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4部 第三章 如何让“领导的领导”看上你? 成功前的冲刺

    侯卫东在青年论坛讨论会上发言以后,就再也没有在周昌全面前露脸的机会了。这给他的感觉就如放风筝,刚把风筝放上天,手中的线就”嘣”地断掉,断线的风筝何去何从,就和侯卫东没有任何关系了。

    杨柳对侯卫东的感情很复杂,有友情,有感激之情,还有对优秀男子的欣赏,或者说是爱慕。对于侯卫东的事,她甚至比对她本人的事还要关心,每天坚持报告着市委办公厅的动态。

    9月7口下午,杨柳又给侯卫东打来电话,道:”侯主任,你得盯紧点,市委大院里有很多年轻人都在暗中活动,他们都有或明或暗的关系,竞争力很强,你不能掉以轻心。

    沙州市委办公厅内设机构不少,包括总值班室、综合科、秘朽科、人事科、信息科、文书科、机要科、1|『委政研室、督奄室、史志办公室、国家保密局、密码管理局、信访局、市委、巿政府接待办公室。这些机构里的年轻人都是从各地选调上来的,关系户不少,藏着不少精英,他们久居市委办公厅,明白当周昌全的秘书意味着仆么,猪朝前面拱,鸡朝后面刨,都使出浑身解数,寻找自己的门路。

    市委办公厅正面就是一个中型广场,有许多不知疲倦的老头儿、老太婆在广场里跳舞。一天,夜幕降临以后,一个细心的老太婆突然发现:”我们沙州是不是出了事,你们看,市委办公楼里有这么多人加班。这些老头儿、老太婆数了数,除了平常开灯的值班室以外,居然有二十来个办公室里亮着灯火。

    “肯定有大事。这位细心的老太婆经历过”文化大革命”,虽然”文革”结束有二十多年了,她脑筋深处却仍然绷着一根斗争的弦,见到市委在加班夜战,便无心跳舞,拿起自己的包,提前回家。

    “这个神经病,市委亮灯,和我们小老百姓有屁相关,继续跳舞。广场舞的组织者是居委会女同志,很泼辣,见老太婆提前走了,很不满意。她又对着市委大楼嘀咕道:”白天上班不认真,晚上来加班,浪费国家的电。

    杨柳位于消息灵通的综合科,加上她很上心地为侯卫东收集情报,这些点滴小事也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侯卫东很郁闷地道:”他们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只能等待。

    杨柳建议道:”侯主任,找黄书记说说?

    侯卫东就开玩笑:”我等着天上掉馅饼。

    又等了几天,仍然是没有任何消息,侯卫东左思右想,大着胆子,再次找了市委副书记黄子堤。

    黄子堤态度很不错,爽快得很,道:”市委办已经将建议名单送给了昌全书记。昌全书记事情多,十五届三中全会即将召开,他到省委党校去学习了中央领导同志的讲话,回来以后就想着如何应对沙州大局,

    暂时没有考虑秘书的事情。

    他采用的方法是广种薄收,市委办确定的几名备选,都有他的意图,不管哪一位成功,他都有功劳。在周昌全身边有了自己人,有些事情就很方便。

    侯卫东便极其郁闷地开车在沙州城内四处乱逛。开到新月楼道口,此处正在换人行道板,司机不太注意,弄得街面上泥土很多,穿黑色制服的城管队员拦着脏车在罚款。司机不服,双方指着车上的痕迹吵得挺厉害。

    转了一圈,除了看黑色制服城管与司机吵架还有些意思以外,其他的景物都吸引不了侯卫东的注意力,等到司机被制服以后,他兴味索然了,给小佳打了电话。小佳心情很好,道:”我正坐在天池边上,天池景色真美,一汪湖水就如大镜子一样。

    侯卫东没好气地道:”你在新疆玩得开心,老公在沙州受煎熬。风景如画的天池边,极目远眺,天蓝得格外纯净,朵朵白云漂浮其中,微风吹来,慢慢移动着,变幻着模样。白云之下是带着雪峰的大山,连绵不断,大山脚下则是金黄色的树林,卓立不群。

    “老公,你也应该把俗务放下,到这里来感受大自然,心灵会受到熏陶。我从建委调到园林局,真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听了小佳的语气,侯卫东问道:”你是一个人吗?”周姐还在打麻将,到了天池这么美的地方,却成天打麻将和睡懒觉,没有意思。小佳虽然也喜欢打麻将,可是到了天池,顿时被这美丽的风景迷住了。当周萍等人在宾馆摆开了麻将战场,小佳一个人走到宾馆外面,欣赏着人间胜景。

    “如果你不是我老婆,我真怀疑你和周萍是同性恋。

    小佳”呸”了一声,道:”我与周姐搞好关系,一方面是她确实不错,是个好大姐,另一方面,和她搞好了关系,我们调到茂云以后,就多了一个照应。

    侯卫东道:”周昌全在选秘书,祝书记让我去竞争一下,我也有这个想法。

    小佳觉得很意外,想了想,道:”如果这事能办成,当然是好事,不知道有几成可能性?

