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5部 第九章 给新领导捧场不要太过火 贯彻落实市委书记的谈话精神

    4月1日,侯卫东带着宣传部长梁逸飞到了岭西,在金星大酒店订了房间,准备宴请《岭西日报》的王辉、段英以及杜成龙。

    梁逸飞在成津还算得上人物,到了市里,在宣传系统也有几分面子,可是到了省里就完全没有施展的空间。此时他随身带着几篇关于成津县大力推行民主集中制的文章,希望能在省报刊登。

    朱民生强调民主集中,成津县就大力宣传民主集中制,这就是一种表态。

    梁逸飞让宣传部戴玲玲到餐厅去订餐,自己戴着眼镜,逐字逐句修改着稿子。

    金星大酒店十四楼,视线极佳,有着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梁逸飞思路也随之开阔,很快就在稿子中发现了小缺陷,修改之后,就给戴玲玲打传呼。

    五星级的酒店,服务水平还是不错的,戴玲玲到餐厅订餐以后,服务员送来一小碟果盘,她就坐在餐厅的会客室沙发上吃水果、看电视。接到了梁逸飞传呼,戴玲玲赶紧上楼。

    梁逸飞道:”我发现几个问题,已经在稿子上修改了,你赶紧去找一家打印店,将文件重新打出来。”

    戴玲玲心细,除了纸质稿件以外,还带了八盘,见梁逸飞修改了五六处,欣然接受了任务,出了酒店,很快找到了一家复印店。

    复印店伙计试了试八盘,道:”八盘损坏了,打不开。”

    戴玲玲一听就急了,道:”这是一个新盘,怎么会损坏?你再试试。”复印店伙计再试了一遍,仍然如此,道:”确实损坏了,焱盘很容易坏,平时最好有备份。”

    梁逸飞接到了戴玲玲电话,很生气,道:”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平时让你们工作认真点,都当做耳旁风。你自己想办法,务必将稿子打出来!”

    “只能用手打,要花几十块钱。”‘复印店伙计看出了戴玲玲的焦急,提高了价钱。

    “现在不是谈钱的时候,莫说几十块钱,就算是几百块钱也得打出来。如果到时拿不出稿子,你自己向侯书记解释。”梁逸飞重重地将手机关掉。

    在金星大酒店外面的复印店,戴玲玲格外焦急,道:”老师,能不能再快一点?时间来不及了。”复印店伙计道:”我的速度够快了,至少每分钟七八十个字了,要是有扫描仪就快得多。”

    戴玲玲见复印店还有一台电脑,道:”你们还有没有人?叫过来一起打。”

    那复印店伙计道:”你要得这么急,是不是加点钱?”

    眼看着就要到6点,戴玲玲急得不行,道:”加钱就加钱,快一点,时间来不及了。”

    复印店伙计就打了中文传呼,又道:”我只有把老板也喊过来。”

    过一会儿,一位矮个子年轻人走过来了,见到稿子,笑道:”原来是老乡,我以前在沙州开店,最近才搬到了岭西。”‘他给了一张名片,又道,”我叫王析宇,代理了几个品牌的电脑。如果有需要,跟我联系,看在本乡本土的面上,价格绝对优惠。”

    花了一百二十元,在5点50分,戴玲玲终于拿到了稿子。她在金星酒店院子里,正好遇到从车上下来的侯卫东。

    侯卫东精神抖擞,气宇轩昂,成熟稳健,他并没有看到戴玲玲,一边打电话,一边走向电梯。

    侯卫东原本邀请了王辉、段英和杜成龙三人。杜成龙有事未到,王辉开着车,与段英一起来到了金星大酒店。

    王辉与段英并排走进了金碧辉煌的大厅,明亮的灯光让王辉头上越发光亮。对于自己这一个特点,他并不是太在意,因为省报中层以上干部秃顶人士在百分之八十以上,这亦是省报长期被人调侃的重要元素。

    王辉边走边说:”我初见侯卫东的时候,他还是益杨新管会的主任,正科级。几年时间,他变成了县委书记。从主任到县委书记,级别上只是副处一个阶梯,可是绝大多数人奋斗了一辈子,都跨不过这两步官梯……

