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5部 第七章 多跟领导身边的人做朋友 老方县长痛失爱孙

    院子里传来了刹车声,仅听气势汹汹的刹车声音,就知道来者正是县委常委、公安局长邓家春。

    邓家春见侯卫东在楼上招手,信步而上,进门之后,他扫了一眼戴着墨镜的曾宪刚,又将目光转向了曾宪勇,他已经认出了来人是秦敢的合作伙伴。

    看完了名单,邓家春黑瘦的脸绷得更紧,他盯着曾宪勇的目光很有穿透力,这让并不胆怯的曾宪勇下意识地将目光躲开。曾宪勇早就听说过邓家春的大名,此时才见识了公安局长的杀气。这位矮个子的黑老头儿,进屋以后就产生了高压气场,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邓家春取出了一张干净的小卡片,这不是名片,上面只有一个电话号码:”这是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遇上事,可以打这个电话。”

    接过了这张电话号码,曾宪勇在心中默读了数遍,又将小卡片郑重地放在了皮包里。在治安不太好的成津,这个电话号码或许就是救命稻草,虽然侯卫东比邓家春官大,可是在社会闲杂人员心目中,县委书记离得太高太远,公安局长却是绝对的杀神。”

    邓家春看了一眼曾宪刚,道:”你是从岭西过来的吧,以前是上青林的?”

    侯卫东道:”邓局长果然目光如炬,这位是曾宪刚,以前在上青林和我是同事,如今在省城发展,已是大老板了。”

    曾宪刚身上有案子,对公安局长有天然的心理距离,道:”哪里敢说是大老板,混口饭吃。”

    邓家春闲聊了几句,就回到楼下寝室,他给罗金浩打了电话,道-“你马上到局办公室,有任务要交给你。”

    这一夜,公安局小会议室的灯光到凌晨才熄灭。

    侯卫东对邓家春很有信心,将名单交给了邓家春以后,就将此事抛在一边。

    早上,刚到办公室,市委办杨柳就打了个电话过来,道:”侯书记,今天一大早,成津县方老县长守在周书记门口。他在市委办说,成津县涉嫌非法拘禁,他的孙子方杰如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要求成津县交人。”

    侯卫东道:”方杰指使社会闲杂人员捅伤了红星镇水厂厂长,公安机关正在抓人。老方县长爱孙心切,心情可以理解。”

    杨柳又道:”老方县长还说,他孙子有没有罪应该由法院说了算,其他机关和人没有定罪的权力。又说,就算孙子犯了罪,按照罪罚相当原则,应该怎么处罚都可以,他要求知道孙子的下落。”

    说到这,门口有脚步声。杨柳看着杨腾身影走过,压低声音道:”周书记开会去了,不在市里,老方县长找到了黄书记,他现在还在黄书记办公室谈这事。侯书记要注意此事,刚才老方县长已经放出话来,如果沙州不能解决此事,他就要到省委反映,向党中央反映。”

    侯卫东暗自摇头,心道:”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老方县长怎么找到的黄子堤?”口里道:”公安机关压根就没有找到方杰,老方县长在成津人脉很宽,亲朋故旧遍布成津县公安局。如果方杰真在公安局,岂能瞒得过他?”

    “我听到老方县长说,这次到成津抓人的公安里面还有沙州公安,因此他还怀疑方杰是被沙州公安局弄走了,找周书记,是要给沙州公安施加压力。”杨柳顿了顿又道,”据我的直觉,老方县长表现不似作伪,他一门心思认定方杰是被公安机关抓走了。”

    杨柳对侯卫东一直很关心。当老方县长如祥林嫂一般在办公室里絮絮叨叨时,她就主动去倒了杯水,趁机套了些情况。

    上午11点,周昌全用红机电话联系了侯卫东。接通以后,周昌全问道:”方杰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同章永泰案子有关系?”红机电话是保密程度很高的电话,只有相当级别的领导才有资格使用,用这部电话联系,基本上不存在泄密的情况。

    侯卫东在周昌全面前自然就说了实话:”邓家春对章书记案子盯得紧,除了正常工作手段以外,还派内线混进了成津社会闲杂人员当中。方杰是章书记案子的重点嫌疑人之一,他有两个铅锌矿,其设备以及生产工艺都有严重污染以及安全隐患。他对县政府的整治工作有意见,指使手下人捅伤了红星水厂厂长,但是这只是事件的表面起因。实质上邓家春已经搜集到方杰参与黑社会活动的大量证据,正要收网时,他突然失踪了。”

    周昌全来到沙州时,老方县长已经退下去了,两人也没有多深的交情,道:”既然方杰是重点嫌疑人,那就要一査到底,不要受其他人和事干扰。”

