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1部 第八章 要理解领导话外的意思 风起青萍

    1995年底益杨要进行乡镇换届。这一次是县乡同时换届,人员变动很大。县里稍有级别的干部,在1995年初就开始未雨绸缪,开始考虑下一届去向。

    青林镇赵永胜书记和秦飞跃镇长矛盾尖锐,他们两人的去向就格外引人注目。各种传言如春雨一般漫天飞舞。有人说,赵永胜要调到纪委去当副书记,秦飞跃当青林书记;有人说,秦飞跃要回乡镇企业局当局长,赵永胜继续当书记;还有人说,赵、秦两人搭班子的时候不团结,县里准备各打五十大板,两人各降半职,另行安排。

    传言就如兵法一样,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让人摸不清头脑。进入4月以后,又传出了“赵永胜调到科委任主任,秦飞跃出任青林镇党委书记”的消息,这个消息流传最广,影响最大。

    侯卫东躲在石场成一统,哪管春夏和秋冬。由于狗背弯石场正在全力备料,他每天都忙碌不停。对于青林镇领导的走向没有太大兴趣,毕竟,流言最佳的传播者和受者都是那些无所事事之人。

    4月,秦飞跃在上青林召开了安全生产大会。

    开会以后,秦飞跃再三强调安全问题。关于安全问题,三个村的干部耳朵都听起了老茧,个个都不耐烦。所幸秦飞跃只讲了半个多小时,就让村干部发言,又混了半个小时,秦飞跃大手一挥,道:“大家都经过血的教训,我就不废话了。今天会议到此结束,我请大家喝点好酒。”

    此语一出,众人轰然叫好。

    酒是益杨平时很少见的汾酒了,秦飞跃弄了两件,让村干部敞开肚皮喝。结果十五个村社干部加上秦飞跃、高长江、侯卫东等人,将二十四瓶白酒喝完。散场之时,秦飞跃趁着酒兴,与每个村干部都握了手,说了些亲热话。

    临走之时,每位村干部还得到一套床单。

    秦飞跃先与高长江谈了话,又与侯卫东谈话:“侯老弟,你这两年在青林镇干得不错。我很满意,如果年底换届,我要想办法让你当上企业办主任。”

    此时,侯卫东心里雪亮一片:“秦飞跃已经开始为年底的换届选举做准备了。”

    秦飞跃深知他与赵永胜不和,镇党委书记很有可能在选举中使手段。他在上半年就开始为选举作准备,只要准备工作细,就不怕赵永胜暗算。

    但是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他会意外出事。

    4月17日,侯卫东刚刚从狗背弯石场返回老乡政府。走进院子,杨新春兴高采烈地向侯卫东招手,道:“疯子,快过来,我给你说一件事情。”

    侯卫东在山上一年多,早就和方方面面混得极熟。他来到杨新春的邮政代办点,一屁股坐在藤椅上,道:“今天有谁来找我?”他的寝室已经安了程控电话,只是他平时多半不在家。因此,留给客户的号码就是杨新春的号,杨新春还专门拿了一个小本子记录电话内容。

    杨新春没有拿电话记录本,一脸神秘地道:“镇里出大事了,青林镇在全县人面前出名了,你猜猜是什么事情。”

    “不要吊我胃口,快说。”

    杨新春口里啧啧有声,道:“今天我到政府拿报纸,听杨凤在说,秦镇长、晁胖子还有黄站长几个人,到望城山庄找小姐,被警察局逮到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秦镇长、晁胖子还有黄站长几个人,到望城山庄找小姐,被警察局逮到了。”

    秦飞跃喜欢到望城山庄去耍小姐,这事侯卫东知道。他也曾跟着去过好多次,杨新春一说这事,侯卫东就相信了。

    望城山庄偏僻隐蔽,很有背景,老板多次保证,警察局绝对不会清查此地。“真是夜路走多了要撞鬼。”侯卫东感叹了一句,慢慢却又觉得不对,“怎么会如此巧,刚好逮住了秦飞跃。”

    杨新春兴奋地撇了撇嘴巴,道:“秦飞跃平时端着架子,人模狗样的,谁知是一个大流氓。”

    这句话说得刺耳,侯卫东正色道:“道听途说的话不可信。我劝你一句,有些话不要乱说,小心祸从口出。”

    杨新春也觉得失言了,就道:“我相信你,才说给你听。”

    上了楼,高乡长从门口伸了一个脑袋,道:“侯大学,到屋里来,我给你说一件事情。”

