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6部 第七章 巿委书记突击视察水电站 关系就是生产力

    车行至桔树镇,接到秘书赵诚义的电话:”侯书记,朱书记今天上午要到竹水河水电站视察,9点从沙州出发。”

    侯卫东眼见时间已到9点,便让老耿停了车,又亲自给县委办主任谷云峰打电话:”赶紧通知蒋湘渝县长,让他到桔树镇来,我在那里等他。朱书记9点从沙州出发,要来看竹水河水电站,你让水电站做好接待准备。”

    他再给朱小勇打了电话:”朱总,你在哪里?”

    朱小勇笑道:”我还能在哪里,水电站。”

    “市委朱民生书记等一会儿要到水电站来。””昨天在一起吃饭,他就说今天上午要过来,所以我连夜就回到了水电站。水电站的展板和汇报材料都弄好了。”

    侯卫东松了一口气,道:”他9点出发,到了竹水河也就是11点,午饭安排在水电站吧。”

    朱小勇笑道:”水电站都是些粗汉,个个臭烘供的,我和你吃得下,只怕朱书记吃不下口。中午在煤炭疗养院吃饭吧。”

    刚放下电话,谷云峰又打来电话,道:”侯书记,我跟赵诚义联系了,朱书记要在县里吃午饭,赵秘书让我们确定吃饭地点。”

    成津与沙州交界处是桔树镇的地盘,在等候朱民生的时候,侯卫东没有通知镇政府,独自在田地里漫步。

    “朱民生突然提出视察竹水河水电站,只怕目的不是水电站,而是朱小勇。”侯卫东将朱民生关于竹水河水电站的相关指示回想一遍,又结合他的行为方式,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又涿磨道:”难道从粟明俊这事,朱民生悟出了些什么?”

    上午10点,侯卫东和蒋湘渝在成沙公路成津县境接到了朱民生,一行人没有进县城,而是直奔竹水河水电站。

    竹水河水电站还是一个大工地,河边茂密的绿色被破坏,露出了大片黄褐色泥土,来往工人穿着长筒靴子,在泥水中忙碌。

    朱民生听完朱小勇的介绍,将视线从展板上转移开,用手指着下方工地,道:”小勇,工程上还有没有需要地方上解决的问题?”

    朱小勇和他手下的工程师一样打扮,穿着工作服,戴着工作帽,朴实而大方,道:”朱书记,侯书记和蒋县长很重视竹水河工程,经常过来关心工程建设,加上县里各方面制度完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遇上什么问题。”

    朱民生点头道:”恒庆集团这两年发展势头很好,竹水河上的这座水电站是集团在沙州的第一座水电站,我们要争取将水电站建成样板工程,这样才能更好地与恒庆集团合作,才有第二座、第三座水电站。”他又问侯卫东:”拆迁是个让人头痛的问题,你们是如何解决的?”

    侯卫东道:”在对待拆迁农户上,恒庆集团有一套完善而明确的政策,与当地政府也配合得很好,已经拆迁了六十多户,鸡不叫狗不咬,很平静。”

    朱民生高兴地道:”能做到这一步很不容易,现在拆迁稍不留意就会搞成群体事件。竹水河水电站的拆迁能如此风平浪静,我代表市委表扬卫东书记和湘渝县长。”

    视察完竹水河水电站,已是11点40分,朱民生做了最后总结,道:”竹水河是成津人民的母亲河,养育了这一方人民,等到水电站修好以后,不仅能发电,缓解岭西用电紧张的压力,而且能形成一个小型水库,造福当地。”他又对侯卫东道,”小勇是水利专家,你和湘渝都要向他学习专业知识。”

    侯卫东道:”我一定遵照朱书记的指示,甘当朱总的学生,还请朱总不吝赐教。”

    朱小勇呵呵笑道:”侯书记别客气,我们一起学习研究。”

    侯卫东就将话题转到午餐上来,道:”竹水河除了能发电,还产一种特产一鳊鱼,这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美味。等水电站修好以后,产量应该能进一步提高。这是县农业部门重点打造的项目,请朱书记品尝,指点我们如何把这个特色打造出去。”

