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5部 第五章 领导的事再小,也是大事 水电进了竹水河

    成津县委招待所树木繁茂,引来了不少麻雀在其间停留。招待所不仅食物充足,也不用担心有人恶意伤害,这个曾经的四害之一在这里无忧无虑地自由生活。

    郭兰住在302房间,窗前就是树冠,无数麻雀隐藏其中,欢快的”啾啾”声在林间跳跃。想着心事,睁着眼睛听了一会儿小鸟的鸣叫,这才起床。

    洗漱完毕,听到刹车声,不一会儿,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李致施施然地走了上来。

    李致道:”睡得好吗?我以前也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很喜欢这里。不过这里有两个缺点,一是蚊子比外面的要大一倍,个个身强体壮,咬一口就是一个大包;二是麻雀多,早上吵得人心烦。”

    郭兰快速地整理洗漱用品,道:”我喜欢听鸟叫,轻快、自然。”

    李致道:”侯书记很重视基层组织建设试点工作,今天要亲自去双河镇,等一会儿就出发。”

    郭兰在益杨组织部时就认识李致,还曾经一起到大连考察学习,关系一直不错。在房间里闲谈几句,一起来到县招待所的小餐厅。小餐厅是为县领导和上级部门领导服务的,设施虽然老化了,却很干净。服务人员低声问了几句,很快,热气腾腾的小笼包子便端了上来。

    吃着喷香的小笼包子,聊着天,郭兰却有些走神。直到吃完早餐,侯卫东也没有到小餐厅来,让她有些微微失望。

    8点30分,侯卫东才从后院出来。他穿了一件白色衬衣,下身是质地很好的西裤,这是最为普通的打扮。秘书杜兵也是基本相同的打扮,可是两者的味道却完全不一样。李致眼眯成了月牙,道:”侯书记,你可真是精神。”她原本想说”你真帅”,可是县委书记长得太帅并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就用”精神”两个字来代替”帅”。

    侯卫东眼光飞快地从郭兰身上掠过,听到李致的寒暄,用手摸了摸下巴,道:”是吗?我刚刮了胡子,看着精神些。”他又将目光转向郭兰,道,”基层组织建设工作试点,还请郭科长多指点。”

    郭兰淡淡一笑:”这是我应该做的。”

    “还是按照昨天的说法,先到村社转一转,再到镇里。”侯卫东简单地交谈了几句,就上了车。

    老耿开着交通局的越野车,早就等在前院。杜兵站在车门外,手里提着侯卫东的提包。郭兰则上了李致的座车。

    一辆越野车,一辆桑塔纳2000,沿着老成沙公路,很快来到了双河镇辖区。双河镇有一半村社都沿着公路分布,坐在车上,能看到大片大片的绿色,沿途分布着不少大棚。这是双河镇最重要的蔬菜种植基地,成津县城只能吸纳一半,另外一半就要运到沙州才能消化掉。

    在侯卫东授意下,两辆车停在路边,侯卫东、李致、温永革和郭兰站在了公路边,看着一大片的菜地。原来的公路弯道特别多,平均宽度只有五米左右,在窄的地方错车都困难。在新方案中,一要截弯取直,二要扩宽。这样一来,公路沿线的不少菜地就要被占,涉及桔树镇、河西镇和双河镇三镇上千户农家的田土。每一家虽然不是太多,可是涉及的户数不少,这就增加了工作难度。

    停车地点恰好有一男一女在菜地里劳作。两人都是五六十岁的年龄,在一片竹架子前忙活着,抬头见到两辆小车停在菜地旁边,也不管,自顾自地挖着地。

    侯卫东初出学校就被发配到了上青林,天天泡在村里,是货真价实的驻村干部,与村民打交道也很有经验。他走到田土边,扔了一支烟给正在做活的老农,道:”老人家,你有多少田土?”

    那男子面相憨厚,把锄头放在一边,接过烟,道:”我们东渡村人多田少,人均不到一亩地,比不得后山的那些村。”

    在成津县,按照地形可以把全县分成两个部分,后山和河边。

    后山那些村土地倒是多,可是半山坡的土地贫瘠,河边土地肥沃,完全没法比。

    侯卫东又问道:”成沙公路很快就要改造了,你的土地恐怕要被占一些?”

    老农看了一眼公路上的小车,猜测着来人的身份,指桑骂槐地道:”当官的只晓得坐车舒服,把公路上的凼凼填平就行了,非要把公路修这么宽。这些土都是做熟的土,种子撒下去就有收成,他们没有当过农民,不知道田土金贵。”

    那位妇女在一旁骂道:”死老头儿,你不张嘴巴就会发臭。”她见来人开着小车,怕惹祸,对着老头儿一阵乱骂。

    侯卫东道:”要想富,先修路。修路是为了全县发展,并不仅仅是为了当官的屁股,镇里面没有开会宣传?”

