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1部 第二章 发配青林山当“田坎干部” 原来是发配

    侯卫东醒来之时已是傍晚时分,他抬头看到天边的云彩,火红一片,似乎将窗外的树叶都烧得燃了起来。“这是什么地方?”他有些艰难地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几乎就是坐在了垃圾堆里面。地上全是杂乱的物品,就如打了败仗匆匆撤走的营房,旧报纸、玻璃、谷草、竹片、挂历,占据在屋子最中央。

    侯卫东坐在竹制的沙发,发了一会呆,这才明白自己的处境。沙发下面是厚厚一层的黑色老鼠屎,老鼠屎密集的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啤酒也是酒,喝醉了,也是头痛欲裂,且腹胀如鼓。

    走进了里面房间,皮鞋踩在干燥的黑色老鼠屎上,发出“沙、沙”的声响,如走在沙滩上一样。

    里间极为简陋,一张铺着稻草的床,一张看上去就很沉重的木桌子,还有一张断了一枝腿的藤椅。墙上贴着一张八十年代的美女图,装腔作势,扭捏作态。

    侯卫东将美女图撕下来,扔到地上,他推了推关得死死的窗户,“嘎、嘎”响动之后,一株树叶繁芜的桉树鲜活地出现在窗前,在夕阳照耀之下闪着略带着金色的光,格外有生气。

    窗外是一个不大的院子,有一座假山,还有些花草。只是假山上满是青苔和杂草,花草更被杂草所威胁,只是委屈地露出了点点颜容。这是一个原本还不错,可是已经如黄脸婆般被人抛弃的院落。

    青林山是一座最高海拔在九百米左右的大山,山上树林茂密,还有一些大树。当年大炼钢铁之时,沙州各地都上山砍大树,唯有青林山的大树绝大部分保留了下来。主要原因是青林山上的村民世世代代靠山吃山,对森林有着异乎寻常的热爱。当青林山下的公社官员带着民兵们准备到山上来伐木时,山上的村民全体动员,数千男女老幼,拿着锄头、扁担、大砍刀,还有打猎的老铳,公然与山下的公社官员对抗。

    这一次青林山公然对抗政府,可是县里的、公社的干部对山上强悍的村民有些顾忌,也不敢违了众意。虽然最后抓了几名带头的,到底没有敢强行将森林砍掉,青林山就有一片在沙州市保存最完好的森林。

    侯卫东昏头昏脑地走出了房门,他中午喝醉以后,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到这个房间里。这时他才看清楚,这是一幢四层楼房,和学校教学楼的格局相似。每一层十间房,有长长的外走廊,左端有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厕所。

    侯卫东视力极好,在门口清楚地看到这两个字,肠胃里马上就是一阵翻腾。他一阵小跑冲入了厕所,刚把头对准了坑位,就“哇、哇”一阵大吐。中午光顾着喝酒,并没有吃多少东西,所以吐出来的东西尽是些汤汤水水,没有一点实在货。

    从厕所出来以后,又把脸凑向洗衣池上的水龙头。用冷水冲了一会,这才感觉稍稍身体舒服一些。

    “这一层楼就只有两家人。”顺着走廊往回走,侯卫东惊异地发现,整整十间房子,加上自己,居然只有两间房子。而且唯一的邻居关着门,只见到窗前映着的灯光。

    试着拉了拉灯线,还好,贴在墙壁上的日光灯居然亮了。照得满屋的黑色老鼠屎格外刺眼,侯卫东站在屋中间,看着凌乱如垃圾堆的房间,不禁呆住了。

    有床,床上满是老鼠屎烂稻草,让人有床无法睡;有水,不过是走廊尽头的自来水,没有可以喝的开水;有电,除了一盏日光灯外,没有电视机、电风扇、电饭煲等任何电器;有垃圾,却没有任何扫帚、拖把等清洁工具;有肚子和满腹酒意,晚饭在何方却根本不知道。

    站在走廊里徘徊了好一会,挂在树梢的太阳渐渐沉没了。侯卫东感到格外的孤单,这是他到青林镇政府上班的第一天,大醉一场。然后被人如死狗一样丢在这上不着天、下不挨地的鬼地方,仿佛回到了80年代,他失魂落魄地想道:“这他妈的是什么事情?”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青林山上也不相信眼泪。经过了一阵大吐,侯卫东肚子里已空无一物。空中飘来了阵阵回锅肉的香味,而且是蒜苗炒回锅肉,侯卫东甚至能够想象出半肥半瘦的肉片在锅中嗞嗞作响的声音。

