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1部 第七章 账上趴着十二万 全额垫资

    早上起床,侯卫东给小佳打了传呼。过了一会儿,小佳才回电话。

    “周末我要到沙州来,你在不在?”

    小佳的回应并不是太积极,道:“这个周末,建委柳主任要请步市长吃饭,我是办公室工作人员,要去服务,实在是走不开。”

    虽然侯卫东热脸贴上了冷屁股,他却不生气,道:“小佳,我在上青林开了一个石场。”

    电话另一头,正好建委柳副主任走进了办公室。小佳并没有听到侯卫东在说什么,连忙把话筒放在桌上,给柳副主任打了一个招呼。

    建委柳副主任背着手,道:“小佳,晚上要请步市长吃饭。明天建委请步市长去视察建委几个新工地,你要主动点,多敬步市长两杯,他很器重你。”

    柳副主任是一个大秃顶,显得很有些智慧。他知道一把钥匙开一把锁的道理,从小道消息得知,步市长毕业于复旦大学的宝贝儿子步高看上了小佳,一心想和她谈恋爱。所以,每次请步海云吃饭他一定要带上张小佳。

    等到柳副主任离开了办公室,小佳将话筒放在耳边,幸好,话筒没有断,小佳连忙道歉。侯卫东已经听到了另一边的对话,知道小佳确实有事情,自嘲道:“我现在是青林镇在编的编外人员,随便到哪里也没有人管,所以天天都有空闲时间。”

    小佳听侯卫东说得很无奈,道:“你别跟领导顶牛,没有什么好处,刚才我听说你开了石场,我不赞同,你走仕途才是正道。”

    “小佳,我给你说实话,我得罪了青林镇书记赵永胜,仕途恐怕艰难了。不过墙内损失墙外补,我不当官,我发财。”

    小佳在沙州建委办公室,平时接触的都是腰缠万贯的开发商,对于开石场这种小生意,她还真没有看到眼里,道:“老公,你不要放弃,今晚建委请步市长吃饭,我去给他说,争取早些把你调到沙州来。”

    放下电话,侯卫东心中很不是滋味。单纯的小佳都可以和堂堂沙州市副市长说上话,而自己还在偏僻的上青林苦苦地挣扎,这让他心里颇不平衡。他站在益杨的大街上,一时没有了去路,这才想起,开石场赚了十几万的消息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小佳。

    再打电话过去,小佳已经离开了办公室。

    回了宾馆,曾宪刚的房门还关着,侯卫东敲了好几声,里面才有了声音。

    开了门,曾宪刚伸出了头,头发乱成一片,睡眼蒙眬的样子。侯卫东猛然间想起了晚上的电话,就笑道:“曾主任,昨晚肯定又欢喜了一盘,你可要注意身体。”

    曾宪刚倒了一杯水,大大地喝了一口,人似乎才清醒了过来。他道:“昨天晚上,有一个妹子找了上来,嘿嘿,城里妹子硬是不一样,大方、热情,皮肤滑得像绸子。”他看了看表,建议道:“疯子,今天也没有事,干脆我们两人到沙州去,好好耍一回。”

    侯卫东看着性致盎然的曾宪刚,调侃地道:“曾主任不愧为石匠出身,具有超强的作战能力,能不能悠着点?享受生话要细嚼慢咽。”

    曾宪刚跟着笑了起来,道:“真他*的过瘾,怪不得大家都想当有钱人。”

    侯卫东原本想回沙州,只是小佳有事,去了没有多大意思。回吴海县来回又要七个小时,跑来跑去累得慌,他就道:“我们还是回上青林,沙益路很快就要开工了,把芬刚石场的工人召集起来,吃顿饭。从后天起就开工备料,不做准备,到时会措手不及。”

    曾宪刚这才开始想正事,他双脚盘在床上,道:“芬刚石场的产量是固定的,沙益路大量要石头的时候,一家石场肯定不够,我自家的小石场也要开始动工了。”

    侯卫东道:“我在狗背弯也要开了一个石场,你后山的石场也要抓紧开出来。沙益路石料用量极大,我们要开足马力,才能将货供足。”

    曾宪刚放下心来,道:“我回去就开始准备。”侯卫东提醒道:“你的小石场还是要办相关手续,手续齐全,和大公司打交道就方便些。”曾宪刚也没有说话,两人也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开始讨论起芬刚石场要投入多少钱,备多少料。

