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7部 第七章 借市委书记之手敲打”老同志” 给老同志使了一个小手段

    侯卫东回到办公室,给市长黄子堤打了电话。黄子堤等几个市长正在听朱建国省长讲话,由于是小范围谈心,黄子堤把手机开到了振动,当侯卫东的电话打过来,他没有接听。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侯卫东直接给朱民生打了电话,汇报了绢纺厂罢工情况及处理意见。

    朱民生道:”我在机关餐厅吃饭,你才开完会,没有吃饭吧,赶紧过来,我们边吃边谈。”侯卫东没有想到朱民生态度如此好,倒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他连忙下楼,步行到大院后面的机关餐厅。

    在小餐厅的单间,朱民生和济道林两人在里面吃饭。

    朱民生听了侯卫东汇报,交代道:”春节期间的稳定是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这一点不容置疑,让工人们过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是原则要求。下午三点半,召开处理罢工相关领导会议,副市长杨森林参加,组织部中达部长也要参加。”他又对济道林道:”济书记暂时不参加下午的会,但是你要关注绢纺厂。”

    有了市委书记撑腰,侯卫东底气足了些,吃完饭,他来到了办公室,思考了一会儿,还是给黄子堤发了手机短信,将对罢工的处理意见以及朱民生召开会议的情况简要地作了短信汇报。

    发了短信,他准备在沙发上眯一会儿,脑中却不由得想起了沙州的政局。

    “沙州政府刚刚进行了换届,基本配齐,但是市委常委就有两个差额,一是市委副书记,另一个是巿委秘书长。

    市委副书记最有竞争力的两个常委是政法委书记洪昂和宣传部长粟明俊,而洪昂的呼声最高。侯卫东仔细分析了一会儿,觉得洪昂和粟明俊都不太可能出任副书记一职。

    想了一会儿,他从沙发上翻身坐起,心道:”现在不去想这些上层建筑了,还是集中精力解决绢纺厂罢工一事。”

    侯卫东想起了偶遇杨柏之事,给杨柳打了电话:”杨柏是你堂兄吧,我找他有事,你赶紧跟他联系,让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杨柳知道是为了罢工之事,急急忙忙跟杨柏取得了联系。”侯市长,我给杨柏联系了,他表示有许多话想当面向你汇报,不过现在正值绢纺厂工人罢工,他不愿意到市政府,免得惹麻烦,想另外约一个地方。”

    侯卫东看了看表,道:”既然杨柏有顾忌,那我们换一个地方,你征求杨柏的意见,他愿意在哪里谈。”

    与杨柏联系好以后,侯卫东便匆匆下了楼,来到西城区一个普通茶室,他比杨柏先到茶室,他在茶室里再给江津打了电话:”下午三点半,朱书记要听汇报。你得赶紧把罢工的基本情况搞清楚,写成简要汇报,还有座谈会的名单也要准备好,今天下午务必要与工人代表进行座谈。另外,如何筹措资金,用什么合适的渠道发给工人,在下午务必拿出方案。”

    江津在电话里不停地叫苦,侯卫东打断道:”春节将至,非常时期要有非常手段。春节过后,我不拉你的差,到时各归各位,是谁的工作谁来承担责任。”

    侯卫东想起经委王越州对自己不阴不阳态度,打电话前皱了一会儿额头,然后才给经委王越州打了电话,只说下午再开碰头会,有意无意在电话里没有说朱民生要来。

    王越州已经接到了办公室的电话通知,他下午恰好约了事,想到侯卫东这个新毛头,心里生了懈怠,打定主意晚去半个小时。

    在茶室等了一会儿,透过窗户,见到杨柏戴着眼镜,从出租车上下来。与绢纺厂总工杨柏谈了半个多小时,侯卫东记了满满五页纸的笔:己。分手时,他与杨柏握了手,道:”谢谢你提供的情况,这些情况很重要,我记下了你的电话,有什么情况再来找你。”

    杨柏道:”我是出于对工厂的爱护才向侯市长反映,我有一个请求,最好不要让厂里知道今天的事,我不想惹麻烦。”

    侯卫东合上笔记本,肯定地道:”你放心,我会保密。”

    杨柏所谈之事都是经营上存在的问题,如今春节将至,稳定成为压倒一切的任务,侯卫东暂时不想触及此事。

    他回到了办公室,屁股没有坐热,高健找了过来,道:”侯市长,占用你一点时间,向你汇报个事。”

    侯卫东扔了一支烟给高健,道:”没有外人,你别搞得这样客气,有话直说,等会儿我还要开絹纺厂协调会,上任就啃硬骨头,难啊。”

    高健嘿嘿笑道:”成津铅锌矿这么复杂你都能搞定,何况一个小小的絹纺厂。”

    “絹纺厂涉及六千多人,可不是小事,这种国营老厂牵涉面多,政策性强,处理不好就成了火药桶。

    闲聊几句,高健说到正题,道:”我从南部新区创建开始就在这里工作,很有感情,也熟悉南部新区各方面的情况。那天向侯市长作了基本介绍,今天是来推荐南部新区负责人。”他自我调伲道:”古人说过举贤不避亲,我是向组织推荐优秀人才,更不避亲。”

