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4部 第三章 如何让“领导的领导”看上你? 新机遇从天而降

    省委宣讲组到了益杨,全县科级干部全部参会。讲课者是头发花白的老教授,额头上的皱纹装满了学识,课题是”东南亚金融危机与岭西经济”。

    “自1993年,我国对人民币汇价实行并轨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一直处于强势,汇价由当初的一美元兑八点七人民币,一一路小幅攀升……1998年以来,在东南亚等国家货币大幅度贬值的情况下,对外资吸引力增加,出口货物的竞争力有所提高,势必会对岭西造成一定影响……扩大内需是应对金融危机的重要方法,这是我国特有的优势……

    省委宣讲团每年都要在岭西全省宣讲政策与形势,这一次的专题是东南亚金融危机与岭西发展,国内、省内一些知名经济学家参加了宣讲团。宣讲团原本只到地级城市,到了沙州以后,周昌全书记觉得宣讲团来得非常及时,讲得也很好,便在会餐时向宣讲团团长建议道:”益杨县发展势头很好,已有了工业县格局,想请宣讲团多辛苦一趟,给益杨县的干部讲一讲,让他们也长长见识,了解国内外大局。

    宣讲团欣然接受了周昌全的邀请。

    侯卫东由于不明白是什么档次的宣讲一一他经常被臭长而无物的宣讲所折磨,到会场的时候,特意带了一本小说。如果讲得好,他就听课,讲得不好,就看小说。

    刚走进会场,就在会场门口遇到了财政局长桂刚,桂刚一边快步走一边打电话,见到了侯卫东,略一点头,擦身而过。侯卫东不快不慢地朝里走,进了大堂,按着手中的座次图,找到了科委的位置。

    开会之前的这些时间,各位部局行头头喜欢趁着难得的空闲时间开些不伤大雅的玩笑。当然,开玩笑也要讲规矩,交通局长、建委主任、财政局长等重要部门领导通常坐在一起,互相很随意地开着玩笑。

    档案局、科委、团委、妇联等部门经常被安排在一起,他们自得其乐,也开着玩笑。

    这两类人群是以职务的重要性来划分的,虽然没有楚河汉界那么分明,可是人家都很默契,其中深意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侯卫东以前是新管会卞任,自然与交通局长等人坐在一起,现在则跟妇联等部门并排而坐。侯卫东身边坐着妇联主席,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子,妇联主席身边坐着档案局长,两个女同志年龄差不多,旁若无人地聊着毛衣的样式。

    偶尔抬头,侯卫东恰好看到县长杨森林走进会场,刘坤紧跟其后。刘坤头发梳理得很整齐,黑色西服,脸上带着微笑,一只手握着杨森林的杯子,另一只手提着皮包,将杨森林送到了座位上,这才转身去找府办主任的位置。

    刘坤站在建委主任张亚军位置前,两人说笑着,等到会议要开始的时候,他才回到自己的位置。

    侯卫东把视线从书本上移出来,冷眼看了一会儿,暗道:”这个社会还真是现实,地位高低分得清清楚楚,没有丝毫含糊。但是偏偏在书上说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真是蒙着鼻子哄眼睛。

    他看了看坐在第一排位置的季海洋,想道:”我不能每次都是由季海洋带着去见黄了堤,这样下去,永远都不能与黄子堤形成真正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下次要想办法单独与黄子堤见面。只有单独见面,才能将季海洋的朋友变成自己的朋友。

    正在云^雾里想着自己的事情,花白头发的老教授走上了讲台。侯卫东原本是抱着姑且一听的态度,谁知道老教授还真有水平,对国内外以及岭^的经济形势分析得很准确,很快就将侯卫东吸引了进去。他办了多年石场,对经济活动不陌生,或者说比在座多数人都要熟悉,他是识货之人,听到了真正有水平的演讲,便将小说放在一边。

    散会以后,县领导和相关重要部委局行的领导就坐着小车,如螅虫一般四处散开,很快就从大礼堂消失了。

    侯卫东没有带车,出了院子以后,步行在益杨街头。身边小车不断擦身而过,侯卫东正走着,接到丫李晶的电话。

    “我正在海南,没有干什么,看大海,享受生活。李晶倚着木栏杆,看着一片无边无际的蔚蓝大海,给侯卫东打了电话。

    “怎么突然就到海南去了?