    朱民生指着侯卫东,开玩笑道:”还是卫东书记最精明,吃顿饭都不忘记宣传成津特产。如果鳊鱼确实好,我一定会大力宣传,谁叫我吃人嘴短。”

    到了煤炭疗养院,见到树林下的河水,朱民生感慨道:”成津有如此美景,这就是成津版的桃花源,你们要好好利用。”

    酒糟鼻院长早就做好了准备,从河里小船上提了一网鱼,来到朱民生面前,憨厚地道:”各位领导,这几条鱼都是我上午才从河里网上的,新鲜得很。我煮个酸菜鱼汤、红烧鱼,就是不知领导是否吃得惯?”

    朱民生和气地道:”到了竹水河,就要吃竹水河最正宗的吃法,越土越好。”

    酒糟鼻院长笑眯咪地走了,临走之前感激地看了一眼侯卫东。这个疗养院原本死气沉沉,主管机构早已听之任之,可是侯卫东喜欢这个地方,疗养院迅速成为成津高端客人休闲的场所。面对着鼓起来的荷包,酒糟鼻院长将侯卫东当成了财神爷。

    按照侯卫东的要求,疗养院将以前的白瓷碗、盆全部换成了土盆子。当脸盆大小的土盆子端上来以后,青色的葱、红色的辣椒、白色的鱼肉,还有切得很细的泡萝卜丝,散发出浓烈的香味,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朱民生从9点就坐车出发,走了半天,确实饿了,喝了一口鱼汤,便将碗放下。

    侯卫东是美食家,在美食方面颇有些挑剔,他对酸菜鳊鱼汤的味道是赞不绝口。见到朱民生放碗的动作,就有些奇怪地道:”朱书记,这味道还行吧?”

    朱民生这才发了话:”早就听说鳊鱼味道好,果然名不虛传。今天我年龄最长,就立个规矩,不准喝酒,大家痛痛快快地品尝这山珍之味,无论再好的东西,两杯酒下去就滋味全无。”

    朱小勇笑道:”朱书记,到了竹水河,小朱还是想敬您一杯酒,略表心意。”

    朱民生道:”这样,我喝两杯,一杯同朱总一起,感谢你对沙州的支持,另一杯同成津班子一起碰,这两年成津工作不错,很有起色。”

    酒宴结束,赵诚义悄悄将谷云峰拉到一边,道:”谷主任,这鳊鱼不错,朱书记挺喜欢,能不能再去弄几条?”

    谷云峰道:”赵主任,我早上就让院长多准备了一些,充了氧气袋的,就怕朱书记不喜欢,没有拿出来。”

    赵诚义道:”好,放到汽车尾箱。”

    谷云峰低声道:”我还准备了好几袋,尾箱放不下,我派个车送到沙州去,到时与赵主任联系。”

    赵诚义见谷云峰办事很灵活,高兴地道:”谢谢你,谷主任。”吃完午饭,侯卫东就请朱民生到招待所去休息。朱民生看了看表,道:”我要小睡一会儿,两点,准时出发。”他又对朱小勇道:”小勇,我单独跟你聊几句。”朱小勇就和朱民生并排着上了招待所的二楼,侯卫东和蒋湘渝坐在下面喝茶。

    县里,是由蒋湘渝负责竹水河水电站,他见朱民生上了楼,有些担心地道:”还有六户老百姓就是不肯搬迁,今天说了大话,以后事情闹了起来,也不知怎么收场。”

    侯卫东道:”现在凡是稍大一点的工程,哪里没有一点纠纷?我们这里算是很少了,朱小勇是全程参加,有他在,我们就不会太被动。”

    蒋湘渝看了看楼梯方向,道:”幸亏是朱小勇,若换个素质差些的人,这竹水河的工程就不好做了。”

    “朱小勇的身份是双刃剑,搞得好皆大欢喜,搞不好就可能伤了自己。”侯卫东从粟明俊的升迁之中,更加直接地了解了权力的运作过程,这事给了他颇深的刺激。

    两点,朱民生才和朱小勇一起下楼。

    朱民生回绝了侯卫东和蒋湘渝的挽留,道:”你们两个都是大忙人,客走主人安,不留了。”

    小车回到沙州,赵诚义小心翼翼地建议道:”成津县送了四袋鳊鱼,放在车尾箱。朱书记喜欢吃鱼,干脆把这鱼给朱书记送过去?