    段英身穿黑色短大衣、黑色皮鞋和黑色裤子,这一身装束原本挺沉闷,她就在脖子上围了一条鲜红围巾,整个人顿时活泼起来。她听了王辉的感叹,道:”侯卫东在学院时,就是学生会风云人物,既有实干精神,又会动脑筋,能走到这一步,我觉得不奇怪。”王辉开玩笑道:”段英,你当初可是没有抓住机会。”段英已经与省人民医院那位技术高超的医生结了婚,领了证,只是没有办酒,报社同事们都知道此事。听到王辉的玩笑,她一点不矫情,自嘲地道:”读书时代哪里懂这些,我那时最喜欢看琼瑶,成天幻想着从天上掉下来一个白马王子。后来就按照琼瑶阿姨的标准,找了一个一米八的忧郁王子。毕业以后才发现,骑白马的并不一定是王子,也许他是唐僧。”

    自从准备结婚以来,她将与侯卫东的感情彻底埋藏在心底。这一次,侯卫东大大方方地发出邀请,她坦坦然然赴宴。生活就如流水,人生就如水中的树叶,相遇是偶然,分手是必然,只有极少数的人能相伴永远。侯卫东与段英注定只能是短暂相逢,彻底分手,只在心中留下些念想,这是两人最好的选择。

    电梯旁,成津宣传部长梁逸飞已经等候于此。前一段时间,王辉带队在成津搞过调研,梁逸飞曾经多次陪同,彼此都很熟悉。梁逸飞扶了扶宽边眼镜,笑容满面地道:”王主任,段记者,这边请,侯书记已经在包间等着了。”

    在成津县里,谁的官最大,谁就最喜欢迟到。在梁逸飞心目中,下级等上级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上级等下级则是很大的面子,因此他特地强调侯卫东已经到了,以示成津众人对王辉和段英的尊重。

    见了面,稍作寒暄,侯卫东直奔主题,道:”王主任,在省报上发表几篇关于成津县的稿子,有没有难度?””发稿子不难,关键是题材。”

    “主题是民主集中制与成津发展,我这里有一篇朱书记的讲话稿子,还有宣传部写的初稿,你把个关。”

    侯卫东将戴玲玲花大价钱打印出来的稿子递了过去。

    王辉看了一会儿稿子,抬起头,道:”恕我直言,稿件质量不错,

    用作讲话稿没有问题。可是要在《岭西日报》上刊发,从深度和广度来说都不够。而且这种泛泛谈理论的文章,很难在省报上发表,除非迎合了某种潮流。”

    侯卫东与王辉相识多年,没有绕弯子,很直接地问道:”王主任,在宣传上你是专家,要将成津宣传出去,而且能踩上沙州市委的节奏,你觉得如何操作?”

    王辉是《岭西日报》的高级记者,见多识广,对人性与官性认识颇深。他理解侯卫东的做法,道:”我实话实说了,从全省范围来看,成津就是一个普通的县城,硬生生拔高,不能让人心服,除非有特别之处,比如上一次省委对章永泰的宣传,就很有亮点。”

    段英在省、市、县三级报社工作过,经验很丰富,插话道:”亮点和丑点都是新闻点,政府要宣传其实就是寻找亮点。成津有没有切合时代脉搏的亮点?我觉得上一次采访的公开招投标制度还有不少值得深挖的地方。”

    “段英说得有道理,我们换一个思路,把民主集中制上升到文化层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招投标中心就是对民主集中制的具体应用。”王辉又道,”侯书记,我记得成沙公路就是招投标中心的第一个大项目,这事还可以深入挖掘。”

    成沙公路之事,侯卫东没有满足黄子堤的要求,因此他不想多提成沙公路,免得刺激了这位领导,道:”修一条路,没有什么特色,与民主集中制的联系也不深。真要写具体事情,就以整治铅锌矿一事作为实际例子。”

    王辉想了想,道:”这篇文章我原本想让段英来写,现在看来要做好这一篇文章还真有挑战性,就由我来操刀。具体从什么角度来写,我的想法是不拘泥于一事一例,可以更抽象一些。”