    侯卫东汇报道:”目前章书记的案情出现了新进展,城西修理厂有一名工人与方杰的手下有瓜葛,嫌疑很大。章书记出了车祸以后,他就不见了。听说他在广西,市、县两级刑警队暗中派人过去追査,如果找到了此人,或许案情就会有突破性进展。”

    “好,好,好,如果在我离开沙州前破案,那就是最好不过。”周昌全见事情有了些眉目,禁不住连说了三个”好”字。

    挂了电话,侯卫东心道:”如果章永泰案真是方杰所为,他的失踪就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主动失踪,这就是欲盖弥彰。一种是被动失踪,里面极有可能还有隐情。”

    这个思路对案情有着直接影响,侯卫东就将邓家春叫到办公室来。

    此时公安局长邓家春正忙得不可开交。

    他身负保护侯卫东安全的重任,得到曾宪勇提供的名单以后,把刑警大队长罗金浩叫到办公室,讲了事情原委,恶狠狠地发了话:”甭管你用什么招,先把闹得最凶的三个人弄到派出所,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抓人的理由自己去找,但是不能违法。将三人请到公安局,这是我的决定,侯书记不知情,你也不要说此事。”

    罗金浩明白邓家春的意思,很快将三位小铅锌矿主情况汇集起来,制订了收拾人的方案。

    当天下午,在顶山的一家地下赌场,将其中一个小铅锌矿老板现场拿获,由于参与聚众赌博被拘留十五天。

    另一个小铅锌矿老板喜欢在发廊找洗头妹,不过他人已经到了沙州,此事就交由沙州市刑警支队侯卫国经办。

    第三个小铅锌矿老板五十来岁,不嫖不赌,就喜欢喝点小酒,喝完就睡觉,可是喝酒兼睡觉并不犯法,实在没有什么把柄可抓。罗金浩抠了一阵头皮,就带着人以检查安全为由来到矿上,意外地在矿上发现了一根未使用的雷管。

    “依据《爆炸物品管理办法》,雷管等爆炸物品必须当天入库,你当了老板,难道不懂规矩吗?你涉嫌私藏爆炸物品,请到派出所作个笔录。”到了派出所以后,罗金浩就宣布对这位小铅锌矿老板进行拘留,同时罚款。

    当三位铅锌矿老板被带人了成津公安局,邓家春立刻组织人员对其进行审讯,眼看着就要有戏,侯卫东的电话打了过来。

    邓家春只得让罗金浩继续审问,急匆匆赶到了县委,道:”侯书记,有什么紧急事情?”

    侯卫东不紧不慢地道:”别着急,先喝口茶,有个思路或许对章永泰案子有帮助。”

    “与方杰有关?”邓家春很敏感地道。

    “今天上午老方县长到市委去上访,让县委、县政府交出方杰。我最后确认一次,方杰是否被公安机关留置?”

    “绝对没有。”

    “这样说起来,方杰的事情确实有些问题,他极有可能遇害。那么,方杰背后还有一人,最大可能是谁?”

    听完侯卫东的分析,邓家春半天不说话,过了一会儿,道:”我们的人在广西蹲守,希望能尽快逮着那个修理工。不过这事急不得,只能慢慢等待。”又道,”侯书记的思路是正确的,方杰若真是失踪,其背后的人就是关键。”

    老方县长在沙州上访以后,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他怒火冲天地来到了省城。到了省委大院,不料执勤武警是一个愣头青,见到一位糟老头子要进大院,不客气地拦住了他。老方县长原本心情恶劣,与年轻的武警战士争执起来。

    “你是离休干部?请出示证件。”

    “没有带。”老方县长一摸口袋,往日随身携带的离休证却意外地没有带在身上。

    “你找谁?”

    老方县长伸脑袋朝省委大院望了望。以前当县长时,他还认识几位省委的官员,如今退休二十多年,当年的老朋友全都退了休,他实在想不起还有什么人在省委工作,道:”我是成津县的退休县长,要找省委组织部反映情况,小同志,让我进去。”

    武警战士根本不相信他,依然不放行,道:”要反映情况到信访局,这里不能进去。”

    老方县长很有些无奈,顿足道:”去就去,我就到信访局反映情况。”转身时,他突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软倒在省委大院门口。省纪委第一监察室主任陈再喜正从大院走出来。第一监察室联系

    沙州,在一次座谈会上,他曾经见过老方县长,对老方县长的印象还挺深,见此情景急忙走了过来。不一会儿,救护车就开了过来。这时方知行出现了,他是老方县长的儿子、方杰的父亲。他离开岭西定居新西兰已有十年,接到李太忠电话以后,犹豫再三,还是坐飞机回到了岭西。在省医院见到父亲如此,也是暗自伤心。

    “这个杂种跑哪里去了?”方知行听说方杰失踪,又气得咬牙切齿。方杰从小顽劣,方知行没少操心,与方杰妈妈离婚以后,他与方杰联系就很少。

    “你小声点,我们到外面说话。”方杰母亲虽然与方知行离了婚,却对老方县长一直很好。老方县长生病期间,她就一直陪在病床前。

    两人分手时闹得很厉害,分手以后近十年没有见面,此时面对面站着就颇为尴尬。不过为了方杰,两人还必须走在一起。方杰母亲道:”小杰最近迷上省歌舞团一个叫做朱莹莹的女孩,这个女孩子现在也是下落不明,我怀疑小杰失踪与朱莹莹有关。”

    “朱莹莹在何处?”

