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1部 第四章 修公路逼宫镇领导 地头蛇的威力

    秦大江到场镇找到了高长江和侯卫东:“我遇到青林林场的杨场长,给他说了修公路的事情。老杨说是新来了一个场长郭光辉,要他同意才行。他原来在森林派出所工作,听说是个犟拐拐,何红国砍了两根棒子树,非要罚他二百元钱。”

    侯卫东有些纳闷,问道:“我们修路,和他们青林林场有什么具体关系?”

    高长江对此事的前因后果知道得很清楚,道:“青林山上除了三个村以外,还有一个国有林场——青林林场。上山公路有一公里多要经过这片国有林,以前的欧阳场长曾经答应只要修路就可以随便占地,由他去跑手续。今天听杨场长的说法,新来的郭光辉不一定同意这个方案。”

    秦大江道:“我们到林场场部去一趟再说。”

    高长江原本不想去,被秦大江硬拉着下了楼。三人翻了几个山梁,就看到了青林林场。林场场部位于半山腰上的一块平地上,四周全部栽满了树,还有一片花卉园,火红耀眼。

    高长江、秦大江是老青林,和青林林场的人大多数都熟悉,一路打着招呼,来到了场长办公室。副场长杨秉章将三人带进了场长办公室,场长郭光辉道:“欢迎高乡长到林场指导工作,我正在同杨场长商量,准备这几天上山来拜访。”

    寒暄一阵,郭光辉听说要占林场的地,脸色便严肃起来,道:“公路林场段大约有好长?”

    “不超过一千米。”

    郭光辉面有难色地道:“青林林场被划入了长江林保护地区。现在有了新规定,凡是占地一亩以上就必须要报县林业局。上山公路加上水沟和路肩,至少有十米宽,六十米就接近一亩,六百米就接近十亩,一千二百米就是二十亩,占地这么多,局里没有权利批准。”

    秦大江见郭光辉打起了官腔,道:“青林林场和青林乡各村向来是友好单位,每年都要聚好几场,欧阳场长曾经答应过,只要我们修路,他无偿支援。再说,以后路修好了,林场运木料也就方便多了。”

    由于青林林场没有路,青林林场间伐之时,总是将木料从山坡滑下去。由于距离过长,很是费力,若是通了公路,则运送木料则要快捷许多,这也是老欧阳场长愿意无偿提供木林地的原因。

    郭光辉刚从林业局森林派出所调到青林林场,情况还不熟,办事很谨慎,道:“今年是长江林封山工程的第一年,手续控制得很严。如果滥砍滥伐,肯定是严重违纪行为。当然上青林修路是好事,我抽时间专门向局里做一次汇报。”

    秦大江听到郭光辉左推右挡,不快地道:“上青林三个村都对林场很是支持,去年发了春火,如果没有周围老百姓配合,林场早就被烧光了。独石村的一个社员还因为救火受了伤,如果社员知道了林场不让修公路,以后有些事情恐怕不好办。”

    这番话就有了三分威胁。郭光辉以前是森林公安,向来只有他去威胁别人,很少有人威胁过他,便硬硬地顶回去,道:“我们是国有林场,上面有规章制度,总不能乱来。”

    秦大江瞪着眼睛道:“规章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林场场部的那条小公路,占了我们村不少田土。如果这一次不让我们的公路通过,我们就把公路恢复成田土。”他所指的那条路,是下青林公路通往林场场部及货场的一条小公路。由于要占用独石村土地,欧阳场长多次协调。村里才同意此事。

    郭光辉初来,不了解这一段历史情况。他见到杨秉章点头,话就委婉,道:“请各位放心,我尽快给局里汇报。”

    高长江见郭光辉与秦大江话不投机,打起圆场,道:“郭场长,林场和青林镇是兄弟单位。林业局曾局长每年都要到山上来一趟,我们很熟悉。如果要汇报修公路占地的事情,我们可以一起去。”

    郭光辉缓和了口气,道:“我初到林场,以后肯定要经常麻烦高乡长。中午就在场里吃饭。”他抱了抱拳头,道:“我老婆患胆结石住院正在住院,今天下午开刀,我得赶回去,让杨场长陪你们,实在抱歉。”

    秦大江听到郭光辉要走,心里“哼”了一声,坐在竹沙发上喝水,不说话。

    侯卫东资历浅,又是第一次和林场打交道,他没有多嘴,就在一旁观察着形势变化。

    高长江不知郭光辉是真有事还是找借口,心里隐隐不快,道:“郭场长,今天中午我们有事情,不在林场吃饭了。郭场长修路是大事,麻烦你抓紧一些。”

    郭光辉握着高长江的手,道:“我家里确实有事情,高长江第一次到林场来,无论如何也要吃了饭再走。”他对杨秉章道:“老杨,昨天打了一只野兔,还有一腿风干的野猪肉,弄出来请高乡长喝酒。”

