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5部 第一章 最重要的人脉,要用在最关键的时候 县委书记车祸之谜

    成津县县委书记章永泰车祸身亡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周昌全经过慎重思考,明确要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杜正东到省公安厅去一趟,请省厅派技术力量支持。

    市委书记下了决心,杜正东也就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

    很快,省厅派出的技术骨干到成津再次进行了实地查验。三天后,杜正东和省厅同志在小会议室向沙州市委汇报调查结果。

    省厅孟处长与周昌全是老相识,简单寒暄以后,他就进入了主题,道:“我是搞技术的,只讲事实,现场汽车从近百米的高坡上摔下来,地面是乱石,虽然没有燃烧,可是检验事故的关键部位都已损毁,所以对于事故的起因无法给出准确答案。无法断定事故原因,就只能确认为交通事故。”

    这与沙州市公安局的检测结果是一样的。

    周昌全道:“这是最后结论?”

    省厅技术权威同意了沙州公安局的观点,杜正东底气足了,道:“是的。”周昌全沉默了几分钟,然后对孟处长道:“感谢省厅对沙州的支持。”

    杜正东与省公安厅孟处长离开以后,宣传部门的头头脑脑被叫到了小会议室。

    周昌全道:“章永泰同志因公殉职,倒在了带领成津发展的道路之上。这是沙州涌现出来的典型,宣传部要组织人员精心撰写高质量的报道。沙州的电视、报纸也要充分发挥舆论引导作用,在沙州全市形成学英雄的热潮,振奋干部群众精神,为沙州发展注入强大的精神力量。”

    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静手握派克钢笔,在笔记本上记录着。

    他有一手漂亮的行楷,这让他的笔记本看起来赏心悦目。这一点侯卫东极为佩服。侯卫东一手钢笔字,虽然称不上烂,可是在市委办公室里面,比他还差的钢笔字绝对不会超过十人,这还包括司机同志在里面。以前无意中看到了陈静的会议记录本,侯卫东羡慕得很。

    当然,字写得好,对于秘书来说很有用,可是对于市委常委就没有太大的用处。在所有市委常委中,陈静到周昌全办公室的次数最少。宣传部近年来提拔的干部也很少,这一点,宣传部普通干部都有些怨言。

    宣传部领导离开以后,周昌全在屋里转起了圈子。

    章永泰莫名其妙死了,孔正义窝窝囊囊被抓了,周昌全火气想不大都不行。他对侯卫东道:“拿支烟给我。”

    侯卫东赶紧从抽屉里拿了沙州烟厂新出品的白板烟,递给周昌全,并点上火。

    狠吸了好几口,烟味呛得周昌全咳了好几声,他道:“当初为了戒烟,反复了好几次。这几天又在开戒,这是最后一支烟。以后不管什么事,我坚决不抽,你要监督我。”

    周昌全站在窗边抽着烟,看着市委大院车来车往。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对身边的侯卫东道:“你对章永泰之事有什么看法?”

    侯卫东已经知道自己将到成津,脑子也没有闲着,时刻在想着这件事,道:“公安局不能下结论,并不能排除有人在车上做手脚的可能性。有色金属矿是唐僧肉,章书记想整顿矿业,无疑是捅了既得利益者的马蜂窝。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即使章书记真是因公殉职,矿业秩序也必须整顿。这不仅是成津一个县的事情,还是几个矿区共同的问题,下手迟了,要养虎为患。”

    侯卫东作出这样的结论,一方面是由于周昌全数次提起整顿矿业秩序,另一方面,成津之行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其对成津县的矿业秩序深有感悟。

    周昌全神情很关注,见侯卫东停下,问道:“讲完了?”

    侯卫东道:“暂时只想到这么多。”

    周昌全指了指窗外,道:“你看院外的大树,风一吹,树梢就不停地动,树欲静而风不止。树动是表象,而风,才是树动的关键。成津之事,你已经能够看到关键问题,成津的风——核心是利益。所以我个人坚持,章永泰死因决非车祸这样简单。”章永泰当年是他信任的部下,总是能坚定地执行他的意图。这次章永泰着手整顿成津矿业秩序,正是为了完成他亲自交代的任务。正因为此,周昌全对章永泰之死一直不能释怀。

    “章永泰是员猛将,能冲能打,他年龄比你大,但是锐气比你还要足。你最大的优点是办事情能够深思熟虑,逻辑严密,这方面比章永泰强,但是你是否敢打硬仗,还得在实践中检验。”

    侯卫东心道:“我是秘书,服务是本分,若真是敢冲敢打,那还是秘书吗?”