    侯卫东回到上青林,立刻开始全力启动狗背弯石场。他是按照现代石场的标准来建这个石场,十几万投进去,也没有多少响动。

    时间过得极快,转眼间就到了10月,在这几个月里,也发生了一些事情:

    一是段英顺利地调到了益杨报社,成了一名报社记者。她为了给青林镇发报道,深入到上青林,却没有见到侯卫东。邮政的杨新春给侯卫东新买的传呼机留了言,侯卫东没有回应。

    二是在党校认识的任林渡,顺利地出任了李山镇团委书记。

    三是侯卫东被放逐到了上青林,将仕途越看越淡。这期间,小佳在建委办公室的岗位上很出色,8月中旬,曾经跟随着建委柳副主任到过益杨县,县委祝焱书记、马有财县长亲自参加了接待。宾主欢笑一堂,由于时间匆忙,小佳只是在侯卫东的中文传呼机上留了言,两人并未见面。

    一切顺利的小佳此时也有了烦恼,步海云副市长的公子步高向她发起了强烈的攻势,而且愈来愈猛,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之势。

    步高毕业于复旦大学,刚满三十岁。他在岭西省一家甲级资质的建筑公司工作了数年,然后自立门户,当上了一家小建筑公司的老总。他的触角伸进了沙州建筑市场,扩张得极快。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见到了当时才到建委办公室工作的张小佳,顿时眼前一亮,便展开了不懈的追求。小佳很果断地拒绝了步高的追求,明确表示自己有男朋友,但是步高不依不饶,依然狂追不舍。

    第四是青林镇镇委书记赵永胜的儿子赵小军,通过高志远的关系还是分到了建委。他初来之时,被张小佳找机会修理了两次,这使得赵小军郁闷之后又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他得知了张小佳的男朋友在青林镇政府,心里也就明白了几分,将其父亲一顿埋怨。

    赵小军是赵家唯一的大学生,是赵永胜夫人的心头肉。她听说儿子因为侯卫东在沙州建委受了委屈,也将赵永胜一阵数落。

    这半年来,赵永胜仍然和秦飞跃斗得不亦乐乎,两人各显神通,互不服输。侯卫东只是青林镇的小人物,那天会议以后,侯卫东再也没有出现在赵永胜眼前,他已对这位年轻大学生很淡漠了。被老婆儿子埋怨以后,他又将侯卫东纳入到自己的视线范围,并在一个合适的时候,宣布恢复侯卫东工作组副组长的职务。

    此时,沙益路建设刚刚进入高潮。由于上青林的石头质量最好,开采成本最低,碎石每一方比益杨罗盘石场要便宜一块钱,且质量优于罗盘碎石。因此,沙益路的碎石主要来自青林山。施工正常以后,每天对片石和碎石的需求量极大,芬刚石场、狗背弯石场、曾家石场、秦家石场、田大刀所开的小石场,以及习昭勇和另外几家开的石场,均开足了马力进行生产,才勉强保证了石料供应。

    五大石场之中最大的石场便是侯卫东独立办的狗背弯石场。狗背弯石场采用了梯田式的开采模式,这是侯卫东参观了沙州市一个大石场得出的经验。而其他小石场,均是采取直上直下式,作业面又高又陡,看下去很是吓人。

    侯卫东的心思全部放在石场上,工作组副组长的职位对他丝毫没有吸引力。不过赵永胜是青林镇党委书记,是青林镇最大的地头蛇。地头蛇发出了和解信号,为了石场生意顺利,他选择了虚与委蛇,找了个机会给赵永胜表态道:“赵书记,感谢组织对我的信任,我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一定在上青林好好工作,多为老百姓办实事。”

    最令侯卫东焦心的是石场的事情,每天前来上青林拉石头的车穿梭不停。按理说上青林石场的大小老板们都应该高兴,但是沙益路采取了由石场老板全额垫资的方式,经过了一轮建设高潮,侯卫东手里掌握的十六万全部投了进去。手里没有钱了,而工程款还没有任何眉目。

    1994年10月19日,几个石场老板就聚在了上青林老院子里,商量着如何解决此事。侯卫东是开石场的元老,狗背弯石场又是最大的石场,他自然而然就成为了老板们的核心。

    “疯子,有什么办法?交通局再不付钱,石场就要停产了。”田大刀东拼西凑,弄了三万多元,办了一个小石场,搭上了沙益路建设的顺风船,满以为很快就发财了,谁知几个月下来,借的钱全部用光,还欠了电费、水费、青亩费、土地占用费和工资钱等各种费用约四万多。在石场上班的村民扬言,再不发工资就不干了。

