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4部 第五章 领导不说的,自然就别问 市委书记放下架子招商

    2月8日,距离春节很近了,多数部门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忙着请客喝酒,联络感情,为来年的工作打下基础。按照侯卫东的经验,这一段时间,他肯定要跟随着周昌全拜年。

    春节拜年是自古就有的传统,也是人之常情,合情合理甚至合法,也是官员们向上级领导示好的重要手段之一。

    上午11点,周昌全吩咐侯卫东,道:”你安排马波检査下车辆,我们到茂东市,下午1点准时出发,你通知秘书长,让他先联系茂东烟厂的郑总。

    侯卫东暗自奇怪,心道:”难道周昌全还要给烟厂老总拜年?

    茂东处于岭两最东端,大山连绵,幸好茂东市有大烟厂,硬生生地撑起了茂东财政的半壁江山。在茂东有个说法,茂东烟厂的厂长比茂东市长还要牛,烟厂感冒,茂东财政就要打喷嚏。

    沙州北端纵横着连绵山系,气候和土壤条件都与茂东相似,具有种植烟草的条件,周昌全早就有意在沙州建烟厂。上半年,他到过烟厂,但是没有见到茂东烟厂董事长梁小鹏。

    “茂东烟厂,义要去?洪昂带着些苦笑。侯卫东见洪昂苦笑,问道:”秘书长,以前去过茂东烟厂?洪昂道:”茂东烟厂支撑起了茂东财政,有钱就是大爷。上半年昌全书记去见他,结果愣是没有见成,不知今天是否顺利。

    与烟厂副总经理老郑联系以后,老郑道:”秘书长,董事长回来一个星期了。上午周书记给我打了电话,我汇报给了董事长,他同意与周书记会面。

    洪昂道:”周书记决定今天就到茂东,争取与梁董事长见一面。

    老郑是沙州人,去年参加过团拜会,他与沙州领导关系挺深,与洪昂通了电话,他找到了董事长梁小鹏,汇报了此事。

    很快,他给洪昂回了电话,不好意思地道:”董事长事情挺多,会面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五点半,他要出发到岭西机场,飞北京。

    洪昂放下电话,说了一句粗话:”我操,梁小鹂比省委书记还要牛,昌全书记在十月份给省委书记汇报工作,省委书记给了一个小时,梁小鹏尾巴翘上天了。

    在侯卫东心中,周昌全在岭西省里是有身份的人物,各方面的人都要给三分薄面,没有想到烟厂老总梁小鹏不仅要定时间,而且只给了半个小时。

    周昌全倒不以为意:”只要梁小鹏愿意到沙州建分厂,半个小时就半个小时。

    在中午时间,侯卫东特意开车回新月楼,从书柜里找出了厚厚的电话本,从里面翻出了一个陈旧的号码,这是他大学同寝室室友陈树的家庭电话。陈树是茂东人,毕业以后,侯卫东只打过两次电话,这几年一直没有与陈树联系。

    从陈树母亲家里要到了陈树的手机号码,接通以后,电话里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你好,我是陈树。”我是侯卫东。

    陈树的声音立刻就提高了,道:”东瓜,你居然想起给我打电话,还在新管会作威作福?听说他是市委书记专职秘书,陈树感慨地道,”我们寝室最有本事的还是你,最有钱的肯定是蒋光头,对此我是深信不疑。

    “我只是小秘书,哪里比得上你威风八面的检察官。”切,市委书记一句话,检察长就得屁滚尿流,这种事情我见过好几次了。

    两人说了些家常话,陈树得知侯卫东一行是来拜访梁小鹂的,道:”梁小鹏不好打交道,我老婆就在总裁办,如果需要,可以帮你们打探些消息。

    这倒是意外收获,侯卫东急忙要了总裁办小周的电话。

    下午1点,一行人准时出发。

    到了茂东境内,天空飘起了罕见的冬日阵雨。马波为了保证安全,有意放慢了车速。周昌全看了表,道:”我们要言而有信,必须准时到达,速度不能慢,在有把握的情况下快一点。

    一路上,周昌全的奥迪车都在一百五十码的速度,迎着小雨,超车无数,准时到达茂东烟厂。

    郑总将周昌全一行接到了会客室,他抱歉道:”遇上件急事,董事长临时召集开会,恐怕要等一会儿。

    周昌全笑道:”没有关系,我就在这里等。

    会议室里挂着几张照片,是中央各部委领导视察烟厂的照片,每张照片中都有一位白净的中年人,他中等个子,戴着副金丝眼镜,气宇轩昂。洪昂道:”这是梁小鹂,看他眼神就有股傲气。

