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3部 第八章 开发区征地纠纷引省报暗访 硬道理

    “你们是记者?记者证拿来看看。王总是标准的包工头形象,肚子如大山一样高高凸了出来,他用略有敌意的眼光看了记者证,在归还的时候,愤愤地道,”还是省报记者,记者不是好东西。

    刘瑞雪和杜成龙脸色就难看起来。王辉将记者证收回来,他并没有生气,道:”王总对记者有成见吗?

    王总就是马有财的小舅子,他是那种”面有猪相,心头嘹亮”的人,粗鲁在表面上,精明在内心,这个招数他用了许多年,屡屡奏效。他高声地道:”前一段时间,钢材脱销了,买不到钢材这房子建个狗屁。记者就拿这事来做文章,弄得我在新管会差点下不了台。

    抱怨了一通,王总手抚着皮带,道:”你们是省报记者,肯定比三流小报记者水平髙,希望你们实事求是反映问题,不要听风便是雨。我叫什么名字,名片上有,我是粗人,说话不好听,你们是文化人,也别见怪。

    三人颇为郁闷地上了车,刘瑞雪道:”王主任,怎么情况与政协报的文章全是拧着的?新管会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这一次到益杨采访,省报并没有提前通知沙州,王辉根本没有想到他们的行踪早就被新管会掌握,自然也不会疑心这是新管会故布之局,他道:”粟家豪这人我认识,他是沙州中学语文教师,文字很棒,人品也不错,我相信他不会乱写。我们在益杨采访结束以后,再到沙州与他见一面。同一个事物,哪怕是阳光直射着的事物,也总有阴暗面和阳光面,关键是看问题的角度。

    此时三人已经饿得不行,王辉看了表,道:”好事不在忙上,我们马上回益杨县城,休息到3点,刘瑞雪和杜成龙到南郊,进村入户,了解一手材料,晚上汇总材料。明天上午到新管会去采访,下午回沙州与粟家豪见面。

    新管会办公室,各方面情况都汇集到了侯卫东办公室。

    侯卫东道:”省报这三个记者工作很细心,章主任,你估计他们下一步要做什么?一章湘渝想了想.道:”他们三人工作比较务实。下午应该要到村民家里去。

    “我们要掌握主动权,今天下午继续在宾馆前面守株待兔,让杨柳去,章主任提前到粟家村去,争取下午在村里面与记者不期而遇。

    由于美’国大片广泛传播,大家在欣赏大片的同时,也偷学了几招跟踪方法,当三位记者走出宾馆时,侯卫东那辆皮卡车悄悄跟上了。王兵对杨柳笑道:”你放心,他们绝对发现不了,到了南门口上,就可以给章主任打电话了。

    当省报王辉的普桑确实无疑地走进了南郊小公路,杨柳就用借来的手机给章湘渝打了电话。4点左右,章湘渝成功地与刘瑞雪和杜成龙不期而遇。

    刘瑞雪悄悄地给留在益杨城的王辉打了电话:”我和杜成龙采访了四家农户,现在遇到了新管会一位副主任,他邀请我们到新管会,去不去?

    王辉正在县人民医院,政协报文章说有六位村民受伤住院,但是并没有说明是什么伤,他特意过来核实。

    人民医院,蒋玉新恰好是值班院长。祝焱原本就是新管会首创者,她自然是站在了祝焱一方。给值班医生打了电话,很快,粟家村六个人的病历和新管会易中成的病历被送了过来。

    “我听说是六个人,怎么是七人?王辉接过蒋院长递过来的病历,依次翻着。

    “六个村民,一个新管会干部,七个人住院,六个村民都出院了,新管会干部还在住院治疗。

    王辉没有多问,接过病历仔细翻看着,发现村民都是软组织损伤,而新管会易中成则缝合了十六针,他暗暗吃了一惊:”政协报上根本没有提到这亊。

    蒋玉新从医生的角度道:”村民应该是在抓扯过程中受的伤,新管会那位干部是被石头砸伤,那些村民下手太狠了,把人往死里整。现在六个人的医药费都还挂在账上。

    王辉抄着病历,随口道:”农民的根在土地上,有了土地也就有了生活保障,农民如果没地,连退路也没有了,他们有过激行为就不难理解了。

    蒋院长抢白道:”农民失去了土地也不能出手伤人。被打的干部也是人,也是孩子的爸、父母的儿子,如果他被打死,家庭的顶梁柱就倒了,让全家人怎么过生活?