    受不了这个肉香,侯卫东回到了房间。可是房间乱七八糟根本无法下脚,他心道:“世上没有神仙和救世主,只能自己救自己。”便果断地关上门,走向了陌生的上青林场镇。

    一条青石板路从小院大门延伸了出去,很有古香古色的韵味,沿街的房屋多是昏黄的白炽灯。也正因为有这些电灯,场镇才有现代文明的痕迹,“真是没有想到,这一觉醒来就回到了解放前。”这是侯卫东的真实感受。

    此时正是吃晚饭时间,各家各户都飘起了饭菜的香味。这个香味如此诱人,让侯卫东不断地咽着口水。走着走着,想着沙州市的繁华大街,想着小佳的音容笑貌,他又伤感起来了,眼睛有些潮湿。

    转了一个弯,侯卫东认出了中午吃饭的餐馆。可是餐馆大门关得死死的,场镇上的人流只能让这家餐馆在中午营业,晚餐时间一律不营业。看到了这间餐馆,习昭勇、李勇、唐树刚、白春城、田福深等人的形象就在他的头脑里晃来晃去。

    这些人性格作风和沙州学院的教师同学大不一样,他琢磨道:“这个习昭勇很有些霸道,以后要和他保持些距离,观察观察再说。李勇是个粗人,田福深是个老实人,唐树刚是党政办主任,看来还有些威信,以后可以找机会和他接触。”

    又走了几十步,他看到了一名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中年人搬了一张藤椅,放在街道边,便上前问道:“请问,这里有没有餐馆。”

    中年人有些诧异地看了侯卫东一眼,道:“这是啥时辰了,早就关门了。”青林老场平时很少有外人,中年人看着这人脸生得很,体格也颇为强壮。想着最近青林小道常有抢钱,便心生了警惕,道:“你是干啥子的,哪家的亲戚。”

    侯卫东在学院当过三年纠察队长,跟着胡处长也学了些察言观色的本领,见到中年人的神情,主动道:“我是青林镇政府驻青林山工作组的,今天刚来。”

    中年人将信将疑地道:“原来是政府的人,没得晚饭?你顺着这石板路走,石板路走完,就是青林小学,那里有杂货店和一个小馆子。”

    等到侯卫东走了,中年人把烟头往地下一扔,道:“想麻我,小子还嫩蒜。”他一溜烟地向着联防队员田大刀家里跑去。

    侯卫东顺着石板路来到了青林小学,果然有一个杂货铺还开着,杂货铺名字叫做“青林小学综合商店”。货物还算不错,里面有电饭煲、水瓶等日常用品,还有饼干、方便面等食品。

    柜台后面坐着有说有笑的两个女子,一个四十来岁,另一个二十多一点,年轻的女子相貌普普通通,微胖,穿着一件连衣裙,样子颇为时尚,看起来和上青林山的人不太一样。这两个女子她们看着有陌生人进来,惊奇地抬起头来。

    侯卫东看了看,道:“买一个电饭煲。”

    四十多岁的女子站起身,取了一个电饭煲。电饭煲牌子不错,是广东爱德牌,这有些出乎侯卫东的意料。

    一旁的年轻女子突然道:“你是侯卫东吧,听李勇说工作组要来一个大学生。”

    侯卫东见女子叫出了自己名字,很是惊奇,道:“我是侯卫东,才来的,你也是工作组的?以后多多关照。”从学校出来以后,多多关照已经说顺嘴了,见了这个女子,他还是顺口说了一句。

    “你是当官的,我们怎么能关照你。”年轻女子笑了笑,介绍道:“这位是青林小学铁校长的爱人,陈大姐。”

    陈大姐道:“我这里货很齐,生活用品都有,还要什么?”

    侯卫东道:“陈大姐,多亏商店没有关门,否则就惨了,晚上不知如何过夜。”

    陈大姐很忠厚地笑道:“都是一个场镇的,关了门,敲开就是了,你还要什么?”顺着货柜看过去,侯卫东指点着:“中华牙膏、牙刷,饭盒、方便面、筷子、还有水瓶,我都要。”

    年轻女子自我介绍道:“我是工作组的,就在院子后面,等一会我去烧点开水,你过来打吧。”

    侯卫东正想问年轻女子的名字,门外传来了一声暴吼,“干什么的,身份证拿出来。”门外进来两个人,一人就是侯卫东问路的中年人。另一个是身体结实、满脸横肉的年轻人,他手是提着一根警棍,恶狠狠地道:“把身份证拿出来,检查身份证。”

    侯卫东解释道:“我是侯卫东,工作组的。”他见到来者并没有穿警服,就反问道:“你是干什么的,凭什么检查我?”