    “镇里出了事,刚才赵书记打电话到家里,说是秦镇长、晃镇长和黄站长被警察局抓了。”高长江神情激动地道:“这一、两年,城里到处都是歌厅,小姐多得很,不知将多少干部拉下了水。这一次青林镇连镇长都被抓了,出了大丑。县委县政府肯定会对青林镇的班子另眼相看,影响之恶劣,也不知多少年才能消除。”

    侯卫东暗道:“秦飞跃到望城山庄去得太勤,这一次多半是被人做了手脚。”口里问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太请楚,赵书记只是说被抓了,让工作组注意掌握情况,不准工作人员议论此事。工作组要督促各村正常开展工作,绝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青林镇的发展。”

    侯卫东心道:“赵永胜这个电话一打,秦飞跃的名声也就算毁了,难以在青林立足,更别说与赵永胜争名夺利。”

    虽然大家都说要保密,但是这个消息就如破堤的洪水,很快就在上青林传开了。秦大江、曾宪刚等人都打电帮来询问,侯卫东一概回答:“不清楚。”虽然他也对此事很好奇,但是他不想掺合在赵、秦两人的斗争中,压着好奇心,尽量不去打听不去议论此事。另一方面,他每天事情多,忙忙碌碌的,也没有时间去关心这些事情。

    三天以后,事情真相也就出来了

    4月16日,秦飞跃在镇里召开了部分企业工作会。然后秦飞跃,晁胖子、黄卫革、周强、杨家福等人就坐车回到益杨城,就到了望城山庄吃喝玩乐一条龙。平时秦飞跃喝了酒,总要找山庄最漂亮的小妹来按摩,顺便亲热一番。那天由于才向老婆交过公粮,没有多少性趣,几个人在棋牌室打麻将。

    晁胖子性趣浓,找一个新来的小妹灭火。正在做运动之时,被派出所民警抓了一个现行。

    秦飞跃侥幸的躲过一劫。但是,上班时带着手下打麻将,副手在不远处被抓,这事无论如何也不好解释。被县纪委找去谈了话,回来向县府办交了病假条,离开了青林镇。

    不久,益杨县委对青林镇领导事件做出最终决定:青林镇政府秦飞跃同志由青林镇调至开发区工作;青林镇晁杰同志党内记大过。随后,青林镇人大主席团召开代表会议,免去秦飞跃镇长职务,免去晃杰副镇长职务。农经站黄站长,则被免去农经站站长和基金会主任一职。

    这个事件中,最惨的就是晁杰晁胖子。因为石场安全生产事故,他被记了大过。时间不长,又被免去了副镇长职务。要想东山再起,只怕难上加难。

    晁胖子被捉了现行,只得自认倒霉。秦飞跃最喜欢到望城山庄,和女人睡觉也是常事。但恰恰就是在出事当天,他突然对女人没有了兴趣,非要跑去打麻将。结果只有他晁胖子一个人被民警当场捉获。

    他至今仍然记得很清楚,一位嘴唇还长着细细绒毛的年轻公安民警,最多不过二十出头,毫不客气用警棍抽打了他的光屁股。虽然只打了两棍,也并不重,但是痛楚却永远留在了晁杰心中。很多天以后,他耳边都时常回响着警棍打在屁股上的“啪、啪”声。他作为副镇长的尊严,被这两棍击得粉碎。

    在这一次事件中,民警在中午时间突查望城山庄,厉害得就如神兵天降一般。晁胖子就怀疑有人从中使坏,目标可能是秦飞跃,而他本人不过运气太差,成了替罪羔羊。至于谁串通,用屁股猜都清楚。赵永胜是秦飞跃最大的敌人,也只有书记才有能力调动公安。当然,晁杰的所有猜测都拿不上台面。他原本有比较严重的脂肪肝,就到县医院开了病假条,请了长假。

    这一次事件也有受益者,粟明原本是镇党委委员、副镇长,如今就暂时主持政府工作。而上青林代办点白春城,被任命为农经站站长,正式下山任职。

    秦飞跃灰溜溜地出局,赵永胜掌握了青林镇的绝对权力。

    秦飞跃对侯卫东一直挺不错,先是提议让他到计生办工作,后来又带他去见了县长马有财。念着这点好处,侯卫东特意到了益杨一趟,买了四条好烟,去看望困守家中的秦飞跃。

    秦飞跃出事以后,青林镇政府只有两人到过家里,一是副镇长粟明,另一个就是侯卫东。这让秦飞跃很意外又很感动,晚上留着侯卫东在家里吃饭,特意开了一瓶85年的茅台。喝到后来,秦飞跃透露,县里准备成立开发区。他担任筹备组副组长,组长则由县政府一位副县长担任。