    “原本也没有想到海南,无意中看到三亚风景照,觉得很漂亮,迫不及待就来了。将生意与应酬丢在一边,李晶孤身一人在海南享受着美食、美景,洒脱而舒适。当然这种洒脱与舒适是有着经济实力作为支撑的,没有经济实力,就与飞机、五星洒店.人海无缘,必须为丫可怜的工资而努力奋斗。

    侯卫东此时也有能力周游全国,完全可以过得更自由,只是他胸中还有理想和抱负,还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不愿意轻易离开益杨的政治舞台。

    李品看着蔚蓝的大海,只觉融入其中,道:”生活不仅需要工作,还需要亨乐。若你能来海南,就太完美了。一说到后面,语咅又有些软绵绵的。

    侯卫东与李晶差不多打了十来分钟,这才挂了电话。他走在步行街道上,四周的热闹与他无关,他如一位孤独的沉思者。

    穿过步行街,手机在裤袋里使劲地跳动着。

    接通以后,电波传来祝焱稳重而亲切的声音:”卫东,前天我在岭西开会,遇到了周书记,无意中听到了一个消总,他的秘书最近准备放出去出任市地税局副局长,正在物色新秘书。你有没有兴趣?

    给首长当秘书是升官捷径,当过县委书记秘书的侯卫东自然明白给周昌全当秘书意味着什么。不过,他没有在祝焱面前表现出急切之情,道:”祝书记,我还是想为你服务。

    祝焱哈哈笑了两声,道:”茂云这边太复杂了,我这个地委副书记给你安排职务不困难,可是我毕竟不是一把手。你要考虑清楚,能给周书记当秘书,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别放弃,也别考虑我的因素。如果不

    能给周书记当秘书,你若想调过来,那就在茂云选一个好部门。

    “市委书记的秘书一般在市委部门中挑选,我在县科委工作,很难入围。

    “我把你的情况给黄子堤说了,他答应帮忙。能否成功,还得看周书记的态度。柷焱说了实话,”我认为最大的障碍是你的经历,你给我当过秘书,也不知周书记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侯卫东道:”既然祝书记已经给黄书记提了此事,我就试一试,反止没有什么损失。他心里道:”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我都这番模样了,试一试又有何妨。

    数分钟之前,侯卫东在商海和官场中摇摆,当祝焱一个电话打来,他的注意力顿时被带回到了原有的轨道。

    隔了一天,侯卫东开车到了沙州,在市委大院外面,给黄子堤打了电话。

    当铃声就要结束的时候,传来了黄子堤的声音,他并不熟悉这个号码,就道:”我在开会,有什么事情等会儿再说。

    侯卫东连忙道:”黄书记,我是益杨县科委的侯卫东,向您汇报工作。得知这个陌生号码是侯卫东,黄子堤明白是仆么事,道:”这个号码陌生,心里还在想谁知道我这个手机,原来是小侯,你到我办公室来。他此时并没有开会,而是刚开完会,正坐在办公室喝茶。

    进了办公室,侯卫东毕恭毕敬汇报几句,然后道出了主题:”黄书记,听说周书记需要秘书,不知道是什么条件,我有这个可能性吗?一”凭你的条件,够格。我提人选,但是最后得周书记点头。”感谢黄书记。