    “听吴厅长说,那天在成津,是你先动手打方杰?”

    “方杰欺人太甚,我们原准备在成津宾馆吃饭,到了门口,只耽误了一两分钟,方杰就下来骂人,还使劲地踢蒙宁的车子。吴厅长不愿意透露身份,所以我就打了方杰一拳。”

    “当时还有很多办法来处理此事,打人只能是下下之选。吴厅长身份不能暴露,但是你的身份完全可以亮出来,这一场架自然会消于无形。即使你不亮出身份,随便编造一个理由,就说是蒋湘渝或是章永泰的朋友,你和吴厅长都开着好车,这个理由应该不会唐突。就算不亮身份,也可以用语言化解这个纠纷。你冒失在于在别人的地盘上开战,而且身边还跟着吴厅长。虽然有所倚仗,最后没有出事,却也是不智,所以我对你此次的评价只能是勉强及格。”

    周昌全分析得针针见血,让侯卫东觉得实在汗颜,道:“当时头脑冲动,考虑问题就不周密。”

    第二天,侯卫东还是按照老习惯早早地起床,穿上衣服,再看妻子,依然熟睡着,肚子挺得很高,在睡梦中带着微笑。往常这个时候,小佳都会醒,今天却睡得很沉,根本没有察觉到侯卫东已经起床。

    侯卫东来到客厅阳台,看了看新月楼大门外,马波的车还未到。做了几个扩胸运动,摸了摸肥肉不少的肚子,暗道:“天天酒里来酒里去,恐怕到了三十来岁就会挺着个将军肚子,这个形象未免太难看了。”

    他暗自下了决心,道:“从明天,不,就从今天开始,每天必须坚持锻炼。”

    侯卫东抓起桌上准备好的牛奶和鸡蛋,几口下肚,提起公文包就下了楼,来到了中庭。中庭里有许多老人在锻炼,把这些体育器材占据得差不多了,只有单杠周围没有人。玩单杠难度高,弄起来费劲,老头老太们怕伤了身体,自然也就没有兴趣。

    侯卫东跃跃欲试地来到了单杠旁。以前在沙州学院时,引体向上他一口气能做四十来个,来回大旋能连续做五个。离开学院以后,他就没有再做过引体向上,但是底子在那里摆着,他还是很自信。

    但是结果却令侯卫东沮丧,前十个引体向上还有模有样,从第十一个开始,他就如一条蠕虫在单杠上挣扎,双腿一阵乱蹬。做到第十七个时,终于体力不支掉了下来。

    侯卫东不甘心地看着单杠,这是一副标准单杠,与当年学校的基本一样。单杠没有变,是人变了,多年的机关生活腐蚀了侯卫东的肌体。酒肉就是肥肉的生长剂,促使一块一块肥肉挤占了健壮的肌肉。

    整个身体,就如馒头一样被膨胀了,生命力也就被弄得油腻腻的。

    感叹了一番,侯卫东在单杠上翻了一会儿,这才提了公文包走到门口。站了不到两分钟,马波的车便准时来到了新月楼大门口。

    有了早上的经历,再看到周昌全,侯卫东便有些感慨:“周昌全在机关熬了三十年,仍然保持着瘦削身材,并没有被酒肉侵蚀,难怪思维清晰,精力旺盛!”

    刚从电梯里出来,就见到成津县县长蒋湘渝。

    侯卫东为周昌全和蒋湘渝泡了茶,然后在周昌全耳边轻声提醒道:“周书记,9点40分是书记办公会。”周昌全点点头,对侯卫东道:“你过来,认真记一记。”

    侯卫东与周昌全已经有了默契,拿着笔记本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做出认真记录的样子。

    蒋湘渝将一份汇报材料恭敬地递给了周昌全,自己留了一份,他抱歉?道:“侯主任,我只带了两份汇报材料。”

    侯卫东道:“没有关系,我让办公室复印一份就行了。”

    周昌全没有翻看蒋湘渝递来的汇报材料,道:“别复印那些材料了,你作为一县之长,各项数字都装在脑袋里。如果还需要汇报材料,那就不合格。”

    蒋湘渝素来口才好,在县里开会时,放下稿子,张嘴就能说上三四个小时。此时让他脱稿,自然没有什么问题。

    刚刚谈了两分钟,周昌全打断道:“基本数据不用说了,自然地理更不要说了。我?了七年沙州市委书记,如果这些都记不清楚,更不合格。你只谈成津当前重要工作、存在的问题和下一步的思路,谈具体,别放空炮。”