    侯卫东道:”南部新区一把手这种重要岗位,肯定要经过常委会研究,我这个副市长哪里有这个权力,这点你明白。”

    “我先汇报班子里几人的情况,几句话就说得清楚,让侯市长有个大体的了解。副主任赵得财,此人狗鸡巴抹菜油一一又尖(奸)又滑,但是此人搞拆迁是一把好手。副主任梁亚军,班子中唯一正牌子研究生,放在南部新区是高射炮打蚊子一一大材小用,他在南部新区工作了几年,成绩显著。副主任赵娅,班子中唯一的美女,是对外协调的一把好手。纪检组长赵文凯,此人怎么说,也算是清官吧,只是有些偏执,爱钻牛角尖,纪委选了一个标准的纪检干部。”

    侯卫东明白高健是主要想推荐梁亚军,其他人不过是陪衬,這”我明白了,如果有机会,一定会向组织上作重点推荐。”,他又:-道,”你最好找机会同中达部长谈一谈。”

    高健知道组织程序和用人制度,他来找侯卫东,真实意图是让侯三东不反对,听到侯卫东表态,知道已经达到目的,笑道:”侯市长日理万机,我不耽误了,改天我和亚军等南部新区老班子请你喝酒,还请侯市长赏脸。”

    等到高健离开,侯卫东暗道:”朱民生是相当重视南部新区,只怕早有人选,高健的意图会落空。”

    他在大脑里将市里的干部搜索了一会儿,又琢磨了一会儿朱民生的用人方式,猛然间,他的脑中闪现出了一人一一沙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朱仁义。朱仁义原本是茂云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当粟明俊出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时,他从茂云调到沙州,担任了组织部副部长职务。

    “按照朱民生的性格,说不定会将朱仁义调到南部新区。”侯卫东做出这种判断,纯粹是一种感觉,并没有多少道理,但是这个想法出现之后,他越想越有道理。

    “如是真是朱仁义来当南部新区一把手,倒是一件麻烦事,他一直从事党务工作,并没有丰富的行政经验,如果南部新区工作得不到提升,我这个分管领导不仅会感到累,而且脸上无光。而且,他是朱民生的心腹。”

    成为副市长以后,面临的人和事与以前有所不同:从一个方面说,县委书记手下大多数是科级干部,而副市长手下直接管理的是正处级干部;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县委书记拥有完整的用人权,未进常委的副市长在用人方面受到了不少限制。

    “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情,我何必自寻烦恼。”侯卫东的思路又回到了市绢纺厂上面,他将杨柏所言细细想了一遍,结合着絹纺厂的资料,试图将絹紡厂具体化,但是他还从来没有到过厂区,纸上得来终觉浅,总是感觉同絹纺厂隔着一层玻璃。

    下午3点20分,侯卫东提前来到了市政府会议室,发展和计划委员会主任江津已经等在了会议室。

    “侯市长,这是参加座谈会工人的名单,有退休老厂长、职工代表四人,一位车间主任,还有厂机关的两位代表,你审一审。”江津递上了晚上参加座谈会的名单。

    侯卫东对江津的态度很满意,看了名单,道:”我给朱书记汇报了此事,他指示一定要保春节稳定,过了春节再査问题,因此,今天晚上座谈的目的在于如何让工人度过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这是大方向。”

    江津道:”工人们肯定要谈到改制、腐败这两大问题,如果没有明确的态度,很难说服工人。”

    这时,东城区区长欧阳胜走进会议室,他一边走一边道:”侯市长,东城区的应急预案做出来了,分局将对重点人头进行布控,并组织了备勤人员。”

    三点半,朱民生准时进入了会议室,跟随他一起进入会议室的还有宣传部长粟明俊,组织部长易中达,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森林。

    侯卫东见王越州果然没有按时来,暗道:”这个王越州直接属于我分管,我亲自打电话进行了通知,算是仁至义尽,他还是如此作为,活该受点教训。”

    看着这个阵势,绢纺厂厂长蒋希东稍稍有些紧张,但是他天生一张黑脸,外人从其表情看不出他的内心世界。

    朱民生对常务副市长杨森林道:”杨市长,今天这个会议就由你来主持吧。”

    杨森林看了一眼市政府办公室送过来的领导小组名单,道:”王主任怎么没有到?任林渡,你去催一催。”

    任林渡赶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到办公室给王越州打电话。王越州初时还不以为意,道:”我正在跟一家外企谈事情,你给侯市长请个假,我半个小时之内赶过来。”

    任林渡道:”王主任,现在朱书记等几位领导都在会议室等着,杨市长主持会议,你赶紧过来。”