    “我上午去找了黄子堤,他答应帮我,只是这事不同于其他事情,虽然是由巿委办操作,但是周昌全本人的意思最重要。

    得知此事,小佳无心在外面游山玩水了,道:”后天我们的行程就结束了,原定是坐火车的,我就不坐火车了,马上去订飞机票,尽快赶回来。

    与小佳聊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手机有些发烫,这才挂机。杨柳坐在办公室不停地拨打电话。今天最新的《决策参考》印了出来,这是要送到周昌全案头的内部资料,每月出一本。杨柳到市委办公厅综合科时间还不长,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本内部刊物。她翻了翻里面的内容,心里有了主意。

    谁知给侯卫东拨打了十来次电话,均处于通话状态,刚刚打通,听见了侯卫东的声音,副秘书长曾勇又来到了办公室。杨柳为人机灵,见曾勇进屋,马上改口,道:”明天下午,请将相关材料报上来,我在办公室等你,再见。

    然后迅速挂断电话,站起身,道:”秘书长,你好。

    曾勇五十来岁的样子,由干长期坐办公宰,缺少锻炼,长着极厚的双下巴,笑起来如弥勒佛一般,他和蔼地问:”没事儿,你坐,到了巾一委办公厅习惯吗?

    杨柳仍然站着,道:”科里同志很好,我习惯。

    曾勇肥厚的下巴点了点,道:”市委办公厅是直接为领导服务的,工作作风一定要严谨,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切莫不懂装懂,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我。

    等到曾勇离开后,杨柳坐在办公室冋味着他的话,只觉得像坠人云里雾里,摘不太明白。她没有多想,马上给侯卫东打了过去,道:”侯主任,不好意思,刚才说话不太方便。”我知道。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与聪明人打交道最轻松,我现在是深有同感。杨柳义道,”刚才我看到办公厅印有《决策参考》的内部刊物,每期都是直送周书记办公桌的,如果能想办法在这个内部刊物中出现,肯定有好处。

    “这事难度太大了,我如今在县科委,没有成绩也没有失误,很难上《决策参考》。

    “新管会在沙州开发区排名第一,这就是你的政绩。”新管会已经为他人作嫁衣了。杨柳愤愤地道:”有些人是捡丫落地桃了,没有侯主任引来这么多企业,新管会哪有今天?

    侯卫东虽然没有采纳杨柳的建议,却开启了思路,他想到市委办公厅信息科长杨腾曾经说过,市委书记周昌全每天到办公室第一件事情就是看《人民日报》、《岭西日报》和《沙州日报》,这是雷打不动的习惯。他心中有丫想法,立刻与《岭西日报》的王辉取得了联系,然后直奔岭西。下午5点30分,在金^大酒店中餐厅等到了王辉。

    王辉进了富丽堂皇的屮餐厅,道:”侯主任,有什么事情?急急忙忙从益杨赶过来。

    侯卫东给王辉递了一支烟,笑道:”王主任,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是想请你再做一次报道。亚洲金融危机对我国影响甚深,国务院出台一系列刺激内需的政策,目的是促进国内经济发展,岭西十六个开发区是如何运作的,有什么成功经验,出现了什么问题,应该是一个很好的选题。

    这个选题恰好是王辉的重点工作,他暗赞道:”侯卫东很有眼光,如果搞新闻肯定是一把好手。口中却道:”你在县科委工作,新管会似乎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侯卫东继续道:”去年报社做了两期开发区的题目,应该算很成功。今年经济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国家出了这么多新政策,如果搞一期跟踪报道,应该会有好效果的。

    王辉是资深记者,经事、阅人无数,抓问题核心的本领也不小,他带着笑意吸了一口烟,道:”侯主任是不是想给自己制造些影响?你到科委的时间不长,而且科委很难做出拿得上台而的成绩,所以要利用以前在新管会的影响。

    见王辉破题,侯卫东很自信地道:”益杨新管会成立至今,不到三年时间,一共有三位主任,我的成绩有目共睹。新管会的发展与我是密切相关,到目前为止,提起益杨新管会,总是绕不开我。王主任刚才说到点子上了,我就不绕弯子了,这篇报道确实对我很重要,我要用这个报道去获得一定的声誉。我愿意赞助这篇报道,可以直接给报道组,也可以直接给报社。