    蒋湘渝由于能侃,在成津县就被机关干部称为“蒋大炮”,这个绰号已经流传到普通群众中去了。此时周昌全让他别放空炮,显然知道“蒋大炮”这个绰号。蒋湘渝头几句还有些拘谨,可是当他汇报了三四分钟以后,嘴就顺了,经济术语、现实政策、成津情况就如机关枪一样向周昌全扫射过去。

    侯卫东暗自佩服:“蒋湘渝的口才硬是好,那一天在清真馆子,他的反应也?慢。”

    不过,成津县的情况并不好,交通不便、县城破烂、二三产业萎缩、矿业秩序紊乱,蒋湘渝就算是舌底生花,也不能将这些事实抹掉。听着蒋湘渝汇报,他头脑中还闪过了成津宾馆前一排排高档小车,以及方杰带人冲上清真馆子的画面。

    等到蒋湘渝汇报结束,已是9点25分。汇报期间,周昌全没有再打断蒋湘渝,而是认真地听着。

    “你用一句话来总结,成津的症结在什么地方?”

    蒋湘渝脱口而道:“交通,制约成津发展的瓶颈是交通。成津有色金属矿藏量丰富,其他金属矿储量也不小,只是许多矿深藏在大山,无法大规模开采。修路要钱,成津去年财政只有一点五亿,是典型的吃饭财政。县里正在积极筹款,只是基础太弱。”

    周昌全道:“全县一年从矿上得到多少税费?”

    蒋湘渝并没有仔细算过这笔账。前些天开会,常务副县长李太忠倒是说过一些数据,只是当时他正在生气,没有记住这些数据。他略一迟疑,道:“大概……”

    “你是县长,管着财政,不能大概,要说具体数据。”周昌全很尖锐地补充了一句,“你要向市里要钱,也得摸清家底,否则市里凭什么给钱?”

    蒋湘渝估摸了一个数据,正待要说,周昌全又道:“你别编数字,不清楚就回家查。依据成津每年各类有色金属矿的产量,成津的财政总收入不会只有一亿五,增加到两个多亿并不是难事。你回去以后,将流失的这一部分税费收起来,市里根据增加税收比例再配套修路的钱。你如果增收三千万,市里就配套给你六千万,再想办法搞一搞BOT,修路的钱就有了。”

    蒋湘渝深知县里有色金属矿很复杂,涉及太多利益,章永泰多半是为此丧命,而周昌全这个表态实际是在给他施加压力。当他走出市委大院时,恰好有一片乌云飘了过来,将太阳光遮了一部?。他叹了一声:“黑云压城城欲摧,我老蒋又有什么法子!”

    在蒋湘渝眼里,李太忠的脸就如那片乌云,在风中变幻着模样。

    中午,周昌全来到了市委小招待所。

    盛夏的小招,树荫浓密,知了隐藏其中,不知疲倦地吼叫着。三人在小餐厅坐定,周昌全很郑重地道:“杜书记,有任务交给你。”

    杜正东并不问是什么事情,坚决地道:“保证完成任务。”

    “章永泰之死,存在着不少疑点,他奉命整顿矿业秩序,触?了某些人的利益,因而引来杀身之祸。从现存证据来说,尽管不能从法律上认定章永泰的死因,但是,我思来想去,这事绝对不会如此简单。市委不会放弃,我不会放弃。”周昌全眼中怒意渐盛,道,“部分同志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已经严重腐化变质,成为人民的敌人,我绝不能容忍此事发生在沙州。”

    杜正东领会了周昌全的意图,道:“成津公安局长年龄偏大,业务能力一般,我建议对其进行调整,在市局选配人员出任公安局长,暗中调查成津县涉黑团伙。从这个渠道入手,争取查清事实真相。”

    ?昌全道:“这个建议很好,水路不通走旱路,迂回前进,力争达成目标。”他又对侯卫东道,“小侯,我也给你一个任务。”

    侯卫东如杜正东一般,表态道:“我保证完成任务。”

    “成津局面很复杂,光靠一个公安局长解决不了问题。你到成津主持县委工作,稳定住局面,等到真相水落石出以后,你再回市委。”

    前一次谈话,是私下交底,这一次在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杜正东面前谈起此事,实质上是公开交底。

    周昌全派侯卫东到成津县,主要目的是稳定局势,为下派的公安局长创造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等到成津事情办完,他就准备让侯卫东出任市委副秘书长,仍然在他身边工作。等这一届任期结束以后,侯卫东也有三十四五岁,就可以直接出任秘书长,这样就是名正言顺的市委常委,进入地市一级领导行列。