    曾宪刚在数月前还有十几万家产,他自家后山的新石场规模比芬刚石场略小,排在了上青林所有石场的第三位。他原本只想投入一部分钱,可是机会来了以后,为了多赚钱,曾家石场开足了所有马力,运出的石料比芬刚石场还要多。因此他投资也就相对较大,如今除了账面上的利润,家里已是一贫如洗。他已有一个月没有品尝到猪肉味道,幸好家里池塘还养着几百斤鱼,否则硬是一月不知肉味。他有了前一次要款的经历,心里就踏实了许多,只是坐在一边抽烟,看着其他几个人叫苦不迭。

    秦大江借了侯卫东一万,又贷款两万,这三万元很快就如泥牛入海,不见了踪影。他又借遍了亲朋好友,才弄了两万元,随着工程进展,很快也不见了踪影。他拍着桌子道:“交通局硬是霸道,哪里这样办事的,我们联合起来,停了他们的石料,让他们来求我。”

    田大刀道:“把老子惹毛了,把交通局办公室炸了。”

    习昭勇听了田大刀的话,气不打一处来,道:“田大刀胡说八道,把交通局炸了,我们找谁要钱?”

    侯卫东年龄最小,反而是最为沉稳,道:“少说两句,这个时候别说气话。和交通局关系搞僵了,以后生意还想不想做,大家还是说点实在的主意。”

    秦大江满脸苦相,道:“这样拖下去,我们实在承受不起。疯子,我们几人找交通局曾昭强局长,跟他讲明实际情况,多少要点钱。”

    大家都同意秦大江的提议,侯卫东怕这几人心急乱说话,道:“找曾局长可以,但是一定要有礼有节,不能把曾局长得罪了。田大刀要么不去,要么不要说话,你那张臭嘴,说话太难听了。益杨县除了上青林,还有罗盘山也产石头,虽然他们的质量不如我们,但也能用,如果真的得罪了曾局长,麻烦大了。”

    侯卫东给朱兵打电话联系了一下,朱兵便向曾局长汇报,约定第二天下午见面。

    上青林公路修好以后,山上终于通了公共汽车,不过班次很少。每天下午3点从益杨车站发车,6点到达上青林场镇,晚上客车并不返回,停在老乡政府的小院子里面。第二天早上7点钟发车,10点钟左右到达益杨县城。

    侯卫东、秦大江、曾宪刚、习昭勇和田大刀五个人,从上青林场镇上车,前往交通局,请求支付部分工程款。

    上青林公路虽然是泥结石路面,胜在新近铺成,客车平稳快速,10点30分,一行人准时来到了交通局六楼会议室。这是交通局班子开会的地方,特意用来接待几位石场老板。

    交通局曾昭强和朱兵早已商量好应对之法。

    朱兵最先出现在会议室,他满脸笑容,手里拿着一包红塔山,道:“曾局长有点事,等一会儿再过来。”

    他一边散着烟一边开着玩笑:“秦书记,好久没有见你。今天中午我在交通局找了一个高手,和你比一比酒量,上次到你们村里,把我喝惨了。”又道:“曾主任,你干脆买辆客车,跑运输也找钱,到我这里来办手续。”

    曾宪刚已经跟朱兵很熟悉了,他愁眉不展地道:“朱局长,别说买车了,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朱局长拨一点款给我们,救救急,确实没得法了。”

    田大刀也想说话,一旁的习昭勇就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你少开腔,听别人讲。”

    朱兵和习昭勇与田大刀都是初次见面,并不熟悉,也就没有和他们两位开玩笑。朱兵对侯卫东笑道:“疯子,我们单位分来了一位女大学生,漂亮得很,今天晚上我给你们创造一个见面的机会。”

    侯卫东道:“被我老婆发现了,肯定要把我的小兄弟砍掉。算了,太冒险了。”

    朱兵努力营造了一种宽松、和平的气氛,道:“怕什么怕,现在流行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昨天侯卫东打了电话以后,曾昭强和他就将资料调来看了看。这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光是碎石这一项就需要付给上青林五个石场一百二十多万,还不包括数量巨大的片石。此时交通局账户里只有几万的日常生活费用,根本无法提前支付各种材料钱。

    朱兵知道侯卫东、秦大江、曾宪刚等人都没有多少钱,能撑到这个时候已经算不错了。但是交通局账上确实无钱,他只能按既定方案,先由朱兵采取安抚政策,再由曾昭强来杀下马威。

    随意地谈了一会儿,一位手拿着紫砂茶杯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对朱兵道:“曾局长来了。”

    过了一分多钟,曾昭强出现在会议室大门。他梳了大背头,穿着藏青色西装,暗红色领带,表情严肃。来到会议室以后,也不理睬众人,坐到他的固定位置,端起紫砂茶杯细细地品了几口,这才抬起头,问:“上青林几个石场老板都来了?”

