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1部 第四章 修公路逼宫镇领导 初生牛犊不怕虎

    初生牛犊不怕虎(1)

    修路、修路、修路!

    从秦大江家里回来,侯卫东脑海中除了修路再也容不下其他事情。三年调回沙州的承诺,如五指山一样重重地压在他的心头。他经常觉得无法挣扎,修路之事如一道闪电,将他的内心照亮,让他看到了美好的希望。

    “修好一条路,自己就多了一项政绩,对以后发展肯定有好处。如果修路之事能登在《岭西日报》上,我就出名了。县领导看到以后说不定就会把我调进城,或者是提拔使用。高志远是沙州市人大主任,正厅级干部,如果他知道了我有上青林修路的事情,肯定会帮助我。” 高志远人如其名,20多岁就当上了上青林革委会主任,打倒四人帮以后,当了益杨县副县长。20世纪80年代末期,当上了沙州地委副书记,如今是沙州市人大主任。侯卫东凭着在学院学生会得来的工作经验,越想越激动,想象中出现了一条金光大道。

    要修路,首先要征求工作组组长高长江的意见。侯卫东兴冲冲地走到二楼,到了高长江门口,克制住内心的激动,轻轻敲响了高长江的纱窗门。

    高长江穿着短裤和大背心,站在门口,道:“侯大学,昨天喝得太多了,秦大江是个吞口。只有你和粟明才把他镇得住,嗬,嗬,你还是真是好酒量。”

    侯卫东道:“高乡长,我有一个想法。”

    听了侯卫东奇异的想法,高长江不停地摇着蒲扇,道:“修路是好事,也是上青林多年心愿,只是,上青林修路不是简单的事情。没有镇里领导,工作组想了多想,说了白说。”

    侯卫东急切地道:“毛主席说过,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我认为上青林七千人只要齐心协力,一定能将公路修好。”

    出于对年轻人的鼓励,高长江道:“真能把公路修好,你就是青林人民的功臣了。”

    “只要高乡长支持,我相信我们能将公路修成功。”

    “我一个退居二线的老头有什么能耐。以前上青林还没有撤乡的时候,曾经请县交通局的刘维工程师来勘测了地形,准备从独石村三社修一条上山路,全长约十六公里。这是贯穿三个村的最近路线,地势比较平缓,岩石也不多。”

    侯卫东没有想到上青林乡已经有过行动,又激动起来。

    “刘维搞了地勘,画了设计图,前后垫了二万元钱。结果上青林乡突然被撤掉了,这笔钱现在都还没有给刘维。每次见了他,我都觉得很不好意思。”高长江语重心长地道:“侯大学,修路之事,还得等你当了镇长再说,现在根本不可能。”

    侯卫东坚持道:“修路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事情,只要宣传工作到位。我们放手发动群众,修一条致富路,群众肯定会理解、支持。”

    刘阿姨也觉得这年轻人真是异想天开,道:“当时上青林乡政府花了不少钱,几次想动工,都是刚刚开头就停工,弄得社员们很有怨言。现在乡政府垮了,更没有机会修路了。”

    侯卫东不肯轻易放弃,道:“既然要修,肯定就要修到底。”

    两人又说了一阵,高长江见侯卫东态度很坚定,道:“我身体不好,并乡之时就已经退居二线了,镇里让我当工作组组长,实际上守着工作组这个烂摊子。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即使要修公路,也要由老弟来修,我最多帮你敲一敲边鼓。”

    侯卫东对眼前的处境很是不甘,心道:“与其在上青林不死不活地憋着,不知放手一搏。三年之内,我一定要调到沙州去。”他没有推辞,道:“有高乡长在背后掌舵,我就当过河卒子,拼命往前冲,不将公路修好,我决不后退。”

    初生牛犊不怕虎(2)

    修路曾是高志远、高长江那一代人的梦想。他们曾经努力过,知道其中的难度,他告诫道:“侯大学,这事做起来就不能回头,半途而废,你在上青林会立不住脚,会惹人笑话。”

    侯卫东拍着胸膛道:“高乡长放心,如果这件事坚持不下去,我就不在青林镇工作,卷起铺盖走人。”

    高长江在心里反复斗争,还是不想惹这件麻烦事,道:“这事难度太大,让我想想。”

    等到侯卫东离开,刘阿姨劝道:“你退休以后,我们搬到益杨城里去。修路不是简单的事,镇里没有组织,侯卫东就是一个学生,什么都不懂,只是心血来潮。到时修路就会成了你的事情,千万别逞强。”

    高长江不满地道:“侯卫东想修路,这是值得肯定的好事,我觉得这个小伙子有志气。”

