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1部 第五章 马县长表扬人不点名 小佳上山

    走到小院,杨新春站在邮政代办点门口,道:“侯大学,张小佳打电话过来,说是星期六下午她要到山上来。”由于侯卫东接过了她手中的扫把,让她有更多的时间去经营小店和打理邮政代办点,她对侯卫东很有善意。

    侯卫东没有掩饰他的喜悦,闻言一跳八丈高。

    星期六恰好是赶场天,侯卫东买了菜,东转转西转转,好不容易才磨到吃午饭时间。吃了午饭,一溜烟地下了山,然后在青林镇场口等待。每来一辆客车,他都紧盯着车厢,结果一次又一次地失望。等待是幸福的煎熬,下午六点,望眼欲穿的侯卫东又见到了一辆客车。客车很挤,除了在县城上车的人有座位,其他人都站着。他跳上客车,站在车门,一眼就见到身穿红衣的小佳,他如推土机一般用力挤了进去,惹来了一片抱怨声。

    小佳看着脸色黑红且只知道傻笑的侯卫东,眼睛有些湿润了,与侯卫东手拉着手下了车,

    “怎么晒这么黑?”

    “怎么这么晚?”

    两人基本上异口同声,问完以后,同时笑了起来。小佳挽住了侯卫东的胳膊,道:“原本计划上午出发,结果单位临时开会。散会以后我就去坐车,午饭都没有来得及吃。”

    听说小佳还饿着肚子,侯卫东心痛万分,马上牵着小佳到了青林场饭馆。青林场饭馆只在中午营业,晚上全部关门闭户。被侯卫东敲开以后,餐馆老板从冰箱里拿肉解冰。侯卫东和小佳相对而坐,只顾互相看着,并不在意餐馆做菜的速度。

    吃完饭,已过七点,侯卫东和小佳来到了山脚。夜幕下的群山很是深沉,阵阵风来,树林发出的声音就如大海的波涛声。

    小佳没有见到过这等景色,既惊奇又有些害怕。侯卫东紧握着小佳的手,自豪地道:“强盗都被我们抓干净了,不用怕,我们只管欣赏大自然的美景。”

    到了青林山顶,天已黑尽,站在山顶回望山下,只觉得森林如海,深不可测,不知隐藏着多少强盗、野兽或是鬼怪。小佳从未见过如此景色,畏缩地拉着侯卫东,道:“还有多远,我们赶紧走。”

    在此起彼伏的狗叫声中,侯卫东牵着小佳,一脚深一脚浅地来到了小院子。看到这一幢小楼以后,小佳这才感到了文明的痕迹,她松了一口气,道:“幸好还有楼,否则我真以为时光倒流了。”

    杨新春刚从邮政代办点走了出来,见到侯卫东和一个年轻女子站在昏暗的路灯下,道:“侯卫东,这是你的女朋友,怎么才回来?”

    侯卫东骄傲地道:“杨大姐,这是我的女朋友张小佳。”

    杨新春走到近处,看了张小佳的穿着打扮,夸道:“好漂亮的沙州妹子。”她热情地道:“你们吃饭没有,我煮了一大锅稀饭,你来端一盆。”

    侯卫东没有客气,道:“谢谢了,我等一会儿就来端稀饭。”

    上了二楼,见高长江家里关了门,侯卫东就把小佳直接带回了家。进了门,他关紧房门,打开前屋的灯,然后抱着小佳进了黑暗的后屋。

    结束了爱之旅,他们仍然紧紧地搂在一起。两地分居的生活,让他们格外珍惜短暂的相聚时光。

    躺了一会儿,侯卫东道:“今天晚上你住这里,我去睡招待所,这个地方封建,有人专门饶舌,我必须要注意影响。”小佳没有想到侯卫东还要去住招待所,很是失望,不过考虑到特殊的环境,还是点头同意了。

    穿过了后院的假山和花园,侯卫东在池铭隔壁找到了田秀影。田秀影声音很大,笑得很是暧昧:“现在是什么时代,女朋友来了还住招待所,想得出来。”

    侯卫东解释道:“我们还没有结婚。”

