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1部 第九章 受牵连检察院来访 三年之约提前结束

    1995年9月底,益吴路主体工程已经结束。交通局财务科高建科长早已得到指示,按照进度支付了侯卫东的材料款。这样一来,侯卫东户头上数字已经接近一百五十多万,大弯石场也为曾昭强和朱兵带来了四十多万的收入。

    两年前,就算白日做梦,侯卫东也不敢奢望能有这样一笔巨款。

    钱多了,最大的好处就是财务自由,能办成以前看起来难于上青天的事情。国庆节,侯卫东坐着装碎石的货车来到了益杨城。在工行取了五万块钱,又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沙州市。

    大哥侯卫国正式调到了沙州市警察局刑警支队,由于沙州市警察局刚刚搞过了集资建房,下一次集资建房就不知猴年马月了。侯卫国正与吴海县高中老师江楚热恋,住集体宿舍不太方便,急于想买一套新房子。

    警察局的工资不高,侯卫国用钱向来又大手大脚,从警多年没有多少存款,他把买房借钱的事情给侯卫东说了,侯卫东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沙州到益杨的公路已全线通车,原来三个小时路程,缩短至一个半小时。侯卫东在市警察局门口用新买的摩托罗拉手机给大哥打了电话。不一会,侯卫国出现在警察局门口。

    “我带了五万,够不够。”

    沙州房价也就八百多元一平米,侯卫国看上的房子一百一十平米,总房价是八万八千元。他和江楚凑了近四万元,就再也拿不出余钱了。

    侯卫国高兴地道:“我先得说清楚,这五万元钱,两年之内不能还给你。”

    侯卫东毫不在意地道:“不就是五万块钱,不用还了,算是我送给你们的结婚礼物。”

    “当初你分到青林镇的时候,老妈还担心你工资低,以后在城里买不起房子。没想到,小三居然成了我们家中最有钱的土财主,比何勇厉害。干脆我辞职,来给你打工,你一个月给我发多少钱?”

    “这样,大哥到石场工作,我来警察局上班,愿不愿意?”

    侯卫国从警多年,根本没有想到要离开警察队伍。刚才不过是一句戏言,笑道:“人就和虫一样,哪条虫子钻哪根木头,都是命中注定,我还是穿着警服过苦日子。”

    两兄弟说笑了几句,侯卫国看了看表,道:“等一会到了听月轩,你把钱直接给嫂子,我在家从不管钱。”

    侯卫东又给小佳拨了一个电话,道:“小佳,我马上要和大哥一起到听月轩。你什么时候过来?”

    小佳为难地道:“老公,步市长正在建委调研工作,中午安排在沙州大饭店。我要负责后勤,恐怕走不了。”她随即高兴地道:“你不要生气,我给你说一件好事情,今天上午新月楼的房门钥匙我已经领到了,晚上可以去看新房子。”

    侯卫东信心十足,道:“既然房子钥匙已经拿到手了,我想拜见岳父岳母,瞒着哄着总不是办法。”

    听月轩是三层小楼,底楼是大饭厅,二楼是雅间,三楼则是茶室。刑警支队陈副支队长的老婆是听月轩老板,因此,听月轩成了刑警支队的编外招待所。上了二楼,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妇走了过来。她身穿中式外衣,外面披了一张披巾,亲热地道:“侯中队,今天几个人?”

    “我们四个人。”侯卫国又介绍道:“我的三弟侯卫东,这是金总。”

    金总招了招手,一位领班模样的小伙子就跑了过来,她安排道:“今天侯中队请家里人吃饭,特别优惠,打七折。”

    两兄弟进了屋,服务员倒上好茶,拿着菜谱站在桌旁。侯卫东道:“大哥,你点菜,付钱的事情就别跟我争了,今天我请客。”

    “三弟请客,我泰然受之。”

    聊了几句,江楚进了包房。侯卫东取出五万钱,道:“嫂子,这是五万现金,你拿着买房子。”