    王辉狠抽着烟,沉吟不语,道:”这方面的文章就由我来安排完成,报社那边就不要管了,罕.于赞助,我们当然也需要,可以用合法的方式,比如益杨县科委在报纸上打一打软广告,算是对我的支持。侯卫东伸手握住了王辉的手,高兴地道:”那我们合作愉快。两人喝了一稞茅台,兴致不错。

    王辉离开酒店时,喝得有些高了,握着侯卫东的手,道:”你放心,我跟踪了解开发区有两年多时间了,报道重点很清楚。最多两天,有关益杨新管会发展历程的文章便会出来。

    喝了半斤白酒,侯卫东也就不能再开车了,回到金星大酒店房里,他斜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床头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先生,做不做按摩?话筒里传来了刻意装出来的软绵绵声音。

    “不需要。侯卫东简洁明了地拒绝。那声音又道:”先生,出门在外就要放得开,我技术好,绝对舒服。侯卫东道:”谢谢了,等一会儿我老婆会帮我按摩。此语刚结束,耳中就传来了盖话筒的声音。

    宾馆里打电话的小姐,历来是出差男人谈论的话题,侯卫东经常住宾馆,对这种电话是见惯不惊,只是在五星级酒店也有这等手法,未免显得与五星不符。他喝了半瓶多茅台,略带着些酒意,便顺便与小姐调侃了两句。

    金星大酒店是五星级酒店,为客人考虑得颇为周到,房间里配有小包茶叶,茶叶袋上印着”银针”两字,比寻常酒店的袋装散茶要好得多。只是侯卫东在喝茶上口味很刁,他闻了闻茶叶的味道,便穿上外套,到楼下买茶叶和口杯。

    大厅旁边就开着小型的超市,从外面看,环境还不错。进去以后,发现里面的货品皆是名牌,价格比外面至少贵了三分之一,两个个子髙挑的女子正在买零食。

    一个女子道:”别总是吃瓜子,小心嗑成瓜子牙。

    另一个女子声音有些软绵绵的,道:”人这一辈子就这么回事情,想吃就要吃,想睡就要睡。

    这个声音分明就是刚才电话里的声音,侯卫东就趁着找茶叶的时候,认真地看了看说话的女子。那女子很年轻,素面朝天,脸上干干净净,没有一丝风尘女子的感觉,侯卫东有些怀疑自己的听力,那女子又说了几句话,还是软绵绵的口音,确实就是刚才打电话的女子。

    买了茶叶回去,他心里还在想着那个女子:”这个女子蛮清纯的,怎么会来当小姐?

    回到了房里,看着电视,喝着茶,想着那女子软绵绵的声音,身体里的原始欲望开始蠢蠢欲动,思绪就从高挑女子转移到岭西的段英和李晶。这两位红颜知己的身体已如存入硬盘的图片,随时可以从大脑中调出来。

    侯卫东用手按着遥控板,随意地调换着节目,突然,在一晃而过的电视画面中,他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是岭西电视台的一台晚会,一个不出名的歌星正深情款款地唱着一支风靡大江南北的歌曲,一群漂亮女孩子在后面蹦来跳去,领舞的人就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朱莹莹。她穿着紧身服,身材格外匀称,看着朱莹莹在舞台上轻盈地跃动着,他禁不住想着朱莹莹腰身上那迷人的弹性,身上又是一阵燥热。侯卫东放下遥控板,盯着电视里朱莹莹散发着青春朝气的身体,右手却握住了手机,顺手就调出了李晶的号码。

    正在与身体的欲望做着斗争,小佳将电话打了过来,她兴奋地道:”刚下飞机,准备在机场坐出租车回益杨。

    侯卫东吓了一跳,道:”你在哪儿?岭西机场?你不是说后天才回来吗?

    “我提前回来了。

    “我现在就在岭西,住在金星大酒店501号,我开车来接你。一小佳听说侯卫东就在岭西,高兴地道:”我坐出租车还要快一些,你就在酒店等着我,喝了酒绝对不能动车,这是死命令。

    约莫半个小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一头小波浪的小佳提着包出现在门口,由于去了一趟新疆,脸比平常要黑一些。进门之后,她顺手就将门关掉,如小马狗一般扑到侯卫东的怀里,勒得侯卫东喘不过气来。等小佳将嘴巴松开,侯卫东喘了口气,道:”到新疆走了一趟,变得热情似火。

    小佳目光一直停留在侯卫东身上,从谈恋爱开始,她总是没有看够这张英俊的脸。深情地凝视了一会儿,她突然咂巴起嘴巴,道:”晚上酒肯定喝得不少,嘴里还有一股酒味,快去刷牙,否则不准亲我。

    等到两人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都是欲火焚身,侯卫东抱着光溜溜、湿漉漉的小佳,朝床上就扑了过去。五星级酒店的床经受得住考验,一阵摇晃之后,终于没有垮掉。