    杜正东道:“有侯主任主持成津县委工作,公安机关就更有信心查出事情真相,依法从重从快打击成津涉黑团伙。”心里却道:“侯卫东这小子深受周昌全信任,不到三十岁就主政一方,运气真好。”

    侯卫东提了一个要求,道:“成津县政府常务副县长李太忠,他的儿子李东方是成津县有名的矿老板。我的想法是先将李太忠调走,这样有利于查案。”

    周昌全满口答应,道:“这事好办,让李太忠到沙州市城管局工作。”城管局是建委的二级局,平时事情多,又琐碎,把李太忠调入城管局,是一个绝妙的主意。

    回到家里,侯卫东只说要到成津任职,并没有说明原因。小佳很不解,道:“你是市委书记秘书,东、西城区、南部新区,包括益杨县,都有职位,怎么跑到偏僻的成津县?是不是周昌全不满意你?”

    侯卫东自然不肯将调任成津的真相告诉小佳,免得她担惊受怕,道:“你怎么这样想问题,一般来说,市委书记都要跟上好几年才能得到提拔。我才跟了一年多,就被任命为成津县委副书记,这是周书记对我的重视。”

    小佳道:“这不过是平职调动,又不是提职,而且成津是最差的县,我总觉得这一次安排不好。”

    “我虽然是副职,但是到成津是主持县委工作,是做县委书记的工作。周书记有意让我在成津工作一年,回来出任市委副秘书长。”

    “话虽然这样说,但实际上是两回事情。如果明年换届周书记调走了,你怎么办?如果新来了书记,或是刘兵当书记,你到时能不能转正还难说。另外,我听说成津县很乱,那里的干部挺野。”

    侯卫东见小佳要接近事实真相了,便转开话题,道:“周书记肯定能连任,这一点不用怀疑。你别老待在家里,也应该出去走一走了。明天约一约赵姐,我想请粟哥一家人吃饭。”

    自从当上了市委书记秘书,小佳又怀了小孩,侯卫东一家人与粟家走动反而少了些。如今侯卫东就要到成津赴任,粟明俊这位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便成了强援,说不定哪一天就能用上,所以侯卫东准备在临走前与粟明俊吃饭。

    虽然有周昌全这个最大的靠山,可是周昌全这个靠山太大,只能在关键时候才能用。如果太多小事都需要周昌全出面,则是自己没有本事的表现,也会被周昌全所看轻。基于此,侯卫东准备在任职宣布前,先去拜一拜各大局行的一把手,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就不灵了。

    他将自己的人脉理了理。

    市委秘书长洪昂、常务副市长步海云、政法委书记杜正东、财政局长季海洋、南部新区主任高健,这五位算得上比较铁杆的人物。

    建委副主任柳大志、园林局长张中原,关系一般,但也还算可以。

    市政府秘书长杨森林,是一个微妙人物,可以争取。

    交通局长老滕,是一个需要首先攻克的人物。

    侯卫东作为主持工作的县委副书记,到了成津,除了完成周昌全交代的稳定局面、整顿矿业、打击黑社会的任务以外,还得考虑成津经济社会发展。经济发展需要一个牵一发动全身的牛鼻子,而交通,就是侯卫东首先选择的突破口。上青林的经验让侯卫东受益良多,成津难堪的交通现状正是一个机会。

    侯卫东脑袋里转着这些人和事,难得有些轻微失眠,想了许久成津的事情才睡着。

    早上到了办公室,等到侯卫东泡好茶,周昌全道:“你别泡茶了,坐下来,我想听一听你到成津的想法。”

    周昌全对面的桌子只放着一张椅子,这是有一定级别的领导才能坐的位子。具体到沙州,至少是各局行主要领导、各县党政主要领导才能坐此位子。坐上了那张椅子,也就是一个象征,是有了一定权利和义务的象征。

    侯卫东虽然为周昌全服务了一年多,但是正儿八经地坐在这张椅子上的次数,也就只有那么寥寥可数的数次。

    “你对到成津任职有什么看法?”周昌全摆开了谈话的架势。

    侯卫东将昨晚思考的结果谈了一遍,周昌全点了点头,道:“我原本担心你抱着过客心态到成津。如果真的抱着这种心态,那就真的成为过客,成津的事情肯定办不好。你能全面考虑问题,我很欣慰。

    “你到了成津,就是一方大员,要为成津七十万人民负责。成津的发展始终要摆在工作第一位,你所有的工作都要围绕着这一点来开展。如果真的这样做了,你就能经得起时间考验,也能经得起组织的考验。

    “追查章永泰死因、整顿矿业秩序、打击黑恶势力,都是为了成津的顺利发展。发展是本,其他任务都是为了这个根本,这就要看你的掌控能力了。公安局将派遣邓家春到成津,他是沙州公安系统的老人,资格老,能力强。你只需要做他的坚强后盾,具体细节就让他去操办。”

    周昌全又谈了一些总的要求,侯卫东一一记下。

    谈得差不多时,周昌全喝了一口茶,神情放松下来,带着考究的笑意道:“你到成津抓的第一个工作是什么?有没有想法?”