    第二天一大早,侯卫东守在高长江门口,高长江还是不愿意表态。

    第三天,侯卫东把秦大江请了过来。三人坐在一起合计了半天,高长江还是那句话:“修路是大事,我身体不好,不能撑头,再说镇里也没有同意。”

    第四天早上,高长江刚开门,就见到站在门口的侯卫东。

    高长江不等侯卫东说话,道:“侯老弟,我算服了你了。如果三个村能够统一意见,我们两人就去找赵书记和秦镇长。我们是镇里干部,这种大事还得向镇里汇报,否则就是无组织无纪律。”

    高长江一直称呼侯卫东为“侯大学”,今天的称呼就变成了“侯老弟”。

    有了修公路这个念头,侯卫东就觉得上青林的日子好过了许多。心中有了梦想,再看无所事事的李勇、白春城等人,觉得他们真是虚度了光阴。

    高长江行动很快,他把尖山村驻村干部郑发明和望日村驻村干部段胖娃叫到了办公室,要求他们马上去发会议通知。段胖娃看着外面的火辣辣的太阳,不愿意到村里去:“天气这么热,开啥子*会。”

    高长江把眼睛一瞪,道:“叫你去就去,少啰唆。”

    段胖娃见高长江生气了,笑嘻嘻地道:“好、好,明天我一早就去。”

    郑发明是广播员业务员,天天都在跑外线,,一张脸又黑又皱。他接受了任务,没有多话,背着一个装满了工具的斜挎包,到村里去出通知。

    看着毒辣的太阳,侯卫东又涌出了一个想法,道:“既然程控电话已经到了场镇,应该延伸到村里去,交通、通讯是两条腿,只有两条腿一走走路,村里才能快速发展。”

    高长江心里挂着修路的事情,没有兴趣讨论电话,道:“你先别谈电话的事情,修路不是简单的事情。三个村的干部不是一条心,我们商量一下如何作动员。”

    上午十点钟,独石村、尖山村和望日村的几个头头陆续进了会议室。侯卫东不敢怠慢三个村的头头。到会议室,给三个村的书记村长不停地递烟。

    高长江摇着大蒲扇走了进来。

    “修路?”

    “修路!”

    当高长江宣传了今天会议的主题,会场安静异常,只听到电扇中呼呼地转动。

    尖山村村委会主任曾宪刚是石匠出身,格外健壮。上青林山上有优质石材,造就了一批优秀的石匠。只是不通公路,让他们守着石山发不了财,听说要修路,他火气上来了,道:“拖了好几年,开了无数的会,这条路早就该修了。”

    他看到会议室只有高长江和新来的大学生,不客气地道:“这么大的事情,镇里也不来一个领导,完全是屁话。”

    初生牛犊不怕虎(3)

    高长江也不生气,摇着蒲扇,笑道:“修路不是镇里的安排,是侯老弟提出来的。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就是征求大家意见。若是真想修路,大家议一议,形成一个初步方案,我和侯老弟再给赵书记和秦镇长汇报。”

    望日村在上青林尾巴处,在东线,距离前次勘察地点最远,他们就想从另一个方向修路,也就是从西线开始修。当高长江提出修路的建议之时,望日村支书贺合全、村委会主任孙虎都不说话,不停地吸烟。

    段胖娃坐在贺合全身边,他对修路的热情早就消耗殆尽,不满意地道:“高乡长不早些说,若是为了这件事情,我还真不跑这一趟。”

    侯卫东原本以为高长江说出修路的建议,村支书、主任们一定会群起响应,没有料到会是这样一种冷淡的场面。他激动地站了起来,道:“1992年*南巡讲话以后,改革进入了新高潮。外面世界发展一日千里,而青林山和二十年前一样,还在原地踏步,为什么这样?主要原因是没有通公路。”

    他提高了声音:“我讲一件具体的事,山上的住房多是石砖房,还有很多茅草房,而砖房很少,主要原因是山上没有通公路,大家还需要用马帮来搞运输。马帮驮砖的成本比汽车高得多,运费约等于砖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修公路的原因。”

    马帮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传说,但是由于上青林乡不通公路,运输就成了问题,在益杨大部分地方消失的马帮成了上青林乡的特色。而昂贵的马帮运费让每位村干部都有切肤之痛,大家就安静下来,听着侯卫东说话。

    若是修好了公路,最先得利的就是独石村。秦大江对于侯卫东修路一事是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态度,见他昂首挺胸讲道理,道:“侯大学,大道理就别说了,我们都懂,关键是要落实。”

    江上山加了一句,道:“侯大学,其他先不说,刘维的设计费怎么办?”