    王越州原本以为就是侯卫东召开会议,听说朱民生要来开会,吓了一跳,道:”我还有十分钟才能过来,请你给朱书记解释。”在吴海时,王越州曾经到过县里,当时县委书记和县长亲自陪任林渡作为县委办主任参加了接待,在他的眼里,王越州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而此时,王越州在电话里很客气很小心。

    任林渡知道,王越州是对市委朱民生表示尊敬,他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尽管是狐假虎威,在心理上他还是挺舒服。

    王越州匆匆从企业办公室下来,跳上小车,直奔市委大楼,总算是一帆风顺。来到了会议室大楼,他停在门口,调整了呼吸,这才推开了会议室大门。

    朱民生正在讲话,见王越州推门进来,便停止了讲话。

    王越州见会议室坐了一排市级领导,尴尬地解释道:”朱书记,我在与蒋总谈事,他明天要回香港,我得抓紧时间跟他接触。”

    杨森林曾经是朱民生的秘书长,对朱民生的心思摸得很清楚,问道:”王主任,你迟到了十七分钟,请问政府办的会议通知是什么时间?”王越州是老资格,与步海云是同时任职,当年还曾经和步海云竞争过副市长一职,而那个时候杨森林还没有到益杨去当县长。此时面对着杨森林不留情面的追问,他心里不服,可是面对着如此多的领导,又不敢把不满表露出来。

    杨森林说了两句,准备继续开会,不料朱民生接过了他的话:”我听说市政府办公室出了会议通知,侯市长还特意打电话进行了交代,为什么还要迟到?”

    王越州不敢跟市委书记顶嘴,只能低头认错。

    朱民生语气很严厉,继续道:”市政府办公室的通知就是命令,必须无条件执行,不能讲条件,不能找借口。如果确实有紧急公事,你应该给市政府办公室请假,得到领导允许以后,才能继续办事,这是基本的纪律。王越州你是老同志了,难道这个道理都不懂?!”

    侯卫东没有想到朱民生会如此严厉,暗道:”王越州迟到之事,可大也可小,朱书记如此发挥,看来也是借题发挥。”他当上副市长以后,与黄子堤关系依然如此,可是与朱民生的关系却莫名其妙地走得近了。

    统一战线是党的三大法宝,其实这个法宝适用领域相当广泛,战场、官场、商场都有着太多成功范例,侯卫东是欣然接受了朱民生的一统战”。

    侯卫东任职以后,王越州自恃资格老,态度上很有些怠慢,今天侯卫东就借着朱民生收拾了他一顿。

    王越州面红耳赤地坐了下来,他眼光暗自寻到了侯卫东,心道:”这个侯卫东真是屁眼虫,他肯定知道朱民生要来开会,却不肯在电话里说清楚。”

    发展和计划委员会主任江津与王越州是多年同僚,对王越州的遭遇既有兔死狐悲之感,又略有些幸灾乐祸。

    插曲结束,大家便把目光集中在了市絹纺厂蒋希东脸上,常务副市长杨森林道:”蒋厂长,你说说情况。”

    蒋希东面色黑沉,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絹纺厂这些年来的亏损和巨额负债,我作为絹纺厂主要领导是有责任的。絹纺作为国营老厂,历史几乎与沙州市一样长,由于历史和体制的原因,包袱沉重、意识僵化、体制不顺、管理粗放……这些原因导致了今天的罢工。”

    沙州市领导都静静地听着蒋希东发言,并没有打断他稍显冗长的陈述。侯卫东对国有大型企业不熟悉,更是特别留心蒋希东的发言,他在心里将蒋希东的发言与杨柏透露的内容进行了对比。

    “近年来,重要客户被机制更灵活的乡镇企业、私营企业蚕食,产品销售遇到了困难,库存商品挤占了大量资金,导致了工人工资难以兑现,引起了工人不满。”

    等到蒋希东讲了二十来分钟,杨森林终于打断了他的发言,道:”厂里存在的问题,请处理领导小组办公室进行调查,形成调查报告上报市政府,今天重点是研究如何解决问题。”

    蒋希东道:”请市政府协调银行资金,先发放两个月的工资,让工人能过年,厂里将尽一切力量进行销售,争取早日将资金回笼。”

    杨森林对蒋希东的说法未置可否,扭头对侯卫东道:”侯市长,你的意见。”

    侯卫东翻了翻江津送来的基本情况,道:”我刚才看了材料,这一三来国家贷款数额也不少,前年,贷款一千五百万元,去年,贷款四元,今年贷款也是四千万元。现在絹纺厂外债总额加利息达到了两.个亿,在絹紡厂生产和经营问题没有解决之前,贷款是一个无底洞。

    蒋希东脸色更黑。

    侯卫东话锋一转,道:”当前矛盾已经出现,为了全市稳定,必须首先解决罢工问题,我的意见是一手抓思想教育工作,一手协调好资金,具体如下……”

    蒋希东听到由市政府协调银行贷款时,心中一喜,可是听到只是贷款三百万元,禁不住道:”三百万元平摊到六千多个工人头上,每人还不到五百元。”