    王辉道:”打人的方式当然不对。这时,刘瑞雪的电话打了过来,他沉吟了一会儿,道,”既然遇到了,我们就到他们办公室去,反正迟早要见面。

    5点,侯卫东在新管会小会议室正式与三位省报记者见面,他故意端了端架子,让章湘渝陪着王辉等人聊广一会儿天,这才端着茶杯、拿着笔记本走进了会议室。

    侯卫东看着三位神交多时的记者,很热情地道:”稀客,真是稀客,没有想到省报记者能到新管会来采访,不胜荣幸。

    章湘渝介绍道:”这是新管会党组书记、主任侯卫东。

    王辉手里的新管会资料已经过时了,资料上还是杨大金为主任,张劲是常务副主任,他没有料到新管会一把手这样年轻,道:”我是《岭西日报》的记者王辉,这两位是我的同事,刘瑞雪、杜成龙。

    侯卫东坐下来以后,给王辉、杜成龙递了烟,道:”王记者到新管会来采访,是大好事,我们欢迎。他高声对章湘渝道,”章主任,这两天你把手里的事停下来,全程陪同王记者一行,既要当好导游,又要当好服务员。不等王辉等人说话,又高兴地道,”王记者,新管会虽然做出了一些成绩,但是距离组织要求和人民希望还有很大的差距,没有想到省报记者会为了这一点成绩来进行宣传。我代表新管会全体干部、三万六千人民,衷心感谢王记者、刘记者和杜记者。

    杨柳适时地拿出新买的相机,对着记者们一阵闪光。

    王辉、刘瑞雪和杜成龙面面相觑,刘瑞雪在心里一阵嘀咕:”敢情新管会还在想着美事。王辉解释道:”我们这一次到益杨是《岭西日报》安排的系列调査活动之一,益杨只是其中一部分,谈不上宣传。侯卫东很是热情地打断王辉的话,道:”系列调杏能到益杨新管会耒,我们已经感到很自豪了。请各位朋友先参观展览室,这样就可以对新管会有个直观印象了。

    当好服务员。不等王辉等人说话,又高兴地道,”王记者,新管会虽然做出了一些成绩,但是距离组织要求和人民希望还有很大的差距,没有想到省报记者会为了这一点成绩来进行宣传。我代表新管会全体干部、三万六千人民,衷心感谢王记者、刘记者和杜记者。

    杨柳适时地拿出新买的相机,对着记者们一阵闪光。

    王辉、刘瑞雪和杜成龙面面相戯,刘瑞雪在心里一阵嘀咕:”敢情新管会还在想着美事。王辉解释道:”我们这一次到益杨是《岭西日报》安排的系列调査活动之一,益杨只是其中一部分,谈不上宣传。

    侯卫东很是热情地打断王辉的话,道:”系列调奄能到益杨新管会来,我们已经感到很自豪了。请各位朋友先参观展览室,这样就可以对新管会有个直观印象了。

    在场的新管会所有官员都站起来,侯卫东道:”请省里领导来参观县级新城管理委员会,请多提宝贵意见。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看着热情洋溢的新管会诸位干部,三位记者就跟着侯卫东等人进了展览室。

    这个正科级新管会的展览室,远远超出了正科级水准。尽管新管会正式的详规还没有出来,侯卫东为了更好地宣传新管会,也为了向企业家们展示新管会的末来,还是按照初设方案,高标准地做了这个展厅。

    侯卫东等人专门找来了沙州最大的广告设计公司,数易设计图,搞出了这个展厅以后,祝焱等领导又提出修改意见。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能顶诸葛亮,花了很多心思的展厅,在思路、灯光以及现代技术采纳上,至少达到省级展览厅标准。

    当背景音乐响起的时候,大沙盘上灯光逐次亮起,侯卫东手拿着遥控笔,亲自进行讲解。他到新管会时间不长,但是对展厅每个细节了如指掌,介绍起来绘声绘色,极具感染力。

    刘瑞雪原本对这位年轻的新管会一把手带着几分轻视,听完介绍以后,不由得刮目相看。

    王辉明白,新管会态度越热情,他手中笔就越容易被软化,他趁着侯卫东稍为歇息时,抢先插话,并且是直接进入主题,道:”新管会面积约六到七平方公里,建成以后,有多少农民将失去土地?失去土地以后,他们将如何生存?话已开口,他就不想留余地了,道,”不管是为了发展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都不能让农民来承担改革的代价了。漫长的农产品价格剪刀差,农民已经默默承受了发展的代价,新一轮改革,不能以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来取得进歩,这是不人道的行为。

