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3部 第十章 何去何从,我听从祝书记的安排 何去何从

    下午,侯卫东先到了县财政,找到财政局长桂刚谈了新管会的财务问题,3点30分回到了新管会。

    走进新管会大院,抬头就看见一辆熟悉的小车一李晶的座驾。他急忙取出手机,手机上干干净净,并没有未接电话。下车再看,小车里空无一人,没有李晶,也没有李晶的驾驶员。

    侯卫东心里明白,李晶是自己开车过来的。”李晶不给我打电话,多半是为了土地的事情。带着这种疑虑上了楼,见章湘渝办公室的门半掩着,李晶的声音从门缝里直接扑进了侯卫东的耳朵。

    侯卫东提着钥匙听了几秒,转身下楼,叫上基建科几位同志去察看工地。

    省发展银行的十亿贷款已经到位了五分之一,到位的所有贷款全部用在了新管会的工地之上。两亿元砸下来,效果十分明显,从高速路下道,可以看到工地上有许多忙碌的大卡车,运走了一车又一车的泥土。

    益杨南郊厲亍起伏很平缓的浅丘,规划中的新管会将把这些浅丘全部推掉,同时开始修路,构筑公路网。公路两侧是人行道和水、电、气等管线。这样…來,形成的地块就是成熟地块,价值自然比野生状态的

    地块要高上许多,这种模式是省发展银行贷款时的附加条件。

    前期平整完毕的土地已经有了规模,一眼望过去,如小平原一般。侯卫东来了点诗情画意,指着热火朝天的工地,对几位部下道:”沧海桑田,说的足随着时间的流逝地形地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就是沧海桑田,而这一切都是省发展银行资金投入所带来的结果。资本的力量真是了不起,如果没冇这&发展银行的钱,要弄出这样的效果,不知会上我们掉多少头发。

    步高购买的土地最接近高速路口,已经完成了格式化,来自粟家村的民工正在卖力地挖管沟。

    等到管线安装完毕,步高公^就可以进场了,这里将立起来新管会第一幢小区式楼盘。

    侯卫东接连看了几个工地,一路之上,各个工程队都很热情,在场的工程队头头都陪着侯卫东,介绍工程的进展情况。

    这种被人重视和簇拥的感觉很爽。”我提两点要求,一是要保证工程质量,查出问题一律返工,到时的损失就由工程队负责,这些话是老生常谈,我就不多说了,二是要保证施工安全,放炮员必须是经过正规培训的,放炮的时候必须拉警戒线,设置人员。

    每走到一个工段,侯卫东都要这样叮嘱一番,同时,也叮嘱了几位甲方代表。

    5点,将基建科几位同志带回了新管会,侯卫东抬头望了望楼上,章湘渝的办公室空调依然在呼呼地转着,他想道:”李晶与章湘渝聊这么久,多半要在新管会投资。

    他没有下车,对司机道:”回沙州学院。

    领导要挑一个好驾驶员也很难,得讲缘分。

    侯卫东原来的司机是王兵,两人关系融洽。后来王兵给祝焱当了教练员,祝焱觉得王兵不仅技术好,还特别懂事,遵守纪律,用起来确实不错,便让王兵跟在了他的身边。

    侯卫东只得重新找驾驶员,开发区的驾驶员老陶只是暂时使用,还有一个观察磨合期。

    回到家以后,侯卫东看了一会儿电视,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他迅速看了看来电,见是章湘渝的电话,便让铃声再响了一会儿,这才接通。他听了章湘渝的汇报,故意道:”今天晚上我有安排。精工集团的李总不是做交通的吗,怎么也想摘起房地产?我抽不出时间,你代表新管会好好接待。

    平日里侯卫东很少在屋里吃饭,冰箱里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东西。他炒了鸡蛋,煮了一碗鸡蛋挂面,吃得好没有味道。在屋里坐到晚