    江楚接过沉甸甸的一包钱,她的感激就和钱的分量一样实在,道:“三弟,你真好,要不然我们这房子就真的买不起。我和你哥没有多少积蓄,拿到房子以后还要装修,这两年还不上钱。”

    江楚文静,侯卫国干练,侯卫东很喜欢这个嫂子,总觉得哥嫂实在十分地般配。他痛快地道:“嫂子,刚才我给大哥说了,这五万块钱是我和小佳送给你们的结婚礼物,你们不用还。”

    江楚在吴海县中学,这是一所重点中学,老师工资比普通的机关干部略高一些。她加上课时费,每月能拿八百多,两口子加起了也就有1500多。每月存五百,这五万元要存上近十年。她天天在算这个账,每算一次,心里压力就增加一分,侯卫国早就断定三弟侯卫东肯定是“送”钱而不“借”钱。江楚还坚决不信,现在亲耳听到侯卫东如此说,这才信了。

    她眼圈一红,道:“小三,你真是好弟弟。”

    见江楚如此郑重其事,侯卫东反而有些不好意思,道:“小时候,我喜欢打架,打输以后,哥哥就要来帮我打架,这点钱就算当年请的打手费。”

    江楚笑着用手背抹着眼圈,道:“三弟也买了房子,什么时候交房。最好我们两家住得近一些,节假日走动起来方便。”

    “我们已经拿到了房子,牛栏街的新月楼。”

    牛栏街在沙州算得上黄金地段,新月楼是由远景公司所开发,是沙州第一家小区式建筑。据说采用了全国最先进的管理模式,房价率先突破了每平米一千元。江楚到沙州四处挑房子,对新月楼的大名自然是知道的。

    江楚倒吸了一口凉气,发出惊叹之声。她从大学毕业以后就分到了中学校,很少接触到外面的世界。以为两个人一千多元钱就算小康了,完全没有想到三弟侯卫东在乡镇工作两年多,就可以在沙州买新月楼的房子,这个事实让她有些发晕。

    等菜上来以后,大家就边吃边聊。如今摆在两个家庭有一个共同问题,就是两地分居的问题无法解决。

    说到这个问题,侯卫东想起了三年之约,道:“小佳一直在跑调动,可是单位高不成低不就,现在还没有落实。不过今天我要去见岳父岳母,提前结束这个三年之约。”

    江楚尝够了缺钱的难处,道:“你在乡镇这样发财,调到沙州来干什么。我要是小佳,就让你在乡镇艰苦几年,多挣些钱。”

    吃过饭,侯卫国回警察局上班,侯卫东陪着江楚去交房钱。江楚的房子也还不错,位置虽然比不上新月楼,却靠近警察局。房后靠着沙州公园,推开窗户,就能望见公园的绿树,免费呼吸着公园的新鲜空气。

    交了房钱,江楚拖着侯卫东去转商店。在沙州百货公司,江楚不顾侯卫东的阻止,给小佳买了一套三百多元的衣服。

    两人无所事事的转到了下午四点多钟,小佳终于打了电话过来:“我请了假,提前下班,我们在新月楼见面。”

    江楚跟着侯卫东来到了新月楼,亲手将衣服送给了小佳。接过江楚递过来的衣服,小佳稍有些夸张地道:“大嫂的眼光真好,这衣服有品味,我喜欢。”

    两妯娌手挽着手,亲亲热热地上了楼。

    新房子在四楼,一百三十多平米,光线好,设计合理。侯卫东看到有两个卫生间,道:“这个设计莫名其妙,我们只有两个人,居然弄出两个卫生间,太浪费。我们来分工,外面的卫生间算我的,以后你要用外面的那个,我收五角钱一次。”

    小佳掐了侯卫东一把,笑道:“现在沙州开始流行双卫了,你真是老土。”

    江楚离开以后,小佳飞身扑到了侯卫东身上,无限幸福地道:“老公,我们两人终于有家了。”

    侯卫东豪气万丈地道:“这是我们的小窝,再花十万,好好装修。”