    “小杰失踪以后,朱莹莹曾经到家里来问过。我当时对她很不客气,那以后她跟着失踪了。我到省歌舞团去找过她,歌舞团里说她半年前就停薪留职了,她的父母亦有一年多未见到她了。”

    方知行责怪道:”这就是失踪案了,怎么不报案?还自己去査,真是愚蠢。”

    方杰母亲眼泪就流了出来,道:”小杰早就不是小孩子了,我哪里管得着他?平时两三个月见不到人太正常了,所以当时还对朱莹莹有脸色,认为她大惊小怪。”她有些六神无主,道,”你已人了新西兰国籍,算是外籍人士,由你出面,有国际影响,上级领导才会重视。”

    很快,老方县长在省委大院门前病倒的消息传回了成津。在流传过程中,版本数变,最后变成了老方县长在省委大院喝了农药,已经引起了省委的高度重视。

    省委统战部接待方知行以后,高度重视,派了一位处长陪同方知行来到了沙州。沙州统战部副部长李光中陪同着省里来人,一起来到了成津县。

    李光中是益杨上青林人,当年上青林公路要从其祖墓通过,为此李光中还与侯卫东发生过小小的矛盾。侯卫东借用歪计,找了一个算命先生,将李光中父亲连蒙带骗地哄走,这才解决了迁坟问题。

    一晃数年过去,李光中现在仍然在统战部任副职,同时兼任了民宗局局长,总算将正处职级解决了。他与侯卫东握了手,热情地道:”侯书记,你是上青林的骄傲啊。当年你主持修路,我就知道侯书记前途不可限量。”

    侯卫东想到请算命先生的旧事,道:”感谢李部长对上青林公路的支持,没有你和老爷子的开明大义,公路也不会如此顺利。”

    李光中笑道:”我是上青林人,应该的。”

    方知行出国已有十年,天天在新西兰的农场里忙活,手摸着肥羊,抬头看高山,低头看青草,耳边是软绵绵的台式普通话,国内生活似乎离他已经很遥远。这次回到了岭西,过了好些天才慢慢适应了人山人海的生活环境,他客气地对侯卫东道:”侯先生,犬子下落不明已经有了十来天,家人都很着急,恳请政府能有妥善解决的办法。”方知行回想着记忆中的成津官场,很有礼貌地组织了语言。

    侯卫东作了手势,将几人让到了会议室,对秘书杜兵道:”你请邓局长过来参加会议。”‘邓家舂穿着整齐的警服,目不斜视走到了会议室。等到侯卫东讲了大致情况,他抬眼看了一眼方知行,简明扼要谈了事情经过,道:”由于受伤人的伤情并不严重,方杰只算是轻微违法,主要是民事赔偿。”

    省委统战部的中年处长打断邓家春,道:”既然只是民事赔偿,以方杰的经济实力也就不必躲藏,问题的关键是方杰到底在什么地方?”

    邓家舂根本不理睬这位插话的处长,对方知行道:”方先生,不知道你对此事是如何看待?”

    方知行道:”我回到岭西以后,问了家人,他们都不知道方杰的下落,我父亲也是为了此事住院。”

    “既然方杰失踪,成津公安将尽全力寻找,也请亲属们多提供有益线索。”

    “我听说方杰有一位女朋友叫做朱莹莹,以前就跟着方杰住在沙州。我现在正式向警方报告,方杰失踪了,请成津警方帮助。”侯卫东道:”成津警方将全力寻找方杰的下落,这一点请方先生放心,同时,请方先生配合警方的工作。”

    方家父子来到省歌舞团,费尽周折才找到朱莹莹。在老方县长老泪纵横之下,朱莹莹带着一行人来到方杰在新月楼的秘密住宅。

    进入这套秘密住宅,屋内是全套现代化的电器,家具亦是从岭西买来的高档货,这让方知行吃了一惊:”小杰还真是有钱,这套设施放在新西兰也不差。”

    罗金浩带着刑警队的几位好手,对现场进行了仔细搜查,冰箱里还有些水果,表皮发黑,看来已有些时间。另外还有一盆鸡汤,厚厚油层上长着黑霉,厨房里放着的菜则开始腐烂。卫生间里有男女两套洗漱用具,衣柜里还有一大排女装,有一格还装着女式内衣,清一色高档货。桌上有朱莹莹的几张大照片,她眉眼弯弯,从照片中笑看着屋里的人。

