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2部 第七章 整顿基金会引发群体事件 围镇

    清理整顿基金会以前是小道消息,小道消息飞来飞去,终于在一个月以后变成了正式的官方消息。

    星期一,上午9点,按惯例是例行的办公会。粟明从赵永胜办公室出来,正好在走道上遇到侯卫东,他一脸沉重地道:”县里要开紧急会议,恐怕这一次基金会有大麻烦。

    “难道真要取缔基金会?前一段时间马县长特意出来辟了谣!

    粟明摇了摇头,道:”你没有管过基金会,不知道其中的内幕,基

    金会管理混乱,呆账烂账着实不少,这一次清理不知要出多少问题!

    回到办公室,侯卫东赶紧给二姐打电话,道:”二姐,得到准确消息,马上要清理基金会。益杨县今天上午要开会,你在基金会贷了多少钱,要有思想准备。

    侯小英睡眼蒙昽地道:”现今这个世道,杨白劳就是大爷,我是合法贷款,还没有到期,凭什么让我还?

    侯卫东急道:”这一次是彻底清理基金会,与往常不一样,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侯小英这才翻身起床,道:”这么严重?现在生意刚刚上道,流动资金一直紧张。如果必须还基金会的钱,生意就没法做了,我去找你姐夫商量一下。

    取締基金会,对于益杨县老百姓来说就是一次大风暴。既然是风暴,通常都是有预兆的。暗地里流传的小道消息,以及突然爆发的挤兑风潮,就是风暴来临前的预兆。只是任何预兆在灾难没有来临之前,并不被当成是预兆,只有少数嗅觉灵敏的人才能看出这就是预兆。侯卫东见识过基金会混乱的贷款方式,听到传言以后,他坚定地认为基金会肯定在短期内被取缔,也就考虑了风暴来临之后的安全问题,甚至还有在风暴中获得利益的方案。

    下午,当赵永胜、粟明、钟瑞华和一位陌生男子一脸阴沉地从车上下来,侯卫东很是欣慰:”我的方案是正确的,否则新生的精工集团肯定面临着极大的困难,也不知二姐和二姐夫如何应对此次风暴!十分钟以后,在小会议室召开了党政联席会。

    “今天县委正式传达了岭西省文件,农村基金会将全面整顿。从今天起县里将派出清偿组,所有账册原地封存,由清偿组进行査账和核实工作。

    “这是清偿组的吴铭组长。

    赵永胜脸上的北斗七星完全失去了往日的神采,道:”先由粟镇长来讲具体工作,最后请吴铭同志进行强调。

    吴铭话不多,只道:”我在县纪委工作,与在座同志都很熟悉,这一次担当青林镇清偿组组长,请大家配合我的工作。

    为了抓紧基金会的权力,赵永胜与三任搭档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当终于完全掌握这个肥皂泡以后,这个肥皂泡意外地破裂了。现实生活往往比小说要离奇得多,却因为淹没在无数的无聊小事中,反而让人看不到离奇之处。

    侯卫东分管社事办和综治办,从来没有沾过基金会的边。当然,他曾经在基金会贷过款,但他只是作为一个用户与基金会发生关系,而并非领导行为。因此,在这场急风暴雨中,他更多的就是一种旁观者心态,这也是作为一名副职对于其他领导分管工作的应有心态。副职的重点是种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其他领导的事情最好闭嘴。

    粟明当副职是分管基金会,当了镇长以后,虽然实际权力被赵永胜控制了,但是所有签字还是他的名字,因此心里很是忐忑不安。历届运动总会有人倒下,他不愿意受到无妄之灾。

    “这次清理工作是岭西全省统一布置,省里对合作基金会不良资产处置的原则如下:对冲销实际形成的呆账后资产大于负债的合作基金会,整体并人农村信用社;对资产质量不良的,将质量差的资产剥离出来,然后由地方政府注入资金并人农村信用社,或将农村合作基金会的有效资产和与之等额的股金划转给农村信用社;对资产质量太差的,全部清盘关闭,