    侯卫东离开之时,秦飞跃将他送到家门口,道:“真是日久见人心,侯卫东不错,开发区挂牌以后,要进一批人。你如果愿意到开发区,到时跟我说一声。”

    听到这个消息,侯卫东暗道:“看来好心有好报,这次算来对了。”

    6月9日,又一个受益者浮出水面。组织部肖兵给赵永胜打了一个电话,说是经过县委研究,准备给青林镇任命一个镇长助理。此人是县政府综合科副科长、李县长的秘书刘坤。

    6月11日,高长江接到通知:“赵永胜要到独石村调研,请高长江和侯卫东到独石村参加调研。”

    当赵永胜从汽车下来,见独石村的村干部、高长江、侯卫东都在门口迎接,很满意。他扶了扶将军肚子,脸上的七星北斗露出些笑意,道:“秦大江,你怎么晒得跟包公一样?”秦大江嘿嘿一笑,道:“这是没得屁眼法,要找钱维持生活,只得天天去到石场晒太阳。”

    他和村干部说笑了几句,表情郑重起来,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位新领导,这是镇长助理刘坤。从县政府办公室综合科调到我们青林镇的,以后分管企业和计划生育工作。”

    然后介绍村干部一一给刘坤认识,当介绍到侯卫东时,赵永胜简短地说了一句,“这是上青林工作组副组长侯卫东。”刘坤主动伸出手,笑道:“侯卫东,你好,以后要多多支持工作。”

    刘坤又对赵永胜介绍道:“我和侯卫东是大学同学。”

    赵永胜“喔”了一声,道:“侯卫东,你的同学都当上镇长助理了,你还要努力。”自从知道侯卫东女朋友张小佳是市建委红人,他一直在弥补与侯卫东的关系,见面总是有意无意地找些话说,一改往日的冰冷态度。

    侯卫东心里颇不是味道,更有许多不服气,却无处发泄。

    大家坐进了独石村的会议室,这间会议室类似于教室。讲桌的位置安了两张桌子,赵永胜居中而坐,刘坤位于其左,唐树刚位于其右,侯卫东和村里的干部坐在下首。

    “今年的农业税,独石村增幅排在前几名,这说明村干部是有战斗力的。”赵永胜充满了自信,说话时还用了几个手势。

    刘坤低着头,在纸上飞快地记着什么,神情很来严肃。他的头发梳得成三七的偏分,还用了摩丝,很亮很整齐。

    侯卫东抽起一根红塔山,无意中吐出一个烟圈,在众多烟雾中袅袅地上升,又在接近屋顶时爆裂。在他的目光中,赵永胜的嘴不断地开开合合,说出的话就如上青林的山蚊子一样。在屋里飞来转去,他用手拂了拂脸,似乎这样就能将蚊子赶走。

    赵永胜终于讲完了,以后就轮到了刘坤,侯卫东立刻将耳朵立了起来,心道:“两年时间,刘坤到底有多大的进步?”

    “我叫刘坤,以前在县政府办公室工作,经组织安排到青林镇工作,能和大家在一起工作,是我的荣幸。”说到这,刘坤特意停了一下,看了对面的几位村干部,又道:“我从大学毕业以后,就一直在机关工作,没有在基层工作的经验。在基层工作上,你们都是我的老师,我一定要向在座的各位多学习,希望你们不吝赐教。”

    听了开场白,侯卫东不得不承认,刘坤的开场白很是得体。“这个家伙,确实有了进步。”得出了这个结论,侯卫东心里就有了一些失落。

    “赵书记让我分管计生和企业办,我一定尽心尽力,将分管的事情做好。上青林具有资源优势,通了公路就如虎添翼。我在这里承诺,三年之内,将使上青林企业更上一层楼,使青林镇成为益杨县的工业强镇。”最后几句话,刘坤将掩藏在内心深处的骄傲与自信表达了出来。

    赵永胜微微皱了眉,暗道:“刘坤这话太满了,没有给自己留余地。”

    见面结束,接下来的节目自然就是喝酒吃饭。秦大江搓着手对赵永胜道:“今天家没有泡豆子,吃不成豆花,刘助理是第一次来,我们就到镇里去吃饭。”

    赵永胜摆摆手,道:“工作餐不吃馆子,你家堂客的菜弄得好吃,老规矩,吃土鸡,喝梅子酒。”