    侯卫东给宣传部长梁逸飞布置任务,道:”宣传部近期的工作就是做好这一篇大文章,梁部长要经常与王主任联系,提供素材。”

    梁逸飞习惯性地将宽大眼镜向上推了推,道:”我一定配合王主任,将这篇文章做好。”

    吃完晚饭,大家散去,侯卫东和梁逸飞亲自将王辉和段英送到了楼下。走出了金星大酒店的大门,冷风直灌入脖子,大家忍不住缩了縮头,侯卫东道:”王主任,我让司机送你。”

    王辉手里拎着一串钥匙,道:”不用了,上个月买了一辆桑塔纳代步。”车是一部桑塔纳2000型轿车,虽然是二手车,看上去成色很新。

    侯卫东又对段英道:”你什么时候办酒?一定要通知我和小佳。”段英在吃饭时表情都很正常,此时单独相见,虽然努力想保持着平静,脸上表情还略有些生硬,笑容亦有些牵强,道:”欢迎你和小佳参加我的婚礼,到时我会通知你们。”

    “真心祝你幸福。”侯卫东作为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权力大,肩上担子亦重,感情对于他来说并不是急需品,他已经下决心彻底将这一段感情转变成友情。

    段英上车时,又回过身来挥了挥手,脖子上的红色围巾随飞而动,在路灯下格外醒目。

    汽车在寒风中慢慢地开走,侯卫东挥在空中的手放了下来,他低声交代道:”梁部长,你到加油站去开点汽油,给王辉送过去。他为成津办事向来不遗余力,这一次肯定要跑不少路,我们要主动替他考虑。””那是当然,我马上去办。”

    “王主任是《岭西日报》的资深记者,与省内媒体都有联系,你要注意与他保持联系。”

    梁逸飞连忙道:”侯书记搭了这么好的一座桥,我们如果办不好事情,也太不像话了。”

    他又建议道,”段记者文笔很棒,宣传章书记的那篇报告文学其实是由她主笔,能不能给她也考虑一些待遇?”

    侯卫东道:”你看着办吧,我没有意见。”

    4月20日,沙州市委书记朱民生来到办公室,他在机关工作时间太长,早就形成了固定的模式,一杯茶、一张报纸、一支香烟。

    看完《岭西日报》头版,没有沙州的只言片语,这让朱民生很有些郁闷。他抬手给宣传部陈静部长打了电话,道:”老陈,今天《岭西日报》又没有沙州的内容。这与沙州的地位不相符合,你得好好琢磨此事。一是与省里媒体对接,适当的时候我可以出面;二是拿出一个具体的措施,将宣传工作提升一个高度;三是制订奖惩办法,提高大家的积极性。”

    “朱书记,我下午就召开宣传工作会,将朱书记指示传达贯彻下去。”陈静部长又道,”我手里正拿着今天的《岭西日报》,头版虽然没有沙州,在第二版却有一篇大文章,是关于成津的,很有分量。”

    朱民生翻到报纸第二版,赫然见到一个醒目的标题”制度的力量”。副书记黄子堤走进办公室时,朱民生指着报纸道:”黄书记,今天的《岭西日报》有一篇文章,你看到没有?”

    黄子堤恰好也读到这篇文章,道:”侯卫东以不满三十岁的年龄主持一县工作,当时市委有些争论,事实证明,他确实既有理论水平又有实践能力,是称职的县委书记。从这一点来说,周省长用人眼光很准,将自己的秘书派到了情况最复杂的县。”

    朱民生闻言,视线从报纸上收了回来,道:”今年水利厅在竹水河上修水电站,这是一件很重要的大事,安排一个时间,市委专题听取成津县的工作汇报。”

    等到黄子堤离开办公室,朱民生拿过报纸看了看,心道:”都说黄子堤、洪昂、步海云和侯卫东是周昌全的四员大将,看来这四人也还是有矛盾。黄子堤刚才之话就很有意思,狗咬狗,一嘴毛。”他拿着报纸翻了翻,暗道:”侯卫东这篇文章是投石问路,这是个聪明人啊。”对于侯卫东的示好,朱民生看得很明白,他欢迎这种态度,就给侯卫东拨了电话过去。

