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1部 第二章 发配青林山当“田坎干部” 勇敢的名声

    醒来之时,已是晚上七点多钟。夕阳挂在了山峰之上,天边极为绚烂多彩。

    在走廊上站着欣赏了一会太阳落山的美景,侯卫东想起底楼还没有关门。来到底楼,打开电灯,将办公室和会议室扫了一遍。

    刚刚打扫干净,就看到高长江和习昭勇从外面走了进来。两人见晚上办公室还开着灯,都觉得意外,高长江进了办公室,对侯卫东道:“今天早上的案子破得精彩,派出所从窝点中居然发现了毒品。县里管政法的副县长和公安局长都到了青林,顺藤摸瓜,将流窜到沙州的一个贩毒团伙打掉了。”

    侯卫东没有想到竟然破获了一个流窜作案的毒品团伙,既惊奇又高兴,道:“其余几个人抓住没有。”

    习昭勇一脸兴奋,道:“抓住了三个人,还有两人的名字、住址也弄清楚了,应该跑不掉。这是一伙从江苏流窜过来的吸毒人员,他们以贩养吸,被江苏警方追得紧了,跟着团伙的一名成员远远地躲到青林来。没有料到,在阴沟里翻了船,被我们青林派出所抓住了。”

    “这次派出所立了功,为地方除了一害。若是这一群人不落网,会毒害不少青林年轻人。”高长江高兴地道:“今天晚上到我家里吃饭,老婆子手艺还可以,喝点小酒,庆祝庆祝。”

    高长江、习昭勇和侯卫东都上了楼。这时候,侯卫东才知道习昭勇也在楼里,高长江和侯卫东住在一楼,习昭勇住在三楼。

    进了高长江的家里,立刻感到与铁柄生家不同的风格。铁柄生家一尘不染,家具摆得极有规矩,而高长江家里要凌乱得多。桌子上放着一块玻璃,下面压着些照片,里面有一些军人的照片,也有青林革委会的合影,很有历史沧桑感。

    刘阿姨端上来的第一道菜是香飘八方的蒜苗回锅肉,上了几样菜以后,又端上来一盆清色的酒。侯卫东看着这个盆子至少能装两斤,吃惊地道:“我们三人喝这么多?”

    高长江呵呵笑道:“在基层工作,不喝酒怎么行,今天侯大学很勇敢,表现得不错,我们三人好好喝一杯。”他倒上一大杯,又道:“这是我花了一百多块钱泡的药酒,祖传的方子,吃了不上头。侯卫东到了上青林乡,我还没有给他接风,今天算是接风酒了。”

    话说到这个地步,看着粗壮的上青林酒杯,侯卫东也只能硬着头皮接招。

    这一番斗酒,当以风卷残云来形容。高长江五十多岁的人,酒量仍然不逊于习昭勇和侯卫东。一盆酒喝完,又倒了半盆。这半盆喝完,侯卫东回到自己的小屋之时,只嫌走廊太窄。

    回到屋里,他找来一叠信纸,开了一个头:“亲爱的小佳”,就无论如何也写不下去了,虽然到了青林山只有两天,可是对于侯卫东来说,踏入社会的脚步走起了却是这样艰难。他写了无数个亲爱的小佳,千言万语,笔尖根本无法表达出来。

    第二天,醒来已是烈日当空。

    侯卫东一看时间,已是八点四十,他慌慌张张地跑到楼下,将办公室打开,又提着办公室的水瓶到了后院。池铭和一个胖女人正在喝稀饭,胖女人看见侯卫东进来,就道:“开水正在烧,你等一会。”

    “这是田秀影,买饭票就找她。”趁着侯卫东拿碗之时,池铭悄悄地道。

    田秀影人如其名,脸圆圆的,就如隶书中的“田”字。皮肤黑黑的,眼角往上横,脸色中带着一种狠巴巴的味道。她手里拿着一个大馒头,一边吃一边道:“小侯,我是党政办的,以后买饭票就来找我。”

    池铭前天说过,青林山工作组的成员,要么是年纪大的。这不用说,是指高长江;要么是管不了事的,可能是指田福深、池铭、杨新春这一类人;还有一类不听话的,按侯卫东的直觉,可能是指李勇和田秀影这一类。