    侯卫东还没有回答,焉头焉脑的尖山村村支书唐桂元说了一句:“修路又不是高科技,搞什么设计,把路挖出来就行。设计费是冤枉钱,我们村不会出一分钱。”

    秦大江马上反对道:“上青林山上石头、煤炭都是重车,不搞科学设计,将来不知要弄翻好多车子。”

    唐桂元面无表情地道:“要出钱就由独石村来出,我再说一遍,这笔设计费尖山村不管。”

    “你凭什么不管,这是大家的路。”

    高长江见两人争了起来,道:“我同意大江的说法,上青林是修盘山公路,是以后的主公路,山上有石头、煤炭,这些都是重车,必须要科学设计。”

    曾宪刚道:“侯大学,既然修路,钱如何说法,说来让我们听听。”

    高长江知道侯卫东初来乡镇,这里面的道道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打起圆场,道:“大家慢慢讨论,中午请大家吃姚瘦子的豆花饭。”

    曾宪刚早就盼着修路,道:“吃饭是小事,路怎么修,总得说些道理,否则让我们怎么支持。”

    高长江只得道:“我打开天窗说亮话,如果大家都同意修路,我和侯老弟就以工作组的名义向镇政府汇报,请求政府拨点钱。若是政府没有钱,只能是上青林七千人来集资,就和以前搞水库一样,大家出力办大事。”他随即冷着脸,道:“如果大家都不想修路,就当我和侯老弟的话没有说。今天中午喝了酒,大家永远不要在我面前提修路的事情。”

    初生牛犊不怕虎(4)

    望日村支书贺合全道:“修路是好事,我支持,在座的人都支持。只是修路是政府的职责,政府不出钱,要政府干球。今年我们没有收齐的农业税、提留统筹都不交了,全部拿来修路。”

    侯卫东不知此事轻重,不知不觉点了头。

    高长江吓了一大跳,断然地否决这个提议,道:“这是两件事,桥归桥,路归路,不要扯到一起。”

    曾宪刚高声对大家道:“农业税还是要交,但是镇里的积累工和义务工我们不交了,全部拿来修路,这总没有错。”又道:“修路是为了上青林的发展,侯大学是外乡人,修路管他屁事,既然他愿意修路,我们百分之一百地支持他。”

    秦大江态度最积极,道:“我坚决支持修路,镇里不修,我们自己出钱出力也要把路修好。”他看到唐桂元、贺合全等人不太支持,骂骂咧咧地道:“你们几个肯定是想捡落地桃子,你们不出人出力,等路修好以后老子就竖个横杆,收你们几个狗日的过路费。”

    在吵吵闹闹中,各村总算是初步同意修路。中午在姚瘦子的小馆子吃豆花饭。侯卫东原本想下午就到镇里面汇报,谁知一不小心,被几个支书、主任灌了酒,醒来已是满天星星。

    第二天,侯卫东一早就守在高长江门口,见高长江起床,赔着笑脸道:“高乡长,昨天喝醉了。下午没有起来,我们今天下山汇报修路的事情。”

    高长江坐在门口摇着蒲扇,道:“9月5日镇里发工资了,我们9月5日下山,汇报了工作,又领了工资,免得跑两次。”他拍了拍腿,道:“年纪大了,爬坡恼火得很,年龄真是不饶人。”

    侯卫东心急火燎地道:“9月5日,那还要隔十几天。高乡长,这种事情拖不得,久拖必变,我们还是今天下山。”

    “侯老弟,好事不在忙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再说,镇里面在人代会上没有安排修路,多半他们不同意。”

    “修路是件大好事,既然村里都愿意修,镇里没有理由不同意,我们下山向领导汇报。”侯卫东对镇里事并不清楚,他认为修路是好事,镇里应该能同意,因此坚持着要马上下山。

    高长江无奈地道:“我先给赵书记打个电话,侯老弟还真能缠人。”

    高长江到楼下打电话之时,侯卫东问了一句以后让高长江嘲笑很久的话:“高乡长,镇里书记和镇长都是一把手,到底哪个的官要大一些?”高长江万万没有想到侯卫东会问出这等幼稚问题,挠着头,道:“政府是在党的领导之下,你说哪个大。”

    高长江到杨新春的邮政代办点给赵永胜书记打了一个电话,回来道:“赵书记在办公室,让我们下去。”

    一路下山,侯卫东无心看风景。到了镇政府门口,高长江特意交代道:“积累工和义务工的事情不要提,这是违反原则的话。”

    高长江来到了镇委书记赵永胜门口,也没有敲门,直接就推门进去。赵永胜房间开着空调,极为凉爽。侯卫东走得浑身冒汗,被冷气一吹,犹如掉入了清凉世界,从头顶舒服到脚底。

    “修路?”赵永胜听到高长江的想法,觉得很是惊奇,他看了一眼侯卫东,道:“老高,恐怕这不是你的想法?”