    这个问题就很具体,侯卫东一时有些措手不及,老老实实地道:“我准备向各个局行拜码头,争取获得支持。”

    周昌全道:“这事我会考虑,你到位以后慢慢地去做,至于砍下的第一斧,我有一个建议。”

    侯卫东连忙拿起笔,准备记录。

    周昌全食指在空中虚点数下,道:“不用记,你听着就是了。第一板斧做什么很考究,既不能太难,又要有影响力,还能很快出效果。”

    侯卫东看着周昌全的微笑,道:“请周书记指点,我没有想出来是什么招数。”

    周昌全道:“用‘乌烟瘴气’来形容成津县城,不算是过分。你到了成津以后,第一板斧就是狠抓县城卫生,这是最能见成效的事情,也是少花钱就为县城改变面貌的好事。做此事时,还可以顺便撤掉一两个工作不力的干部。”

    侯卫东眼前一亮,这一招是典型的杀鸡给猴看,而且这个点选得很好,既树威,又不会受到太大反对。以前他初任益杨上青林镇副镇长时,也曾经搞过一次环境卫生整治,自己的招数与周昌全传授的绝招不谋而合。

    此次谈话不久,在1999年9月16日,侯卫东被正式任命为成津县委副书记。

    按照沙州传统,新县委书记、县长上任是由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送到任职地,以示郑重。侯卫东是到成津出任县委副书记,这种情况素来是由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陪送,只是侯卫东身份特殊,组织部长赵东、副部长粟明俊两人同时陪送侯卫东。

    郭兰是组织部的工作人员,一并前往成津。

    成津县组织部长李致亲自到沙州市委大院,迎接赵东部长一行。

    秘书长洪昂、侯卫东从赵东办公室出来,洪昂道:“赵部长,侯卫东是市委办副主任,我这个秘书长原本也应该送一程,只是周书记等会儿有会,我要参加,就不能送了。”

    他又扭头对侯卫东说:“祝你在新岗位上大展宏图,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作为秘书长,他知道侯卫东到成津工作的内情,明白其肩上的担子很重很沉,本来已经交代得很清楚,忍不住还是再交代了一句。侯卫东明白其中的含义,道:“秘书长,你放心,如果遇到困难,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向你报告,请秘书长全力支持。”

    “这一点你放心。”洪昂也没有废话,与赵东告了别,就上楼。

    上楼以后,洪昂来到了周昌全办公室,道:“小侯下楼了,赵部长送他到成津。”

    章永泰之死让周昌全心里很不安,如今又将最喜爱的年轻人派到了成津县,他心情颇为复杂。走到窗前,正好看到了赵东、粟明俊等人上车。目送着两辆小车离开大院,周昌全对洪昂道:“你平时要多关心成津的事情,有什么事情及时给我说。”

    侯卫东和赵东同坐一车,侯卫东以前与周昌全同坐一车时,都是坐在副驾驶位置之上。这一次他作为县委负责人,就与赵东在小车后面并排而坐,倒有些促膝谈心的感觉。

    新任成津县委常委、公安局长邓家春还在省公安厅培训中心培训,随后才能到位。

    车队刚进入了成津县境内,县长蒋湘渝、人大主任朱国仁、政协主席经历、县委副书记高小楠都在县境内迎接赵东一行。

    组织部长赵东看到警车以及一长串小车,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侯卫东道:“都说成津是沙州穷县,我看不见得,小车还不少。”

    侯卫东顺着赵东的目光看了看那几辆小车,一辆奥迪,还有一辆帕萨特,两辆桑塔纳2000。奥迪是新车,其他车都半新不旧,他知道那辆新奥迪是县长蒋湘渝的座车。

    此时他已是成津县县委副书记,初到一地,最忌讳扮演钦差大臣角色,下车伊始便开始指手画脚。

    有些话赵东能说,他却不能随便说,就换了一个话题,道:“进了成津县境内,我就是主人了,现在郑重地提出请求,请赵部长以后多到成津县。有赵部长指点,我将少走许多弯路。”