    “你怎么事先也不跟我通个气,害得我天天陪着周姐打麻将。小佳光着身子爬在侯卫东身上。刚才一场大战,消耗了大量能量,也制造了满床的热量,两人都不冷,只是盖了一层床单。

    “你天天陪着周萍,怕你漏话。茂云事情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复杂,在祝书记没有主政的情况下,我不愿去蹚这个浑水。隔两年就要满三十岁了,我不想在科级干部位置上转来转去,争取早点上个台阶,给周昌全当秘书是一条捷径。

    小佳道:”但愿我老公能够心想事成。

    如何进市委办,侯卫东只是同小佳说了一个大概,具体如何操作,他并没有细谈。

    《岭西日报》王辉为了写好这篇文章,再次将全省的开发区走了一遍。这一遍走下来,对益杨开发区的赞赏又多了几分。有了这个心理基础,写起文章来自然得心应手。

    9月17日,周昌全如往常一般来到了办公室,首先拿起《人民日报》,浏览一遍,放下,又拿起《岭西日报》,”崛起的开发区”系列报道吸引了他的目光。周昌全摘下眼镜,想了想,又将报纸重新看了一遍。此时他将报纸上的侯卫东与论坛上发言的侯卫东联系在了一起。

    这一段时间,他到省里开会,不断有老领导、老朋友通过各种渠道向他推荐秘书。这些年轻人基础条件都不错,各有千秋,各有所长,让他一时难以取舍。他打着哈哈玩起太极,道:”配秘书是市委办的事,我可管不了这么细。

    周昌全对身边秘书很看承,正因为看重,所以慎重,拿着黄子堤送来的名单,反复权衡。

    昨晚与黄子堤在一起聊了一个多小时,才让他心里天平倾向了侯卫东,但是并没有完全确定。早上看到了《岭西日报》的这一篇报道,他最终决定选择才华出众且具有丰富基层工作经验的侯卫东。他要的不是提包的秘书,而是有政策水平、有实践经验的秘书。

    至于侯卫东曾经给祝焱当过秘书一亊,周昌全略为踌躇,将几位推荐人选比较一番,他就将最后一丝犹豫扔在脑后。

    周昌全拨通电话:”秘书长,你过来一趟。

    新任市委常委、秘书长洪昂原本是临津县县委书记。原来的市委常委、秘书长黄子堤提拔成为副书记以后,洪昂就由县委书记变成了市委常委、秘书长。他正在办公室看稿子,接到了周昌全的电话,连忙放下手中的稿子,急步朝周昌全办公室走去。到了办公室门门,他又放缓了脚歩,沉稳地敲了敲门。

    周昌全交代道:”你是巿委大管家,工作既繁重又琐碎,还是得给你松绑。将益杨县科委主任侯卫东调任市委办公室,具体做什么工作由你来安排。

    洪昂也不多话,将此事记下以后,请示道:”郭永国在综合科有好几年了,应该挪动了。

    周昌全挥了挥手,道:”这些小事,你是秘书长,全权处理,不必问我。

    杨柳跟着从岭西到沙州挂职的副书记高永红到了几个部门,下午才回到办公室,刚进办公室,就发现办公室的气氛不对劲儿,综合科数道眼光都看着杨柳。

    “我们科长有人选了,是益杨科委的侯卫东,你在益杨工作过,他为人处世如何?我以前与他见过面,没有深交。问话者是去年调进巿委办的杜威,他年龄最小,说话最直。

    杨柳强压着内心的兴奋,她没有回答杜威的问话,装做平淡地道:”不会吧,怎么没有看到文件?

    杜威道:”洪秘书长已经安排起草文件,他跟着周书记出去了,回来以后就有可能找侯卫东来谈话。这人是什么来头?

    杨柳尽量不带情绪,道:”侯卫东一直在益杨工作,当过副镇长、县委办副主任、新管会主任。

    综合科老科员郭永国道:”我以前接触过侯卫东,他是祝焱的秘书。他在心里暗道:”侯卫东给祝焱当过秘书,怎么又来给周书记当秘书?这世界真他妈乱套了,不合常理。

    杨柳见郭永国脸上一副悻悻然的表情,心道:”郭永国又要失望了,他没有任何基层经验,怎么能和侯卫东相比?