    “我是朱民生。”

    侯卫东正在开县委常委会,常委会对整治小铅锌矿出现的问题正在争执。听到是朱民生的电话,他举起手,往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声音放大,恭敬地道:”您好,朱书记,我是侯卫东,请您指示。”

    众常委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侯卫东站起身,一边说话,一边走出了会议室。”我看了今天的《岭西日报》,成津县的工作搞得不错。”朱民生表扬了两句,然后挂了电话。

    侯卫东表情平静地回到了会议室,继续开会,十分钟没有到,黄子堤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接听黄子堤电话的时候,他就没有走出会议室,而是当着众常委的面与黄子堤交谈。谈完之后,他道:”感谢黄书记关心,我一定好好准备。

    放下电话,侯卫东对众常委道:”朱书记刚才表扬了成津县工作,这是对我们的鼓励,更是对我们的鞭策。朱书记很关心竹水河水电站的建设事宜,要在近期听一次汇报,我们还得认真合计,看从什么角度来汇报。”

    蒋湘渝道:”项目前期手续主要是由水利厅和恒庆集团在负责。根据上一次座谈会的分工,成津县当前的工作还是调整土地,这一次汇报实际上没有多少内容。朱书记定下汇报时间没有?”

    侯卫东道:”只是大体上谈了此事,没有具体时间,我们要尽快做好准备,免得到时措手不及。”

    对于市委书记与副书记轮番给侯卫东打电话,蒋湘渝有些酸溜溜的,暗道:”侯卫东动作好快,又与朱民生搭上了线,此人前途还真是不可限量。”他口里道:”事不宜迟,开完常委会,县政府办就要商量一个初稿。”

    “行,尽快弄一个稿子,我要看一看。”议了此事,侯卫东看了看手表,道:”今天会议议题多,大家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同志们不要怪我啰唆,确实有这么多事情。今天不一鼓作气消化这些问题,还得再开一次会。今天累就累一些,免得重复开会。”

    高小楠将手中粗大的书法笔放下,笑道:”毛主席说过,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我赞成打歼灭战,将近期积累的问题来一个透彻的研究,决定了大事,大家才好分头执行。”

    虽然高小楠的比喻不伦不类,其他常委也纷纷表示赞成。

    侯卫东由副书记升为县委书记以后,成津县空缺了一个分管党群的副书记职位,高小楠、李致、蔡正贵、梁逸飞等人都紧盯着这个位置。虽然级别一样,可是按惯例,党群副书记在县委和县政府中是仅排在县委书记和县长之后的第三号人物,一般情况下更容易得到提拔,比普通常委的含金量要高上许多。

    有了这事,众常委的心思就活泛起来,他们各显神通,通过各种渠道到市里甚至更高层联络沟通。同时,也暗自观察着失去了靠山的侯卫东是否还如以前一般在市委面前亦能说一不二。

    今天在常委会上,市委书记朱民生亲自打电话表扬了成津县的工作,其实也就是表扬了侯卫东的工作。随后又是市委副书记黄子堤打了电话过来;这让常委们心理再次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开完常委会,蒋湘渝让县府办弄材料,这份汇报材料让县府办副主任赵敏很是挠头。挠头的原因是竹水河水电站一事刚刚开始,工作基本上没有铺开,很难提炼出有闪光点的地方。而没有闪光点,县委领导汇报起来难免脸上无光。

    榨死了无数个脑细胞,副主任赵敏才将文章送给了蒋湘渝。蒋湘渝看完,将赵敏叫到办公室,道:”深度不够,竹水河工程的基础是移民,虽然这是小型移民,但毕竟是移民,在文章里要将县委、县政府关于迁移大山居民的思路贯穿进去。”

    等到蒋湘渝满意之后,县府办赵敏亲自将稿子送到了侯卫东手中。侯卫东看完之后,在上面加了一句:”成津县与水利厅、恒庆集团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在汇报中应该体现出这一点。”