    老头儿平时常抽叶子烟,口味很重,侯卫东的烟是好烟,在其嘴里却没有劲道。他猛抽几口,香烟就剩下不多,道:”我管不了这么多,要占河边土地,就搁不平。”

    侯卫东眉头紧了紧,心道:”按照全县统一要求,此时已经进人了调整土地或征用土地的实际工作中,看样子双河镇工作确实落后了。”

    李致见侯卫东神情严肃起来,便问道:”老人家,这次扩宽公路的事,镇里没有来讲过?”

    男人道:”镇里、村里都来人讲过这事,可是有谁愿意将这么肥的土地拿出来?”

    “死老头儿,我们回去了。”那位妇女见这几人问个不停,害怕惹祸,拉着老头儿就走,不再理睬侯卫东。

    沿着公路走走停停,在10点30分来到了双河镇政府。双河镇政府是两楼一底的青砖房子,院子里种着几株大树,比一般的镇政府要气派得多。温贡成微弯着腰,胖脸上全是笑意,道:”今天早上听到喜鹊在叫,果然有贵客到。”

    到了三楼,等大家坐定以后,侯卫东开门见山道:”早就准备到双河,今天终于抽出时间,所以没有事先通知双河镇。我今天听两方面汇报,一是听取基层组织建设工作试点情况,二是听取成沙公路征地工作情况。”

    温贡成拿出了笔记本,暗道:”好你个温永革,都是本家兄弟,侯卫东要来居然不打一个电话,是什么意思?”对于基层组织建设试点工作,温贡成讲得头头是道,对郭兰、李致的提问同样是对答如流。谈到征地工作,温贡成汇报的语速也就放缓了,一脸苦相。

    侯卫东只是听着,很少插话,等到温贡成汇报告一段落,道:”温书记,成沙公路是县里的第一号重点工程,关系着成津发展。可以这样说,成沙公路就是成津发展的生命线,我们要从这个高度去认识修路的温贡成背心开始朝外冒汗水,道:”双河党政高度重视成沙公路建

    设,制订了详细措施,配齐了力量。只是双河公路沿线都是传统蔬菜社,土地收益比其他地方要高得多,公路由原来的五米扩宽到十二米,占用的良田熟土太多,群众接受不了。”

    通过与公路沿线几户村民的交谈,侯卫东意识到问题的普遍性,道:”成沙公路方案是经过县委、县政府与专家一起反复讨论,具有一定的前瞻性。村社干部一时接受不了很正常,但是镇党委、政府必须要将思想统一到县委的决策之上,要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成津县经济和社会发展虽然排在三县之后,可是有煤、铅锌矿、钼等资源,发展后劲十足。这一次修路就要有超前性,十二米的路基,设计速度每小时六十公里到八十公里,双向行驶,无中央分隔带的双车道公路。按照这个标准修好的公路才能保证三十年内不落后,如果标准低了,年年修路,永远落后。”

    温贡成其实理解并赞成这个政策,只是方家的要求给他留了不少阴影。他在两方面力量的夹击之下小心翼翼寻找着平衡,此中苦和累,只有他自己明白。

    侯卫东正在琢磨着温贡成这个人,手机响了起来:”卫东,我是朱小勇,今天要过来扰你的大驾。”

    侯卫东愣了约有两秒,立刻反应了过来,道:”朱教授,欢迎,你到了哪里?”

    朱小勇与侯卫东一起战斗过,对这位年轻的县委书记极有好感,道:”我和蒙宁一起,在成沙公路上,已经进人了你的辖区。”

    挂断电话,侯卫东道:”我有重要的事,在双河的调研由李部长继续主持,回来由李部长与我沟通。”

    温贡成见侯卫东要走,心里放松了些,道:”侯书记,你是第一次到双河镇,怎么能不吃饭?说出去别人要笑话我们双河镇。”

    “有客人要过来,中午我就不吃饭了。李部长和郭科长都不走,你们一起认真研究基层组织建设试点的事情。”侯卫东与温贡成握了握手,快步下了楼。

    侯卫东一边下楼一边想:”省委蒙书记的女儿、女婿跑到成津来做什么,莫非又要去看项勇的墓?不应该吧。”