    朱民生亲自到尾箱检查了鳊鱼,袋里的鳊鱼每条都有两斤多,瘦削而灵敏,与池塘鱼有着明显区别,道:”侯卫东还算有心人。”

    晚上,朱民生来到省委副书记朱建国家门口。

    朱民生坐在车上观察了一会儿,见前后左右皆无人,下了车,亲自提了两袋鳊鱼,到了朱建国家中。

    此时,侯卫东还在办公室里,黑着脸听邓家春汇报工作,当邓家春说完,道:”这是一个副局长干的事情吗?你査实没有?

    邓家春脸色平静,道:”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十有八九是诈骗。””这年头倒真是奇了怪,堂堂的副局长,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情?”

    邓家春黑瘦的脸上又开始闪着光,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包勇是吃了豹子胆,我估计他还有其他案子。”

    “谈谈具体案情。”

    “我是今天接到报案的。在县广播电视局的旁边有一个卖农用小型拖拉机的门市,在一个月前,有一个叫做张卫革的人多次来联系买车。一天早上,他在店里说要买一台车,恰好广播电视局的包勇带着一个局里的工作人员从这里经过。那个工作人员恰好认识张卫革,两人就交谈了起来。”

    侯卫东忍不住打断道:”兔子都不吃窝边草,如果包勇真是诈骗,我倒是佩服他的心理素质。”

    “那时搬运工没有到,包勇就帮着搬拖拉机,张卫革说着说着就说要赊几台。那个老板想到包勇等人认识张卫革,便没有多怀疑,想着能卖几台机器,就同意了。”

    侯卫东有些奇怪,道:”包勇只是好心帮忙,怎么能算诈骗?””单纯这一件事,还不能判断包勇是诈骗。我当时就觉得包勇过于热情了,因此将其他几起诈骗案重新研究,发现每一个诈骗案手法都差不多,都有一个托。我将包勇的照片拿给其他受害人,都指认了包勇,只是当时包勇是以不同的身份做’托’。”

    侯卫东大学学的是法律专业,自然明白其中的诀窍,道:”家春,此案涉及副局级干部,证据一定要充分,要慎重。”

    邓家春道:”侯书记,这件案子性质很明确,就是一件诈骗案。”

    等到邓家春离开,侯卫东越想此事越觉得不可思议,他给郭兰打了电话:”郭部长,我在办公室,你派人将广电局包勇副局长的基本情况给我送过来,详细一些。”

    郭兰已回到了县委小招待所,接到电话以后,就给新任的组织部办公室主任黄帆打了电话。黄帆是新提拔的办公室主任,得到部长指示,就如神行太保戴宗一般,飞快地来到组织部办公室,然后拿着资料就上了三楼的县委书记办公室。

    走上三楼,来到县委书记办公室,黄帆的心情不由得紧张起来。他素来眼高,没有将县里官员瞧在眼里,逢到三四个知己,还要时不时地鄙视一下现今在台上的干部。此时真正要与县委书记直接交流,心里却如有一只哮天犬在咆哮。

    “侯书记,我是组织部的小黄,这是您要的材料。”黄帆站在侯卫东办公桌前,小心翼翼地交上了材料。

    侯卫东见材料挺全,抬头对黄帆道:”你是组织部的?怎么以前没有见过。”

    黄帆是第一次近距离和县委书记说话,微微弯了弯腰,道:”侯书记,我叫黄帆,是组织部办公室的,才从司法局办公室调过来。”侯卫东点头道:”放在这里吧。”

    黄帆出来时,暗道:”黄帆啊黄帆,平时你也自命不凡,怎么见了七品县官就恨不得鞠躬,这也太猥琐了。”他边走边回想起侯卫东年轻的面容,心道:”侯卫东比我大不了几岁,却如此有县委书记的派头,不服不行。”