    展览厅里格外安静,按通俗说法,掉个针都能听见声音。

    侯卫东通过段英提前知道了哲报的行动,他如在大学参加辩论赛一样,做了充分准备,早已胸有成竹,道:”我们国家的行政体制是国务院、省、市、县、乡五级体制,益杨新管会是县政府的派出机构,勉强能算得上乡级。乡一级政府没有制定政策的权力,无论历史上存在的剪刀差还是现实改革中出现的诸多问题,都不能由新管会负责,新管会只做与其权责相符合的事情。

    “说得再具体一点,新管会的成立是经过岭西省同意的,在国务院备了案,征地手续合法,我们作为最基层部门,只对自己所征地的农民负责任,并不对历史负责。征用土地以后,如何保障农民生活,我们在政策范围内制定了五条保障措施,尽最大可能保障失地农民的生活。

    王辉道:”能否看一看这方面的资料?

    侯卫东吩咐一声,杨柳将新管会与粟家村的座谈记录拿了过来。王辉等人专心看了起来。

    侯卫东一边补充道:”除了当时讨论的几条,还要加上县委、县政府提出来的两条要求。一是村民可以组建施工队伍,土建部分按照市场价拿给当地村民,二是鼓励被征地村民子女读益杨职校,凡是读职校的,将免掉部分学费。

    等到王辉看完,侯卫东道:”城市化道路,其实也是我们国家发展的必由之路,帮助村民向居民转变,也是新管会的职责。

    王辉转换了一个角度,又问道:”岭西五十多个县,差不多每个县都有开发区,占了大批良田熟土,而现阶段项目和资金都是稀缺品,必定大部分开发区都难以成气候。如今新管会征用大片土地,我估计在两平方公里左右,但是在建项目很少,准确来说只看到两个。大量土地天天晒太阳看星星,杂草长得如小树林,益杨县委、县政府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这只是暂时的问题,目前广东秀云药厂、沙州啤酒厂已经进驻沙州,与岭西轴承厂也签订了协议,这三家企业都是大企业。我相信,随着岭西高速路的开通,进驻益杨的企业会越来越多。侯卫东自信地笑了笑,”还有一个好消息,在岭西省和沙州市的帮助之下,益杨县政府将与省发展银行进行合作,发展银行贷款十亿,整体开发新管会。我现在担心是将来人驻企业多了,征用土地不能满足需求,晒太阳看星星现象将永远成为过去式。

    刘瑞雪心道:”这位年轻人口才不错,从目前来看,政协报上的文章,也只能算是一面之词。

    侯卫东是新管会主人,自然不愿意与《岭西日报》这种大媒体争论,虽然说道理越辩越明,但是在很多情况下,羸了道理却是输了感情。基本阐明了观点以后,他道:”王记者,有了这条新高速路,益杨到沙州也就半个小时,到岭西也就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的路程。益杨新管会已经有了相对优良的发展条件,我坚信益杨新管会应该能够成功。他继续诚恳地道,”新管会永远对媒体开放,王记者愿意看什么资料,愿意到哪一家企业、哪一家农户,我们都欢迎并全力配合。我建议新管会可以作为王主任的观察点,你可以留一张新管会现在的照片,一年时间,益杨新管会肯定要发生巨大变化。~

    王辉追问了这么久,见这位年轻领导始终不急不躁地侃侃而谈,而且还言之有物,也就松了口,笑道:”我在岭西去的地方也不少,很少遇到对媒体这样开放的领导了,如果所有领导都像侯主任这样,媒体的春天就不远了。

    “这是办公室主任杨柳,暂时充当联络官,有什么需要直接找她便是。侯卫东又对杨柳道,”杨柳,你这个联络官要尽心服务,为王记者一行提供最好的条件。

    他一边说,一边看表。杨柳立刻明白了侯卫东的意思,对王辉道:”王记者,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吃便饭。不等王辉推辞,杨柳又道,”我们不吃大馆子,城郊附近有一家渔场,吃农家饭。