    赵东笑道:“侯书记今年二十九岁,这恐怕是沙州历史上最年轻的主持工作的县委书记。成津基础不好,但是要辩证地看问题,正因为基础不好,只要下工夫反而更容易出成绩。近年来,基层组织工作在农村遇到不少困难,有句俗语叫做‘党也党不住,团也团不拢’,很能说明农村基层党组织的现状。我建议你在成津认真抓一个试点,剖析存在的问题,找出解决办法,争取向全市、全省推广,省委组织部高部长多次讲过这个事情。”

    侯卫东表态道:“赵部长,这事我一定会尽快去办,只是需要部里给予指导。”

    赵部长笑道:“既然侯书记有意抓典型,部里肯定要支持。我让粟部长联系成津,他是老组工干部,经验丰富,点子多,具体事情就让他和你联系。”

    赵东并不知道周昌全派侯卫东到成津的真实意图,但是他知道侯卫东是周昌全的绝对嫡系,前途应当一片光明。趁着其还没有长成参天大树时,多做一些伏笔,是一件很划得来的投资。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即使侯卫东以后发展不顺利,近期能在成津搞一个基层组织建设的试点,对于市委组织部也只有好处而没有任何弊端。

    下了车,赵东依次与蒋湘渝、朱国仁、经历、高小楠握手,一边握手,一边就将侯卫东介绍给成津县的各位大佬。

    除了政协主席经历以外,其余几人侯卫东都见过面。他笑容可掬,也随着赵东的步伐与众人依次握手,同时开始打量着以后要在一起共事的同志们。

    在县里的排序中,县委第一,其次是县人大,再次是县政府,然后才是县政协,但是具体到个人,由于县政府一把手是县委第一副书记,所以一般情况下都是县委领导、政府领导、人大领导、政协领导,然后才是县委的其他副书记。

    蒋湘渝热情地道:“我脑子反应慢,那天汇报工作时,周书记让老弟在一旁听着,我就应该想到老弟要来成津县委。”

    侯卫东道:“蒋县长,以后县委工作还需要你的大力支持。”

    蒋湘渝道:“县政府一定会在县委领导下努力将成津经济搞上去,将我们贫穷落后的帽子摘掉。侯老弟是年轻的大学生,一定能给成津县注入新思维,带来翻天覆地的新变化,这一点,我很有信心。”

    人大主任朱国仁长得特别干瘦,眼睛也小小的。与蒋湘渝的丰富表情相比,他脸上表情只能用呆板来形容,握了手,简单说了一句“欢迎侯书记”便退到一旁。

    政协主席经历完全没有县领导的风度,穿一件廉价西服,与90年代初的乡镇干部差不多,道:“请侯书记到政协来坐一坐,政协委员们想跟书记说说心里话。”

    郭兰跟在粟明俊身后,她的短发已长成一头披肩长发,束拢以后用一个漂亮的蝴蝶夹子夹住,简单、利索。看着侯卫东一本正经地与县里头头脑脑们握手,不由得回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侯卫东的样子。

    在昏暗的舞厅里,一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彬彬有礼地伸出了手。当时她还觉得这个小伙子很成熟,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成熟其实是年轻人刻意装出来的成熟,俗称假老练,而并非在生活中摸爬滚打中的真正成熟。如今在眼前的侯卫东虽然依然年轻,一举一动却有一种超出年龄的干练。

    她站在粟明俊身后,远远地看着侯卫东,暗道:“那次在党校,任林渡和侯卫东一起到党校办公室来找我。如今那位爱饶舌的任林渡还是吴海县委办副主任,在同龄人中,也算得上不错了。但是货比货得丢,人比人气死人,与任林渡相同资历的侯卫东已是主持成津县委工作的一方大员!”

    她可以清楚地看到侯卫东轮廓分明的侧面,他带着自信的笑容,与一帮中年或老年官员周旋着,有一种独特的男人味道。这一刻,大学时代的恋人似乎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

    县境上短暂的见面结束后,大家准备上车,郭兰仍然站着没动,粟明俊回头看了一眼,道:“走吧,郭兰。”

    郭兰这才察觉自己有些失态,好在粟明俊也在想着心事,并没有注意到郭兰的异常。

    从沙州出发,赵东一行带了两部车,成津县委组织部部长李致带了一部车。到了成津县境,成津县的四个头头脑脑各带了一部车,加上开道的警车,一共有八辆小车。八辆车在高低不平的道路上,排成了一溜车队,引得不少路人侧目。还有光着上身的小孩子们,跑到公路上来看热闹,追逐着车队。