    地方政府承担全部债务,承诺分期连本带息兑付给会员。

    赵永胜打断了粟明,道:”我们青林镇基金会算是哪一类,质量差还是质量好,下一步如何操作,今天都要在会上尽快统一思想。

    等赵永胜说完,粟明继续道:”我镇还没有进行盘点清理,我不好说,但是据我对青林镇基金会的了解,在剥离一部分资产以后,青林镇基金会应该能够并入信用社。

    等到粟明将会议精神传达完毕,赵永胜道:”下面请吴领导作重要讲话,大家欢迎。

    吴铭道:”赵书记言重了,没有重要讲话,只有依葫芦画瓢。我讲两个原则,一是不能造成大面积的群体性事件,守土有责,责任最终就要落实到青林镇党政一班人身上;二是精心组织,完成整治清理工作。清理整顿的具体工作很多,按县委、县政府的要求,我要住在青林镇,配合农业局、信用联社等相关同志,把清理工作完成好。

    最后由赵永胜来分配任务。

    “粟镇长主持全面清理整顿工作,第一步是摸清青林镇基金会的资产情况,我们的目标就是将青林镇基金会合并入信用社;第二步就要考虑如何催收借款。

    “钟瑞华协助粟明搞好清理工作,你把手里所有工作放下,进驻基金会,把情况摸准。

    “侯卫东作为分管综合治理的领导,你的任务就是维持社会秩序,防止可能出现的群体性事件,稳定工作交给你了,出了事情你要负全责。

    侯卫东知道自己调出青林镇是早晚之事,只是如今人未走,职责所在,就必须承担起责任,道:”我会做好防控预案,维护社会稳定。心中却道:”你们拉了屎,还要让我来当擦屎纸,天理何在!

    侯卫东”跳票”成为副镇长以来,头脑灵活,点子不少,将分管的工作抓得井井有条,特别是殡葬改革工作,颇得县里的赏识。在赵永胜潜意识中,侯卫东做事其实很让人放心。

    赵永胜看了看正襟危坐的刘坤,道:”刘书记,今天下午召开全镇大会,通知镇属企业负责人、政府二级班子及以下负责人、各站所负责人,特别是派出所一定要到,农经站全体人员,还有村支书、主任和文书,传达今天上午的会议精神。

    将大小事情安排完以后,赵永胜再次问道:”粟镇长,你还有什么补充?

    粟明手里玩着笔,表情很严肃。他以前当副镇长的时候,就曾经分管过基金会,当时赵永胜和秦飞跃争权,他的分管权力很小,重要事情都要由两位主要领导来定。这句话换一种方式来说,粟明并没有从基金会的业务中得到多少好处,算得上干净。

    因为干净,所以平静。

    “目前基金会账目未清理出来,我不好多说,只讲一点。钟镇长,清査基金会的事情你要多费心,要配合县里派出来的清查组,遇到重大事项要在第一时间向赵书记报告。这事要对上青林上万储户负责,你千万要谨慎。

    这番话让赵永胜感到很刺耳,心道:”什么叫做重大事项,为什么要第一时间向我汇报,这个粟明分明是话中有话!

    整顿基金会的消息一经传出,立刻引起了极大的恐慌。青林镇基金会门前,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拿着基金会开出来的存单,要求将手中的存单变成现金。无奈县政府一纸通告以后,基金会就剩下了几个苦瓜脸守着门面,里面自然是一分钱也没有。

    侯卫东接受了维护治安秩序的任务,虽然知道这是苦差事,但是职责所在,无法推脱。他带着综治办付江、派出所民警周强等人,在人群中的任务是维护秩序,防止群众有过激之处。

    钟瑞华是分管副镇长,他和白春城亦站在门店里,与十几个居民代表进行争辩。他原是耐心解释的,可是面对着越来越大的质疑声,不知不觉就将解释改成了争辩。可是基金会拿不出钱,他就是天才辩手也无法说服群众,更何况他口齿原本很一般,很快被骂得张口结舌,汗流满面。

    反而是年轻的团委书记周菁,牙尖嘴利,发挥了吵架功夫,与群众夹杂不清,不落下风。

    “这是我们的血汗钱,还我血汗钱,政府要讲诚信,不能骗老百姓的钱。一位干瘦的教师情绪激动,挥舞着手里的存单。他长期在讲台上教授思想政治课,看报纸的时候就比别人多,对于国家的大政方针略知一二。在他的带动之下,群众开始鼓噪起来。

    群众的呼声很整齐,周菁只得闭嘴。

    侯卫东只能站在一旁瞪眼看着,他暗地里也同情这些储户,心道:”辛苦钱取不出来,吼两声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不打砸抢烧,就和我没有多大关系。