    侯卫东紧跟着道:”王记者,吃顿便饭,不违反原则吧。尝尝益杨农家风味,也算是深入基层。

    “我们还有事,就不耽误你们更多时间了。

    杨柳道:”不能走,我们还有一肚子苦水要向王记者说。杨柳原本就娇小,挡着王辉的路,很有些小女人姿态。

    王辉这个四十多岁的大老爷们,在她面前拉不下脸,结果在新管会诸人连劝带拉之下,加上他也想再深人地与侯卫东谈一次,就同意一起吃晚饭。

    晚餐地点距离新管会并不远,这是一个50年代的三级小水库,位于一条小山谷前端,面积不宽,平均深度却达到六七米深,由于水寒,农户不愿意在里面网箱养龟,在遍地网箱养鱼的90年代,这里算一块少见的干净水体。

    山风掠过湖面,带来丝丝凉意,空气中负氧离子含量远比县城里高,让王辉觉得浑身舒泰。侯卫东并没有紧跟在王辉身后,而是自得其乐,拿起鱼竿,道:”老杨,你喂老窝子没有?

    老杨是内陆地区的水上人家,常年都在湖边,脸色黑黑的,提了一个小桶,里面装着煮熟的红苕小颗粒以及其他小料。他抓起来往水里丢,红苕和小料进入水里,荡起了一圈又一圈波纹。

    侯卫东听到刘瑞雪、杜成龙都称呼王辉为王主任,他也改变了称呼,道:”王主任,天还没有黑,还可以钓几竿,来过把瘾。

    老杨站在岸边,帮着刘瑞雪朝鱼钩上挂蚯蚓,然后叉着腰道:”水库里都是淸水鱼,^多喂点粮食,比池塘里的鱼好吃得多。他伸出手,拿三根手指比画着,”里面都是土鉀鱼,最大三指宽。

    王辉是半个钓鱼爱好者,见水面清澈,就站在了侯卫东身边,两人举着竿站在水边,自然而然地把距离拉近了不少。”侯主任是当兵回来,还是大学毕业?”我是沙州学院毕业的。”原先在哪里工作?

    “以前在乡镇工作,后来调到县委办,去年才到了新管会。两人聊了一会儿家常,侯卫东推心置腹地道:”王主任在展览厅的话很有道理,在内地,项目和资金总是稀缺的,按照资本的特性,它一一定会自动寻找最适合的地方。王辉明白其中意思,道:”一句话,各地建开发区就是为了筑巢引凤。

    “对,现在各地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建开发区是必然选择,对城郊的侵占也是必然。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新管会对农民的安置在全省都算得上不错。

    王辉作为省报资深记者,全省基本上跑遍了,在心里基本认同侯卫东的观点,只是他的认识更深一些,道:”中央每年按GDP给各省排座次,各省也用GDP给各县排座次,GDP以及地方财政收入决定着领导的升迁,这些就是政绩工程、面子工程。各县在这个指挥棒下不顾自身情况,大搞开发区,拼命招商引资,带来了环境污染、农民失地等各种社会问题,迟早会弄得不可收拾。

    侯卫东道:”引入竞争机制,从客观上能够促进各地经济发展,这种机制毕竟比一潭死水要好,相比以前也算是巨大的进步,毕竟这是一个比较客观的指标。王主任,你认为什么指标更具有操作性?

    王辉道:”我没有这么乐观,持怀疑态度。至于其他指标,我研究得不深。正说着,他看到水面上的浮子猛地沉了下去。

    “咬钩了!他指着水面上的浮子,大喊了一声。侯卫东早巳看得清楚,手腕往上一抖,一条鱼儿被带出了水面,正是三指宽的鉀龟。

    很快王辉也钓起了一条鲫鱼。

    快乐的时间总是很短暂,天色黑下来,大家纷纷收竿。王辉钓了六七条鱼,加上其他人钓的,共有二十来条鱼,提在手里沉甸甸的,很有成就感。三人在水库边吃过晚饭,回到宾馆,又集中到王辉房间。

    刘瑞雪道:”原本想找一支麻雀来解剖,找出开发区存在的问题,从今天调査的情况来看,益杨新管会并不典型,没有突出的问题,也没有突出的成绩。我觉得益杨新管会没有典型性,挖不出有深度的稿子。