    众人来到了秦大江家里,秦大江原来安排在场镇吃饭。家里没有什么准备,秦大江的老婆就到后山捉了一只鸡,宰了。在炉灶加了几把大柴,用大火一阵猛冲,很快香味就透了出来。

    在等待吃饭的间隙,几人就在外面打起了很是流行的双扣。赵永胜和刘坤结成对子,对阵秦大江和江上山。

    侯卫东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屋檐下喝着益杨新茶。这种明前茶,虽然名气不大,味道却很实在,喝着茶,侯卫东抬头看青林山顶,山高云淡,气象万千。

    等到鸡汤的香气扑鼻而来,大家也真饿了。

    秦大江堂客不好意思地道:“赵书记要来,秦大江又不早点说,早点给我说,我就用瓦罐来熬,味道好得多。”

    众人围坐在一起,秦大江的酒量在青林镇属于魁首之类。他今天拿出了大盆的梅子酒,他准备要按照上青林的规矩,将初次上来的刘坤喝倒。

    赵永胜是土生土长的地方干部,清楚秦大江的心思,却并不阻止。他也想看看刘坤的酒量以及喝酒时的表现,俗话说:牌品看人品,酒风看作风。话虽糙,却是经过检验的道理,赵永胜深信之。

    在他的暗示和纵容之下,独石村诸干部向着刘坤发起了进攻。

    梅子酒是上青林的农家酒,度数不高,估计不到三十度,入口甚淡。刘坤被村干部围攻一圈以后,感觉有些醉意了,他用手捂着大酒杯,无论秦大江等人巧舌如簧,他也不肯就范。

    秦大江举着酒杯,劝道:“上青林的规矩是上山三圈酒,只要是新到上青林,都要这样喝,你才喝了一圈。”

    赵永胜在旁边道:“我来当裁判,刘坤只有一个人,上山三圈酒就免了,他再喝六杯,就算完成了任务。”

    秦大江等人起哄道:“按照赵书记说的办,我先和刘镇碰一杯。”他端起两杯酒,站起来递给刘坤,刘坤满脸通红,不断地摇头,就是不肯接酒杯。

    推辞了许久,秦大江就有些恼怒,道:“刘助理是领导,但是不能破坏上青林的规矩。”刘坤想到将来的选举,只得喝了。

    侯卫东坐在一边,没有发起战争,也没有劝解。他初到上青林之时,曾经数次被抬回寝室,这个记忆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江上山接着又开始敬酒,这一次刘坤坚决不喝了。江上山还是老策略,三说两劝,刘坤还是喝了。

    第五杯时,刘坤端着酒杯对侯卫东道:“我们同学一场,你帮我喝一杯。”

    侯卫东岂肯接招,道:“这是赵书记订的规矩,我怎么能喝。”刘坤见侯卫东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心道:“侯卫东现在就是一个普通干部,叫你喝杯酒,是给你面子。”嘴上道:“侯卫东,耿直点。”

    江上山在一旁起哄,道:“刘助理,这是赵书记的章程,你必须得喝,不能借给侯疯子。”

    侯卫东并非普通的机关干部,而是身有几十万现金和两个石场的干部老板,和曾昭强、秦飞跃等领导保持着密切关系,与初到青林时的窘困大不一样。他笑呵呵地端起酒杯,走到赵永胜面前,道:“赵书记,敬你一杯酒,感谢对上青林工作组的关心。”

    赵永胜也不推辞,和侯卫东碰了一杯。

    侯卫东喝了酒,道:“我出去方便一下。”放下酒杯,转身就离开了酒席。

    刘坤见侯卫东不接招,最后还是将六杯酒喝了下去,很快就醉倒了。

    日子波澜不惊,如水一般流去,刘坤开始了在青林各村的醉酒之旅。

    跟着赵永胜来到独石村,刘坤大醉一场,睡了一整天。醒来以后,别说闻得酒味,就算是提到酒字,他都想呕吐。但是赵永胜要求他在二个月之内,将青林镇各村跑完,尽快熟悉青林各村人事,为年底的选举做好准备。

    青林镇属于益杨最偏僻的乡镇,交通不便,民风淳朴,好酒之风甚烈。对于新来的镇长助理刘坤,大家很热情,而表达热情最好最直接的方式当然是喝酒。这一圈走了下来,让刘坤苦不堪言。

    醉了无数场以后,刘坤酒量仍然不见起色。最后实在是怕了,开始推杯,同时减缓了到各村的频率。到了8月,还剩下六个村没有去。

    在工作上,刘坤正式进入了角色,他名义上是镇长助理,实际做的是副镇长的工作,分管着计生办和企业办。赵永胜的意思是让他通过这半年的实际工作,让他尽快融入青林镇,粟明等人也都是这样走过来的。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