    周昌全道:”茂东烟厂以前是小烟厂,他能把小烟厂变成岭西纳税大户,这就是本事,他有傲气的资本。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天色渐渐沉了下来,透过玻璃窗,正好可以看到烟厂的广场。当广场灯光打开以后,巨大的中央雕像上安装有旋转灯光,让飞马璀璨如明珠,格外生动。

    洪昂道:7点了,怎么还在开会?也不派人来招呼一下客人,搞什么摘?,他是秘书长,看着市委书记受到了冷遇,必然要表示气愤,不能无动于衷。

    阇昌全很沉得住气,娓娓而言:”既来之,则安之,就在这里欣赏烟厂夜景。烟厂的广场布置得就不错,我们新修的广场也可以借鉴这个广场的创意,得有一个主题思想,不能仅是一个大坝子,要体现市委、市政府领导全市人民勤劳致富的主题。

    又过了一个小时,仍然没有消息,周吕全虽然还是气定神闲,不过脸上笑容已经消失,默默地抽烟。洪昂给老郑打电话,却已经关机了,他怒道:”梁小鹂屁股翘上天,迟早要出事。

    周昌全敲了敲桌予,道:”秘书长,少安毋躁。

    洪昂又道:”我给茂东市委联系一下,太不像话了,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周昌全摆摆手,道:”这事先别让茂东市委知道。

    又过了一会儿,侯卫东请示周昌全,道:”我大学同学在茂东检察院,他爱人在烟厂总裁办,我想跟她联系一下,问问情况。等到周昌全点头,他就接通了陈树的电话。

    陈树挺热情,道:”东瓜,你住在哪里?我过来接你,我们哥俩好久没有见面了,得好好聊聊。

    侯卫东道:”我们还没有见到梁小鹏,在会客室里等着。陈树呵呵笑了两声:”梁小鹂这人,莫说是沙州巿领导,就是茂东市的领导也吃过闭门羹。我老婆也没有回家,估计烟厂肯定有什么事,

    你们没有吃饭吧,我跟老婆联系一下,先给你们弄点吃的。过了几分钟,走出来一个年轻女子,她穿着黑色小西服,很礼貌地道:”我是总裁办小周,各位领导,董事长正在召开紧急会议,会场上关闭了手机,董事长原本要到北京,也去不成了。这会恐怕还得开一会儿,你们先到厂里招待所去吃点便饭。

    周昌全摆了摆手,道:”算了,董事长能饿着肚子开会,我们也行。他担心吃饭的时候恰好会议结束,又见不着梁小鹏。

    那女子看了一眼侯卫东,给三位续丫水,就离开了会议室。过了一会儿,她拿着些面包走进了会议室,道:”各位领导,先吃点面包垫垫肚子。一她在给侯卫东递面包时,道:”你是侯卫东?我是陈树的爱人小阇,你的名字我耳朵都听起老茧了,今天还是第一次见面。侯卫东笑道:”你们结婚时,我恰好有事没能来,陈树寄了婚纱照,不过,婚纱照与你本人不太像。

    小周也笑:”婚纱照化了浓妆,现在看起来吓死人。

    说了几句家常,侯卫东回到正题上,问:”小周,董事会还有多长时间?