    冃前在综合科,郭永国是唯一一位没有给市委领导当秘书的科员。他三年前调至综合科时,也曾经当过秘书,谁知刚当上三个多月,市委刘副书记便出了车祸,死在了医院。阴差阳错之下,郭永国就一直悬在了综合科。坐了两年冷板凳,他已是满腹牢骚。

    洪昂当上秘书长以后,已数次听到郭永国发牢骚,他趁着侯卫东调来之际,打定主意让郭永国去史志办公室慢慢磨笔杆子。

    侯卫东与小佳在上午10点回到了沙州。俗话说,久别胜新婚,两人回到自己家中,又甜蜜了一回,等到起床时,已接近11点。

    小佳躺在侯卫东手臂上,道:”晚上请谢局和局里几个同志吃饭,你愿意参加就参加。

    侯卫东对她们几个麻友聚会不感兴趣,道:”你们几个女人吃饭,我就不跟着瞎掺和了。

    两口子正在床上说着话,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间振动得厉害。接了电话,侯卫东翻身而起,他脸色一下变得郑重起来,道:”已经下文件了吗?

    杨柳喜气洋洋地道:”我已经看到文件了,这文件出得很快,恐怕很快就要找你谈话。

    小佳躺在床上,看着侯卫东满脸严肃,关心地问道:”什么事情?给周昌全当秘书,是侯卫东这一段时间全力争取的事情,能否成功心中实在没有数,如今此事居然就这样变成了现实,反而让侯卫东有些沉默。

    “我调到沙州市委办综合科,给周书记当秘书,文件已经出来了。小佳一惊,同样是翻身而起,她此时还光着身子,胸口两朵蓓蕾骄傲地挺立着。她兴奋地抱着侯卫东,道:”这是大好事啊,你怎么这样严肃?

    侯卫东道:”说起来应该是好事,可是,在新管会和科委当了两年多一把手,突然要去侍候周书记,我有些担心适应不了。

    小佳劝道:”在基层,要想当到县级领导太难了,就算你在基层拼死拼活,做出了成绩,也只能在局行领导这个层次打转。给周书记当几年秘书,出来就是县级干部,这就是岭西官场的现实。

    小佳的兴奋是溢于言表的,她取过桌上的手机,给家里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母亲陈庆蓉。当她知道女婿调到沙州市委,一下就神采飞扬,笑呵呵地叮嘱道:”沙州是大地方,不比益杨那种县城,侯卫东能调上来,你肯定也跑了不少路子,要让他好好珍惜。

    小佳听到此语,呛得咳嗽起来,道:”妈,我有什么本事能让侯卫东调到市委办,能走到今天,全靠侯卫东自己的努力。

    陈庆蓉道:”侯卫东在益杨能认识市里的人?算了,我不说了,知道你要维护他的面子。星期六你们回家,我前天在菜市场买了一只土鸡,我煨汤,你让侯卫东一起过来吃。

    小佳当场无语。

    张远征买了烟从外面回来,听到这个消息,高兴之余,很遗憾地道:”侯卫东看上去蛮机灵,怎么弄来弄去还是当秘书?我觉得要当一把手,宁当鸡头,不当凤尾。

    陈庆蓉白了张远征一眼,道:”你懂得什么,这秘书虽然不是官,但是最容易升官。你记不记得,当年我们厂里来了几个大学生,有一个留在厂办当秘书,结果那个秘书现在成了大老板,另外几个大学生却下岗。

    张远征素来惧内,将陈庆蓉的话当成了真理,听到陈庆蓉认为秘书工作好,点头道:”当初丫头眼光还不错,侯卫东虽然是县里娃,人还是很聪明。

    陈庆蓉撇了撇嘴,道:”要不是小佳朋友多,从县里调到市里,没有这么容易。

    小佳回来过春节的时候,请园林局谢局以及市建委的老同事吃过饭,陈庆蓉一起跟着参加过两次。张远征和陈庆蓉在工厂里干了一辈子,对官场概念的了解其实似是而非,很多都是道听途说,听到这些人的职务以后,陈庆蓉就对女儿充满了自棄。当然,这些话,两人也就在背后说说,他们对侯卫东还是很不错的。

    12点的时候,侯卫东和小佳穿戴整齐,到新月楼门口等着粟明俊一家人。

    两家人见了面,赵秀亲热地挽着小佳,道:”我们的小佳终于回来了,今天晚上约几个,好好地搓一盘。新月楼小佳的家,曾经是搓麻将的闳定场所,小佳到上海学习,这一桌固定搭子就散伙了,赵秀对小佳的回归自然很高兴。

    小佳道:”卫东调回来,以后不方便了。

    这一次竞争周昌全秘书,侯卫东走的是黄子堤的路子,而且一直颇为保密,粟明俊并不知情,闻言对侯卫东道:”怎么,你调到沙州了?哪个部门?

    “市委办公室综合科。

    粟明俊猛地转过头,惊讶地道:”老弟,你给周书记当秘书?