    侯卫东自然不会知道黄帆在见了自己一面之后会有如此多的想法,拿起包勇的档案材料,眼里就寻找着包勇当官的跳跃点。

    包勇的档案并不复杂,参加工作以后就在当时的县委办工作,然后在镇里当过副镇长,以后就调到县广播电视局出任副局长。从县委办到副镇长,这就是包勇升官的跳跃点。

    “包勇在县委办工作时是为哪位领导服务?’侯卫东就给县委办主任谷云峰去了电话。

    谷云峰在镇里工作之前,曾在县委办当副主任,对县委办的历史人物很熟悉,脱口就道:”包勇在县委办是给当时的县委副书记经历当秘书,以后又到镇里当过副镇长。”

    “原来是经历的秘书,看来我对成津的历史还是了解得不够。”侯卫东想了一会儿,又给邓家春打了电话,道:”包勇这案子,证据一定要周全,要办就办成铁案。”

    第二天,高小楠、莫为民、郭兰一早就接到谷云峰电话,9点在县委小会议室开会。

    高小楠第一个到达小会议室,他端着一个样式很新的不锈钢水杯,喝着茶,就开始琢磨今天开会的议题。自从上次小梁部长到双河镇当党委书记以后,宣传口又推出了两个干部,高小楠由此在宣传口威信增加了不少。这个新的不锈钢水杯就是教育局一位副局长送给他的,杯子虽然不值钱,里面却有一种尊重。

    高小楠将宣传口几个部门的班子成员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暗道:”下一次,教育口也应该推一两个干部出来。”他见郭兰进了屋,就笑着打了招呼,道:”郭部长,今天这个会是什么议题?”

    郭兰在自己惯常的位置坐了下来,浅浅一笑:”不知道,我也是才接到的通知。”

    “是不是研究人事问题?郭部长,教育局中层干部有几年没有动过了,这些中层干部都是从各学校精挑细选出来的,有文凭,人也年轻,什么时候部里来考察考察?”高小楠听说郭兰与侯卫东在益杨曾经是同事,而且郭兰还曾经是侯卫东的领导,因此在郭兰面前就很客气。

    正说着话,莫为民端着茶杯,拿着笔记本也走了过来。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坐下来以后就自顾自翻着笔记本,并不同高小楠和郭兰说话。最后,侯卫东和谷云峰说着话走了进来。

    “今天会议的主题是如何在全县掀起学习江总书记讲话的热潮。”

    侯卫东拿起了一本杂志,道:”两年的’三讲’教育活动中,全国有566万党员干部参加了学习教育活动,重温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学习了总书记有关论述,严肃认真地剖析了党性党风方面存在的问题,诚恳虛心地接受群众的监督和批评,及时制订出整改的方案和措施。我们在座的诸位同志都亲自参与和经历了’三讲’教育活动,通过此次教育,整个班子在政治上有明显进步,思想上有明显提高,作风上有明显转变,纪律上有明显增强。可以这样说,这次’三讲’教育达到了干部受教育、群众得实惠的目的,是我们党在世纪之交为加强自身建设而进行的重要实践。”

    侯卫东担任县委书记以来,一直都注重抓实事,亲自挂帅抓了成沙公路和矿产整治,如今突然谈起了务虚之事,这就让莫为民和高小楠感到奇怪,不知他萌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认为这次活动应该向下延伸,全县用半年时间,按照’三讲’教育的模式,系统地学习我党的经典篇章,我初步将这次半年时间的学习活动命名为’重温经典’。”

    侯卫东抛出了话题,道:”请你们三位发表意见,一是有没有必要在全县搞这次学习活动,二是这次活动如何搞法。”

    “我觉得重温经典活动很有必要,具体搞法我认为可以套用’三讲’的模式,分为学习、剖析、整改以及复查等几个大阶段……^高小楠给侯卫东当副手,受到充分的尊重,投桃报李,他对侯卫东的决策素来是举双手赞成。

    侯卫东就道:”高书记想得很细,这次重温经典的学习活动,由我来当组长,高书记来当副组长,等常委会通过以后,在全县掀起重温经典的高潮。”