    朱兵点头道:“到齐了。”然后一一介绍道:“这是狗背弯石场的侯卫东,这是秦家石场的秦大江……”介绍完,曾昭强看了看手表,道:“今天跟大家见面,讲讲我的想法。”

    众人安静地看着曾昭强,耳朵都竖了起来。

    曾昭强声如洪钟,道:“沙益公路是县政府重点工程,随着沙益公路的开工,制约沙州发展瓶颈将被打破,所有参加沙益公路建设的单位和个人,都是益杨发展的功臣。”

    侯卫东暗道:“先褒扬,后面就是批评,看来形势不妙。”

    果然,曾昭强话锋一转:“益杨是穷县,是典型的吃饭财政,修公路的资金非常紧张。现在县财政资金没有到位,各位的材料款只有暂时拖欠,不是我不给,实在是没有钱。”

    秦大江等人脸就变绿了。

    习昭勇是公安人员,见过大场面,道:“曾局长你大笔一挥,就付点钱给我们,否则我们将被迫停产。”

    曾昭强看了习昭勇一眼,道:“当初签合同的时候,说得清清楚楚,如果当初觉得全垫资有困难,就不要签协议。现在工程进展了一半,没有特殊事由,必须严格按照合同办事。”他顿了一顿,加重语气道:“我喜欢和讲诚信的人打交道,讲诚信是我们继续合作的基础。交通建设是长期的过程,今年完不了,明年也完不了,各位老板如果想做得久,一定要讲诚信。”

    说到这里,曾昭强对朱兵道:“朱局长,哪一位老板想结账,也可以,但是丑话说在前头,今天结了账,以后就不要和交通局打交道了。”他讲了这几句话,站起身道:“我还有个会要开,各位有什么想法就和朱局长谈。中午就不要走了,由朱局长陪大家吃饭。”

    望着曾昭强扬长而去的背影,上青林众人一时说不出话来。大道理都被曾昭强说完了,权力也掌握在他手中,还谈什么。

    这一瞬间,一道闪电般的念头袭上侯卫东的心头,如果所有碎石企业联合起来,不向交通局供货,看曾昭强又能怎么办?他暗自思忖这种可能性,全县碎石企业联合,这事不太现实,但是上青林的石头质量最好,开采成本最低,如果联合起来,应该能够取得一定的话语权。

    等到曾昭强离开了会场,曾宪刚小声抱怨道:“当初签合同的时候,我就说不能全额垫资。现在合同签了,大家全都被套起了。”

    签合同的时候,交通局要求全额垫资,几次去谈合同,都没有谈下来。侯卫东最先同意全额垫资,他特意向曾宪刚申明:“芬刚石场是两人合伙,需要两人意见一致才能签。至于狗背弯石场和曾家后山石场,则不用征求意见,愿意签就签,不愿意签可以拒绝。”

    曾宪刚看到侯卫东的狗背弯石场签了全额垫资合同,也跟着签了。秦大江、习昭勇、田大刀随后也跟着签了全额垫资。

    此时拿不到钱,田大刀冲动地道:“侯疯子,是你要签全额垫资合同,拿不到钱要负责任,供电站催款催得紧,你借点钱给我,先把电费付了。”

    侯卫东生气地道:“田大刀,是你要签合同,关我屁事?我又没有拿刀子强迫你。”

    习昭勇帮腔道:“田大刀,上当受骗自觉自愿,况且是你求着侯疯子帮你,说话办事要讲良心。”

    田大刀虽然对人蛮横不讲理,却独怵习昭勇,见习昭勇发了话,也就闭了嘴。

    朱兵见上青林众人争吵起来,心里好笑,道:“大家也不要抱怨,我查了账,沙益路修下来,各位都要发大财,如今就是稍稍晚一点拿到钱,咬咬牙撑过去,明年日子就好过了。你们一年赚的钱,我要干一辈子才挣得来,这样想,你们什么困难都不怕了。”