    王辉站的角度不同,道:”开发区问题是报社的重点课题,我们开了头就不能放弃,下一步暗访临津县、吴海县。

    第二天,新管会办公室主任杨柳将最新印刷的新管会宣传册送了过来,另外还有益杨明前茶和上青林望日村风干野鸡。这些都是上好的土特产,不是现金。王辉略为推辞,也就收下了。

    侯卫东最初想送些红包,又担心直接送钱会引起反感,商量之后,便改为土特产,既表达了感情,又显示了新管会问心无愧。

    杨柳代表新管会将王辉送到了益吴公路口,分手前,她特意要了王辉等人的电话。

    侯卫东此时已经明白了王辉意图,他是吴海县人,对那边的情况很熟悉,知道其开发区运营情况除了土地大片抛荒问题,污染也特别严重。他原本想提醒任林渡,转念又想道:”省报记者既然是来调查问题,就让他真实地看一看各地开发区真实情况,免得把新管会当成耙子。何况任林渡只是委办副主任,并不是开发区主任。想到这里,侯卫东便放弃了打电话通报情况的念头。

    侯卫东给段英打了电话,准备表示感谢。段英正在编辑室谈事情,

    低声道:”我还有事,等一会儿给你打过来。等了五六分钟,段英就把电话回了过来。

    侯卫东也没有隐瞒,将对付王辉的小方法给段英讲了。段英捂着嘴笑个不停,道:”以前总认为你一本正经干大事,没有想到肚子里也有这么多花花肠子。笑过之后,又道,”王辉是资深记者,带队采访例不空回,这一次在益杨没有挖到炸弹,恐怕其他几个县要受到牵连。

    侯卫东当时并没有重视段英所说,十几天之后,段英所说变成了现实:一份《开发区到底要去往何方?》出现在岭西省《要情通报》之上,并且加上了编者按。岭西省委书记蒙柰放看完当即批示:”开发区过多过滥的问题,各地务必要引起髙度重视。近期省委将对开发区进行检査,符合条件的将优先扶持,不符合条件的则立刻关闭,还田与民。

    在王辉文章中,特意提到了益杨新管会在保障失地农民生活上的六点做法,正因为此,益杨新管会在第一时间接待了省级检査组,恰好此时益杨县政府与发展银行正式签订贷款合同,检查组受邀出席了签字仪式。检査组对益杨新管会印象不错,一致认为益杨新管会符合要求,只是向省里提出了”合并益杨新管会与开发区”的建议。

    省里检査组分为八组。一个星期就将全省开发区走遍,最后,以省政府的名义关闭了十六个手续不全、规模偏小、交通偏僻的开发区,益杨新管会则继续保留。

    秦飞跃得知这个消息,心里犯了难。开发区与新管会合并,则意味着两套班子要合二为一,他知道侯卫东与祝焱关系深厚,不敢与之竞争,痛快地向侯卫东表态愿意调离开发区,同时积极开始活动。

    侯卫东在新管会刚刚上路,自然也不愿意将一把手位置拱手让人,当检査组提出建议以后,他立刻赶往岭西省委党校,向祝焱汇报工作。

    祝焱在党校天天坚持运动,一律不喝酒,有推不开的应酬,就坚持只喝红酒。几十天下来,他原本略有规模的肚腩不知不觉消了下去。

    他听了侯卫东汇报,道:”省委检査组建议很好嘛,我离开益杨之前,也曾经有这个想法。新管会与开发区合并以后,两区实际上就连为一体,东部的新管会高科技园与开发区可以成为新管会工业园区,靠近高速路这一部分土地,则可以将银行、医院、学校、商贸中心和高档住宅区集中在一起,这样城市功能分区就很明确,中等城巾’的骨架也就搭起来了。

    侯卫东明确地汇报了自己的想法:”新管会与开发区是同级单位,现在合二为一,就要重新任命班子,我刚刚上路,还想继续干下去。

    况焱心中有数,轻描淡写地道:”这事你不用考虑了,现在只管抓「作,工作出了成绩,自然就有了位置。

    聊了一会儿,祝焱道:”祝梅这小家伙最近发传真上瘾了,经常给我发过来。他内心深处对祝梅有很深的愧疚,如今见落落寡合的女儿居然快乐起来,他的高兴发自内心。他没有想到电脑和传真机会给一个聋哑小女孩带来如此多的快乐,念及此,看侯卫东的眼神更多,几分亲切。