    两天后,成津县热热闹闹地开展了重温经典学习活动。

    关于此次活动,侯卫东通过王辉的关系,在《岭西日报》的第二版发了一篇理论文章。

    省委书记蒙豪放看到这篇小文章,认真地读完了全文。

    沙州市委书记朱民生也看到了这篇文章,评价道:”侯卫东很有想法,这个活动很好,但是搞这么大的活动,事后才向市委汇报,也有点先斩后奏吧。我一来沙州就谈起民主集中制,确实很有必要。”秘书赵诚义提醒道:”关于重温经典,成津县委有个报告。”

    朱民生的报告并不是指书面报告,而是侯卫东这个县委书记没有来亲自报告,他见赵诚义没有明白自己的意图,哼了一声,脸色严肃。

    茂云市委书记祝焱看到了这篇文章,就将秘书长叫到了办公室,道:”成津这两年很不错,矿产秩序整治工作推动得有声有色,现在又在全县掀起学习活动,这其实是整顿干部作风。”

    秘书长看了报纸,道:”成津县委侯卫东书记曾是您的秘书,他跟着您确实学到很多东西。”

    祝焱哈哈大笑:”你这是拍我的马屁。”

    秘书长与祝焱关系挺好,被揭穿了也不恼,道:”我说的是实话,如果没有给您当秘书的经历,他怎么会有这么好使的脑子?

    周昌全则天天在企业里调研,没有注意到这篇文章。

    成津县委开展的重温经典活动就如一粒石子扔进了池塘里,激起了几圈涟漪,池塘的水面很快又重归平静。

    10月初,拖拉机诈骗案结案。当案件在县委常委会上公布以后,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犹如听到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的故事。

    这是一个在成津暗中活动多年的诈骗团伙,由七名成员组成,头目就是广电局副局长包勇,另外还有三人是广电局的工作人员。在包勇家中搜出了不少光盘,里面有各种反诈骗的专题片。据包勇成员交代,他们就是通过学习这些光盘来总结骗术。

    他们原本一直在沙州、茂东等城市活动,由于事前进行过岗位培训,七名成员诈骗手段很职业化,前后骗了三百多万元。无数次成功让包勇失去了警惕,利令智昏之下,在家门口搞了一次活动,结果阴沟里翻了船。

    侯卫东重重地拍了数次桌子,愤怒地道:”这还是我们的干部吗?

    丢脸!不仅丢他自己的脸,更丢成津干部的脸!我们辛苦打造的良好投资环境,就被这一小撮败类完全破坏。从另一个方面说明,我们搞重温经典的活动是完全有必要的,抓出包勇这个害群之马,正是重温经典活动的一个重要成果。”

    他又拿出了一个档案袋,打开以后,道:”包勇不是从石头里迸出来的,他的行为也是受到广大群众监督的。这是包勇近几年民主测评的原始档案,九七年,三票不称职,其余全部是基本称职;九八年,四票不称职;九九年,五票不称职。看来,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从投票已经反映出一些问题,只是我们的制度没有跟上,没有能够防微杜渐。”

    他语重心长地道:”同志们,我们要吸取此次教训,必须要有健全的制度,才能避免出现类似的问题。下面,请大家讨论县级部门考评末位淘汰制度,这是重温经典活动中的一项重要制度建设。”

    末位淘汰制度是争议比较大的制度,主要内容是一个部门在年度考核中连续两年排名全县倒数后三位,则单位主要领导将被免职。这个制度存在着种种弊端,从省、市到县上都有较大的争议。针对成津存在的各种问题,侯卫东早就想剑出偏锋,用末位淘汰制度这把双刃剑来刺激县级部门,只是这项制度存在较大争议,推行有一定困难。他就在等待着机会,这一次,包勇事件成为有利的契机,在常委会上借机发了大脾气以后,顺势就将这项制度提了出来。

    各位常委见侯卫东脸色铁青,虽然有不同意见,还是忍着未说,免得与盛怒中的县委书记发生冲突。

    末位淘汰制度得以顺利通过,没有任何常委反对。

    政协主席经历听到了包勇的事情,在办公室里把杯子摔了。政协秘书长听到里面的响动,赶紧过来收拾杯子。经历喘着粗气,道:”打狗还得看主人,包勇以前是我的秘书,是个很单纯的人,我就不相信他一个堂堂的副局长会成为诈骗犯,这个理由太牵强了。”