    赵敏掌握的材料有限,文章被打回去之后,心里自然不舒服,暗自抱怨道:”我像狗一样在桌上趴着,写出来的东西,领导两张嘴皮一动就要修改,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抱怨归抱怨,县委书记和县长亲自提出的修改意见,他还是得不折不扣地执行,于是在汇报材料中又增加了与水利厅、恒庆集团精诚合作的内容。

    成津县汇报工作的日期数次推迟。5月7日,侯卫东与蒋湘渝终于接到了正式通知,前往沙州市委向朱民生书记汇报成津县竹水河水电站相关工作。

    到了巿委,赵诚义将侯卫东和蒋湘渝带到了小会议室,道:”侯书记,蒋县长,请两位稍等一会儿……泡了茶,赵诚义就离开了会议室。

    过了一会儿,秘书长洪昂走了进来,与两位握了手,道:”两位还要稍等一会儿,黄书记、赵部长还在朱书记办公室汇报工作,一时半会完不了。”又特意道,”朱书记确实是百忙之中抽时间听成津县的工作汇报,下午省委朱书记来到沙州视察,你们的汇报尽量简短一些,请朱书记多指示。”

    侯卫东闻言,就想起当初他到成津任职,好几位市委常委轮番到来的盛况,心道:”朱民生在组织部当过常务副部长,果然积累了不少人脉。”又琢磨道,”朱民生来了一个多月,将所有的处级干部都冻结了,看来他要动一动干部。”

    成津县委目前缺了两个职位:一是新空缺的县委副书记,侯卫东由副转正,这个职位自然就空了出来;二是原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李太忠调到了沙州任城管局局长以后,一直未明确常务副县长。侯卫东想让朱兵出任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但是朱兵毕竟是新提副县级,到成津工作时间很短,硬性提起来恐要惹起非议。按侯卫东的想法,等到成沙公路完成,朱兵作为副指挥长自然就有了政绩。到时向市委建议提朱兵为县委常委,就是水到渠成之事。

    在前一段时间,市委组织部赵东就这两个位置征求了侯卫东的意见。县委副书记一职,侯卫东推荐了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李致,常委一职,侯卫东推荐了副县长朱兵。如果是周昌全任市委书记,侯卫东的意见基本就成定局,现在,此事很悬。

    等了一个多小时,眼看要到午饭时间,朱民生这才匆匆忙忙进来,坐定以后,道:”让两位久等了,我们开始吧,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听完成津汇报,朱民生脸上表情没有变化,依然冷脸冷面,道:”竹水河小水电站是沙州第一座小水电站,这一座修好以后,市里还准备搞二期工程,与水利厅、恒庆集团的合作关系就显得尤为重要。我希望你们能花大力气在这个水电项目上,将竹水河小水电站做成一个样板工程,为市里与水利厅、恒庆集团的进一步合作奠定基础。”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了,下午有重要接待,市委没有管饭,侯卫东与蒋湘渝一起下楼。

    蒋湘渝忍不住问道:”水利厅吴厅长是蒙书记的夫人,朱书记特别重视水利厅,这我理解。恒庆集团是什么来头?朱书记今天谈话中至少提到七八次。”

    蒋湘渝与恒庆集团副总经理朱小勇接触过,但是他没有将朱小勇与在百年牛肉馆子提椅子打架之人重合在一起。又由于朱小勇是以水利专家身份直接当上副总经理,在岭西官场还没有引人注意,他暂时还不知道朱小勇的背景。

    侯卫东知道此事迟早都会传开,总是瞒着蒋湘渝不妥当,道:”朱小勇是水利专家,平时为人低调,不太愿意谈家事。他是蒙豪放书记的女婿,以前在岭西大学当教师,最近才到恒庆集团任副总。”

    蒋湘渝吓了一跳,这才明白朱民生为什么要特意强调与恒庆集团搞好关系。他搓了搓双手,道:”难怪,原来是蒙书记的女婿!”心里道:”侯卫东忒沉得住气,朱小勇来了数次,他居然没有向我透露此人的身份,人心隔肚皮啊!

    他是土生土长的干部,与上层关系并不密切,没有提前了解朱小勇的身份,只能说明自己没有人缘,怪不得侯卫东。他有些抱怨,只能憋在肚子里。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