    守在大铁锅边,侯卫东看着大铁锅里的开水一点一点开始冒泡,暗道:“以后要避着些田秀影,此人面相不善,不能当朋友。”

    打了开水,把院子里的卫生打扫了一番,侯卫东把《岭西日报》取下来研究。过了一会,几人满头大汗的陌生男女走进了办公室,从他们皮肤及气质,侯卫东就断定是镇政府的人。

    一名肚子凸起的胖子朝办公室看了看,走到门外,扯起嗓子喊道:“高长江,下来喝酒。”楼上传来了高长江的声调极高的声音:“晁胖子,喊啥子,下来了。”

    晁胖子将电扇扭到最大,然后站在吊扇下面,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样,另外几个人都围在他的身旁,一起享受着吊扇的凉风。

    侯卫东听到一声晁胖子,想起了分管政法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副镇长姓晁,他在上青林山上待了三天,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镇领导,起身倒了一杯水,道:“晁镇长,请喝水。”

    晁胖子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放在一边,问道:“你是新分来的大学生侯卫东?”

    “我是侯卫东。”

    晁胖子站在吊扇下面,摇头晃脑地道:“不错,小伙子不错。”

    高长江走了进来,他穿了一条短裤,脚上是一条老式凉鞋,进来就笑道:“晁胖子,爬山可以减肥,只要每周上山两次,一定能减肥成功,何必去吃减肥茶,没有用的。”

    “把李勇和独石村的秦书记、江主任叫过来。”晁镇长吩咐了李辉一句,又对高长江道:“得到准确消息,独石村有一个大肚皮,郭铁匠家里的。他是有名的蛮子,不好弄,要让习昭勇、田大刀一起去,还有驻村干部李勇、新来的侯卫东,都要跟着去。”

    高长江道:“郭蛮子想孙子都快发疯了,我们这样去,按照他的脾气,恐怕要出事。”

    晁镇长沉着脸,道:“上青林山上的超生户都看着郭蛮子,不把郭蛮子拿下,以后计生工作没有办法开展。我就不相信,他这个蛮子能够抗拒人民专政的力量。”

    侯卫东是学政法的,他觉得分管政法的晁镇长说话还停留在80年代。但是他一个新毛头,根本没有插话的资格。

    高长江对郭蛮子的脾气很熟悉,道:“郭蛮子情况特殊,能不能软一点。”

    晁镇长低声道:“全年镇里超生太多,已经被全县点名了。郭蛮子真要生,到外地去躲。我们抓不住,自然就没有办法,罚点钱了事,但是现在他媳妇明目张胆地住在村里。我们若是不处理,上青林的计划工作就没有办法开展了。”

    高长江想起郭蛮子家里的穷样,直摇头。

    过了好一会,还没有见到习昭勇下楼,晁胖子骂骂咧咧地道:“习昭勇是打过越战的退伍军人,难道还怕郭蛮子?”

    说曹操,曹操到,话音刚落,习昭勇就穿着一双拖鞋走了进来。他进来后就坐在侯卫东身旁,道:“啥子事?”一旁的计生办黄正兵把烟散起,笑道:“郭蛮子的二媳妇又怀起了,我们准备让她到政府接受处理。”

    习昭勇硬邦邦地道:“局里有规定,派出所不能乱出警。这些事情是政府的事情,我们不管。”派出所并不属于镇政府的下属部门,而是公安局的派出机构,工资关系和人事关系都在局里。所以,派出所的民警具有相当强的独立性,只是派出所需要地方协助的事情很多。有些经费需要地方解决,因此地方政府和派出所的关系相互依靠,相互制约。

    晁胖子见习昭勇搬出了条条款款,面子上挂不住了,道:“又没有让你去打人,我们担心郭蛮子动粗,妨碍公务。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这总是派出所的事情。”

    习昭勇跷起二郎腿,消瘦的脸上没有笑容,道:“青林派出所有规定,出警必须要秦所长同意。现在秦所长没有表态,我怎么敢乱出警。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但是公安纪律也很严格,我这身皮皮想多穿几年。”