    “这个说不清楚,我在外面守着,散会以后我就向董事长报告。

    董事会持续到了晚上10点,小周见梁小鹂茧事长朝外走,迎了上去,道:”沙州市委周书记还在会议室等着。

    梁小鹏有些吃惊,道:”我把这事忘丫,他们一直在会议室吗?吃了饭没有?”没有。

    梁小鹏若有所思地停下脚步,他回想了一下沙州市委书记的名字,这才道:”这个周昌全倒有些意思。小周,你去安排几个小菜,送到我办公室来,我请周昌全单独吃顿饭。

    小周提醒道:”随行还有两位。”随行人员,我不见。

    烟厂小厨房知道梁小鹏在开董事会,还没有吃晚饭,早就将所有菜品准备好,只要一声令下就立刻动起手来,一时之间,锅碗瓢盆,响成一片,煞是热闹。

    梁小鹂办公室很大,有一间会客室,一间办公室,一间休息室,几样精致小菜摆在会客室里。梁小鹏举着酒杯,道:”周书记,你这样的厅级干部,我是第一次遇到。

    周昌全看着梁小鹏的态度,心知事情有了转机,举着酒杯,道:”梁董事长是岭西最杰出的企业家,如果岭西多几个梁总,在全国的地位肯定要提升不少。

    烟厂副总老郑陪着秘书长洪昂与侯卫东到小伙食团吃饭,开了一瓶五粮液,菜品则与梁小鹏基本一样。

    洪昂摇着头道:”你们董事长架子挺大啊。

    老郑嘿嘿笑道:”董事长架子是大了些,可是人家有本事,岭西当年小烟厂好几个,现在就是茂东烟厂一枝独秀。董事长甚少请人在办公室吃饭,看来这事有戏。

    他想着周昌全两次到烟厂的事情,道:”到烟厂的市级领导不少,周书记最诚心。若再来一次,就有三顾茅庐的味道了。董事长之所以要请周书记到办公室吃饭,也是冲着这个诚心。

    侯卫东听老郑说得理所当然,暗道:”有钱人真是牛,梁小鹏不过是烟厂老总,请正厅级实职领导在办公室吃顿饭,难道还要周书记感激涕零?

    一直以来,周昌全总是以领导者风采出现在沙州人民面前,其视察基层的形象早就定格在侯卫东脑海中。周昌全为了在沙州开办烟厂,居然能将姿态放得这么低,这让侯卫东大感意外,他不由得感叹了一声:”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

    到了晚上12点,周昌全神情轻松地与梁小鹂一起出来,友好地握手告别。周昌全在宾馆住下,他兴致颇高,道:”今天晚上我们放松一下,把秘书长约上,打双扣。

    侯卫东在青林镇工作的时候,也时常打双扣,技术还不错,道:”周书记,那今天晚上我和马师傅一边,陪两位领导打双扣,我要向两位领导学几招。

    “听口气,小侯的水平应该不错。

    侯卫东罕见地开玩笑:”一般一般,全国第三。

    周昌全笑道:”小侯,我还以为你不会说玩笑话,在我印象中,这是你第一次在我面前说点俏皮话。这就对了,人不能总是绷着,我们主张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实际上就是一张一弛之道,该稳重的时候一定要稳重,能放松时也要放松。

    侯卫东道:”我记住了。

    周昌全看到侯卫东又是一本正经的表情,笑道:”看你这样子,说着说着就严肃起来。

    周昌全平时也挺严肃,今天他与梁小鹏谈得很愉快,引进烟厂之事有了七成希望,这让他着实有些兴奋。聊了几句,他又将思路转到工作之中,道:”烟厂总裁办的小周,是你同学的爱人,有了这层关系,对我们的后续工作极为有利,你要长期与小周保持联系。

    在宾馆里,周昌全、洪昂、侯卫东、马波兴致勃勃地打起了双扣。在周昌全要求下,大家打得很认真,由于水平相差无几,较量起来没完没了,直到夜里两点才结束战斗。

    早上,侯卫东还是7点就起了床,他来到周昌全房间门口,侧耳听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动静,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司机马波也习惯了早起,他坐在床上看电视,见侯卫东进来,扔了一支烟过去,道:”侯科长,我真是羡慕你,在周书记身边干几年,出去就是一方领导,我们驾驶员除了开车还是开车,没劲儿。

    侯卫东道:”你从部队回来几年了?

    马波盘着腿在床上抽烟,道:”我从部队回来七年,四年前到了小车班,到了小车班就给周书记开车。我技术好,这在小车班也是公认的,不过技术好也没什么用,始终还是驾驶员。

    侯卫东听出马波有转行的愿望,就问道:”你是什么学历?”我是城市兵,有高中学历。

    “马师傅,要想转行就得要有文凭,现在拿文凭很方便7你何不趁年轻赶紧拿个文凭,在合适的时候转行。侯卫东的意思是要趁着周昌全在位时将自己的事情搞定,否则换个市委书记就有了变数,但是他没有说透,只是让马波去悟。