    郭光辉走后,杨秉章拉着高长江,急得青筋直冒,道:“郭场长老婆确实要动手术,高乡长,你若走了,就真的不给面子了。”杨秉章是青林林场的老职工,大家关系挺好。看在了杨秉章的面子上,高长江点头留了下来。

    林场伙食团很有特色,不仅有野兔和风干野猪肉,还上了一盆蛇肉汤,是林场职工上班时逮住的。喝的酒也和野物有关,是一大罐蛇蝎酒,墨红色,入口有一股药味。

    这一顿酒,吃到了中午两点。外面日头正毒,杨场长就找了一件屋顶很高的清凉屋子,大家坐在一起搓麻将。下午4点钟,高长江等人要走,杨秉章挽留道:“吃了晚饭再走。”

    “山路不好走,喝了酒要摔跟头。”秦大江亲热地拍着杨秉章的肩膀,道:“老兄,修路的事情你给郭场长好好说说,这是欧阳场长答应的事情。我们两家人,不要因为这些小事情伤了和气。”

    秦大江长得五大三粗,说话直来直去,一会儿称兄道弟,一会儿又赤裸裸地威胁。而高长江则和稀泥,两人一唱一和配合得极好,在气势上把林场诸人完全压住了。经过青林林场之事,侯卫东对村支书秦大江高看了一眼,心道:“以前听说农村干部除了喝酒什么都不会做,这是偏见,以后要好好学习他们在实际工作中的招数。”

    这一次接触没有什么实际效果。

    过了两天,侯卫东和秦大江一起再次来到了林场场部。副场长杨秉章道:“郭场长老婆动了手术,他请假了,我暂时在这里顶着,不好表态。”人吃五谷杂粮生百病,既然郭光辉老婆真是动手术,侯卫东和秦大江就悻悻地回到了山上。

    这一拖就过了十来天,粟明了解此事以后,亲自出马到了林场。

    此时郭光辉已经回来了,他到林业局汇报了此事,分管副局长态度挺硬,他态度就发生一些变化,道:“长江天然林保护是国家大政策,占地二十亩是件大事。只有我们曾局长才能拍板,能不能再等几天。”他为难地道:“涉及二十多亩国有土地,我们没有权利处置,即便要处置,也得算账。”

    秦大江听了这个说法,骂道:“狗X的郭光辉,真不是个东西。去年林场要修进场部和货场的公路,我们无偿支持至少有十多亩田土。他们林场占地这么宽,修一条公路又好大个事,而且他们林场也需要这条公路,惹毛了老子,把进场公路恢复成田土。”

    眼看着就到了9月下旬,秦大江和侯卫东两人又到了林场一次。郭光辉还是没有明确答复,秦大江终于发火了,他嗓门如雷,道:“我要把小公路断了,让林场的车不能进场部,郭光辉自然晓得厉害。”

    江上山主任是忠厚人,想到独石村和林场关系向来不错,道:“断路还是不太好,是不是还是请镇里出面。”

    “请啥,再拖,这条路不知猴年马月修得成,我们把事情闹大,自然有人出面解决问题。”秦大江对侯卫东道:“侯疯子,你是修路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敢不敢去挖路。”

    侯卫东从法律专业角度分析道:“当年林场修路,村里是无偿支持,但是村里没有和林场签协议。小公路所占用的土地都是村里的,从法律上来说,我们是挖自己的田土,和林场没有任何关系。不论到哪里打官司,都不会输,更关键是,法不责众,只要是村民来闹,谁又能把他们怎么样。”

    李勇是独石村的驻村干部,但是自从侯卫东被派驻到了独石村,他当起了甩手掌柜,大事小事都让侯卫东去跑,已很久没有到村里面来了。村主任江上山对于挖路的决定多少有些担心,派人把李勇喊到了村里。

    李勇听说挖路一事,摸了摸络腮胡须,不在乎地道:“挖就挖,怕个锤子。”又道:“这种事情镇里不太好出面,让社员自己去挖。”

    秦大江瞪着牛眼道:“你是驻村干部,村里的事得参加,老是欺负侯大学。你这人就是又奸又滑,没有侯卫东耿直。”

    李勇也不恼,笑嘻嘻地:“老表从沙州过来,我们十几年没有见到他了,实在是走不开。”

    最后,侯卫东、秦大江和社长朱老八带人去挖路。

    朱老八带着人来到靠近林场的一个大山弯,指着那条小公路道:“那条小路原本是何家的田土,以前是块大田,因为修公路而被隔成两块,我们就从这里挖开。”

    秦大江道:“何家几兄弟都是无理闹三分的角色,让他们挖。”

    过了一会儿,朱老八把何家人喊了过来,曾经被挑过谷子的何红富也在其中。何红富被强行挑了谷子,看到几个村干部,仍然横眉冷眼。但是当他听说是要修路,脸上表情就丰富起来,道:“林场凭什么不准我们修路,他们占了我二哥的田土,今天我不仅要把公路挖了,还要让林场赔损失。”