    小佳偎在侯卫东怀里,道:“我们要买全套家电,买一台VCD,买二十九寸的电视机,全自动洗衣机、冷热空调,还要全套木地板。”

    幸福之门似乎就这样打开了。

    “今天吃了饭,你跟着我回家,虽然你的工作没有解决,可是我们的房子已经解决了。两年时间,凭着你的努力,我们在沙州也有家了。老公,想着你在上青林孤零零地办石场,就很想哭,我没有看错人,老公值得信赖。”

    侯卫东用手挽着小佳平滑纤细的腰身,充满着自信与幸福。

    陈庆蓉和张远征吃了晚饭,坐在沙州上看电视。陈庆蓉眼睛跳了几下,道:“我心里慌慌的,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张远征道:“别多想,肯定是昨晚没有睡好。”

    陈庆蓉叹息一声:“小佳这孩子,脾气倔得很,她不愿意和侯卫东分手,我们只有眼睁睁看着。”女儿事业顺利,她的婚事就成了陈庆蓉最操心的事情。

    张远征劝道:“小佳这孩子心气高,她认定的事情,九条牛都拉不回来,就和你年轻时一样。我们也别操太多的心,儿孙自有儿孙福,侯卫东这小伙子也不错,如果真能调回沙州来,我们就别阻拦了。”

    “我们又不是疯子,他真能调到沙州,我们为什么要阻拦。”陈庆蓉心烦意乱地道:“我们厂也快要不行了。如果下岗了,我们怎么办,如果光靠着小佳,她的压力太大了。”

    他们说话之时,侯卫东和张小佳已经出现在了居委会老大娘的眼前。小佳大大方方地挽着侯卫东的手臂,一边走一边招呼,“杨阿姨,要玩啊,这是我男朋友侯卫东。”“王阿姨,这是我男朋友侯卫东。”

    这些居委会大娘们都兴致勃勃地打量着这两人,等他们进了门洞,立刻激烈地议论起来。

    当侯卫东黝黑的脸孔出现在陈庆蓉和张远征的面前之时,陈庆蓉愣了好一会,才认出眼前之人就是令他们头疼的侯卫东。

    侯卫东早已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他主动招呼道:“陈阿姨,张叔叔,你好,我是侯卫东。”

    张远征两年没有见到侯卫东了,很难将二年前的那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与现在这个黑大汉重合在一起。

    两年时间,也磨去了陈庆蓉太多的火气。她狠狠地瞪了小佳一眼,道:“进来吧。”

    房间一切依旧。侯卫东至今仍然记得,当年他们两人曾在里屋的门背后,悲壮地抚摸,故地重游,人依旧,物依旧,感情依旧。

    陈庆蓉用严厉的目光盯着侯卫东,单刀直入地问道:“93年你曾经答应过我,用三年的时间调回沙州。今天你到家里来,表示你已经调回沙州了吗?”

    侯卫东平静地摇头,道:“没有,我还在益杨县青林镇政府工作,不过也算回到了沙州。”

    陈庆蓉盯着侯卫东,问道:“也算回到了沙州,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侯卫东取出一套钥匙,道:“这是新月楼一单元四楼二室的钥匙,我和小佳已在沙州买了房子。”

    张远征惊讶地问了一句:“新月楼的房子,你们买得起?”

    小佳自豪地道:“卫东在益杨青林镇开了石场,赚了不少钱。我们已经买了房子,准备装修完了就结婚。”

    陈庆蓉和张远征面面相觑,新月楼的房子在沙州最好的地段,目前市场价已超过了一千。要买一套房子,至少得有十来万,加上装修的费用,少算也要十七八万。对于工薪阶层来说,这是一笔基本上无法支付的巨款。侯卫东两年时间就能赚这么多钱,实在出乎预料。

    小佳道:“房子是今天拿到钥匙的,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现在就去看房子。”

    张远征脖子一昂,道:“房子有什么好看,我不去。”

    陈庆蓉迟疑了一下,暗道:“反对侯卫东和小佳谈恋爱,是为了小佳的幸福。如果侯卫东真的有钱了,就能给小佳带来幸福,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反对他们?”想通了这一点,她用眼神阻止了张远征,对女儿小佳道:“既然买了房子,这是好事,我们去看一眼。”