    赵永胜双手放在将军肚上,很有些威严。在他的压力面前,侯卫东自信心没有那么足,但是他想起在上青林村干部会上说的话,鼓足勇气道:“赵书记,上青林没有公路,发展受到了限制。所以我想在上青林修路,三个村都表示支持。”

    初生牛犊不怕虎(5)

    赵永胜吸着烟,心道:“这个小毛孩子不知天高地厚,若修路真是这么简单,上青林乡早就开始修了。”

    高长江见侯卫东说话不太对路,道:“几年前,上青林就有修路计划,设计图也请人做出来了,只是各种原因没有干成。今天秦大江他们几个都到工作组开了会,提出了要修路。”

    赵永胜弹了弹烟灰,一字一顿地道:“修路是好事,年轻人有想法也是好事。但是,这么大的事情,工作组应该先给党委政府汇报以后,党委政府同意以后,你们才能去开这个会。”他严肃地道:“你们工作组不按规矩办事,把村里聚集起来,这是在逼着镇党委表态,明白吗?”

    侯卫东听到“但是”两个字,心里已是一紧。再被赵永胜戴了一个违反工作原则问题,胸口开始发紧。

    高长江解释道:“如今益杨全县就只剩下上青林没有通车了,高志远老书记很重视这事。今天春节我遇到高书记,他还跟我提起这件事情,上青林秦大江、曾宪刚等人修路的积极性很高。”

    高长江所说的老书记叫做高志远,按辈分来说是高长江的长辈,年龄却相差不大。上青林就数他的官当得最大,上青林的人都尊称他一声老书记。

    赵永胜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脑筋转了几转,道:“修路是好事,村里有积极性,我原则上同意。只是修路需要钱,秦镇长是行政一把手,钱的事情由他说了算。你们去向秦镇长汇报,具体落实资金。”

    高长江知道青林镇财政的现状,听到赵永胜把球踢到了秦飞跃面前,心道:“赵永胜倒是会踢皮球。”

    侯卫东没有听出话外之意,很是高兴,暗道:“看来这事有戏,赵书记表态支持我们修路,也不知秦镇长能拨多少钱来修路。”

    进了秦飞跃办公室,屁股还没有坐稳,计生办黄正兵手里拿了一叠单据走了进来。

    秦飞跃刷刷地签字,突然,他停了下来,道:“怎么有出租车费?镇里早就有规定,出租车费一律不报,这张你拿回去。”

    黄正兵局促不安地道:“那天得到消息,双树村有一个大肚皮,我们怕她躲了,所以就从城里打了出租车赶回来。公共汽车太慢了,坐公共汽车回来要三个多小时。”

    秦飞跃手中的笔始终没有落下来,道:“规矩就是规矩,不能乱,出租车费你自己想办法解决了。”

    黄正兵尴尬地把票据取了过来,道:“计生办没有车,确实不方便。秦镇长,去年你答应给计生办买一辆车,县里计生委姜主任表了态,如果镇计生办要买车,计生委补助两万。”

    微型面包车不过几万块钱,姜主任补助两万,镇里也出不了多少钱。秦飞跃有些心动,道:“你抽个时间约姜主任吃饭,只要他答应补助三万,今年镇里就给计生办买一辆车。”

    黄正兵刚走,教办张主任又进来要钱。好说歹说,秦飞跃答应先给五万,支付一部分教师工资,张主任千恩万谢地出了门。

    侯卫东看到如此财政状况,心慢慢凉了,心道:“以前都说乡镇干部很肥,怎么财政压力这么大?。”

    等到高长江说明来意,秦飞跃便把手中笔放下,用手在空中比了一个小圆圈,道:“老乡长,修路是好事,可是镇财政只有这么大一点,让我怎么办。”

    高长江知道秦飞跃所说是实情,叹息数声。

    侯卫东见高长江光是叹气,道:“上青林山上资源丰富,公路修通以后,可以开煤厂、石场。这些都是纳税大户,税源充足了,镇里面的日子就好过了。”

    秦飞跃没有理睬侯卫东,对高长江道:“这么大一个事情,镇党委没有研究,我不敢表态。不过从我个人角度看,我是赞成修路的,等到党委同意修路了,我们再来谈钱的问题。不过我话说在前面,镇里资金很紧张,不可能拿出巨额资金来修路。”

    回上青林的路上,高长江对修路已是灰心丧气。侯卫东爬上了山顶,面对着广阔的天空,大吼数声。

    “侯老弟,你吼什么?”

    侯卫东道:“虽然没有钱,但是两位领导都同意修路,这就意味着我们马上就可以着手了。”

    高长江瞪着眼,对侯卫东的思路实在无语,半天说不出话。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