    侯卫东点点头,表示承认。

    粟明俊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当然知道此事意味着什么,使劲拍了拍侯卫东的肩膀,道:”市委大院不知有多少人盯着这个岗位,老弟行啊,不动声色地拔得头筹。

    侯卫东谦虚地道:”只是听杨柳说文件下来了,我还没有看到。

    粟明俊道:”今天下午有会,原来只准备喝一杯酒,老弟有这喜事,我喝两杯,改天我们哥俩痛痛快快地喝一场。

    下午,刚刚上班,杨柳打来电话,道:”侯主任,你调动的正式文件已经下发了,我把文件传真到科委办公室。

    科委办公室,传真机放在小宁主任的办公桌上。

    小宁主任正全神贯注地练习书法,见到侯卫东进来,也没有停笔,道:”侯主任,有什么事吗?

    侯卫东乐呵呵地道:”没事,接个传真,你别动,继续练习书法。侯卫东说的是真心话,他即将离开益杨县科委,所以懒得管这些小事。但是,这话落到小宁主任耳中,就让他有些尴尬,道:”侯主任,我来帮你接传真,这传真是老古董,效果不太好。”不用,我自己来。侯卫东摆了摆手。小宁主任见侯卫东执意要亲自动手,就站在旁边指点。这传真就如科委的其他设备一样,皆为古董货,出纸时,扭捏如入洞房的小女子。等传真纸刚从那狭窄的小缝里探头探脑地钻出来,侯卫东就伸手拿住。

    看过正式文件,侯卫东心里才彻底踏实,回到办公室,给祝焱汇报了此事,然后下到四楼,径直去敲季海洋办公室的门。

    开门的是县委办副主任庄卫国,他亲热地与侯卫东握着手,轻声道:”祝贺,祝贺。侯卫东通过门缝,看到季海洋办公室有客人,笑问道:”季书记有事?”庄卫国仍然握着侯卫东的手不放,轻声道:”沙州市委秘书长洪昂来了,正在谈你的事情,市委常委、秘书长亲自出马,侯主任真够面子。

    等到庄卫国放了手,侯卫东笑道:”这事我现在要回避,改天再来汇报。

    秘书长洪昂在益杨只留了一个多小时。县委书记马有财到广东去谈项目,不在益杨,洪昂与分管组织的副书记季海洋见了面,一方面讲了市委办的意图,另一方面顺便了解侯卫东的情况。

    其实这事不太符合规定。一般来说,用人之前要先考察再下文,现在文件巳经出来了,洪昂才过来考察,他自己感觉是脱了裤子放屁,只是侯卫东即将成为周昌全的秘书,他很谨慎,还是抽时间来走一趟。

    洪昂在季海洋办公室坐了一个小时,将侯卫东的基本情况细致了解以后,便打道回府。

    洪昂离开,庄卫国立刻向季海洋报告:”刚才侯卫东来过。

    季海洋拨通了电话,道:”卫东,你小子牛,搞了一个大动作,快点到我办公室来。

    晚上,季海洋约了曾昭强、朱兵、秦飞跃等人,在益杨宾馆摆了一桌。这几个人都是与祝焱走得很近的干部,与侯卫东关系也不错,听闻侯卫东要给周昌全当秘书,眼睛基本上都瞪得如锎铃一般大小。在众人轮番轰炸之下,侯卫东大醉。

    很快,这个消息如无孔不入的蚊子一样,在县委、县政府大楼里窜来窜去,成了最具轰动效应的新闻。

    侯卫东的手机一直在此起彼伏地响着,凡是自认为有些身份的或有些交情的,诸如张劲、粟明都给侯卫东打来了电话,弄得侯卫东感觉自己仿佛是新出笼的国家元首,各国政要纷纷发来贺电。

    府办主任刘坤得知了这个消息,心里很不是滋味。侯卫东在学校里是优秀学生干部,他是不起眼的一般学生。工作以后,除了在靑林镇短暂的时间,他始终被侯卫东的光环笼罩着。现在他是府办主任,侯卫东只是科委主任,好不容易压住了其风头,侯卫东又一骑绝尘地跳出了益杨圈子,当上了周昌全的秘书。

    刘坤心里明白,在与侯卫东的竞争之中,他很难再有取胜的机会,于是他将自己关在办公室里,颇为失落。

    “难道,我就真的不如侯卫东?他有些灰心丧气。

    中午,被父亲叫回家吃饭,姐姐刘莉也在家。”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凭什么要请他吃饭?

    宣传部刘军部长见儿子始终不开窍,不耐烦地道:”你怎么是个犟脑袋,侯卫东是你的同学,又在一起工作过,请他吃一顿饭,叙叙旧,难道真要割你的耳朵?

    刘莉道:”柳江涛为了做成一笔生意,有一个晚上守在别人家门口,守到晚上两点,才把老总找到,平时受气的时候多得很,你这点委屈算什么?