    马波叹了口气,道:”我高中就是混的文凭,要是成绩好也不会去当兵。现在拿起书就想睡觉,而且给周书记开车,根本没有固定时间去学习。

    “如果你要读,就去党校报名,并不困难。马波颇有些心动,道:”也不知道拿了文凭有没有用?”有文凭在手,总会有用处。现在不去拿,到用时才会后悔。”侯科长,我听你的,抽个时间到党校去看一看。

    洪昂睡到了8点才起床,他打着哈欠到了侯卫东的房间,看到屋里烟气缭绕,道:”你们两人大清早就抽烟,这是坏习惯,伤身体。

    马波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我们是为领导服务的,您和周书记不吃早饭,我们怎么能先吃。

    洪昂道:”周书记平时工作太紧张了,昨晚难得放松,今天我们谁也别打扰他,让他安心睡一个懒觉。他感叹道,”外人只看到领导风光的一面,其实领导操心的事情太多,其中酸甜苦辣,你们慢慢体会。

    一行人马不停蹄地回到了沙州,周昌全立刻召集了常委扩大会议。

    周昌全出语不凡,道:”茂东烟厂与我市的合作事宜,目前已经取得了实质性进展。说了这句话,他就停丫下来,用眼光扫视着众位市级领导。

    在沙州建烟厂并不是新鲜话题,数年前的领导人就进行过尝试,都以失败告终。一方面是烟厂要价太高,双方颇有差异,另一方面,当时的茂东地区有地方保护意识,并不愿意沙州建烟厂。

    “我与茂东烟厂梁小鹏董事长进行了接触,他对建分厂之事有初步意向,春节前他将带队到沙州来考察。今天会议主题只有一个,就是商议如何摘好接待工作。

    刘兵事前没有听到一点风声,他用眼角余光瞧了瞧面带喜色的市级领导们,默不做声。

    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杜正东首先发言,道:”据我所知,茂东烟厂梁小鹏是省政协常委,我们可以按照省级领导人的规格加强保卫,由公安局制订周密的安保措施,确保万无一失。

    周昌全强调道:”梁小鹏不仅是省政协常委,更重要的他是能给沙州带来巨大利益的财神爷,安保措施要升格,按照正部级来布置警力。安保的亊我不多说,由正东全权负责,明天上午把安保方案拿出来,我亲自过目。

    他苦口婆心地道:”沙州地处内陆,经过十来年发展,该挖的潜力已经挖了,现在处于上升乏力的瓶颈阶段,如果没有大项目进入沙州,很难有大起色。同志们要记住,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同志们讨论得很是热烈,会议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最后形成了以刘兵为组长的茂东烟厂项目领导小组。

    听到市长刘兵任领导小组组长这个建议,侯卫东愣了愣,不过转念一想就释然了:”茂东烟厂是周昌全出马拿下的,此时交给政府去办,名正言顺。办成了,功劳记在周昌全的身上,办碰锅了,责任则在刘兵的身上。

    党委决策,政府执行,这是惯例,周昌全这样安排,既符合常规,也在情理之中。

    散会之前,周吕全用手在空中用力地点了点,道:”这次接待工作,各部门要全力以赴,谁出了问题就摘谁的帽子。另外,工作中要注意外松内紧,只做不说,新闻部门就不要报道此事了。

    春节前,梁小鹏带着六个手下来到了沙州。

    沙州环卫工人提前做起了准备,洒水车、扫地车全部出动,市民只以为是迎接春节,他们不知道这次大行动的真实目的是为了迎接梁小鹏一行。

    在梁小鹏即将入驻的小招待所,公安局派出了两组警察,一组在明,一组在暗,实行全方位保卫。

    市政府四大班子以及黄子堤、洪昂、步海云等领导乘坐金杯客车,来到高速路口迎接,最新的桑塔纳警车闪烁着警灯在前面开道。

    吴海县县委书记赵林、县长朱亚军以及侯卫东等人亦在迎接队伍之列,不过他们没有坐在金杯车上,而是在小招待所等。

    吴海县境内有一片山地,土壤极为适合种植烟叶,赵林和朱亚军过来主要是向梁小鹏展示烟叶基地。

    侯卫东与任林渡站在一边,任林渡小声道:”老兄,你是怎么混到昌全书记身边的?按理说你给祝书记当了秘书,很难再成为昌全书记秘书,小弟实在佩服。

    “昌全书记”是黄子堤、洪昂等市级领导对市委书记周昌全的称呼,一般干部皆称呼为”周书记”。侯卫东是周昌全的秘书,他更是遵守约定俗成的规则,称呼一声”周书记”。此时听任林渡口口声声称呼”昌全书记”,觉得很逆耳,就如以前听到小招所长称呼周昌全为”昌全书记”的感觉一样。