    上8点,手机又在茶几上跳动起来,侯卫东有些预感地拿起电话,果然是李晶的号码。李晶开着玩笑道:”卫东,你的架子好大,投资商来了也不出面。

    “你真的要在益杨投资吗?侯卫东并不太想精工集团入驻新城区。”章主任把新管会吹得天花乱坠,你这个当主官的怎么还信心不足?新管会就在高速路边,土地价现在仍然很低,十亿贷款砸下去,我觉得涨幅应该不小。

    李晶清脆地笑了几声,又道:”我到了益杨,你真的不接见我?我就在学院外面的公路上。

    侯卫东脑海中顿时想起两人第一次亲密时的旖旎风光,心中有片刻挣扎,还是开着车出了校门。

    李晶果然开着车在校门口,她对侯卫东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跟着我。

    虽说只有两辆车,李晶却将应急灯打开,侯卫东跟着李晶的车屁股,车灯闪亮着,就如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岭西高速在晚上原本也没有多少车,两辆车成了车队,倒也威风。

    到了沙州以后,领头的小车毫不犹豫就开向了精工集团沙州分公司。这地方侯卫东来过,原本以为是熟门熟路,不料眼看着就要到了大门,前面的车却灵活地拐了一个弯,又绕过一段支路,就到了红色小楼的背后。

    红色小楼是由老厂房改造,很正规地修了四方围墙。一个中年女子在车灯照射下,利索地将后门打开。

    李晶款款地下了车,把钥匙放进小坤包里,道:”这是当董事长的好处,可以搞点特殊待遇。前面院子是精工集团沙州分公司,进进出出的车辆太多,从后院走就淸静多了。

    在院子中间,新修了一段高墙,墙另一边是精工集团分公司。在后院一侧,从侧楼修了一条专用楼梯,大理石贴了四周墙面,重新铺过后院地板,乂安了壁灯和凼框,就将工厂的烂房子变成了带着欧式风情的城堡。

    在一楼转弯处,侯卫东眼睛向下瞄了瞄,见那个中年女子并没有跟上来。随后就听到了一阵锁门声,他这才记起,一楼似乎有一个小小的值班室,这位中年女子应该是李晶的心腹之人。

    李晶以前在沙道司当副总时,曾经主持汉湖,将汉湖弄得很是兴旺。她离开以后,汉湖骨干陆续就散了,又陆续集中出现在精工集团里面。从这一件亊情,李晶的驭下之能显示得淋漓尽致。

    侯卫东从这件事也得出结论:”李晶为人不错,对部下不薄,否则她们也不会跳槽到精工集团。

    上了二楼,李晶扑到侯卫东怀里,道:”你这坏家伙,到了岭西也不来找我,害我白想你半夜。

    侯卫东伸手扶了她的腰,触手处一掌的细膩和温热,道:”泰国正在闹金融危机,国内市场也萧条好久了,秀云药厂高旺鼻子都铍到眼睛上了,新管会企业普遍开工不足,这种情况下,精工集团投到新管会来,不怕有危险?

    李晶感到了腰间手掌的热量,她身体发软,靠在了侯卫东身上,口里道:”其他国家的事太远,省发展银行既然敢将十亿元贷款放到益杨,精工集团当然会分一杯羹,我对你有信心。除了信任你,我还信任朱总理,前几年企业间三角债务如乱麻,被朱大人快刀斩乱麻解决了。这一次我听省政府的消息灵通人士说,朱大人要加大基础设施建设,以此来拉动经济,刺激内需,所以我认为买土地终究是不吃亏的。”为什么不直接找我?