    政协秘书长对包勇没有什么好印象,此时见老头子听到这个消息发起了脾气,劝道:”经主席,包勇的案件通报我看了,他做的事情太离奇了。如果公安局是编造案情,邓家春的胆子未免太大,我觉得邓家春是稳重的人,而且不愚蠢。”

    经历平时挺稳重的一个人,今天包勇的老婆到他家里哭了一个早上,让他颇为心烦意乱,就在秘书长面前发牢骚,道:”邓家春只是一把枪,开枪的人是侯卫东。”

    秘书长道:”侯书记这么精明的人,不会做这种愚蠢之事。侯书记比章永泰强得多,他来了以后,政协机关待遇增加了,办公条件也比以前好多了。”

    经历哼了一声,道:”侯卫东那点心思我明白,他把政协当花瓶来供着,以为买两辆好车,提高点工资待遇,就能收买人心吗?政协不是吃闲饭的机构,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这三项职责是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人士在政治体制中参与国事、发挥作用的重要内容和基本形式,光给待遇,不让政协发挥作用,这是在犯错误。”

    秘书长笑道:”步主席在政协大会上多次表扬了侯卫东,说他是称职的县委书记。”

    经历听了就没有了脾气,沙州市政协主席步海云和侯卫东关系不一般,如今步高在成津新城搞开发,走的就是侯卫东的门路。

    秘书长见经历有些蔫了,给他续了茶水,道:”机关的人前天包车到沙州新月楼去看了,他们对步高的楼盘很满意。我们机关同志想集体去预订一幢楼,价格上还想请经主席出面找一找步高,你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

    没有机关同志的支持,任何单位负责人都难以开展工作。经历在官场沉浮几十年,对人心看得很透,这等涉及众多机关干部的大事自然不敢马虎。他拨通了步高电话,先打了几个哈哈,才道:”步总,上次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得如何?

    步高正陪着侯卫东视察工作,听明来意以后,痛快地道:”经主席,我马上派销售经理到您那里去,详细介绍楼盘的情况。你愿意要哪一幢都行,价钱方面,一定尽可能优惠,这一点你放心。”

    对于房地产开发公司来说,自然希望资金回笼得越快越好,就算不是政协主席经历出面,只要有人肯买一幢楼,开发商都会考虑一定的折扣,更何况政协集体包楼将是楼盘销售中闪光的大卖点。

    侯卫东知道步高在同经历打电话,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去八卦。等到步高挂了电话以后,他道:”步总,我只提一个要求,这个楼盘各方面指标一定要达到新月楼的水平,你别以为这是县城就可以降低标准,我会派专人来督促检査这里。”

    步高丝毫不以为意,笑道:”我是真心想请县委派人来督促检査,最好常驻我们楼盘。我还有个想法,除了县委派人以外,我还准备在县城里请一些老百姓做质量监督员。质量一流,五星服务,这是步步高楼盘的最大卖点,我不怕检查,就怕不检査。如果不检查,泥鳅、黄鳝扯成了一样长,突出不了步步高楼盘的优点。”

    侯卫东见过的房地产商人也不少了,他比较信得过信誉一直不错的步高,道:”今天我到工地来看了,晚上就要播放新闻,这就是给你打广告。你一定得抓好质量,别坏了我的名声。”

    “质量就是企业的生命,这一点请侯书记放心。”步高见侯卫东要朝下面走,道,”侯书记,时间不早了,中午一起用餐?”

