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十九卷 七日之书 终章 轮回

    终章轮回恍如一梦醒来……她徐徐睁开了双眼,眼前是一片茫茫的迷雾,渐渐的,周围的景物从雾中浮现。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房间,宽大,四周的架子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瓶罐和书藉。房间中充斥着姓质各异的能量,并以一定的规律在流动着。她茫然地扫视了一下房间,又略略低头,这才看见地板上刻着许多魔法符号和连接线。直至此时,一个名词自行从她意识深处浮现。

    魔法实验室。

    当这个词浮现的时候,她有如从梦中醒来,立刻清醒了不少。但她的心中仍然存在着茫然,浑然不知自己是为何物,身处何方。从她清醒的那一刻起,周围迷漫的雾气就逐渐变得稀薄,至此时,已近于消散。

    就在此时,一个隐隐约约的声音忽然响起,这声音虽轻,但在这完全寂静的世界里犹如一记炸雷,惊得她悚然转向声音的来处。

    “以我老人家自己之名……”

    这一句如从云天之外飘渺而下的话语宛若一块巨石,瞬间在她平静的意识之海中激起了滔天巨浪,浪峰浪谷间,闪过无以计数的画面。那些似是她过往的记忆,只是因为尘封的时间过久,以及反应时间过短,她一时还无法立即明白这些画面中所蕴含的内容。

    她若一只受惊的兔子,骤然转向声音的来处后,这才发现在房间的一端立着一个胖子,正大声地颂念着的咒语。只是她的直觉告诉她,那胖子满脸的笑容中分明不怀好意。胖子念颂的咒语复杂难明,但其中的含义自然而然地在她意识中出现。随着咒语的进行,一阵莫名的危机感悄然在她心底产生……“……藉由古老传承的仪式,与眼前的生物订立永恒的契约……”

    骤生的危机感瞬间就使她完全清醒,与危机感一起复苏的还有她的清冷和高傲。

    “你做梦!”

    她身影一个闪动,瞬间速度已突破时间与空间的限制,在那阴险胖子还未反应过来时,就一把扣死了他的咽喉,将他未完的咒语通通堵了回去。

    魔法实验室中一片寂静。

    在她的眼中,似有两个世界正重合在一起,一个是记忆中的世界,一个是现实的世界。这两个世界几乎完全一样,但也有不同的地方。比如说,扣住胖子咽喉的并不是记忆世界中的那一副手骨,而是一只若冰似雪、纤纤若素的手。

    她悚然而惊,低头一看,原来自己的身体也并非是记忆世界中那赤裸的骨架,而是笼着一袭灰袍,灰袍下隐隐荡漾着层层波纹,她虽然看不到被灰袍掩住的躯体,但袍下露出的一双雪白的赤足,又透露出了一点她胴体的秘密。刹那风情,实已无法用言语形容!

    她又将左手伸到面前,这仍是一只如雪的手,手中空空如也,没有记忆中应有的那把破烂长刀。她又向四周望了望,没错,房间中的一切都完完全全与记忆中的世界重合,只除了她自己。

    她的目光终于落回了那胖子的脸上,这一次,她从他坏坏的笑容中解读出了更多的东西,那是一些说不清道不明,但让她觉得非常温暖的东西。而从那胖子的一双闪亮瞳孔中,她也看见了自己,黑发银眸的梦幻容颜,绝非尘间所应存在。

    在这一刻,更多的画面从记忆中浮起,与眼前的胖子重合起来。只在刹那之间,过往一切又重回心头!

    那胖子微笑着道:“风月,你都想起来了吗……”

    他一句话尚未说完,风月忽然整个扑进他的怀中!瞬间产生的巨大冲击力不光将胖子撞得飞起,而且轻易将魔法实验室的一面墙壁撞穿!

    对于胖子来说,此时前胸后背的疼痛也是人间至高的享受。他双眼微闭,显得受用已极,只是这胖子从来不知道满足为何物,所以又张开双臂,向怀中那梦幻般的女子抱去。不过这一次他抱了个空。

    胖子吃了一惊,睁开双眼,这才发现风月不知何时已飘立在空中,恢复了如冰一样的清冷,一双银眸有若月下的湖泊,正淡定地看着他。

    胖子嘿嘿一笑,一跃而起,飘立在风月面前,死盯着她看了半天,这才大手一挥,微笑着道:“风月,你看,这个世界还看得过去吗?”

    直至胖子如此说,风月才悄悄地将目光收了回来,顺着胖子手指处望去,顿时大吃一惊。

    这是何等广大的一个世界啊!

    魔法实验室外并非她熟悉的莱茵城,而是一座无比雄奇的雪峰之巅。呼啸的山风袭过山峰,在背风处拉出一片绚丽雄烈兼备的旗云。雪峰之下,山脉绵绵延延,不知延伸出几千几万里。而天空碧蓝如洗,高远之极,只在极远的天际处有一抹淡得几乎看不见的薄云。

    山脉边缘,是一片片苍郁如墨的森林,森林再向外,则是碧绿得如欲滴同油来的肥沃草原。极目望去,可见草原上有一道大河盘曲而过,缓缓向远方流去。在河湾盘曲处,有成群的野鹿羚羊正在徘徊饮水。

    风月心底初觉震憾。

    她银色双眼足以穿越时空的阻碍,望到千万里远。她已看见,在草原的那一边,有沙漠,有荒原,有冰川,有熔岩,还有无尽的大海。

    而即使以她的双眼,也无法穷尽那海的边缘!