    侯卫东道:”我得说清楚,这三百万元是给工人的过年钱,先给钱,以后还要算账。”他顿了顿,道:”刚才我所说的只是初步设想,最终解决方案还得报请市委、市政府。”

    杨森林一直担心侯卫东把话说得太满,听到他最后一句话,才放心下来,道:”请朱书记作指示。”

    朱民生仍然是冷脸冷面,道:”国有企业普遍亏损,这是全省乃至全国性难题,不能凭着拍脑袋办事,卫东市长要组织相关专业人员进行可行性研究,成熟以后再报市委、市政府,对于当前存在的问题,我原则上同意卫东市长的意见,请各职能部门各尽其职,密切配合。”

    他直接点了几个人的名字:”欧阳区长,按照辖区负责制原则,你的责任重大,春节期间出现了群访,一票否决。

    “中达部长,今天虽然是专题研究絹纺厂的问题,实质上也是对全市各行各业各条战线的共同要求,稳定压倒一切。凡是在春节期间出问题的,对主要领导干部由组织部门提出处理意见。

    “明俊部长,你要密切注意媒体,不能在春节期间出现负面新闻,我所说的媒体除了报社电台,还包括网站,如今网络无孔不入,网上观点偏颇,是当今宣传工作的新动向。”

    朱民生最后对蒋希东道:”蒋厂长,解铃还需系铃人,绢纺厂诸多问题的解决最终还得依靠厂里,不能把责任推给政府。”

    开完会,赵诚义走到了侯卫东身边,道:”朱书记请你到办公室去。”到了朱民生办公室,朱民生难得没有坐在宽大厚实的办公桌前,而是站在窗口如一座雕像,侯卫东打了声招呼,站在桌前,耐心地等着朱民生回到桌前。

    侯卫东当过两任领导的秘书,在他当秘书时,一直在不停地向祝焱和周昌全学习,对待这两位领导,他不时要仰视。此时面对着朱民生,他却一点没有需要仰视的感觉。

    看着朱民生沉思的背影,侯卫东甚至能想到他的所思所想,尽管他和朱民生私下接触很少。”是朱民生的水平不如祝、周两位领导,还是我的水平得以提高了?”想到这个问题,侯卫东有些走神。

    朱民生扮演了一会儿雕像,这才回到了办公桌前,道:”卫东市长,你作为分管副市长,要有全市一盘棋的思想,通盘考虑全市国有企业的发展问题。”

    侯卫东道:”按照中央的精神,国有企业主要抓高精尖以及关系民生的行业,绢纺厂这类的企业都应该改制,我赞成对沙州的市属国有企业进行全面改制,比如绢纺厂就是一个无底洞,不管多少钱都填不满。”

    朱民生一直从事党务工作,对经济工作并不熟悉,到了沙州主政以后,感到了巨大的压力,特别是沙州距离铁州渐行渐远,更是给他以巨大的压力。如今省级领导班子有了大的调整,朱民生也在考虑如何在沙州取得重大突破。沙州工作搞得好,他还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如果沙州不能突出重围,他的政治生命十有八九将终止于沙州。

    “卫东,市委对你寄予了厚望,相信你能将沙州国有企业这盘棋下好,你前途无限光明,好好努力吧。絹纺厂的问题已经很突出,必须在今年之内解决,干部不行换干部,体制不顺理体制,我充分授权给你。春节期间的工作,稳定两字,如何操作,你自己把握。”

    从朱民生办公室出来,侯卫东感到了肩上担子重如泰山,同时又有了临危受命于成津县的豪情,他挺起胸膛,精神抖擞地下了楼。

    到5点30分,侯卫东给黄子堤打了电话:”黄市长,我想给你汇报绢纺厂的事情。”

    “我在办公室里,你过来吧。”黄子堤在省里开了会,他晚上要到易中岭家里去,因此急急忙忙回到沙州,他也正准备给侯卫东打电话。

    侯卫东走到了角落的办公室,进门就见到了刘坤。

    刘坤和几年前相比没有多大的变化,头发梳理得很整齐,依然是一副英俊小生的模样,只是嘴边多了一圈胡须,让他显得成熟一些。他给侯卫东泡了杯茶,拿着本子坐到一边。

    侯卫东将絹纺厂的罢工基本情况以及下午会议的精神作了报告。

    黄子堤其实已经知道了下午的会议内容,听完侯卫东汇报,道:”朱书记已经作了指示,市政府要认真落实,我有两点想法,一是春节期间的稳定工作,你要充分依靠絹纺厂的班子,朱书记说得很清楚嘛,解铃还需系铃人,企业有企业的责任,政府有政府的职责,这一点要分清楚。第二,絹纺厂的问题是国有企业病,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我们不能寄希望药到病除,不能心急,不能冒进,对待絹纺厂必须要有历史的态度和科学的态度。”

    侯卫东一边听,一边琢磨道:”黄子堤这个表态很有意思啊。”他总觉得黄与朱的意思表达有微妙的不一致,一时却想不明白。

    “黄市长,晚上要与絹纺厂工人代表对话,你有什么指示?”