    “你先不要谢我,我只能创造一些机会,关键是你要把握机会。下一周,沙州团市委要召开青年人才论坛活动,届时周书记来参加讨论,你一定要充分准备,争取第一个发言。

    提前得知了周昌全将参加青年人才论坛活动,而且有一定的针对性,侯卫东就比一般人有优势。

    领导选秘书,与挑对象很有几分神似,不仅要优秀,还要有缘分。尽管有黄子堤暗中帮忙,进入了备选名额,可是能否被周昌全看中,还得靠自己的本事和运气。若周呂全看自己不顺眼.就算自己心计再多,也于事无补。

    侯卫东对此事抱着”谋事在人,成亊在天”的态度,认认真真准备,平平静静迎接挑选。

    “杨柳,我现在需要周书记这两年的讲话材料,明天,行吗?他给已凋至市委办综合科的杨柳打了电话。

    杨柳听到侯卫东要周昌全书记的讲话材料,立刻明白了他的目的。周昌全书记的原秘书要到地税局出任副局长,虽然未成行,却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委办各科室有不少人都在动脑筋。

    此时综合科坐着好几个人,杨柳压抑着激动的心情,故意用公事公办的口气道:”知道『,资料收集完毕以后,我给你打电话。她刚放下电话,科里一位男同志就开起了玩笑:”杨柳,看你小心翼翼的样子,是男朋友吧?

    杨柳道:”说话小声是有礼貌的表现,免得打乱了各位大才的思路。她在新管会当过办公室主任,由于侯卫东的充分信任,几乎抵得上一个副职,甚至有些事情比副职说话还管用。在新管会工作这一一段时间,她收获特别大,到了市委办综合科,很快适应了角色转变。

    综合科的同志们由于长期在领导身边,都是察言观色的高手。有一次黄子堤路过综合科,见初到综合科的杨柳正在写材料,他心血来潮地走了进来并与杨柳交谈了几句。综合科诸人见此便心中雪亮,杨柳能够从益杨县新管会调至沙州市委的中枢机构,肯定是走了黄子堤的门路。

    黄子堤在市委办公室是说一不二的人物,这一次闲聊以后,杨柳在科里的地位无形之中有了很大的提升,科里同志对她很亲切、很友好。

    第二天11点50分,侯卫东将车开到市委大院门口,将手肘放在车窗前,很舒服地抽着烟,看着大院,等着杨柳。

    沙州是地级市,市委和市政府分开,各有一幢小楼。而益杨是县城,县委和县政府在一幢楼上,第三层是政府领导,第四层是县委领导,这是县级城市与地级城市的细微差别之一。

    到了12点,市委大院逐渐生动起来,最先走出来的是步履匆匆的女同志。侯卫东有机关工作经验,看这些女同志的样子,多半是急着回家为孩子和老公做午饭。随后走出院子的是三三两两的男同志,市委有食堂,只是食堂的菜太难吃,这些在机关工作的男同志便经常约在一起出去吃馆子,大部分时间是凑份子,少数时间是有人请客。

    市委大楼代表着权力、地位和尊严。可是对于在里面工作的大多数人来说,权力与他们无缘,权力只属丁这幢楼里的少数人。这少数人包括全休常委,还包括各部门的主要领导,至于占主体的一般工作人员,只足拿着微薄薪水的普通人。

    12点20分,院中人散尽,杨柳娇小的身影便出现在院中,她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子,径直走向了那辆熟悉的蓝鸟车。”先吃饭,边吃边谈。侯卫东直接将杨柳拉到了新月楼外面,进入了水陆空的餐馆。借着新月楼的人气,这个餐馆生意颇为兴旺,数年不衰,引得不少馆了都聚于此地,新月楼前已有餐饮一条街的模样。侯卫东是美食家,门袋里又不缺钱,出门就可尝到美食,一来二去,肚子不知不觉开始扩容,这引起了他的注意,买了一台跑步机,有空就跑一跑,燃烧脂肪,增强体质。