    “你仕途正在要紧时,我直接找章湘渝,你可以完全不接触这件事情。放心,我绝对按市场规律操作。你那个副主任章湘渝有些贪财,你要注意防范他。

    ^李晶的直觉窣来厉害,这一点侯卫东也佩服,道:”水至清则无鱼,吃点拿点我就装做不知道,可是要搞大的,我就要下涉了。你别与章湘渝搞私下交易,真正的大宗土地,他根本做不了主。

    “益杨土地价格这么低,我就按市场价买,将来也要发财。李晶说到这里,转过身来,亲了亲侯卫东的耳朵,道,”别说这事了。她将侯卫东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道:”我的胸很美吧,你要多摸摸,青春也就这几年了,过几年,就算是天仙也要凋谢。

    这几句话就有些凄美的感觉了,侯卫东抱着李晶进入了卧室。

    早上,侯卫东睡了懒觉,10点才下了高速路。

    下了高速路道口,他一眼看见颇为宽阔的大工地。十几辆货车开得正欢,一副生机勃勃的氛围。

    在距离高速路很近的一块地上,步高的土地上出现了一个个深井,如朝天发射的导弹口,虎视着天空。

    工地负赍人见侯卫东出现在工地上,立刻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陪着这位新管会一把手到工地四处转悠。

    新管会地盘上有好几个工地在施丁.,这些施工队伍的负责人都认识侯卫东,知道他喜欢在工地上瞎转,害得甲方代表时常也盯在工地上。在新管会的工地上,钢筋粗细、水泥标号等看得见的事,施工队不敢明目张胆地作假。

    看着这一块块荒地在眼前变成了工地,侯卫东很有自豪感,信心十足:”一年过后,新管会肯定会更好。

    在忙忙碌碌中,时间很快就流走了,转眼间,夏天已过,秋天来了又走了,当满天鞭炮乩炸时,1998年扑面而来。

    从1997年下半年以来,县委副书记杨森林比刚到益杨时低调了许多,尽量依着祝焱的套路走,并不想过于突出自己。

    这样做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他只是主持工作的县委副书记,身份限制,让他不能大刀阔斧地开展工作,他要忍到转正后才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另一方面,他在益杨遇到了一张看不见的网,让他欲使力而不能。益杨的局行一把手们皆为多年战火熬出来的老手,素来讲究”不见鬼子不挂弦、不见兔子不放魔”,上一次重要人亊任命上败下阵以后,对杨森林持敬而远之的观望态度,不得罪也不亲近。没有下面一把手的配合,杨森林的话在益杨就不太灵光。

    杨森林明白其中的关键,韬光养晦,等待时机。

    这半年来,马有财与钱治国、刘军、柳明杨等常委关系搞得很不错,还到省党校跑了几趟,与祝焱相谈甚欢,同时多次向市长刘兵汇报工作,并陪着刘兵一起到沿海考察,顺便去了一趟香港。

    杨、马两人打起肚皮官司,皆在等着机会,也就没有用过多精力去关注手下的头头脑脑们。

    侯卫东趁着这难得的历史时机,狠狠地办了些实事。1998年1月,秀云药厂、啤酒厂、轴承厂等几个厂的厂房都已经起来了,虽然投产还有一些时间,可是十几幢厂房同时拔地而起,很有些气势。

    步高的房子也建起了六幢,还没有封顶,却已能看出大概。大幅宣传画在县城里铺天盖地,”益杨新生活,就在风韵之都”的标语如计划生育的标语一样,在哪里都晃人眼睛,尽管还没有开始卖房子,售楼处已经有接近六百人来登记。

    情况比预料得还要好,步高笑得合不拢嘴。

    李晶原本看不起县城的房市,买了土地,是准备用来倒手,可是见大环境如此恶劣之下,步高房子这样火,也就动了心,实实在在地在步高对面摘起了房地产,步高的小区叫做”风韵之都”,李晶的小区就叫做”山清水秀”,突出了山和水的概念。

    歩高房市火了,但是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发展,新管会压力却不断增加,侯卫东一次到岭西招商,一次到广东招商,都空手而回。

    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越演越烈,从泰国发端,波及了东南亚国家以后,顺势北上,将口本和韩国席卷其中。中国原本羡慕韩国大财团模式,比如大宇集团就^经是国人的榜样,所以中央才有了五百强计划,还选定了宝钢、海尔等六家企业作为进人五百强的种子公司。韩国大宇破产以后,大财团模式立刻受到了强烈质疑,进军五百强的计划也就自然放弃。