    黄子堤道:”晚上的座谈会很有必要,可以摸清工人的思想状态,同时表明市政府的态度,你要认真准备,我有事就不参加了,刘坤可以去听一听。”

    黄子堤是沙州市长,过于靠近一线,会让政府缺乏回旋余地,如此安排是比较合理的,只是侯卫东有些腻味刘坤,心道:”刘坤心胸狭隘,又是如此微妙的身份,以后还真是难以避开,真他妈的烦。”

    侯卫东在机关食堂吃了晚饭,然后在食堂外的花园里转了一会儿。

    从早上开始,为了解决绢纺厂的问题,他在上午和下午分别开了会,晚上还要与工人代表们对话,作为分管副市长,他的工作将直接关系着全市的稳定大局,为此他感到了沉重的压力。

    “每临大事有静气。”他想了想曾经挂在赵永胜办公室的对联,在食堂背后的小道上散步。此时机关食堂已经在打扫卫生,一个中年洗碗工快活地唱着歌,尽管她跑调严重,但是歌声中充满了劳动的快乐。在小林子里享受了独处的快乐,回到办公楼时,侯卫东心情平和。

    7点,他准时走进了会议室,此时已经有四五个穿着工作服的工人来到了小会议室。

    此时,在易中岭别墅,黄子堤、易中岭等人围坐在火锅旁,易中岭红光满面,给黄子堤介绍火锅的来历:”三鞭汤很普通,但是今天的三鞭火锅却是难得一见的佳品,这是我花大价钱从动物园里弄来的虎鞭,加上牛鞭和狗鞭,经特级大师烹制,特别补人。”

    桌子上坐了两位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子,这两人是双胞胎,听了易中岭的话,捂嘴而笑。两人一模一样的神态,一模一样的动作,风情万种,让黄子堤眼睛有些发直。

    易中岭道:”你们笑什么笑,等一会儿就让你们知道厉害。”

    对于黄子堤来说,女人如毒品一般,每当独自一人时,他在心里不停地告诫自己要离女人和金钱远一些,可是当易中岭打来电话时,他却总是神差鬼使地来到这间别墅。

    到了8点,易中岭对年轻女子道:”你们自己去洗澡,等着大哥。”

    两个年轻女子便离开了饭桌。

    易中岭道:”这两人都是外省人,下午才到沙州,很安全,大哥放心用。明天早上我派人送她们离开,以后随时听从大哥的召唤。”

    在政府会议室,江津主持会议,道:”今天参会的有绢纺厂八位工人代表,政府这边有分管工业的侯副市长、东城区的欧阳区长、市委办刘坤科长、任林渡科长。这次座谈会,是为了听取工人们的真实想法和意图,就没有让絹纺厂领导层参加,请各位师傅畅所欲言,讲真话,道实情,不夸大,不掩饰。”

    “先请哪一位师傅讲,在讲之前请先做一个自我介绍。”

    八位工人代表相视看了一眼,一位眼镜首先道:”那我就来发言,我是技术员,叫做王建国,先抛砖引玉,讲一讲我的想法。”

    侯卫东将手中的笔记本翻开,记下了王建国的名字。

    王建国的发言很是尖锐:”絹纺厂曾经辉煌过,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认为四分天灾,六分人祸。天灾是市场经济的客观因素,人祸,我说得直白些,就是指厂领导。邻近省有与我们相同性质的绢纺厂,他们凭什么就能发展起来,越搞越好?相同性质的乡镇企业技术不如我们,设备不如我们,为什么他们能取得比我们好的效益?绢紡厂的技术、设备都不落后,再用个六七年,至少在岭西还是先进水平。我认为落后的是厂领导。”侯卫东飞快地在本子上记着。

    王建国有一种豁出去的神情,道:”去年贷款四千万元,主要用于技术改造,厂里完成了一次升级换代,可是经过技术改造后,有一半的机器闲置,我想问一问这是为什么?”

    侯卫东心道:”如今工厂的效益,不仅看生产,更要看销售,销不出去,生产得再多,又有什么用处?”作为市领导,他不能轻易表态,只是迎着王建国的目光,若有若无地点了点头,算是给他的鼓励。

    王建国讲完,一位工人开了腔,从他的身材、脸色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一线工人。他声如洪钟地道:”当官的吃点喝点,我们也没有多大的意见,可是吃到了国外就太过分了!这几年厂里发不出工资,那些头头脑脑轮番出国,花的是美元,这些美元滴着工人的血汗!”

    另一位头发花白的女工道:”自从绢纺厂建厂,我就在厂里工作,我的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全都在厂里,五个月没有发工资,让我们怎么过日子?”

    一位满脸皱纹的老人道:”我是退休干部代表,当年是我们团从东北一直来到沙州,我留在沙州帮助地方建设,绢纺厂建设我是从头至尾参加的,看着工厂衰败成这样,我心痛啊!今天工人罢工,我是不赞成的,可是不罢工,工人们的意见又有谁能听见?”