    情绪可以互相影响,随着吼声,在基金会门口示威的群众越闹越厉害,有人拿着手中的东西朝基金会丢了过去。白春城往日整齐的头发已经开始散乱,满脸是汗水。他跑到侯卫东身边,惶急地道:”这些人就要去围镇政府了,那个老师跳得最凶,他说要到益杨县城去上访,如果取不了钱,就要到沙州、岭西,甚至国务院去上访。

    侯卫东看着人群渐渐向政府转移,道:”这些人取不到钱,肯定是要闹的,我们只能暂时维持秩序,解决问题还得靠钱。

    白春城苦着脸又跑到钟瑞华身边。

    派出所民警周强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抄着手站在侯卫东身边,道:”基金会的那几个屁眼虫没有想到有今天,去年我找他们贷款,还不阴不阳,现在遭报应了,这一次清查基金会肯定有人要进班房。

    侯卫东见人群已经转向镇政府,对付江和周强道:”我们不能让这些人上楼,把楼梯堵住,只能让他们选出代表到底楼大会议室。

    基金会与政府不到一百米,侯卫东带着付江、周强以及党政办的工作人员,很快从基金会跑到了镇政府大院,站成一排,堵在楼梯口。

    无数的存单伸到了侯卫东的鼻尖,无数的唾沬飞到他的脸上,吵闹声如群马奔腾,将政府大院弄成菜市场,很是热闹。

    干瘦的教师辛民站在最前面,道:”我们要见赵永胜和粟明,让他们两人来给我们解释,由镇政府盖章写承诺书。他振臂一呼,群情响应。

    侯卫东道:”辛老师,你们选几个代表进来,乱吼一通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辛民的声音很高亢,道:”不是我们要闹,我教书育人二十多年,省吃俭用才存了两万多块钱,这是我们的血汗钱,我不要利息,把本金还给我。

    “这不是青林镇一家的事情,省政府统一安排的清理整顿工作,希望你能理解。

    辛民反击道:”也希望你能理解我这个穷教师。

    侯卫东知道这样说不清楚,道:”辛老师,你找几个代表到底楼去,这样闹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辛民道:”我们可以选代表,但是要让赵书记来亲自对话。

    镇政府大院闹成一片,基金会门前的压力就减轻了。钟瑞华和白春城赶紧溜回到门市里面,喝水、休息。他们屁股没有坐热,赵永胜一个电话打了过来,道:”钟镇、白站长一起到政府这里来,到底楼会议室给群众做好解释工作。

    代表们进了底楼会议室,群众就在政府大院里三三两两地聚着,都在等着最后的消息。

    整顿基金会是高层决定,青林镇哪里有权力做决定,把代表们请到会议室,只是将沙州市、益杨县的文件宣读一番。赵永胜再三保证:”清偿组将基金会的账査完,就逐步开始兑付,你们要相信政府,政府是绝对不会骗你们的。

    辛民接口道:”马有财县长刚刚讲了话,再三保证基金会是政府的,怎么过了十几天就封了基金会?现在的政府信不得。

    赵永胜脸色一沉,道:”辛民,你是国家教师,怎么带头闹事?一点觉悟都没有!你这种行为,怎么能够教学生?’,他暗道:”等事态平息了,一定要将这个辛民调到最偏僻的村小去。

    在赵永胜的威严目光之下,辛民有些心虚,可是想到两万元钱成了废纸,火气又上来了,在会议室大吵大闹。

    代表们出了底楼会议室,他们带出来的答案显然不能令群众满意,又开始闹将起来。赵永胜回到办公室,给派出所打了一个电话,道:”秦所,你最好亲自过来一趟,如果政府这边出事,你不好交代。由于事情紧急,赵永胜说话也没有笑意,很严肃。

    秦钢心里对基金会的事情不以为然,因为他家里就有几万块钱存在基金会。他磨蹭了一会儿,当赵永胜第二个电话打过去,他才带着王一兵和老黄出现在政府大院。

    双方对峙到下午5点,群众这才陆续散去,但是也有少数执著之人,坚定地守在了政府大院中。

    夜幕降临以后,这些固执的取款人不得不离开了大院,他们相互邀约,明天继续到政府来”上班”。

    晚上,赵永胜又召集开会,他在会场上发了脾气:”凡是拿工资吃饭的,明天再去闹事,各单位领导到我面前来说清楚,说不清楚,一律停职。

    益杨中学校长被骂了一顿,他本身有三万多存在基金会,老婆在屋里哭了一晚,他已经相当痛苦了。此时被赵永胜指着鼻尖骂一顿,又气又急,晚上突然中风,幸好卫生院值班医生还在,这才没有出大岔子。

    第二天,基金会门口、政府大院外面已经聚集着不少人了。看到侯卫东过来,有认识的人就打招呼,道:”侯镇,镇里的钱什么时候兑现?