    黄正兵见两人越说越对立,给高长江递了一个眼色,道:“习公安,出来了一下,我有一件事情问你。”

    习昭勇跟着黄正兵出去了,剩下晁胖子抚着肚子生闷气。不知黄正兵跟习昭勇说了一些什么,两人回来的时候,黄正兵道:“各位,今天郭蛮子的媳妇正好在家里,我们赶紧去,若她走了,就麻烦了。”

    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

    这句口号响遍全国,侯卫东虽然初出校门,也对这句口号烂熟于心。从理论上,侯卫东坚决支持计划生育,可是当他们来到了郭蛮子家,出其不意地将郭蛮子及儿媳妇堵在家里,郭蛮子的神情又让他内心充满了同情。

    “谁敢进来,我就砍死谁?”郭蛮子提着柴刀,站在院子里死死地把门守住,他名为蛮子,其实身材并不高大,乱蓬蓬的头发下有一双凶狠的眼睛。这双眼睛发着寒光,就如被猎人包围的野兽。

    一个穿着黄色T恤的高大汉子上前劝道:“郭蛮子,把刀子放下,计划生育是大政策,谁都不能违反,你这样做要吃亏的。”

    郭蛮子提着锋利的柴刀,道:“秦大江,我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不生儿子,郭家就绝种了,祖宗们会在地下骂我。”

    独石村村支书秦大江平时和郭蛮子关系还不错,耐心地劝道:“今天晁镇长和计生办的人都来了,肯定要把幺妹子带走,你家老三还没有结婚,完全有可能生男孩,怎么就说郭家绝种了。你在这里出了事,以后在牢里头,想抱孙子都不得行。”

    郭蛮子脸上有瞬间的犹豫,但是他很快就坚定了下来,吼道:“我大儿在广东,他没有回来,谁都不能将幺妹子带走。要进屋,从我身上踩过去。”

    幺妹子躲在猪圈里,用柴火把自己遮住。听见公公的吼声,又是怕,又是慌,咬着牙不敢出声。

    晁胖子见秦大江和村委会主任江上山做了半天工作,而郭蛮子却找了千般理由,死活不让开,火气往上冲,道:“郭蛮子,给你说了这么久道理,你都听不进去,我们只有硬来了。你是郭蛮子,我是晁蛮子,今天就看哪个更蛮。”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喊叫声,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和一个五十来岁的农村妇女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少年手里提着一根扁担,冲到院子里,狂吼:“谁敢上来,老子砍死他。”

    晁胖子大怒,道:“还反了天。”

    青涩少年是郭家老三,他年龄小,体格却比郭蛮子强壮得多,提着扁担就向晁胖子打过去。晁胖子对他很警惕,见他动手,慌忙向后退,扁担带着风声,“啪”地打在了晁胖子手臂上。晁胖子“哎哟”一声,向院外跑去。

    秦大江见郭老三冲进来就动手,连忙冲上去,从身后将郭老三紧紧抱住。他是石匠出身,有着一身蛮力,郭老三手臂被他抱住,丝毫动弹不得,吼道:“秦叔叔,放开我,打死这些狗日的。”

    郭蛮子挥着柴刀,凶狠地叫喊着,却被他老婆死死抱住。江上山在一旁急得直跺脚,结结巴巴地道:“郭、郭队长,要,不得,要,不得。”

    习昭勇已将手铐取了出来,对侯卫东道:“夺刀,你管左手,我管右手。”侯卫东紧张地点了点头,心跳得“嘣、嘣”直响。趁着院子里一片混乱,没有人注意他,和习昭勇一左一右向郭蛮子身侧挪了过去。

    “上”习昭勇喊了一声,猛地向上扑了过去。

    侯卫东双手紧紧扭住了郭蛮子的左手。郭蛮子一甩手,差点将侯卫东双手甩开。侯卫东曾在田径队和散打队训练了几年,手上力道也不小。较量了两三个两回合,郭蛮子的手臂被他扭住了。