    “侯主任,这事有眉目吗?杨柳见侯卫东极为认真地翻看着周昌全的讲话,忍不住问道。

    “选秘书这种事情就是乌龟看王八,对丫眼就好办,所以我要了解周昌全书记的思想。至于眉目,八字还没有一撇。

    杨柳对侯卫东的事不太乐观,一来巿委各部门跃跃欲试的优秀干部不少,竞争很激烈;二来侯卫东曾是祝焱的秘书,似乎还没有听说过先后给县委书记和市委书记当过秘书的人。尽管不乐观,她还是鼓励道:”黄书记在周书记面前说得起话,如果他肯帮忙,事情就好办了。

    “我正在想办法。侯卫东说得很含糊,没有说黄子堤,也没有说青年论坛的事。

    杨柳由衷地道:”真希望侯主任能凋到委办来。

    侯卫东随口道:”如果能成为周书记的秘书,肯定要进综合科,我们很有缘分啊,又能成为同事。

    说者无心,听者却是不同滋味。杨柳看着侯卫东,将嘴里的一块辣椒咬碎,她没有提防到这是山里有名的朝天冲小辣椒,只觉得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在口中窜来窜去。她连忙喝了一口汤,这才将辣味压了下去。

    过了不久,团市委青年论坛就热火朝天地召开了。

    在益杨县分管组织副书记季海洋的推荐和安排下,侯卫东作为益杨县代表团的^员参加了此次活动,以侯卫东的资历和职务,他有资格^益杨县青年代表。刘坤是府办主任,他如果愿意参加这次活动,自然也有资格,只是他瞧不上团市委的活动,当县闭委书记向他发出邀请时,他拒绝了。

    除了黄子堤、侯卫东等极少数人,谁也没有料到市委周昌全书记会亲自来参加一次青年人的讨论。

    讨论会开始,周昌全在黄子堤陪同之下走进会场,靑年代表吃惊之后,拼命拍手,会场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侯卫东原本准备第一个发言,可是看了周昌全近两年的发言材料以后,他发现周昌全做事稳健,并不喜欢出风头,所以,他决定抢在第三位发言。

    第一位大胆发言的是团市委副书记,一位漂亮的女同志,她一口纯正的普通话,悦耳动听。她主要针对如何做青年工作来发言,说了不少新鲜同,却没有多少实际意义。

    第二位发言的是巿委办的一名同志,他原本没有做发言准备,见到周昌全书记和黄子堤副书记,心笔打了一个机灵,在稿纸上写了三条,他长期为领导写稿子,这三条都针对沙州经济的发展。

    当市委办同忐话音刚落,侯卫东如参加抢答赛一般飞快举起手,大声道:”我来发言,我发言的主要内容是’如何利用东南亚金融风波,化不利为有利,促进沙州经济发展’。

    听到这个发言内容,周昌全抬头看了一眼侯卫东。”东南亚金融危机,证明日韩的大财闭模式有很大的弊端,大宇集团就是其中一个典型,这是一个教训……对岭西和沙州来说,是挑战,但是我认为更是巨大的机遇……国家欲扭转经济的下行趋势和消费趋冷现状,唯一的办法是拉动内需,对岭西来说,这就是机遇……这一次金融危机,将推动产权的重组和清晰化,员工持股、引资竜化、增资量化、破产改制等方法……

    侯卫东所谈的问题,都是这两年来昌全书记在会上反复讲的问题,他细致研究以后,将其最关注的问题抽了出来。果然,当他发言完毕之后,由于其内容和水准都与平常发言不一样,全场一片寂静,没有人总着在他后面发言。

    郭兰作为组织部的两名靑年代表,也参加了这个讨论会,她见到侯卫东并不吃惊,可是听了其发言却是大吃一惊。

    在益杨组织部,她与侯卫东短暂地做过问事,而且还是他的领导。

    侯卫东当时在科里只是做些日常性事务,抄些报表,写点小豆腐文章,这些事情就是寻常高中生也能做,因此在工作能力、知识水平这方面,郭兰实际上并不了解侯卫东。

    当侯卫东发言结束,郭兰顿时产生了”三日不见当刮目相肴”的感觉,心道:”难怪他能成为益杨风云人物,确实有水平,益杨新管会能有今天这样的成绩,他功不可没。

    “什么时代了,还借着组织的名义摘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是现实生活中的封建遗毒。郭兰从事组织工作已有好几年了,见到了不少官员的起起落落,祝焱调到茂云不久,侯卫东便从新管会被调到了科委,其中的原因,她看得很清楚。

