花被拉开,同时,房间里彩灯被打开,照相机闪光不停。整个房间被五彩礼花所包围,王桥和吕琪身上披了厚厚一层。他们两人是临时说起要结婚,都穿着平常衣服,衣服上布满了礼花以后,色彩斑斓,这才有了结婚的氛围。

    音乐响起,《婚礼进行曲》顿时就布满了整个空间。

    黎陵秋送了一大把玫瑰给王桥,道:“王书记,今天是你的大喜事,我们全镇机关干部决定给你搞一个简单又隆重的仪式,五楼已经布置出来,等会办了仪式以后,我们上楼联欢。没有表演,就是传统的击鼓传花,玩一个小时,我们再送你们进婚房。”

    王桥抱着玫瑰,道:“结婚是临时动议,婚房根本没有准备。”

    黎陵秋笑道:“我们买了新被子,到时给你换。”

    这间民政办结婚室是在黎陵秋建议下重新装修的,里面可以举行简单婚礼。结婚室正中是国徽和一张台子,设有化妆室更衣室和亲友观礼区。小陈是专门抽调过来的大学生,正式称呼叫做颁证员,条件之一是相貌端正,这个很好理解,结婚是喜事,颁证员若是个丑八怪,那就是纯粹恶心人;条件之二是普通话尚可,声音洪亮,口齿清晰,这个也好理解,就不细说。

    小陈有些腼腆地道:“王书记,我们需要你和吕姐的相片?”

    王桥道:“这个,我们还真没有准备。”dudu2

    办公室小林道:“我这里有王书记的相片,但是没有吕姐的。”

    大家都有些为难,结婚是神圣的,断然没有推迟时间之举,可是没有相片,结婚证上的钢印就没有办法盖上去。王桥道:“我办公室有十几张和吕琪的合影,剪下来,也可以用。”

    小林一路小跑,上楼进入王桥办公室,从抽屉里找出了十来张相片。这些相片都是王桥和吕琪的合影,但是从姿势来看都和结婚照相差挺远。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出主意,最后就分别将最接近大头照的头像剪下来,做为结婚照。

    弄好了相片,小陈又为难地道:“王书记,结婚证上面我不敢填?”

    王桥道:“为什么?”

    小陈道:“王书记是书法家,我那几行字写在结婚证上,实在不好意思。”

    王桥就坐在颁证桌子上,亲笔写下了自己和吕琪的资料。写完了资料,又亲手盖上钢印,这才到更衣室换上新衬衣。

    吕琪则被黎陵秋等女同志拥到了更衣室,换上了洁白婚纱。在换衣服的时候,黎陵秋道:“得知你和王书记要在今天结婚,有的同志提出要逗份子,我说现在纪委查得紧,就别逗份子,大家一起给王桥和你搞一场热门的婚礼,祝福比份子更重要。这套婚纱是我们班子共同买的,虽然是在我们民政办的颁证室里结婚,也得把女人最美的那一天留下来。”

    吕琪端正在坐在镜前,保持着微笑姿势,由宣传干部杜芳帮着化妆。凡是城关镇搞大型活动,多是由杜芳帮助化妆,其化妆水平很不错。

    当穿上白色婚纱化了妆的吕琪出现在大家面前之时,屋内都静了静。所有男人都涌出了一个共同心思:“王桥太幸福了,娶了一个国色添香的女子当爱人。”

    王桥这一段时间天天与吕琪在一起,见到容光焕发的吕琪还是愣了愣,也久久挪不开眼睛。

    一对新人手挽着手来到了颁证台前面。

    黎陵秋亲自充当颁证员。她换上白衬衣和黑西裤,依着程序提示表开始一问一答。最初大家都还在笑着窃窃私语,可是随王桥和吕琪满脸虔诚迅速打动了所有人,让大家安静了下来。

    黎陵秋道:我是城关镇黎陵秋,很高兴能为二位颁发结婚证。今天是个神圣的日子,请二位郑重回答我的问题:请问你们是自愿结婚吗?

    王桥坚定地道:“我们是自愿结婚。”

    吕琪同样坚定地道:“我们是自愿结婚。”

    黎陵秋:请二位面对庄严的国旗和国徽,一起宣读《结婚誓言》。dudu3

    王桥和吕琪一起宣读《结婚誓言》:

    我们自愿结为夫妻,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共同肩负起婚姻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上孝父母,下教子女,互敬互爱,互信互勉,互谅互让,相濡以沫,钟爱一生!今后,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富有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无论青春还是年老,我们都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同甘共苦,成为终生的伴侣!我们要坚守今天的誓言,我们一定能够坚守今天的誓言。

    誓言宣读完毕,吕琪眼泪如滂沱大雨,流个不停,冲坏了妆容。

    十年爱情长跑,如今终于有了圆满结果,这让王桥心潮澎湃。他压制着内心激动,当着众多部属的面将吕琪抱在怀里,用纸巾为爱人擦去眼泪。

    现场掌声如雷,久久不息,心软的女同志眼里都泛起了泪花。

    被众人从办公室簇拥着出来,刚走到大门口,在大楼前就响起了礼花。由于事起突然,没有特别准备大礼花,就从附近商店里买来十几个春节期间没有卖完的礼花,在院中齐放。

    礼花在天空开出了绚丽花朵,引得城关镇居民们都站在窗边观看。如今昌东城市里富裕户们遇到喜事,都喜放礼花,居民们见到礼花齐放就知道有喜事,等到礼花放完,又各做各事。

    在城关镇五楼会议室里张灯结彩,大家玩起了击鼓传花游戏,这也是每年城关镇游园活动的心备节目。当花传到王桥心里的时候,所有人都喊:停停停。

    结果,这朵花就留在了王桥手里。

    王桥和吕琪手拉手,唱起了那首唱的改过歌词的《重逢》:

    男:你慢慢走来走进我的视线这样重逢像是梦

    女:多少年过去深情已是曾经如今终于我们重逢

    男:忘记你多么难你该知道

    女:离开你多么苦你该明了

    合:你有你我有我原有不同的路感谢天让我们今天重逢

    ……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