    接到蒙宁和朱小勇,在回城的路上,秘书杜兵都在猜测这两人的身份,能让县委书记开车到路边迎接的岭西人,应该很有身份,特别是蒙宁的姓,让他产生了奇妙的联想。只是,侯卫东不说,他就不问,这是当秘书的基本素质。

    到了百年牛肉馆子,老马正叉着手站在门口,看着徒弟在弄牛架子,不时指点两句,听到汽车响,抬头见到侯卫东下车。

    老马的臭脾气在成津是远近皆知。所谓臭脾气,是指他对顾客一视同仁,不管是县领导还是普通人,或者是地痞流氓,凡是进了门就是客人。换一句话说,在百年牛肉馆子吃饭的领导们享受不了大爷的待遇,因此,撑起百年牛肉馆子生意的多是寻常百姓。

    此时见来了县委书记侯卫东,老马还是迎了过去,一方面侯卫东是县委书记,另一方面他是顾客。来到面前以后,老马不卑不亢地道:”雅间准备好了,侯书记请到二楼,就是上一次您吃饭的地儿。”

    蒙宁笑道:”马叔,你还记得我吗?”

    老马瘦得很有精神,记忆力好得出奇,再加上前次蒙宁、朱小勇与侯卫东是以一种别致的方式出现,印象挺深,道:”你是吴英的女儿?”

    蒙宁对这位见证母亲知青时代的长辈很是尊重,道:”马叔的记忆还真好,我是蒙宁。前一次和妈妈到过这里,那天差点惹了祸。来之前,我妈要我代问您好,她今年还要来喝你的牛肉汤。”

    老马想起上次之事,一张瘦脸就笑得很爽朗,道:”吴英女儿来了,我要亲自下厨房。”如今老马的主厨是儿子和徒弟,他甚少下厨。今天承诺自己下厨,已是给了吴英很大面子。给这个面子的原因并不在于吴英现在的地位,而在于那个年代的友情。

    蒙宁尽管没有多少大小姐的架子,可是在岭西省,她的姓就是通行证,在一言一行中已经培养了其内心的骄傲。老马这个承诺对于老马来说是一件大事,对于蒙宁来说就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蒙宁就没有在意,道了声谢谢,便上楼。

    朱小勇不动声色地接过了老马的话头,道:”我是蒙宁的爱人,上一次在这喝牛肉汤,回到岭西以后,我接连喝了好几家省城的牛肉汤,味道都不行。”

    被人夸了,总是高兴的,老马也不例外。

    侯卫东心道:”朱小勇倒是人情练达,与刘明明、沈浩等纨绔公子完全是两码事。”

    午餐进行到一半,朱小勇道出了此行的目的:”这次来,我是代表恒庆集团考察竹水河小水电厂,希望卫东能给予大力支持。”

    竹水河发源于成津县、东湘县交界处的大山。这条河是长江在岭西境内较大的支流,修小水电的方案已经数次在沙州提起,却由于各方面原因搁置起来。沙州市委常委会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最后也不了了之。当时侯卫东列席了会议,对竹水河上修小水电还是有一定认识。

    侯卫东笑道:”恒庆集团是很难请的,我当然百分之一百地欢迎。”又问道,”不知道周书记是否知道此事?”

    朱小勇道:”我现在下海了,挂了恒庆集团副总经理的名头,受集团委托到竹水河几个预备点去实地査看。等恒庆集团大体上下了决心,再与沙州方面正式接触。我只是从专业角度来考察,只要符合建设小水电的条件,估计问题不太大。”他这番话轻描淡写,话里话外却有着很强的自信。作为水利专家兼省委书记蒙豪放的女婿,在岭西,他的自信心绝对有极强的支撑。

    成津是穷县,对资金极度饥渴,侯卫东对这块带着深厚背景的肥肉自然不会放过,道:”多余的话不说了,这次朱总和蒙姐在成津的考察,我全程陪同。”他如此表态,一方面确实是想争取小水电在成津县落户,另一方面是想与朱小勇和蒙宁搞好关系。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这是颠扑不破的道理。

    侯卫东说到做到,下午,他亲自陪同朱小勇和蒙宁沿着盘山路察看地形。有几段山路,一侧是陡峭悬崖,地势很是险恶,蒙宁吓得够戗,看了一眼如细线一般的河水,赶紧闭上了眼睛。

    回到县城时,已是傍晚,两车直入县委招待所。

    招待所长胡永林早就等在前院,当侯卫东下车后,他立刻迎了上去,道:”侯书记,最好的客房就是前院四楼。当时是为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准备的,很少用,刚才我让服务员去做了清洁。”

    侯卫东仍然不放心,特意吩咐杜兵,道:”你上去仔细看一看,如果有什么缺失,立刻解决。”