    他兴致勃勃地道:”今天下午是政治经济学,那个老夫子与时代脱节了,只会死搬红色经典,与现在结合不上,不听也罢,我到沙州去看祝梅。

    坐上了王兵开的三菱,一路风驰电掣,坐在车上却感觉极为平稳。祝焱道:”卫东,这位师傅是从哪里调来的?车开得好。

    老柳开车技术也是一流,不过年龄大了,精力比不上从前,手脚也慢了一些,祝焱早有换司机的想法,只是一时没有找到人品和车技都好的驾驶员。

    侯卫东闻弦歌而知雅意,详细介绍道:”王兵师傅原来是交通局下属驾校的教练,被我挖过来的,水平高,他当过兵,为人很忠诚。话到此,已经将主要内容表达出来了,侯卫东亦就不再多说了。

    到了聋哑学校,走到学校操场,又见到了杨校长背着手在操场里转。杨校长见到祝焱,将脸上愁容换成了笑意,穿过操场走了过来,道:”祝书记,您来了。虽然侯卫东来了数次了,他还是记不住侯卫东的名字,只知道他是祝焱的秘书,只是点头,算是打招呼。

    今年春节,祝焱找来一家企业,为聋哑学校赞助了五万块钱。有了这五万块钱,杨校长才勉强过了轻松的舂节,给每位教师发了五百块钱过节费,给聋哑学生换了厚实的棉被子,同时,买了两头猪,请杀猪匠到学校杀了,让二十来个回不了家的聋哑孩子痛痛快快地打了好几天牙祭。为了让这个学校教师和学生过上好日子,杨校长是百般算计,但是由于经费紧巴巴的,许多想法也就无法实现。

    “祝书记,每次都想麻烦你,我都不好意思开这个口了。杨校长陪着祝焱上了楼,还是开了门。

    “别说客气话,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祝焱心情好,客气地道。”我们这个聋哑学校是沙州甚至是岭西最大的聋哑学校,师资基本

    凑齐了,现在缺教材。北京出了一批盲文书,教师们都想买回来,只是没有钱。

    侯卫东暗道:”沙州一年财政收入有十七八个亿,怎么就不能多挤一些钱来帮助这些聋哑孩子们?财政局的人也应该到聋哑学校来看一看。他清晰地记得,前几天新管会财务科请了财政局行财科长吃饭,行财科长其实并不是正宗科级千部,说白了就是财政局的股长。为了争取资金,他甚至放下架子亲自去作陪,这一顿饭,喝了四瓶茅台,拿了烟,送了东西,总共花了好几千。

    想着这顿饭,义看着孩子们,侯卫东心里有些发堵。这时,祝焱扭头对侯卫东道:”你有没有渠道解决这笔经费?”没有问题。侯卫东又对杨校长道,”买这批书到底要多少钱?我来想办法。”三万。

    “好吧,过两天我给你送过来。

    杨校长握着侯卫东的手,道:”感谢你,太感谢了,这下孩子们有教材了。怎么能麻烦你送钱过来,我和财务到益杨来领。他仍然没有能想起侯卫东的姓名,不好意思地问道,”同志贵姓?他从口袋里取出电话本,仔细地记下侯卫东的姓名、职务和电话。

    祝梅见到爸爸和侯卫东两人出现在面前,自是很高兴。

    祝焱兴致也高,带着祝梅特意去坐高速路,一不留心就开到了岭西’,他带着女儿祝梅去商场买东西,两人都玩得高兴。

    在岭西德克士吃了饭,三菱车回到了沙州。祝焱亲自将女儿送回沙州,然后,侯卫东又将祝焱送回了岭西。

    分手之际,祝焱颇有感触地道:”沙州聋哑学校在岭西也算是一流,但是依然经费紧张,设施陈旧,说到底,还是经济不发达。

    侯卫东道:”三万元我明天就送过来。

    祝焱点了点头,又交代道:”回去以后,什么事情都别想,一门心思抓工作,要记住小平说的话,发展才是硬道理。新管会与开发区合并以后,职责增加了,任务更重了,这副担子交给你,是机遇也是挑战,我希望明年见到一个崭新的新管会。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