    团市委书记石磊是讨论会的组织者,他拿起了参加讨论者名单,问旁边的团市委副书记:”这是谁?他做了自我介绍,我没有听清楚,是我们团委系统的吗?

    旁边一人道:”不是团委系统的,好像是益杨科委的。

    石磊在名单中寻找着,最后定格于”益杨科委侯卫东”。

    周昌全听了侯卫东的发言也很意外,对黄子堤道:”这个小伙子是谁?很有水平。怎么觉得他有三分面熟,我见过吗?

    黄子堤侧过身体,道:”昌全书记,你见过这个年轻人,他叫侯卫东,以前是益杨新管会主任,今年调到了益杨县科委。

    “记起来了,我到益杨新管会去参观,就是他做的介绍,怎么调到县科委去了?

    “具体情况不清楚。黄子堤一边摇头一边补充道,”去年岭西报社对全省开发区进行了调査,益杨新管会综合排名是全省第四,一个县级开发区能得到这样的排名,很不错。我记得他是学法律出身的,在基层当过副镇长,还当过益杨县委办副主任、新管会主任。

    除了侯卫东以外,黄子堤还安排了另外两人参加这次讨论会。从他的角度来说,这三人谁当周昌全的秘书都可以,听了侯卫东的发言以及周昌全的反应,他知道另外两个人基本没有可能性了,所以特意向周昌全推荐侯卫东。

    周昌全”嗯”了一声,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侯卫东,道:”看来我们沙州也有人才,不仅仅是外来和尚会念经。

    侯卫东准备得充分,临场发挥很出色,给自己打了九点五分,发言完毕以后,彻底轻松下来。他观察肴周昌全的表情,发现周昌全并没有笑容,便将表情弄得更稳重一些,提起笔,认真做笔记。

    包括团市委书记石磊在内,大多数人都认为这场讨论会是普通的讨论会,只是青年论坛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而已。

    为启动青年论坛,石磊曾经给市委写了报告,但是他压根没有想到周昌全书记会亲自参加讨论会。在讨论会开始时,他心里还有几分忐忑,担心发言质量不高,让两位领导小看了这一批青年干部。等到侯卫东发言完毕,他悬着的心才放进肚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暗道:”真是天助我也。

    而其他参会者,多数事先没有充分准备,听了侯卫东的发言,自觉相差太远,当侯卫东发言完毕,座谈会一时有些冷场。石磊是会场主持人,他口才极好,见冷场以后,便开始热情洋溢地发表着动员讲话,又给几位县团委书记递眼色。吴海县团委书记看懂了石磊的眼神,他清了清嗓子,开始发言。

    讨论会进行到四十来分钟,周昌全发表了一个鼓励青年人的简短讲话,离开了讨论会现场。当周昌全、黄子堤等人离开以后,会场出现了一阵喻嗦声,众人的心情和表情都放松下来。

    侯卫东完成了任务,如看戏人一般,听着青年们的讨论发言。这些靑年人都是各地各系统的精英人物,可是他们的发言没有什么深度,也没有特别精彩的地方。

    祝焱等领导都是经过很激烈甚至是惨烈的竞争才升至县委书记职务,不论是工作能力还是自身素质,都达到了一定水平,侯卫东长期跟在他的身边,接触面更广,眼界开阔。当上新管会主任以后,又经常与企业家打交道,这些经历使侯卫东比一般的同齡人更加成熟,听这些年轻人发言,总觉得差点什么。

    散会之后,侯卫东收起提包就往外走,一路之上,不少人都偷眼打量着他。快到门口处,见到郭兰站在门口,两人的目光便碰在了一起。”你的发言很棒。

    “我在新管会时,经常接触这方面的内容,有感而发而已。郭教授身体如何?