    罗金浩趁着这个时机,带着几个刑警仔细搜査,想寻找方杰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搜查一遍之后,一无所获。

    “不对,方杰家里没有上锁的柜子,他的钱和重要物品应该放在保险柜里。”罗金浩又在屋里转了一圈,没有见到保险柜。他来到了方杰母亲身边,道:”看这个样子,方杰应该走得匆忙,洗好的内衣裤都没有带走,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方杰有没有保险柜?这事对寻找方杰很重要。”‘

    方杰母亲听到这句话,满脸都是焦急之色,犹豫片刻,道:”我是无意之中得知小杰有一个保险柜子,可是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

    朱莹莹已经将保险柜里的现金取走,她怕方家人追査此事,道:”我不知道有保险柜。”

    得知有保险柜,罗金浩使了个眼色,几个刑警队员就开始专搜阴暗角落,终于,将厨房后面的小型保险柜找到了。”朱莹莹,你知道号码吗?”

    “我不知道。”朱莹萱如受惊的小鸟,在一旁可怜巴巴地摇头。在锁匠与保险柜搏斗时,李太忠得到方知行回到沙州的消息。他给方知行打了电话:”知行,什么时候回的沙州?看过老爷子没有?今天中午到家里来聚一聚。”

    听说方知行正带着公安在方杰家里搜査,李太忠暗自侥幸,心道:”幸好我去査了一遍,否则晚上肯定会睡不着。”口里道:”小杰玩心大,说不定就是和朱莹莹提前度蜜月,让公安到屋里来査,小杰肯定会生气的。”

    李东方暗算了方杰,这是绝密中的绝密,李太忠并不知情,他心中的隐疾是章永泰之死,所以很忌讳公安插手方杰之事。

    方知行完全是局外人,道:”小杰会理解我们的良苦用心,这也是为他好。”

    李太忠道:”这几年小杰的企业发展很好,偷税、漏税着实不少,如果让公安査到账册,小杰肯定会坐牢。”

    方知行这才有些担心,放下电话,只见锁匠一脸骄傲,他已成功地打开了保险柜。

    保险柜里空无一物,罗金浩很有些失望。他不甘心,凑到保险柜的门口,在保险柜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薄薄的小电话本,很不起眼。罗金浩不动声色地将手伸进去,将小电话本握在手里,慢慢地抽回来,他的动作极为镇静,没有人发现他已经取到了一个本子。

    罗金浩知道锁在保险柜的本子肯定重要,回到公安局,交给了邓家春。侯卫东接过了邓家春手里的电话本,翻看了一会儿,道:”这是电话号码本子,后面的数字是什么意思?”

    邓家春早将这个小本子研究了数遍,道:”方杰将小本子放在保险柜里,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我估计后面的数字是行贿数据。”

    侯卫东数了数,电话本里有二十七个名字后面有数字,他想了想,道:”光凭一个电话本和后面的几个数字说明不了问题,只有找到方杰以后,这些数字才有用。不过,这对县委有些参考价值,这里面涉及的干部太多,原件先放在我这里,一定要谨慎,不能流出去,否则会造成干部队伍的思想混乱。”他强调道,”除了我们三人,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还有这么一个本子。”

    邓家春道:”我们已经査到了朱莹莹在岭西的暂住地点。据观察,方杰没有和朱莹莹在一起,我准备今天就收网,将朱莹莹带回县局协助调査。”‘

    以前侯卫东对朱莹莹这个大美女还有些好感,后来见其先傍了刘明明,再跟了方杰,对朱莹莹的好感就荡然无存了,就道:”朱莹莹与方杰是情人关系,她应该知道不少事情,可以将她带回到成津,再细细地问整整一晚上,侯卫东都在研究着小本子上的名字,他将名字一个一个写了下来,并写上现任职务,做成一个列表。侯卫东吃惊地发现,列表里面很多名字都能在县委、县政府机密电话本上找到,人大主任朱国仁、建委主任朱彪、国土局长老苟、县委办主任胡海、双河镇镇委书记温贡成等大人物赫然在册。只是每个人后面的数字大小不等,其数字大小同官位大小以及官位的要紧程度成正比。

    “难怪章永泰总是曲高和寡,这么多大人物都带着灰色,唯独他如溪水般清洌。”

    侯卫东将小本子锁了起来,这个小本子很重要,迟早能派上用场。只是这本子又是个炸弹,不宜马上公开,否则成津必然大乱,并不利于解决问题。

    他在屋里一边抽烟,一边转圈子,将成津乱麻一般的事在头脑中细细梳理。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