    “我是派出所的联防队员,老子有资格。”年轻人将警根的高压电打开,发出“啪、啪”的声音,道:“放老实点,工作组有几条红苕我还不认识。”

    柜台后的年轻女子道:“田大刀,他真是工作组的,才分到青林镇的大学生。”

    田大刀斜着眼睛看了侯卫东一眼,疑惑地道:“侯卫东,怎么没有听习哥说起?”

    侯卫东初来青林,还摸不清水深水浅,道:“今天中午,习公安、李勇、唐树刚、田会计,白站长,我们几人一起吃的饭。我喝醉了,习公安也喝了不少。”

    听到侯卫东报了这些名字,田大刀也就相信了,他把警棍挂在腰上,靠在货柜上,道:“怪不得习公安下午没有来,肯定喝醉了,你娃酒量还不错。”他又对年轻女子道:“池名商标,我弄了几个新碟子,美国大片,到我那里去看。”

    那女子叫池铭,田大刀总是叫他池名商标。池铭生气地道:“再这样乱喊我,我给你一菜刀,谁到你屋里看碟子。”

    那个中年人看到侯卫东真的是工作组的,尴尬地递了一根烟,露出讨好的笑容,道:“侯同志,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是棒儿客,抽支烟,以后到家里来坐。”

    田大刀拍了拍中年人的肩头,道:“老田,不愧为治安积极分子,警惕性高。以后继续保持。”他接过老田的烟,啪的一声,用打火机点燃,吐了一个烟圈,又道:“池名商标,这是美国的正宗片子,好看得很。”

    池铭不理他,站起身,道:“陈姐,我回去了。”又对侯卫东道:“我把火捅开,烧些开水,你等会拿水瓶来打。”

    池铭走了,田大刀也就走了。

    看着田大刀的背影,陈大姐低声道:“田大刀是派出所秦钢所长的侄儿,是个杂皮。他正在追求池铭,你少惹他,青林山上只有习公安才吼得住他。”

    陈大姐把商店门关了,帮着侯卫东将东西搬回到院子。此时,同一层楼的邻居依然关着门,陈大姐道:“那是高乡长的家。”

    侯卫东鼻子里似乎又回味起炒得极香的回锅肉的味道。

    将杂物清除掉以后,侯卫东先将墙用干净扫把扫了一遍,将灰尘和蜘蛛网扫掉,又将满屋的老鼠屎扫干净,老鼠屎装了半桶,让他一阵恶心。随后用布拖帕将地拖了数遍,屋子里这才看起象些样子。

    忙完了活,侯卫东用新毛巾洗了脸,提着水瓶到后院。

    后院是一溜青瓦平房,围成一个四合院。左侧堆着些煤炭,煤炭旁边是烧煤的大灶。沙州地处天然气富余地区,吴海、益杨等县城里都是烧天然气,侯卫东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种烧煤炭的大灶了,大灶旁边,开着一个小门,里面洒出来点点灯光。

    侯卫东试着问了一句:“池铭在吗?”

    “进来吧。”

    屋子是典型的老房子,可以看到木头做的横梁。横梁在灯光下黑黝黝的,这是长期被油烟熏陶的结果。恍然间,侯卫东回忆起70年代初吴海县公安局的大食堂,也是这种格局。如今吴海县公安局的食堂已经变成了公安宾馆,这上青林乡的食堂依然保持着70年代的格局,整整落后二十年。

    “没有吃饭吧,这里有一份烧白。还有些剩饭,我给你炒个青菜,将就吃了。”

    在这举目无亲的上青林山,池铭的态度多多少少给了侯卫东一些温暖,他搓着手,不好意思地道:“给你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

    “这本来就是工作组的伙食团,有啥子嘛。”池铭手里拿着一本书,封面上《情深深,雨蒙蒙》几个大字特别显眼。她没有看书,坐在油腻的方桌后面,打量着侯卫东,问道:“你是大学生,怎么会到工作组来。”

    侯卫东听她话中有话,反问道:“工作组不好吗?”

    “青林镇政府是由上青林乡和下青林乡合并的。政府设在下青林乡,当官的、管事的和管钱的都集中在政府里。工作组都是年纪大的、管不了事的和不听话的。”

    侯卫东听闻此言,愣了一下。他心猛地沉了下来,香喷喷的烧白也就索然无味。他尽量让自己露出笑脸,可是他自己也能感受到笑容的僵硬,道:“平时在这里吃饭的人多不多?”

    池铭摇头道:“工作组的人,大部分家都在上青林山,自己做饭吃,只有二、三个人在这里吃饭。不过他们都找得到伙食,五天里倒有四天没有在这里吃饭。”

    “那就没有必要设一个伙食团。”

    “你才来,不熟悉情况,青林镇政府有两个炊事员编制。朱哥在青林镇政府伙食团上班,我就只有上山了,不煮饭,你让我做什么。”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