    侯卫东心道:“何红富倒聪明,一点就透。”他鼓劲道:“这是分给何家的田土,林场没有征用土地,也没有使用协议,更没有补偿。无论走到哪里,他们都要输官司。”

    何红富点头道:“对头,就是这个理,我们去找锄头,马上就挖。”

    除了侯卫东,在场的人都用惯了锄头和钢钎。只见锄头飞舞,钢钎乱钻,一个小时的时间,泥结石公路路面就被挖开了一条一米多宽的大沟。

    一辆林场的大车从林场场部开了下来,看到大沟,司机吼了一句,“你们干啥子。”

    秦大江、侯卫东等人提着锄头钢钎,笑眯眯地看着司机。司机骂了几句,见对方根本不搭理自己,便道:“等着,我去找场里面。”

    侯卫东心道:“李勇说得有道理,镇里面干部,挖路终究不妥当。”对何红富道:“路断了,这件事情镇里和村里就不出面了,你们几哥俩守在这里,跟他们评理。”

    何红富对修路是百分之一百地支持,道:“我晓得怎么办。”

    侯卫东、秦大江一行人从小道上了山。他们坐在半山腰,可以清楚地看到从林场冲出了几个人,他们站在挖出的大沟旁,和何红富等人理论起来。从远处,可以看到何红富比手画脚和林场的人争辩。

    秦大江笑得很开心,道:“何红富歪道理最多,林场的人肯定把他没有办法。”侯卫东担心道:“林场人多,如果硬来,怎么办?”秦大江道:“独石村有近三千号人,林场才几十号人,要打架,早就把他们打扁了。”

    在山林上坐了一会儿,就见到林场的人就退了回去。侯卫东暗道:“地头蛇真痛快。”

    中午,几个人就要秦大江屋里,煮了一块老腊肉,痛快地喝了几杯。

    高长江得知林场公路被挖断以后了,愣了好一会儿,才对侯卫东道:“侯老弟,你太鲁莽了,林场和我们关系不错,怎么说挖就挖了。”侯卫东道:“高乡长,林场占了何家的田土,是何家挖的路,和工作组没有任何关系,到时我和秦大江不会承认的。”

    在青林林场,郭光辉接到了公路被挖断的消息,顿时火冒三丈。他把杨秉章叫了过来,道:“你说高乡长很耿直,耿直个锤子,他们居然敢挖路。”他拨通了森林派出所的电话,道:“我是郭光辉,你们派几个人过来,有几个土农民把林场公路挖了。木料全部运不出去,这是破坏生产。”

    等到郭光辉打完电话,杨秉章道:“郭场长,公安来了也解决不了问题,被挖断的小公路是占用村民的田土。何红富说得也有道理,田土是分给何家的,他挖自己的田土,犯不了王法。”

    “以前为什么不征用这些土地?引来这么多后患。”

    “欧阳场长和秦大江关系好,修公路的地是村里面免费让林场使用。欧阳场长不花一分钱,办成了这件事情,局里表扬过好几次。”

    郭光辉听完,半晌不说话,一点脾气也发不出来。这是他来林场主持工作的第一件大事,如果处理不好,威信就要受到影响。他脑子飞速转了起来,还是觉得绕不过青林政府,道:“我们去找粟镇长,请他出面解决。”

    郭光辉找到了镇上,粟明装作火冒三丈,骂道:“何家几兄弟真是狗胆包天,竟敢挖公路。这一次要好好收拾他们,郭场长,你放心,我会处理此事。”

    挖断公路以后,林场和村民一直在对峙。

    第二天上午,侯卫东、秦大江来到了镇政府。

    粟明看着坐在桌子对面的侯卫东,心道:“这小子倒有些魄力,敢作敢为。”可是嘴上却没有放过侯卫东,严厉地道:“侯卫东,你竟然去挖林场的公路,胆子还真不小,这样做想过后果没有?”

    侯卫东很无辜地道:“这不是工作组的行为,小公路所占的地是何家兄弟的。林场没有任何手续,他们是争取自己的权利”

    正说着,院外吉普车响了赶来,郭光辉和杨秉章就走了进来。粟明也故意装傻,道:“老郭,刚才我问了秦书记和工作组,他们不知道何家兄弟挖路的事情。”

    郭光辉向林业局汇报村民闹事之事,林业局感到了事情的棘手,紧急开了党组会,又听了欧阳老场长的意见,分管局长被一把手曾局长批评了一顿。

    林业局一把手明确表态以后,郭光辉态度自然也就变化了。他道:“目前长江天然林保护工程启动了,不能随便占林地。我确实为难,昨天我请示了领导,今天来商量折中办法。”

    经协商,镇里与林场达成协议:林场充许上青林公路穿过林场土地,而小公路要扩宽三米,所有权仍然归村集体,林场无偿使用。

    得知了这个协议,侯卫东心头终于松了一口气。很快,林场公路毛坯就挖了出来,当公路进入独石村地界,又遇到了另一件恼人事。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