    1998年1月,香港爆发禽流感,十八人感染,其中六人死亡,全港陷入了一片恐慌,特区政府扑杀了一百三十万只鸡。在这种背景之下,为了捍卫人民币不貶值,一向形势不错的出口增长率出现下降,国内商品库存猛增,消费需求严重不振。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新管会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着实不易。省发展银行派员接到报告之后,还不太相信,一个副行长带队来检杏了新管会资金投入情况,当看到了新管会的土地平整情况以及修起的厂房、商品房,交口称赞新管会是岭西开发区的典型。

    沙州市政府为了多弄点钱出来,特意宴请了省发展银行一行,周昌全书记为了表示重视,也特意参加了晚宴。宴会上,发展银行副行长多喝了几杯,拉着周昌全书记,一个劲地夸奖新管会主任侯卫东。

    宴会后,周吕全问:”侯卫东是谁?

    黄子堤道:”现在是益杨新管会的主任,以前是县委办公室主任,很年轻的小伙子。

    周昌全也想起了侯卫东,总结道:”祝焱会用人。

    1998年舂节,侯卫东亲自充当祝焱驾驶员,陪着他去给各路诸侯拜年。初六,在岭西郊外吃晚饭,在座的仍然是去年那一批人。

    组织部老丁看到祝焱,就笑道:”老弟,祝贺,今天多喝一杯。

    况焱脸上带着笑意,道:”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去年在此地祝贺了一次,结果临时变卦,今年遇到同样话题,祝焱更加低调。

    副秘书长老郑道:”我们都不是外人,听说老弟要到茂云地区任副书记,祝贺。这是止儿八经的副厅级下部,比当沙州副市长要强。

    侯卫东心里暗自惊了一下:祝书记要到茂云去当副书记?

    祝焱谦虛地道:”现在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变化,只有正式文件出台,才算得了数。他这么说,其实也是变相承认了这事。

    丁处长道:”我见到了签字,这是很稳当的事情了。今天我们好好喝几杯,老弟终于也是厅级干部了。又道,”茂云班子调整很大,你去那边是第二号,操作得好,说不定很快就能扶正。

    侯卫东已经习惯了祝焱存在的日子,猛然间听到祝焱要调到茂云去当副书记,如站在数十米的钢丝绳上,手中保持平衡的长棒子却突然间被人抽走,这种感觉让人很是空虚。

    祝焱脸色平静,看不出喜怒。

    祝老爷子出来以后,大家很快就转了话题,主要内容就是省城里的风云变化。侯卫东只是益杨县城的小小新管会主任,距离省城直线距离并不远,心理距离却还有十万八千里,他并不喜欢八卦,翻来翻去地琢磨着祝焱调走以后他的处境。

    晚上,祝焱单独把侯卫东叫到了屋里,给他交了底,道:”省委对各地区的班子成员做了不少调整,我要被调到茂云,想听听你的想法。

    侯卫东心情很复杂,从发展前途来说,跟着祝焱是最保险的,另一方面来说,新管会凝结着他极人的心血,如今眼看着就要出成绩了,如果调到茂云,他的心血就留给了后续者。他在脑子里迅速转了好几个弯子,最后还是道:”祝书记,我想跟着你到茂云去。在表达自己真实意愿的同时,也向祝焱表达了自己的忠诚。祝焱久历宦海,对世情人情自是了解得很深透,他早料到侯卫东会

    如此表态,这才道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茂云班子出了大问题,现在情况很复杂,我过去只是副职,有些事情不太方便。你暂时留在新管会,等我熟悉了茂云情况,你再过来不迟。侯卫东道:”我听从祝书记的安排。

    推荐阅读《静州往事》:http://www.nansf.net/yuedu_3665/

    推荐阅读《侯海洋基层风云》:http://www.nansf.net/yuedu_906/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