    “我爸妈在沙州买丫房子,距离沙州图书馆很近,我爸天天朝图书馆胞。

    侯卫东用眼睛余光看了看郭兰的侧影,她鼻梁微微有些翘,这个特点让精细的轮廓多了儿分活泼,齐耳短发很整洁,没有耳环,没有项链,素雅和宁静依然,与几年前相比,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他道:”郭教授爱看书,这是他几十年的习惯,看书能丰富人生,若不让他读书,他会很难受。

    郭兰似乎也发现侯卫东正在偷眼看着她,她略有些羞涩,道:”他毕竟生过病的,和正常人有所区别。两人一边聊着,一边朝外面走。

    石磊提着大包也走在人流之中,他今年刚满二十一岁,已有多年正处级经历,是沙州市很有发展前途的青年干部。他前些年忙丁一事业,数次与爱情擦肩而过。在团市委组织的活动中,他认识了郭兰,爱情之火就在他胸中熊熊燃烧,开始对郭兰发起了进攻。

    他见郭兰与侯卫东认识,紧走几步,追了过来,道:”郭兰,有件亊我想请教你。请教当然是借口,他与郭兰说了一会儿,才向侯卫东伸出了手,道,”我是石磊,很高兴认识你。

    侯卫东对于团委系统很陌牛,但是对于沙州团市委书记石磊还是有所耳闻,道:”石书记好,我是侯卫东,在益杨科委工作。

    石磊笑道:”你在科委工作,科技人才嘛,难怪发言这么精彩。他是团市委书记,在益杨科委同志面前还有一些优越感。

    他与侯卫东说了两句,转头又对郭兰道:”中午有空没有?组织部对这次青年论坛很支持,我代表团市委还是要表达感谢之情。

    郭兰道:”我小小的办亊员,可不敢代表组织部。再说下午要交一个文件,算了吧。

    石磊眼珠一转,取出手机,就给组织部杨部长打了电话,道:”我是石”,杨部,今天中午就在老地方,就^团委和部里的儿个人,没有外人。然后笑道,”杨部长与李科长也要过来吃饭,你可不能溜走。一

    侯卫东见到郭兰嘴角似乎露出一抹无可奈何的笑容,他不愿在这里当电灯泡,道:”你们聊,我先走了。

    石磊假意挽留道:”侯卫东,一起去吃饭吧?

    侯卫东对石磊的印象并不好,挥了挥手,道:”石书记,再见。

    郭兰很熟悉侯卫东的蓝鸟,她悄悄用眼光寻着那辆车,只见蓝鸟慢慢地驶进了主干道,速度猛地快了起来,随即消失在公路的拐弯处。

    岭西卨速公路启用不久,路况极好,不到半小时,便下了益杨道口。刚下高速路,视线所及,新管会的十儿幢楼房扑面而来,冲击力很强,这已经成了益杨的标志性建筑,也成为侯卫东心中一道渗血的伤口。祝焱走了,他就有了被凋离新管会的准备,可当真被凋离时,仍然隐有受伤的感觉。这感觉藏得很深,平时并不露头,只在不经意间涌上心头。

    侯卫东微叹一口气,一打方向盘,从老路驶进县城。刚进沙州学院大门,杨柳打来了热情洋溢的电话:”侯主任,巿委办有好几位同事参加了青年论坛座谈会,回到办公室就打听你的情况,这些家伙平时心高气傲,看得出来,你的发言把市委办的同事震住了。又道,”听说周书记也参加广座谈会,这太难得了。

    这一次青年论坛,侯卫东做了充分的准备,他在电话里表现得很淡定,道:”就是一次座谈会,开过就完了,谁还会记得。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