    侯卫东劝道:”要相信政府,绝对不会让你们吃亏的。具体方案县里还没有出来,耐心在家里等着,在这里围着也没有意思。

    侯卫东很快就被人群围住,你一句我一句,开始还是请求政府还钱,有人情绪激动起来,开始破口大骂。人群中有上青林的老百姓,他们开始帮着侯卫东说话:”侯镇长又没有管过基金会,你们不要乱骂人……

    骂归骂,毕竟没有打闹起来,众人在政府大院待了半天,到了吃饭时间,不少人就在外面随意对付一餐。虽然基金会的事情让人心中气愤不安,但是饭总是要吃的。

    青林镇上的小餐馆生意格外火爆,倒意外地发了点小财。

    姚豆花馆子坐得满满的,多是上午在政府大院集聚的人群。侯卫东、晏道理和周菁等人进来的时候,一些人就斜着眼睛看着他们,不少上青林的人则热情地打起了招呼。

    侯卫东和晏道理等人坐下以后,他招呼上青林几个人:”大傻、二娃,好久都没有看到你们了。

    大傻是望日村的村民,曾经在芬刚石场干过,后来嫌路远,就到了曾宪刚石场上工。他长得颇为粗壮,脸相就如香港影片中的大傻,所以上青林的人就叫他大傻。这两年他在石场赚的钱大部分都存在基金会,上青林镇基金会关门以后,他守在了青林镇政府。

    听到侯卫东招呼,他和二娃等人端着碗来到了侯卫东这一桌。不一会儿,白花花的豆花、金黄色的粉蒸肉、白中透红的烧白就端了上来,女老板又在外面切了些卤肉过来。

    侯卫东喊道:”拿两瓶益杨红。打开酒瓶,他把一排粗瓷碗倒满。

    周菁看着眼前的粗瓷碗,眼睛都瞪大了,道:”侯镇,我不喝酒,喝一点就要过敏。女人不喝酒,原因很多,其中一条就是过敏。过敏这事又说不清楚,所以就是很好的理由。

    侯卫东喝酒很猛,但是从来不劝女人喝酒。他把粗瓷碗拿过来,道:”大傻,你多喝一碗。又顺便夸了周菁道,”周菁口才了得,今天在基金会门口很有风采。

    大傻喝了一大口益杨红,脸红得就真像是关公一样。他对侯卫东道:”疯子哥,我信你的话,你给我说一句,基金会的钱到底能不能拿到?

    这事并不好回答,侯卫东诚恳地道:”这件事情,县政府还没有具体政策,我不能乱说。只是据我分析,基金会涉及成千上万的老百姓,只要有存单,这钱迟早能拿到手,不过要等上一段时间。

    大傻素来崇拜侯卫东,听了这话,心情放松不少,端着粗碗,开始给镇干部敬酒。

    侯卫东就对二娃道:”吃了饭,你们几人回山上去。现在这种情况,围在镇政府门口也没有多大意思。到石场工作一天,又有三十多块钱,这是实在货。下面的事情有了眉目,村干部都会知道。

    这时,又有几个不认识的村民围过来,询问基金会的事情。侯卫东还是把原话讲了,他在下青林中并无多大威信,同样的话,大傻等人听了就信进心里,而这些不熟的人听了,总觉得是在敷衍。

    等到这群村民或是带着希望或是满心失望地离开以后,侯卫东这才认真地吃了几口菜。

    吃完了饭,晏道理跟着侯卫东到了镇政府大院。院子里的人群渐渐也多了起来,综治办诸人还站在门口,见党政办的人回来了,便换了班出去吃饭。经过了一天多的解释与对峙,干部和村民的对立情绪没有最初那样浓。付江搬了一张凳子坐在门口,与坐在一旁的村民就聊起天来。

    晏道理把侯卫东拉到了办公室,道:”红坝村的桥要修好了……

    侯卫东点头道:”我知道这事,你找我还有其他事情吗?我们以前有协议,我只管修桥,村里的破事不要烦我。

    晏道理脸上表情就有些赧然,道:”桥是修好了,可是路没有办法修了。望着侯卫东疑惑的表情,他道,”河对岸的公路原本要搞集资,大部分村民都同意了。可是基金会垮了,村民就开始扯皮,包括一部分社长,都说拿基金会的存单来抵押。修路是大事,政府到底能不能特别考虑,兑现一部分出来?