    今天是特殊的日子,赵东没有批评成津县的各位领导,但是看到这个情景,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侯卫东注意到这个细微的小动作,道:“成津县财力差,没有一辆好的政府接待用车,所以才形成了这种车队。我正想着找哪个单位化缘,支持成津一辆政府接待用车,免得群众看到了骂娘,也给市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

    赵东明白侯卫东是在巧妙地帮着成津诸人开脱,他哈哈笑了起来,道:“侯书记才到成津,就开始打市级部门的主意,进入角色很快嘛。我给你出一个点子,财政局最近新买了一辆依维柯,是孔正义买的,以前那辆依维柯还有八成新。你找季局长疏通一下,将那辆八成新的依维柯借来用,就可以解决政府接待用车问题。”

    “谢谢赵部长指点,我找时间去向季局长汇报工作。成津缺钱,市级部门手里随便撒一点,也够成津吃个饱饭了。”侯卫东此时已打定主意找季海洋化缘。

    欢迎会布置在县委顶楼会议室,四大班子的正副职领导全部到齐。由于顶楼会议室小,侯卫东进去以后,第一印象就是黑压压的一群。是的,黑压压一群,用这个词来形容成津县的四大班子领导或许不太礼貌,不过这确实就是进入会场以后侯卫东产生的第一印象。

    县委顶楼会议室很有些厚重感,设有一个主席台,主席台后面左右各五面红旗,中间是党徽。主席台上还铺着厚实的红绒布,每个座位上都有一个话筒。

    四大班子领导们都没有坐在位子上,而是站在主席台与第一排位子之间。赵东走进来以后,大家便在蒋湘渝的带领下鼓起掌来。

    侯卫东只觉得几十双眼睛刷地扫射过来,眼光就如带着温度的探照灯,让侯卫东身上热乎乎的。一方面,他如领导人参加阅兵一般,从各位县领导身边走过,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自己就如一只动物园里的猴子,被无数人参观品评。

    有资格参加接待的同志都是四大班子领导,大多数是在基层工作了数十年的老同志,工作经验丰富得紧。看见了市委组织部赵东部长和粟明俊常务副部长一起到来,便明白新任县委副书记侯卫东分量十足,甚至超过了两年前章永泰到成津上任的规格。

    市委组织部长赵东在周昌全面前态度平和,甚至有些谨小慎微,但是到了成津县,他就收放自如。与四大班子的主要领导一一握手以后,对没有握手的其他县领导道:“各位,我就不一一握手了。今天的主角是侯书记,让他与大家一一认识。”

    蒋湘渝便道:“侯书记,我就把四大班子的同志给你一一介绍。”

    依着县委、人大、政府、政协以及武装部、政法委、法院、检察院这个顺序,蒋湘渝把所有县级领导一一介绍给了侯卫东。

    在前往成津的这几天里,侯卫东下了一番苦工夫。他弄了一本成津县的机密电话本,还私下里要了一份成津县县级领导以及重要干部的履历。只要有时间,他就拿着干部履历来琢磨,慢慢地,他还看出了一些名堂。

    成津每一位县级领导都存在一个飞跃点,比如,蒋湘渝中专毕业以后在临江县的一个乡镇工作时,恰逢干部人事制度进行了大的转变。当时有个顺口溜叫做“年龄是个宝,文凭少不了”。蒋湘渝年纪轻又有文化,参加工作不久,就被提拔成了副乡长,很快当了乡长,然后到区公所,再到县里,一路势如破竹。

    当年被提拔为副乡长就是蒋湘渝的飞跃点,如果没有这个起飞点,或者说是再晚几年,蒋湘渝或许还在那个乡镇奋斗。一步高步步高,一步错步步错,这是官场升迁中的血泪总结。

    在县委班子中最年轻的是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李致,李致的成长也有一个飞跃点,这个飞跃点还具有一定的传奇色彩。

    李致是成津本土成长起来的女干部,她从沙州师范专科毕业以后,来到了当时的成津三中。成津三中在农村,并不是城里的学校。李致到了三中,被借调到了区公所办公室。

    当时的县委书记下乡检查工作,在田头偶遇了帮着社员插秧的李致。县委书记是南下干部就地转业,很朴实,也很武断。听说李致是干部,还是大学生,便将李致树为一心为群众服务的典型。有了这次机遇,李致很快正式调到区公所并任团委书记,一年后调入县团委。后来当了县团委书记,再到了一个偏远镇当党委书记,数年后回城就任组织部副部长,三十八岁就成了最年轻的县委常委、组织部长。