    刘坤既沮丧,又倔强,沉着脸不说话。

    刘军语重心长地道:”侯卫东在益杨没有任何根基,能从青林镇的普通干部升到正科级领导岗位,肯定有着过人之长。你要谦虚一些,和他搞好关系,这对你以后大有好处。

    刘坤心里仍有不服输的傲气,道:”侯卫东溜须拍马的功夫,我永远也学不会。

    刘军见儿子心里仍然不服,道:”官场是以成败论英雄,不管是靠溜须拍马当官.还是靠埋头苦干上任,只要成功了就是英雄。他当了周昌全的秘书,如果不出意外,几年时间就能走上县级领导岗位。我和柳叔叔年龄都大了,这一届结束,我和老柳要么进人大,要么进政协,你以后只能靠自己。刘军磨了半天嘴皮子,刘坤终于点头道:”好,我就约侯卫东吃饭。

    刘军道:”侯卫东调到市里是高升,给他饯行的人肯定很多,你下午到他办公室,亲自去请,我约了老柳,晚上一起给你当陪客。

    下午,刘坤亲自爬到七楼,虽然府办与科委在一幢楼,可是刘坤这个府办主任却只到科委来过一次,还是春节时随着县长杨森林来给各部门拜年。

    小宁主任拿着一叠材料,正准备下楼,迎面就看见往上走的刘坤,他满脸笑容地道:”刘主任,你好。刘坤微笑着道:”侯主任在办公室吗?小宁主任热情地道:”侯主任在办公室,我才给他送了文件。他在前面带路,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侯卫东也没有想到刘坤要来,他手头无事,正拿着一本《半月谈》在看。小宁主任走到门口,敲了敲门,道:”侯主任,刘主任找你。

    侯卫东抬头看到是刘坤,他有意放慢自己的动作,将《半月谈》放下,道:”刘主任,稀客,请进。

    在小宁主任眼中,府办主任已是了不起的人物,他不清楚刘坤与侯卫东之间的纠葛,屁颠屁颠地找来纸杯,泡上茶,这才离开了办公室。

    没有了外人,两位同学相向而视,一时没有了语言。

    侯卫东此时稳占上风,没有必要在刘坤面前高调,他摸出香烟,扔了一支给刘坤,问道:”现在抽不抽烟?

    在读大学时,刘坤是寝室里唯一不抽烟的人,工作这么多年了他仍然将这个好习惯保持了下来。迟疑了一下,他接过侯卫东扔过来的香烟,又抓过放在桌上的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燃,使劲地吸了一口。

    “这烟,抽起来难受,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軎欢。刘坤在数年前就表达了这个观点,此时仍然未变。

    他们两人在学生时代的关系就很一般,工作以后,由于青林镇选举时的跳票事件,两人心生芥蒂。这以后,除了工作上的往来,再也没有私交。此时即将离开益杨,侯卫东回头审视与刘坤的关系,两人其实并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更多的是性格不合。

    刘坤咳嗽两声,将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道:”祝贺你,晚上有空没有?我请你吃饭。

    侯卫东爽快地道:”行,晚上喝一顿。离开青林镇以后,我们还没有正儿八经地在一起吃过饭,同窗四年,又在一个镇上工作过,实在是不容易。

    见侯卫东答应了,刘坤松了一口气,道:”晚上6点,重庆江湖菜馆,到时不见不散,我爸和柳部长也要来参加。

    刘坤出门的时候,小宁主任迎了过来,殷勤地将刘坤送到了楼梯口,他跟在侯卫东身后,很恭敬地目送着刘坤下楼。

    等到侯卫东回家后,小宁主任仍然坐在办公室愣神。周永泰走了进来,道:”侯主任要走了,我们抓紧时间给他饯行。

    小宁主任道:”侯主任才来几个月就要走了,他是任期最短的科委主任。

    周永泰道:”小宁,你别这样想,侯主任虽然只在科委几个月,但是给科委建了一个科研基地,改变了科委的穷酸样,了不起。而有的人当了十年科委主任,科委还是一穷二白,地位每况愈下。如果科委下一任领导有侯卫东一半的能力,科委地位将持续提高。

    四楼,县委书记办公室。杨大金进门以后摸了摸桌面,又拿起茶杯检査,他见茶杯内侧有一圈淡黄色的茶垢,皱着眉头走到了综合科办公室。杨大金举起手里的茶杯,对任小蔚道:”任科长,马书记下午要回办公室,你看看这茶杯,里面是什么?