    侯卫东道:”你是村干部,我不骗你,在这种关键时期,要想大规模兑付根本不可能。

    晏道理眼珠微转,从怀里拿了一叠存单过来,道:”这些都是我收到的存单,他们要用这些存单来抵修路的集资款以及农业税、提留统筹。大多数有存单的村民都放了话,今年用这个存单来抵各种款项。你

    是联系红坝村的领导,这事你看着办。

    “存单也是钱,我认为可以考虑用存单来抵农业税。老百姓的钱都是血汗钱,一分一角都是从土里刨出来的,都是从口里节省出来的。有的是为了娃儿读书,有的是为了养老防病,有的是为了娶媳妇,就这么贴一张纸在墙上,这些钱就完了。别说是一般老百姓,就是村社干部都想不通这事。说到后来,晏道理已不是表演,而是发自内心的愤怒。

    侯卫东知道怎么对付晏道理,不慌不忙地道:”晏书记说的都是事实,可是我没有管过基金会,对以前的事情不清楚也不负责。如今县里的政策没有出来,我能有什么办法?

    晏道理又换了一种表情,亲热地道:”我们来谈一个生意,这里有四万多块钱的存单,我卖给你,利息算你的赢头。

    以前基金会为了揽储,利息比同期银行利息高得多。侯卫东翻了翻道:”晏书记,你大大的狡猾,这是在转嫁风险。

    晏道理嘿嘿笑道:”刚才侯镇说过,基金会涉及成千上万的老百姓,只要有存单,钱迟早能退,这话我同意。侯镇把存单买过去,根本不存在风险的问题,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你赚了钱,又帮村里解决了实际问题。

    “切,即使政府以后要支付存款,你以为利息还有这么高吗?如果算上通货膨胀,我不亏就算是好的,还谈什么赚钱。

    晏道理听侯卫东说得实在,道:”我大胆做个主,每张存单打个九折,这样你就有赚头。

    侯卫东又拿着存单看了一遍,这些存单多是小额存单,多数只有两三千,好几人的名字侯卫东知道,都是村里的刺头。

    看了存单,侯卫东并不说钱的事情,又提起老话题,道:”晏书记,上一次你给我说修了红坝桥,村里的事情我就不用操心,现在桥修好了,怎么事情又来了?

    晏道理挠着头,不好意思地笑道:”如果不是基金会突然被整顿,我肯定不会让你操心农业税和提留统筹,这次特殊。

    红坝村条石场正好结了一笔款子,有五万多元。侯卫东心道:”这钱来得容易,取之于红坝村,用之于红坝村,也算是做了好事。但是,对于晏道理这种老奸巨猾的村干部,就算同意了这种做法,也要吊一吊他的胃口。

    “四万多块钱,是一笔大数目,我一个人做不了主,还要回去问问屋里的当家人。

    其话中之话,晏道理已是听得明白,他心中暗喜,道:”弟妹是大地方的人,肯定会同意,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别人都说晏书记是狗鸡巴抹菜油一一又奸又滑,以前我还不相信,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这样吧,我明天给你准确答复。

    晏道理听到侯卫东说起了粗话,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道:”上青林的人都说你是疯子,我纠正一下,你是一个好疯子。这件事情办妥以后,红坝村的事情你放一百个心,我绝对不会给你添乱。

    两人在办公室随意扯了几句,晏道理喜滋滋地出了门。

    侯卫东站在办公室看着下面的情形,只见晏道理出了门以后,就有一两个妇女站在他面前说了两句。晏道理走了一会儿,陆续就有二十多人离开大院,其中几人侯卫东虽然叫不出名字,却知道是红坝村的人。

    “妈的,这个晏道理玩的是软硬两手。侯卫东笑骂了一句。通过这事,他对晏道理的好感骤然上升,不管他的方法如何,至少他还是在真心为村里老百姓办实事。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