    侯卫东此时并不想说话,简明扼要地道:”机缘巧合。

    任林渡又道:”过了春节我就要结婚,女朋友是沙州老师,你等着喝喜洒吧。

    侯卫东听了此语,看了他一眼,道:”怎么突然就结婚?,

    任林渡心中一暗,脸上表情却仍然是笑眯眯的,他道:”郭兰对我来说就是天上仙女,到了吴海我反思很久,还是找个凡夫俗子过日子比较踏实。

    这时,警车闪烁着开了过来。

    小招待所附近的居民看惯了这个景象,两个五十来岁的男子在小门店外下象棋,其中一人看到了警车,愤愤地道:”不知又是哪个贪官。这些贪官随便拉一个出来枪毙都没有错,真他妈的该死,这是什么世道!另一个男子道:”你这是嫉妒,有本事你去当官。

    梁小鹂在沙州只停留了一天,他见惯了这种场面,扦没有被过多的热情和过髙的礼仪冲昏头脑,一直有礼貌地含笑不语。晚宴之后,与周昌全握手告别,离开了沙州。

    周昌全和刘兵并排站在高速路口,等到梁小鹏的几辆车消失在眼中,周昌全扭头对刘兵道:”刘市长,梁小鹂提出的要求可以接受,政府拿出一个初步意见,再交常委会讨论,这事,拜托你多费心。

    刘兵道:”他提的要求倒不苛刻,政府将很快召开常务会,专题研究。只是,烟厂之事涉及省里不少部门,此事还得有省里领导支持。

    周昌全跺了跺脚,道:”办好了这亊,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刘市长,拜托。

    两人说话时,嘴里喷出的白气在空中飘来荡去。

    刘兵回到了小车上,望着树尖上的点点白雪,心道:”意向性和签合同隔着十万八千里,其间还得跑省烟草专卖局,这些麻烦事,周昌全―并丢给了我,他轻松愉快地当起了裁判员,老奸巨猾。

    周昌全是党委书记,定大方向,刘兵是政府一把手,就得做具体事。刘兵没有不接招的理由,接招以后还必须干好。

    政府秘书长蒙厚石来到刘兵办公室时,刘兵正站在书柜边翻书,见了蒙厚石,便道:”老蒙,政府又接了一个炭丸。所谓炭丸者,与烫手山芋相差不多,程度更甚。

    蒙厚石自顾自地点燃了一支烟,道:”这些本就是政府的事情,没有办法推脱。而且,烟厂一事有七成把握,作为沙州市政府也应该尽全力将事情办好。

    刘兵早已将烟戒掉了,道:”老蒙,这烟少抽,百害无一益。

    蒙厚石两根手指黄黄的,笑了笑,道:”这把年龄,抽惯了,如果贸然戒掉,反而容易生病。真的要戒,也得先减量,等身体习惯了,这才戒得下来。

    聊了一会儿,刘兵安排道:”要到沙州办烟厂,需要与上级哪些部门打交道、最核心的领导是谁,麻烦你去整理一个名单,趁着春节,一来拜年,二谈事情。

    蒙厚石最理解刘兵,周昌全在沙州根深叶茂,作为市委书记在用人上说一不二,几番暗中较量,刘兵都处于下风。他管不了人,就着重管事,通过管事来约束自己的手下。鉴于此,刘兵虽然知道烟厂的事难办,却也没有过多推辞。

    蒙厚石道:”刘市长,关于副秘书长人选,我有一个想法。”你说。

    “市政府这一摊子事,千头万绪,工作任务太重,我向你推荐杨森林作为市政府副秘书长。这两年他主政一方,工作不错,人亦年轻,诸如烟厂的一些杂事,可以交给他去跑。他在市委工作过,同江副秘书长比较熟悉,跑起手续来比其他人方便。蒙厚石年龄偏大,要想再上一级的可能性比较小,所以在退下来的时候,想再推杨森林一把,省委副书记朱建国此时也有这个意思。

    刘兵知道蒙厚石、杨森林与省委副书记朱建国的关系,但是他没有爽快答应,道:”让我考虑考虑。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