    被县委书记偶遇,成了李致的飞跃点。

    侯卫东仔细研究了所有县级领导的履历,得出结论,要想当官,得具备两个条件:第一要有基本素质,这个素质必须保证能抓住突如其来的机遇,而这个素质很多人都具备;第二要有机遇,这个机遇有可能是突然掉下来的馅饼。比如改革开放以来,面对逐渐老化的干部队伍,党中央提出了干部年轻化、知识化。当时干部队伍中知识分子很少,结果一大批刚从学校出来的年轻人意外地被提拔上了领导岗位。

    对于很多人来说,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天上真的掉下了馅饼。而更多的机遇则是凭着各种努力争取而来,比如侯卫东跳票当上副镇长,如果没有在上青林修路的准备,上青林的村干部们也不会齐心协力用选票将侯卫东推上副镇长这个岗位。这次跳票行动,便是侯卫东的飞跃点。

    基本素质和机遇,两者互相融合,缺一不可。

    将每一位县级领导研究无数次,写在纸上冷冰冰的文字也就生动起来,变成了一个一个的故事。这就如三维动画一样,原本是一团乱麻,盯着它看,却发现里面还有着立体而生动的精彩图案。随着蒋湘渝的介绍,侯卫东就将脑海中的形象与现实中的人逐个对照,他惊奇地发现,脑海中生成的图像居然与真人很接近。

    等到握手完毕,就是常规的程序,蒋湘渝主持会议,沙州市委组织部长赵东正式宣布市委决定,然后由侯卫东作第一次就职讲话。侯卫东对这个讲话也进行了精心设计。作为主持工作的县委副书记,最重要的是分寸感,既要自信,又不能夸夸其谈:一是时间不超过十分钟,二是要充分肯定成津县委、县政府取得的成绩,三是作一个一般性表态。

    打开话筒开关,侯卫东用略为低沉的声音道:“尊敬的赵部长,明俊副部长,成津县的各位领导……”

    第一排是四大班子主要领导、沙州市委常务副部长粟明俊、郭兰。后排则是县委、县政府的其他领导。

    其中有主抓企业的副县长周福泉,他平常外出考察的机会很多,打扮比成津普通的干部要时尚许多。他穿了一件真丝短袖,腰上扎着鳄鱼皮带,皮带上挂着手机,头发遇到光线便闪闪发亮。他偏过头对李致道:“侯书记是青年才俊,恐怕还不到三十岁,他满了三十岁吗?”

    组织部长李致“嗯”了一声,脸朝着主席台,不再多说话。

    “……我希望能与在座的所有同志们,心朝一起想,劲朝一起使,将成津的明天建设得更加美好。”

    就职演说很快就结束了,侯卫东刻意保持低调,演讲丝毫没有惊人之语,只是在最后,他说了一句既冠冕堂皇又意味深长的话。

    赵东对侯卫东的表现还是很满意。

    从沙州出发时,他担心侯卫东初掌一地,如果锋芒太露而不懂收敛,将来工作就有可能遇到说不清的阻力。从第一次见面的情况来看,侯卫东很稳重,第一次讲话中规中矩,总体表现不错。

    一行人走出了县委大楼,突然下起了大雨,这雨来得突然,空中形成一层水幕,打在地上“噼啪”直响。

    侯卫东道:“赵书记,今天晚上就别回沙州了,雨这么大,成津的路又不太好,明天再走。”赵东对于成津的公路状况很了解,见到这么大的雨,也就打消了回沙州的念头,道:“看来侯书记留客的心很诚,感动了老天爷。”

    县长蒋湘渝马上接口道:“今天在县委招待所备了薄酒一杯,欢迎赵部长、粟部长以及市组织部一行,并为侯书记接风。”

    县委招待所是老式院落,高高的围墙,茂密的大树,房屋虽然老旧,却很有历史的沧桑感。

    厨房里也是一片忙碌,县委办主任胡海亲自到厨房督战:“刘胖子,今天是给侯书记接风,你要拿出点真本事。小杨,你还愣着,去检查一下服务员,再给她们强调强调。”

    从厨房出来,他又到客房,亲自摸了桌子,检查有没有灰尘。身后的小姑娘道:“胡主任,今天这屋我擦了两遍,没有灰。”她看到胡海在摸床单,道:“胡主任,床单是新买的,透了一次水,很干净。”

    胡海对准备工作很满意,他跑了一圈,觉得身上有些汗,道:“温度有些高,等会儿侯书记要喝些酒,喝了酒以后就怕热,你把空调温度降到26度,屋里才凉快。”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