    习昭勇也握住了郭蛮子的右手,他腿往前一靠,绊住了郭蛮子的腿,一使劲,将郭蛮子扑倒在地。这一招是习昭勇在侦察部队时所学的擒敌术,简单实用。

    郭蛮子被习昭勇和侯卫东按在地上,拼命地挣扎。习昭勇利索地给郭蛮子套上了手铐,也是上的反铐。

    双手被铐上以后,习昭勇和侯卫东就放开了郭蛮子。郭蛮子的老婆将他拉起来,郭蛮子背着手铐,跳起脚骂道:“你们这些龟儿子,以后生了娃儿没有*,日死你妈哟。”

    在猪圈里的幺妹子听见外面的打闹声和叫骂声,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微微鼓起来的肚皮,几颗眼泪水掉了下来。她站起身,来到猪圈地窗户边,看到郭蛮子被手铐铐住了,秦大江又把郭老三抱住,知道这一关过不去了。她“哇”地哭出声来,向门外走了出去。

    看到幺妹子站在门口,站在一旁的黄正兵和段洪秀连忙上前,黄正兵黑着脸道:“我是青林镇计生办的,么妹子,跟我们到计生办去。”幺妹子哭道:“可不可把孩子留下来,我们找钱来交。”

    黄正兵拒绝道:“我们搞计划生育又不是为了收钱。”段洪秀在一旁劝道:“幺妹子,没得关系,又不痛。”

    郭蛮子看到幺妹子从屋里出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娃儿妈,把老三拉到屋头去。”他又对老三哭吼道:“郭家勇,回屋头去。”

    等到局面控制了下来,晁胖子这才从院子外面走进来。他手臂上有一条红肿的扁担印子,对郭蛮子道:“郭队长,你也不要怪我。这都是政策,我们吃这碗饭,没有*法。以后等老三媳妇怀上娃儿的时候,计生办带她去检查,是男的就留下来,是女的提前打掉。”

    郭蛮子昂着头,道:“姓晁的,爬开,日死你妈。”晁胖子也没有生气,道:“希望你理解,这不是针对你们一家人,全镇都是这么搞的。”

    一行人带着幺妹子就朝山下走去,只准郭蛮子老婆跟在身边。

    到了上青林场镇,晁胖子道:“侯卫东,习昭勇,一起下山,山下还有事情。”

    晁胖子发话,侯卫东当然只有执行。

    习昭勇不太买账,道:“我家里有事,请个假。”晁胖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习公安,硬是请不动你。若是赵书记叫你,或者是江局长到了,恐怕你十分钟就下山了。”

    习昭勇皮笑肉不笑地道:“那是当然,若是沙州公安局长来了,我就从青林山上跳下去,一分钟到了派出所。”

    晁胖子心中恼怒,可是派出所只听赵永胜的话,连镇长秦飞跃的面子也时常敢扫。他作为分管政法的副镇长,更是对这些脸皮厚、嘴巴油、路子野、有小权的民警无可奈何。

    除了派出所习昭勇,一行人就往山下走。攻克了难关,完成了工作任务,计生办的黄正兵、李辉、段洪秀等人神情就轻松了下来,特别是李辉,毫无顾忌地讲起了荤段子。

    看着神情悲伤的幺妹子和郭蛮子老婆,侯卫东心中很是不忍。他明白计划生育是国家的基本政策,也明白全国人口呈爆炸式增长,放任大家敞开肚子生,国家必然无法承受这么多的人口,他暗道:“当初若早听马寅初先生的忠告,也就不会酿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可是作为当事人,他们想要儿子的愿望,合情理,合人性,让人深为同情。大家与小家,整体与个人,如此尖锐冲突,而矛盾的焦点集中在乡镇干部身上,侯卫东有了切身感受,暗道:“乡镇干部还真是不好当。”

    顺着山道,很快就下了山,侯卫东等人跟着晁胖子等人走进了青林镇政府。站在政府大院,晁胖子让段洪秀将幺妹子带到了计生办的办公室,然后对大家道:“今天辛苦了,中午到何家馆子吃饭。”

    青林镇大院子和上青林乡的院子截然不同。上青林院子冷冷清清,一天难得见到几人,而青林镇政府车来人往,人气十足。

    黄正兵和李辉带着幺妹子到了计生办,人们匆匆散去,各归各位。侯卫东一个人站在青林镇大院,没有人招呼,他在心里抱怨了一句:“晁胖子是什么意思,让我下山,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