    侯卫东仔细看了老人一眼,老人坐姿端正,身穿一件洗得挺旧却很干净的工作服,透着军人的神情和气质。

    老人一口山东话,声音洪亮,道:”按照政府惯例,这一次罢工肯定会有所收获,政府十有八九会协调几百万资金,每个工人能得到几百块,哄着我们过一个春节,但是这又有什么用,我们想要的是一个火红的工厂,而不是为了几百块钱。”

    8位工人轮番发言,从7点很快讲到了10点,侯卫东有意多掌握一些资料,很有耐心地记着笔记。

    江津道:”时间不早了,还有什么说的,刚才讲过的就不用讲了,主要讲新的内容。”

    侯卫东抬了抬手,打断了江津的话,道:”今天能听到师傅们的真心话,很难得,不要限制时间,师傅们讲多久,我们就听多久。”他又对任林渡道:”任科长,你去买点方便面,人是铁饭是钢,两碗吃了才硬邦邦。”最后两句就是典型的工人语言,这些工人们听着很熟悉,等到大家端着方便面呼哧呼哧地吃着时,气氛不知不觉就缓和了下来。

    到了12点,侯卫东才作了极为简短的最后发言。”大家对于工厂的热爱,让我很感动,我相信有这种精神,有这样的工人,就没有过不去的尖刀山,下面,我讲五点。

    “第一,市委、市政府对绢紡厂很关心,对工人们很关心,三年来,每年都协调了贷款,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今天下午市委朱书记还亲自参会,一起研究絹紡厂的工作,请各位带一句话回去,请大家放心,市委、市政府没有忘记你们。第二,希望尽快结束此次行动,大家都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去,继续罢工下去,对工厂的损害将是致命的。各位师傅爱厂如家,我相信会考虑得更长远一些。第三,今天反映的问题,我将向市委、市政府作全面汇报,涉及腐败的人和事,一旦査实,肯定要严肃处理,决不姑息。第四,企业以后的发展问题,我受市委、市政府委托正在搞调研,很快就有相应的措施。第五,春节前,市委、市政府将协调资金,在年前给工人们兑现,虽然是杯水车薪,但有,总比没有好。”

    散了会,侯卫东对任林渡道:”由市政府办公室安排工人的往返交通费。”

    任林渡道:”我准备了几辆小车。”

    侯卫东摇了摇头,道:”别坐小汽车,让工人们看见了又要说是腐败,来回各十元出租车费,每人二十块钱。”

    任林渡赶紧去准备零钞。

    工人们离开以后,已经是12点30分了,侯卫东坐在办公室翻了翻记录了半本的笔记本,这些基础材料让他感到格外珍贵,想了想,将笔记本带回了家,锁进了书房内隐秘的保险箱里。凡是重要物品就锁进保险箱,这是侯卫东从上青林被检察院搜查以来就养成的习惯,从1994年一直保持到了2002年,或许以后也将继续保持下去。

    来到了床前,小佳睁开眼睛,问道:”怎么这么晚?”

    “绢纺厂罢工,我与工人对话。”

    “怎么在晚上和工人对话,难道白天没有时间。洗澡没有,快点去冲一冲。”

    侯卫东忙了一天,着实累了,笑道:”又不洗衣服,何必洗澡。”洗衣服是夫妻俩的隐喻,指夫妻性爱。

    小佳抬头看了一眼放在床边的小闹钟,道:”别闹了,你快点冲澡,早些睡觉。”

    侯卫东洗了澡,跳进暖和的被窝,抱着小佳,道:”我们有好久没有洗衣服了,一个月吧。”

    小佳嗔道:”这可是男人的责任,我记得还是在选举前几天做过,以后你就一直怠工。”

    两人裸贴在一起,这种亲密无间的姿势让人感到温馨和安全,多了亲情少了色情,侯卫东解释道:”我对国有大型企业的运转不熟悉,为了处理好这个棘手问题,只能多下一些功夫。”

    小佳很舒服地縮在侯卫东怀里,道:”有什么不明白的事情,你可以问我爸妈,他们在工厂待了一辈子,什么猫腻都是一清二楚,比你在这里旁敲侧击要好得多。”

    这话提醒了侯卫东,他一只手握着老婆温暖的胸部,揉了揉,道:”晚了,我们睡吧。”

    早上,侯卫东过来敲门时,陈庆蓉和张远征正在喝稀饭吃咸菜。见到侯卫东,老两口一脸惊奇,这么多年来,侯卫东对他们挺好,买了房子,在用钱上挺大方,唯一的遗憾就是太忙,很少主动到家里来坐一

    坐,更别说早上进家门。

    陈庆蓉嘴里还包着一块大白馒头,含糊着道:”吃饭没有?。

    “没有。

    陈庆蓉放下碗,赶紧去盛了一碗稀饭,把锅里的包子端了过来,又去夹了两块腐乳,道:”趁热吃。”

    侯卫东也不客气,喝着稠稠的稀饭,问道:”绢纺厂昨天罢工,我过来问一问国营厂的情况。”

    张远征高声道:”怎么会不知道,我早就知道他们要罢工。”

    “为什么?”