    侯卫东暗自高兴,陈庆蓉和张远征只要答应去看房子,事情就成了一半。一百三十平米的房子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证明了侯卫东的勤劳、聪明和实力。

    陈庆蓉看着房子,心想道:“小佳真是运气好,工作好,对象虽然在益杨,可是有钱,也将就还行。”

    陈庆蓉和张远征进了主卧,看侯卫东和小佳没有跟过来,张远征由衷地赞了一声:“侯卫东还真是能干人,两年时间赚了一套大房子。刚才小佳说他开石场,开石场能找这么多钱吗?”他和陈庆蓉都在企业工作,知道赚钱的辛苦,对于侯卫东取得的成就比小佳认识得还要清楚,这赞叹发自内心。

    陈庆蓉站在房内半天不说话。

    “老婆子,你看这事怎么办?”

    “他们连房子都买好了,摆明是要结婚。我们当父母的,能有什么办法,当父母的终究犟不过儿女。”

    两人走到客厅的时候,小佳和侯卫东正牵手看着窗外的风景。1995年,沙州已经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临窗而望,可以看到四处都是高高的塔吊。

    陈庆蓉脸上露出不经意笑容,走到侯卫东身边,道:“经过了这两年时间的考验,可以看出来,你对小佳还是真心的。当家长的都希望儿女们过得幸福,以前的事情,你一定要正确理解。”

    侯卫东和小佳都听懂了陈庆蓉的意思,小佳用脚踢了侯卫东一脚,侯卫东连忙道:“陈阿姨,张叔叔,你们放心,我向你们保证,一定会对小佳好。”

    困绕了四人整整两年的心结,总算是被解开了。下楼之时,小佳大大方方地牵着侯卫东的手,陈庆蓉和张远征装作没有看见。

    陈庆蓉不放心地问道:“刚才听小佳说起,你在青林镇开了石场,你是机关干部,怎么能开石场?”

    “我最初是和一位村主任合伙开的石场,借用的是我妈的名字。随后开了一家狗背弯石场,每个石场都有现场管理人员,我是当甩手老板。这两年石场赚钱,主要是因为益杨在大办交通,对碎石的需求量很大。新修的沙益路通车以后,从益州到沙州最多开两个小时。”

    张远征点头道:“这几年各地建设都多,搞建材绝对亏不了。”

    陈庆蓉又问:“你在青林镇开起了石场,如果调回沙州,石场怎么办,请人来管理总不如自己管理。”

    侯卫东实事求是地道:“如果我调到沙州来,肯定要分一大块利润给管理人员。如果不调过来,两地分居也不是办法,我正在考虑更科学的管理办法。”

    陈庆蓉所在的工厂面临着破产的风险,有不少老职工已经下岗了。下岗以后生活就过得很是凄惨,有了切肤之痛。她的认识就和前两年不一样了,道:“既然开石场能赚钱,就多干几年,不要轻易放弃,现在公路修好了,来往也方便。”

    侯卫东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取过手机,和交通局朱兵谈了事情。

    陈庆蓉看着侯卫东所用的新手机,知道价钱不菲。就趁着侯卫东和小佳在前面拐弯之机,悄悄地对张远征道:“这手机至少一万元,加上房子有十万,侯卫东到底赚了多少钱,用钱这么潇洒。”

    张远征心有同感,道:“我们抽时间到青林镇去暗访一次,看他究竟搞得什么名堂。”

    国庆节的沙州之行,收获极大,陈庆蓉和张远征所筑起的心堤终于被打开了一个大口子。侯卫东在张家吃了午饭,小佳就理直气壮地将送他到了益杨车站。

    情到浓时,时间就真如流水一样,猛然间就溜走了。小佳伸出手指,在侯卫东手心画了一个圈,道:“我画一个心给你,你带到上青林去。”

    这一个小动作,这一瞬间,侯卫东特别感动。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