    任小蔚看到里面的茶垢,微红了脸,道:”对不起,我马上安排人重新把办公室打扫一遍。

    杨大金叮嘱道:”办公室工作是为领导服务,一定要细心,否则做不好工作。你要记住一句活,领导的事再小也是大事。

    马有财一直讲究卫生,由县长升为县委书记,他由讲究卫生变成有洁癖了。有一次他发现高背椅上有灰,不留情面地说了杨大金几句,从此以后,杨大金就将打扫卫生作为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马有财下午4点回到了办公室,进屋以后,随手就摸了摸桌面,见桌面一尘不染,点了点头,算是对杨大金工作的表扬。

    “侯卫东什么时候走?喝着据说是从原产地买来的龙井茶,马有财只觉得全身毛孔也熨帖了,突然问了一句。他是第一时间从沙州市委办得到侯卫东调走的消息,比杨大金知道得还要早。

    杨大金道:”洪昂秘书长来了一趟,正式文件已经到了县委办,要求在五天之内报到。

    马有财放下茶杯,道:”侯卫东以前是县委办副主任,算是县委办出去的人。这一次调动,县委办还是要给他饯行,二级班子以上同志参加,届时我也来碰杯酒。

    当初祝焱清理益杨土产公司的时候,侯卫东是急先锋。当祝焱调至茂云地区,马有财迅速将侯卫东挪动了一个位置,报了当初一箭之仇。这一次,听到侯卫东奇迹般地成为周昌全的秘书,马有财立刻抛弃成见,亲自为侯卫东饯行。

    天下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国家如此,官场如此,人与人之间亦是如此,马有财从祝焱身上悟得此道,侯卫东成为周昌全的秘书,他自然要特意结纳。做不成朋友,至少不能让侯卫东成为敌人,这是马有财最真实的想法。

    杨大金刚要跨到门口的时候,马有财交代道:”这两天侯卫东的饭局多半排满了,你跟他商量一下,今天晚上不行就改在明天,不要让小侯为难。

    杨大金心道:”在益杨,县委书记请客,还用得着排时间?侯卫东是聪明人,就算是有安排他也会调整。

    拨通了侯卫东的电话,杨大金最初只说是县委办请客,侯卫东为难地道:”杨主任,感谢你和委办全体同志,今天晚上我确实有安排,能否改个时间?

    杨大金这才使出了撒手锏,道:”这是马书记亲自安排的。听说是马有财的意思,侯卫东道:”恭敬不如从命,晚上我听从杨主任召唤。

    刘坤听说是马有财要请侯卫东吃饭,心里酸溜溜的,道:”那就明天晚上。这是提前预约的,不能再变了,柳叔也是大忙人,很难凑齐。侯卫东诚恳地道歉:”刘坤,实在对不起了,明天一定。晚餐安排在县委小招待所,这是益杨县专门用来接待市一级领导的地方,沙州巿一般部门领导都不会安排在这里。侯卫东在任小蔚的陪同下,走进了马有财经常出入的1号楼,见到县委办一张张笑脸,倒真的有了受宠若惊的感觉。

    等到7点,马有财才来,晚餐正式开始。

    席间,马有财谈笑风生,妙语连珠,一改平日的严肃,让在座的同志们认识到了县委书记的另一面。

    侯卫东酒量甚好,却也架不住人多,大醉而归。

    小佳给侯卫东打了好几个电话,听到侯卫东话语中的酒意越来越重,声凋越来越髙,心荦.着急。给大哥侯卫国打了电话,侯卫国开着警车,一会儿工夫就将小佳送到了益杨沙州学院。

    小佳进了屋,就闻到满屋的酒味。只见侯卫东斜躺在床上,睡得很沉,被子只盖在胸口一段,一只皮鞋在床边歪倒着,另一只皮鞋不知被踢到什么地方了。她俯下身为侯卫东脱衣服,闻到满身酒气,火气没来由就消了。

    侯卫东被小佳弄醒了,见到小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在哪里,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才想起是在沙州学院的家中。

    “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侯卫东噪子有些嘶哑,他回家以后,倒头就睡。小佳将他的衣服脱掉,为他盖上被单。

    “大哥送我过来的,他已经开车回去了,你明天不能喝酒,否则我真的要生气。一小佳在厨房笔转了一圈,从冰箱里取了一盒牛奶,用微波炉加热,给侯卫东端了过去。她原本想骂几句,可是见到侯卫东酒后的狼狈模样,心就软了。

    侯卫东半盒牛奶没有喝完,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

    他知道要吐,就从床上坐起来,捂着嘴直扑厕所,稀里哗啦吐了一阵,胃里才舒服一些。

    等到侯卫东再次醒来时,小佳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绿豆汤,她嗔怪道一”再喝醉,不给你熬绿豆汤。

    侯卫东头要裂开一般,他苦笑着对小佳道:”明天还有两桌酒,真的不想去吃,可是不去又不行。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