    “我们以前的邻居有好几家人在絹纺厂上班,我对他们的情况熟悉得紧。他们知道你在当副市长,这两天都在给我打电话,打听情况。”

    侯卫东很感兴趣地道:”絹纺厂有什么门道?我昨天听工人师傅们发言,听得模模糊糊。”

    张远征和陈庆蓉在国有工厂工作了一辈子,对其中的弯弯绕熟悉得紧,只不过退休在家,关于国企的知识烂在肚子里没有了半点作用,此时被侯卫东询问,顿时有了变废为宝的感觉。张远征泡了两杯茶,道:”要说国企,我肚子里有一本账,慢慢给你讲。”他说得唾液横飞时,响起了敲门声。

    开门后,涌进来了好几个人,都是当年的邻居,他们或是在絹纺厂工作,或是有家里人在绢纺厂工作。

    “老刘,老朱,你们几个怎么大清早就来了。”

    “老张,我们的事你要给女婿说一说。”一个大嗓门高声地道,他猛然间看见了正在吃稀饭的侯卫东,后面一句话便被硬生生堵了回去。

    工人们难得如此近距离见到市长,虽然是副职,可是在工人眼里没有多大的区别,大家七嘴八舌,反映了不少事情。这些事情大多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有许多捕风捉影之事,质量与昨天晚上工人代表的谈话差得太远。

    侯卫东又重申了昨天讲过的五点,见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才离开岳丈家。

    张远征热情地给工人们倒水泡茶,在老邻居的一片恭维声中,他心里特别满足,送工人出门时,道:”我们都是老邻居了,你们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侯卫东坐车朝市政府走,透过车窗,发现不少工人模样的人走在大街上。其实大街上工人没有增多,也没有减少,只是侯卫东关注点集中在绢纺厂身上,因此才会注意到街道上的工人。

    黄子堤眼睛带着些血丝,昨天疯了两次,让他累并快乐着,他坐在茶几前思考绢纺厂的事情。当刘坤进来送文件时,他吩咐道:”让侯市长到我办公室来。”

    刘坤将牛奶倒进了瓷杯子,放在黄子堤桌上,道:”黄市长,喝些牛奶,阿姨交代的。”

    放下牛奶,他走出了黄子堤办公室,并没有直接去通知侯卫东,而是坐到自己办公室给秘书科打了电话,道:”请通知侯副市长,到黄市长办公室来。”

    接电话的人是市政府办的老员工胡强,他看了来电显示,朝着坐在对面桌子的任林渡道:”给主要领导当了秘书,连脾气也涨了,他的办公室距离侯市长的办公室也就两个门的距离,还打电话让我去出通知。”

    这两天,任林渡也受了刘坤的鸟气,他嘿嘿笑道:”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滴,听我慢慢道来。刘坤和侯卫东在大学时是同班同寝室的同学,毕业后,刘坤的爸爸刘军是益杨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他自然顺风顺水,侯卫东还在益杨青林镇当白丁时,他就到青林镇当了镇长助理。后来在换届选举时,侯卫东跳票当了副镇长,把刘坤挤了下去。跳票当副镇长,这就是卫东同志官场生涯的起点。”

    胡强听得愣楞的,道:”还有这一出戏,难怪刘坤要通知我去请侯市长,不过话又说回来,该认输就得认输,侯市长和刘坤已经完全是不同层次了。”

    两人议论了几句,胡强这才出门去找侯卫东。他以前看到侯卫东只是一个抽象的领导,今天听到了任林渡的故事,侯卫东在他眼里就立体了许多。

    胡强刚走回办公室,又接到了刘坤的电话:”黄市长在办公室等着,你去出通知没有?”

    “刘科长,我已经出了通知。”

    “那怎么还没有过来?”刘坤知道侯卫东是挺利索的一个人,就有些怀疑胡强没有及时通知。

    胡强还是不敢顶撞刘坤,解释道:”我已经出了通知。”

    刘坤放下电话,准备亲自去通知侯卫东,就见到侯卫东手里拿着笔记本走了过来。两人在走道上面对面相遇,刘坤无法躲避,道:”侯副市长,黄市长请你过去谈事情。”

    侯卫东心里正在想着如何汇报絹紡厂的事情,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看着侯卫东走远,刘坤心里有些自怨自艾,更多的是恼火,暗道:”不就是一个破副市长,有什么了不起,谁笑到最后,谁才是胜利者!”虽然生气,可是刘坤心里明白,全市四百多万人口,要爬上副市长的位置,除了努力外,还得有狗屎运。侯卫东先后当了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的秘书,这就是狗屎运,而自己通过不断努力也终于当上了市长秘书,算是踏上了狗屎运的边缘。