    池铭听到动静走了过来,她与田秀影是面和心不和,道:“刚才杨新春说侯大学的女朋友来了,明天早上我做包子,给你们两人留几个。”田秀影并不急于拿招待所钥匙,说着些调侃的话。看到侯卫东狼狈的样子,心里有了强烈的满足感。

    拿到招待所钥匙,侯卫东这才知道招待所就在四楼,心道:“住招待所真是脱了裤子放屁,不过有小人在旁窥视,没有办法。”

    他到杨新春家里端了一盆绿豆稀饭,两人就着咸菜喝稀饭。只觉稀饭的味道好极了,喝完绿豆稀饭,侯卫东来到四楼,他打开招待所的电灯,又点上蚊香。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儿,然后回到二楼。他用电饭煲烧了一锅开水,让小佳在走廊左侧的洗澡房里洗了热水澡。等小佳洗完,他提了两桶冷水进去,“哗、哗”地冲了一个痛快。

    两人清清爽爽地站在走廊上,吹山风,品青林茶,在不知名的小虫伴奏下,欣赏着上青林干净而纯粹的夜色。

    “今天上午,我在沙州遇到了蒋大力,把你的电话留给了他。”小佳头发还是湿的,空气中有着洗发水若隐若无的香味,以及小佳特有的气息。

    在沙州学院,侯卫东最好的朋友就是蒋大力。毕业之后,蒋大力便南下深圳,一直没有消息,听到这消息,他高兴地道:“哇,这小子在干什么,这么久了,一直联系不上他。”

    “他给了一个传呼机号码,让你给他打电话。”

    传呼机虽然不断在降价,可也要两千多元一个。在县政府工作的刘坤就有一个,如今听到蒋大力也配上了传呼机。侯卫东连传呼机怎么用也不知道,心里就有了失败感,他暗下决心,“自古华山一条路,我在上青林,一定要努力拼搏,早日配上传呼机,早日调回沙州。”

    凉风顺着山沟吹了上来,远处的森林发出阵阵涛声,就如一曲雄壮的交响乐,极富表现力。当人处于黑暗的森林之中,风声会让人不寒而栗,但是远离了森林,处于安全环境之下,森林、山风、兽吼皆让人心神俱醉。

    小佳把头靠在了侯卫东的肩头上,道:“我想调到青林镇工作,我觉得只要两个人能在一起,在哪里都一样的。”

    侯卫东心里感动,道:“你这傻女人,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调到青林这种穷乡僻壤做什么,不仅你父母不会同意,我也通不过。”他紧紧握着小佳的手,道:“给我三年时间,我一定能调回沙州,你要相信我。”

    如何能调回沙州,侯卫东一点底都没有,但是他在小佳面前表现出强烈的信心。聊了一会儿,莫名的情愫又在身上荡漾,他拉了拉小佳的手,道:“进屋吧,外面蚊子多。”

    小佳闻弦歌而知雅意,她故意道:“屋里热,外面凉快,就在外面多站一会儿。”话虽如此,她还是主动朝屋内走去。

    到了凌晨1点,侯卫东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二楼小屋。上了四楼招待所,招待所很久没有人住,灯光昏暗,散发着浓重的霉味,他站在窗前,俯瞰伙食团旁边的住宿,道:“若不是田秀影,我何必从天堂搬到地狱。”

    一大早,侯卫东来到了伙食团,田秀影用意味深长的眼光打量着他,道:“侯大学,昨晚睡得好吗?我看到你12点才关灯,怎么起得这么早。”

    侯卫东在心里骂道:“这个长舌妇,吃多了没有事干。”嘴里却是一本正经:“招待所蚊子太多,下一次建议打点药水。”

    田秀影撇了撇嘴,道:“现在大学生都是住在一起的,没有人像侯大学这么傻。”

    侯卫东在伙食团借了盆子,端起热气腾腾的稀饭和包子。脚上如安了风火轮一样,蹬蹬地格外有力,几步就窜上了二楼。

    小佳对着化妆用的小圆镜梳头,见侯卫东进门,便嗔怪道:“怎么屋里镜子也没有一个。”女人梳头,男人刮胡子,这是区分性别的典型动作。侯卫东见到了梳头的小佳,禁不住又蠢蠢欲动,将小佳抱到了怀里。

    “别动,让我梳头。”

    “等一会儿梳头,反正会再乱的。”

    又是一屋春色。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