    侯卫东摇头道:”县里正在大搞重温经典活动,我这个组长是要带头在企业吃了饭,下一回我的副手也要在企业吃饭,以此类推,这对企业就是沉重的负担。”

    步高道:”沙州市现在是城头变幻大王旗,有些事情还真得同侯书记聊一聊。”

    侯卫东心中一动,步高在沙州是成功的企业家,父亲叉是政协主席,他的消息经常比正规渠道来得快,因此,他脚步便慢了下来,道:”到煤炭疗养院,那里清静。”

    10月的竹水河异常美丽,河湾处长着高大而茂密的竹林,竹子发出了新叶,竹笋则长得又高又嫩,生机勃勃。

    酒糟鼻院长得知侯卫东要来,早就在河湾处放了窝子,等到侯卫东一下车,就将准备好的钓具拿了过去。

    秘书杜兵对钓鱼比较有兴趣,亦有经验,陪同着侯卫东、步高等人到了河边,帮着穿上饵料,调整浮头。

    步高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杜兵,侯卫东道:”杜兵是我的秘书,说话不必回避他。”

    杜兵从县委组织部调到县委办已有一年多时间。这一年多,他很少得到侯卫东的表扬,有时几个好友开玩笑说他是侯卫东的心腹,他并不否认。可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常常扪心自问:”我真的是侯卫东的心腹吗?说得难听,我就是县委配在侯卫东身边的拎包客。”

    今天,侯卫东这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如高压电一般迅速穿透了杜兵,瞬间,他眼里噙满了泪水,一年多的谨小慎微,此刻终于结出了丰硕的果实。他偷偷地转过身去,抹掉了泪水,回过头来,又是一脸的严肃认真。

    “易中岭是新任组织部长易中达的大哥,在沙州商界是异军突起,沙州东城区有四块老厂区,都在最繁华的位置,大家盯得很紧,易中岭一人就得了三块。”

    “另一块是谁得了?”

    步高嘿嘿笑了笑,道:”另一块是我得了,可是综合价比易中岭每平米至少要多三百块。易中岭有块地和我这块地直线距离一百米,却有三百块的价差。他妈的,在沙州出现这事还真他妈的怪了!

    想到这事,他就说了粗话,向侯卫东道歉以后,又解释道:”对于房地产公司来说,这个价差已经不得了,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要那块地,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地价当然会影响房价,但是据沿海经验,房地产做到顶端还得以信誉和质量取胜。”

    “这也是我最重要的法宝了,所以在成津的工程,侯书记不用担心质量,我可不敢坏了好不容易挣来的名声。”

    说到这,侯卫东纠正刚才听到的话,道:”刚才你的消息有不准确的地方,易中岭不是易中达的亲大哥,只是堂兄而已。”

    正说着,瞧见浮头猛地往下一沉,他一提竿子,就见一条鱼在水下拼命地游动着,想挣脱口中的异物。

    这真是一条漂亮的鳊鱼,流线型的身体,青白的颜色,略往上翘的鱼头又让它的神态有些骄傲。当然,这只是侯卫东的感受,酒糟鼻院长接过杜兵递过来的这条鱼,用刀背猛拍鱼头,道:”杜秘书,这条鱼两斤多一点,正好拿来红烧,肉嫩得很,大一点的或是小一点的,就拿来煮酸菜鱼。”

    在河边,步高继续着他的话题:”易中岭与黄子堤关系密切,易中达尽管是组织部长,可是他才到沙州,那三块地盘凭他的面子还争不下来,是黄子堤在里面发挥的作用。”

    在修成沙公路时,黄子堤就曾经为易中岭打过招呼,侯卫东对步高的话深以为然。

    步高又道:”黄子堤这人就是五代十国的冯道,以前周昌全执政时,他是周昌全的心腹;现在朱民生执政,他又成了朱民生的得力助手。还有,我听说洪秘书长要去当政法委书记,但是不兼任公安局长,公安局长由老粟来任。”

    对于洪昂的事情,侯卫东心中有数,他假装不知,反问道:”消息是否可靠?。

    步高道:”有百分之九十的准确度,杜正东是调到茂云出任市委副书记,算是提拔了。”

    “那谁来当市委常委、秘书长?”侯卫东是真的不知此事。

    “这事有好几个版本,我没有搞到准确消息。”

    侯卫东动起了心思,暗自琢磨道:”既然没有准确消息,那多半就是没有人选,我应该为自己争取。”转念又想道,”朱民生、黄子堤和易中达是铁三角,我去当市委的大管家,这日子不知道会有多难过。”

    犹豫了一会儿,侯卫东还是决定先搞清楚状况,然后再作决定。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