    刘坤暗自为自己打气:”一定要把握住机遇,不能辜负这一次的狗屎运,记着,下次要喊侯市长,不加上副字,退一步海阔天空,我得忍。”在市政府办公室,只有刘坤一直称呼侯卫东为”侯副市长”,这是最正确的称呼,但是也是大家都不采用的称呼方式,把”副”字加在里面,实在是有些刺耳。

    季海洋耳朵长,已经听到其他秘书说过此事。刘莉特意去找了爸爸,退居二线的原宣传部长刘军专程来到市里,专门找刘坤谈了一次话。刘坤已经同意改口,可是今天与侯卫东迎面而见,他还是将”副”字脱口带出。喊出”侯副市长”以后,他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活动,这个心理过程虽然复杂,实际上也不过就是拿着本子到了黄子堤办公室的这一小段距离。

    “卫东市长,才上任就遇到棘手事,这是对你的考验啊。”黄子堤态度很好,呵呵笑道,”卫东其实是年轻的老领导了,这点小风波在你面前不过是小菜一碟。”

    侯卫东把笔记本放在桌上,道:”春节将至,我担心事情处理不好,会对市政府造成不良影响。”

    黄子堤道:”这是国有企业的老毛病了,以前我在当市委秘书长时,到绢纺厂搞过调研。当时各县的丝厂和絹纺厂纷纷破产,市絹纺厂在行业内就一枝独秀,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市绢纺厂也要走上县絹纺厂的老路了。”

    侯卫东琢磨着黄子堤的意思,道:”春节前只能是保平安了,对絹紡厂整改得放在年后。”

    “我同意你的观点,春节前全力保稳定,处理办下午的意见我完全同意,可以由政府去协调银行贷款,解决工人们的过年钱,具体生产还得由厂里领导来负责。”黄子堤又道,”国有企业是老大难问题,迟早要彻底解决,可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有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太早太晚都不利于解决问题。”

    “周书记在任上时,一直想要彻底解决绢纺厂问题,关、停、并、转等几套方案都提了出来,最后他仍然没有下定决心。毕竟全厂六千多职工,真要是破产了,将会在沙州引起一系列社会问题。周书记当时说了八个字,一是积重难返,二是千万慎重,现在我仍然记得起周书记说话时的表情和语气。组织上让我来当这个市长,我现在才能体会到周书记当时做出选择时的心境。”

    黄子堤是周昌全的大管家,侯卫东是周昌全的大秘,在周昌全时代,两人关系处理得挺好,后来因为利益而渐行渐远。

    此时,黄子堤在办公室提起了共同为周昌全服务的日子,这让侯卫东有些迷惑,他一边听着,一边暗自琢磨着。信一半,猜一半,已经成为侯卫东的习惯性思维。

    侯卫东道:”黄市长,你放心,絹纺厂的问题既有国有体制的问题,包袱重、成本高、机构大,也有市场风险的问题,还有不平等竞争的问题,我会慎重行事,凡是重大决定,一定会依照组织程序,先汇报再行动。”

    将公事谈完,黄子堤话题转移到私事上来,道:”你大哥娶了蒋笑吧?我认识蒋笑的时候,她还在读幼儿园,一转眼时间,小姑娘已经嫁人了。”

    侯卫东道:”大嫂已经怀孕了。”

    黄子堤亲切地道:”我和厚石也是老朋友了,我在市委办公室,他在市政府办公室,经常都有往来,如果不是年龄大了,厚石还有发展前途。蒋秘书长不错,只是与厚石相比,还差了一些经验。”

    坐在一旁服务的刘坤有些惊讶,黄子堤只有在喝了酒以后,话才特别多,而今天,他显然并没有喝酒。

    谈了一个多小时,侯卫东离开了黄子堤办公室。走到了门口,见高健站在走道上,等着给黄子堤汇报工作。

    高健将侯卫东拉到了门口,低声道:”我今天要向黄市长汇报梁亚军的事情,请侯市长适时说两句好话。”

    侯卫东道:”嗯,知道了。”

    高健与侯卫东匆匆说了一句,见到了门口的刘坤,道:”刘科长,你好,黄市长有时间吗?我向他汇报工作。”

    刘坤平平稳稳地道:”黄市长等一会儿要开会,最多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高健笑着道:”半个小时,足够了。”

    侯卫东回到办公室,想着高健的事,心道:”高健找错了庙门,朱民生想着要让南部新区发扬光大,怎么会轻易让人染指一把手的位置?”有了这个判断,侯卫东打定主意不为梁亚军说话。

    他转念又想起了黄子堤的谈话,暗道:”听说黄子堤是省长朱建国推荐的,杨森林是朱建国的晚辈,我大哥与蒙厚石成了亲戚,我则间接与朱建国攀上了关系。这样看起来,沙州市政府都和省长朱建国有着密切关系,说不定还会被人封一个朱家帮。”

    想到这里,他又有些担心,被人打上派系的标签,有好处,但更多的是弊端。

    南书房小说网-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