    秦大江有意和交通局朱兵搞好关系,便道:“算了,曾局长发了话,大家只有回去再想办法,有话到饭桌上再说。交通局难得请个客,今天我们要好好敬一下朱局长。”

    吃完饭,五人无心在益杨玩,便准备坐客车回益杨。五个人由于垫资太多,个个都缺钱花,到了车站,大眼望小眼,都不主动买车票,最后还是侯卫东面子薄,掏钱为众人买了车票。这一路上,五人都是心事重重,石场要维持运转,没有钱是万万不能。可是能借的钱都借遍了,而且每个人都在基金会贷了款,实在难有新的办法了。

    侯卫东除了找家人以外,只有找蒋大力,可是上一次借了蒋大力三万,再次开口,实在有些为难。

    回到狗背弯石场,他就把在狗背弯做工的三十多位村民召集起来,老老实实讲了现状以后,学着曾昭强的手法,道:“各位,你们在石场干了四个多月了,我从来没有拖欠过工资。如今交通局一分钱都没有付,我实在是没有钱了。这一个月的工资我只能打欠条,如果愿意干,明天就继续来上班,不愿意干的,就给我明说,我想办法也要将这个月工资付了,但是,以后你就不能在石场上班了。”

    “这事不必现在答复,回去和家里头的人商量一下,愿意干的,等交通局付了款以后,每人每个月增加五十元的延误费。”

    侯卫东信誉一直良好,在石场向来说一不二,村民们也很相信他。他们也看到了实际困难,大部分表示愿意继续干,只有少数村民担心拿不到工钱,没有当场表态。

    基本解决了工钱问题,侯卫东又要开始为电费等基本费用操心,这些都是必须拿现钱来支付的。为了筹钱,侯卫东明白了困兽是什么形象,更明白了一句话:“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万万不能!”

    回到上青林的第二天早上,侯卫东带着烦恼去了狗背弯。虽然没有钱,石场还得开工,因为沙益路工地等着要材料。

    挖开土层就是厚实的石料,这些都是沉睡千年、万年甚至数十万年的不可再生资源,也是一块块躺着的人民币。

    侯卫东坐在石场的最高峰,俯视厚实的石头,看着村民们忙碌着。而他钱包空空,居然连一天的量也买不起了,只能坐在高峰上发呆。

    几位位于最高梯位的村民,正在撬一块被炸震松的石块。一个小伙子猛地一用力,旁边一块小石从十米高的采石台上落了下去,碰在地面上,发出了轰的一声,地面不足五米处就有几个正在给货车上碎石的村民。

    侯卫东吓出了一身冷汗,这石块虽然只有拳头大小,但是从十米台上落下来,若是碰中脑袋,被砸中人必死无疑。他的注意力一下就从缺钱问题转移到安全问题上。

    几步冲下了高台,他把何红富拉了过来,道:“让底下的人全部离开,我们俩回去商量一下安全规则。”

    狗背弯石场建好以后,侯卫东就把何红富请来当了副场长。侯卫东不在的时候,就由他全权代理。何红富正在算今天的采石量,见侯卫东满脸焦急,满不在乎地道:“疯子,今天不抓紧点,完不成定量。”

    侯卫东摇头道:“以前采石台低,没有什么大问题,现在采石台越来越高,有十米以上了,如果不注意安全,只怕以后要出事。高台作业的时候,底下一定不能站人,工期再紧,我们也不赚这个钱。”

    何红富仍然没有太在意,道:“上面施工的时候,底下小心点就是了,没有必要弄这么多规矩。”

    侯卫东由于鼓动修了上青林马路,在村民眼里就增添了不少威信。何红富是上青林少有的读过高中的村民,出了名的利嘴。两人争论了一会儿,侯卫东见他毫不在意,脸色便严肃了下来,道:“这个不争论了,必须按照我说的办。”

    他腰上的传呼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心里有事,就没有理睬,对何红富道:“遵守规定,规避风险,要给工人们讲清楚。他们打工为求财,别把命丢在里面了,如果丢了命,我们的罪过就大了。”

    传呼机又响了起来,侯卫东的传呼机是中文传呼机,看了留言:“小佳已上山。”侯卫东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急急地道:“何红富,你给我盯着点,我的老婆大人来了。”

    他又叮嘱了几句,便朝小院子飞奔而去。没有走多远,就在公路上看见一辆小车,正是赵永胜的那一辆。他此时心里全部装着小佳,见到书记的车也没有在意,继续走。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