    朱小勇在一旁道:”卫东,别弄得这样严肃,随便一些。”

    侯卫东笑呵呵地道:”朱总是财神爷,怎么能够马虎?先到我房间去坐一坐,喝口茶。小餐厅大师傅会做地道的家常菜,很有味道。”

    蒙宁对吃很在行,走了一天,让她的食欲比平时旺盛了许多。她很有兴致地道:”家常菜是最永恒的味道。凡是能做出妈妈味道的餐馆,绝对都能成为百年老店,靠着新奇取胜的馆子终究不长久,这在岭西表现得最为明显。”

    “蒙姐还真是美食家。”侯卫东顺着其口气恭维了一句。蒙宁兴致不错,一边朝后院走,一边道:”这一点我和我爸差不多。我爸最讨厌到酒店去吃饭,小时候他就经常带着我,专挑货真价实的美食店。

    上了楼,没有见到春天的影子,祝梅的房间门也关着。

    侯卫东暗道:”这个春天到底还嫩了些,这么晚了还不带祝梅回家。”进了屋,就亲自给蒙宁和朱小勇泡茶。

    茶几上放着一幅裱好的画,蒙宁看了一眼就被吸引住了。她走到画边,认真瞧了瞧。画作上有墓地、怪草和乱石,墓碑上还有几个小字:”知识青年项勇之墓”。

    蒙宁看了一会儿,问道:”这是谁画的?还真不错,蓼寥几笔把味道画了出来。”

    侯卫东道:”祝梅,岭西美院的学生。她到飞石镇采风,画了十多幅,这一幅我很喜欢。”

    正说着,祝梅已经上了楼。她见到侯卫东门还开着,没有回寝室,背着画板就走了进来,见里面有客人,就准备退出去。

    侯卫东见祝梅要退走,连忙做了几个简单的手语,又取了桌上的笔,写道:”叔叔、阿姨好。”

    祝梅就对着朱小勇和蒙宁笑了笑,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这才回到自己的寝室。

    侯卫东介绍道:”她就是祝梅,读岭西美院,这是她的作品。”

    蒙宁见到祝梅居然是一个聋哑小姑娘,更是大吃一惊,道:”她是聋哑人,还在读美院,真是了不起!”

    朱小勇突然想起一人,道:”祝梅,她是祝焱的女儿吗?”

    侯卫东道:”我以前是祝焱的秘书,那时祝梅还在沙州聋哑学校读书,去年考上美院。这个小女孩很了不起,特别聪明。”

    蒙宁欣赏了一会儿这幅画作,道:”侯书记,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能否将这幅画转赠给我?”

    侯卫东道:”我得征求祝梅的意见。”

    第二天,蒙宁和朱小勇回到了岭西,晚上将祝梅的画作带了回去。

    省委书记夫人吴英见了此画,很有些感触。当得知是一个聋哑女孩所画,意外中又有些感动,道:”侯卫东是有心人,难怪年纪轻轻能当上县委书记。小女孩祝梅更是了不得,如果你们不说是聋哑女孩的作品,我一定以为是成熟画家的作品。”

    晚上,侯卫东给朱小勇打了电话,道:”朱总,小水电有几分把握?”朱小勇从大学出来经商,就是看好小水电。此时他占了天时、地利、人和,顺势加入了恒庆集团,一跃成为岭西大型国有企业的副总。科技专家到企业任职,这年头,很正常。

    “如果其他人问,我会说还在研究。卫东不同,你来问,就是基本上定了调子。”

    侯卫东又道:”这是大事,我应该向市委报告,有什么问题?”朱小勇知道侯卫东的意思,道:”向市委报告须模糊一些,只说恒庆集团有意向在竹水河修水电站,正在考察中。”

    挂了朱小勇的电话,侯卫东给周昌全去了电话。在成津的日子里,侯卫东基本上是隔天给周昌全一个电话,汇报成津的工作。”昨天,恒庆集团过来考察,他们有意在竹水河上修小水电。,周昌全道:”这事说了十年,还没有动静,先看看再说。,侯卫东道:”昨天是朱小勇和蒙宁来考察的。朱小勇出任恒庆集团

    副总经理,他是以恒庆集团水利专家的角度来考察,考察结果出来以后,才正式与市委接触。”

    此话已经说得很透,周昌全执掌沙州八年,辖区四百多万人口,练就了一双洞察世情的慧眼。听说是朱小勇牵头做这事,他就知道此事没有什么问题了,另一方面,他也感到侯卫东还是不错的,大事小事都向自己汇报。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