    怎么会这样?梦醒的时候,一切都与初生时的记忆如此相似,可是当她踏出那个房间时,才发现原来世界早已变成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而她,不是应已成为位面历史的一部分了吗?

    她已然记起,在踏进天界之门的那一刻,一眼望去那无以计数的天使。

    她也还记得,有多少个天使在那飞舞的死神镰刀前化成了熊熊的圣焰。当圣焰燃到了她的身上,那是刻骨铭心的痛!

    她还记得,在痛到极处的刹那,从心底深处涌起宁静、轻松、解脱以及隐隐约约的牵挂。

    然后就是无穷无尽的圣焰……风月缓缓转头,望向了罗格。胖子又是嘿嘿一笑,负手而立,倒是颇有几分顶天立地、指点江山的豪气。傲然道:“这就是我的世界,也是你的世界。这是我们的世界!”

    他缓缓扫视了一周诺大的世界,然后抬手前指,傲然道:“在这个世界里,我可以令高山崩裂,令大川断流,令众生毁灭,也可令死地复活!总而言之,一切存在,只依我心!”

    胖子的声音并不大,但历久而不散,在天地间反复回荡,越来越是洪亮,转眼之间,天地之间似已只剩下他的声音!伴随着他预言式的话语,他手指处,果然雪峰崩坏,大河干涸,草原上无数奔驰往返的鹿羊倒毙,而在极远处,无边无际的荒漠和雪原正迅速染上绿色,那浓洌之极的生机,几乎已弥散到了风月鼻尖之前!

    风月透明的双唇微张,无言地看着大地上刻印着的痕迹。胖子举手投足前展示的,又岂止是神迹一词可以形容?

    这是梦吗?若不是的话,何以解释眼前的一切?难道真如那胖子所说,苍茫大地,青山绿水,存在只在他一念之间?

    风月倒宁可这是一个梦,惟有如此,才好解释眼前所见。

    只是她银眸一转,刚好看见那胖子正嘻皮笑脸地看着她,显然一副要吊她胃口的架势。风月黛眉一皱,立刻就涌起一阵要痛揍此人的冲动。可是犹在眼前的断裂山峰、干涸大河提醒她,这个世界十分的古怪,她未必就能赢得了眼前的胖子。

    可是畏缩从来不是风月的选择,她右拳已然握起,眉间浮起淡淡冰雾。她要以绝对的力量得到自己需要的答案。

    不过胖子十分乖巧,一见事情不妙,立刻道:“你跟我来吧,很快就会知道答案的。”这倒让风月已经提聚的力量全然没了用武之处。

    不待风月回答,他即冲天而起,向着湛蓝的高空飞去。

    可是风月却立在原地未动,她忽然道:“我不是已经毁灭在天界之门中了吗?”

    胖子身躯微微一震,停了下来。他徐徐转身,微笑着道:“的确如此。而且在天界之门内毁灭的不止是你,还有我。”

    “你?怎么会?”风月唇色本就极淡,此刻更是近于透明。

    胖子笑了笑,温和地道:“因为我有办法从空间乱流中找回原本的世界,所以你走后不久,我就回来了啊!”

    风月银眸中光泽微有闪动,她没有说话,只是略略低下了头,似不愿,又似不敢去看胖子。

    胖子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风月身边,悄然握住了她的手。风月身躯极轻地震了一震,而后,就任由那胖子牵着她的手,直飞上无穷的碧空。

    碧空如洗,在浮云之上,另有苍穹。当冲上无尽高空时,两人周围的底色就由湛蓝换成了深黑。只是在横过整个天穹的黑幕上,点缀着的不是点点星辰,而是一个无法形容其广大,缓缓旋动着的半透明球体。

    仰望苍穹,风月只觉得这个球体是如此巨大、如此压迫,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从天幕上坠落,将下方的所有世界摧毁。她虽然孤傲刚烈,可是在这天地之威之前,纤手也在悄然间冰冷了几分。惟有那只被握着的手,仍被包围在温暖之中。

    她忽然觉得很安全。

    她的手被悄然握紧:“风月,你看,那就是我们原本所处整个世界的投影了。”

    风月无言地看着那占据了大半个苍穹的透明巨球,许久,才问道:“那我们现在所在的,又是哪里?”

    “这里吗?”胖子笑了笑,道:“这里是我的领域,也即是我创造的世界啊。”

    风月凝视着胖子,又道:“可是在最终的审判曰上,我们不是都毁灭了吗?”

    胖子嘿嘿一笑,道:“早在最终审判之前,我就给自己留好了后路。威娜依靠领域进行战斗,而你放弃了领域、只追求至高的力量,但我老人家可不一样,我拼命发展领域,但并不发展任何与领域有关的能力。我的领域,只是单纯为了领域而领域,或者可以换个说法,那就是绝对的领域。这样就算位面毁灭了,我的领域也有可能在虚无继续存在。果然在毁灭后不久,我果然就在这里苏醒过来。嘿嘿,我老人家的远见卓识,哪里是一般的小神可比的?”

    风月一双黛眉又皱了起来,她自然明白胖子言下所指,于是愠怒之下,握住胖子的右手悄悄加了几分力。可是她足以捏碎钢铁的一握完全没有结果,若利针般刺入胖子手心的几缕寒气也如石沉大海,一去无踪。

    胖子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握了握风月的手,那不经意的温柔悄悄地浇熄了她心中的微怒。

    他又向苍穹的巨圆一指,叹道:“直到我创立了这个世界,我才明白了这个多位面空间的许多奥秘,也多多少少明白了至高神和他光辉所照耀的天界。你看,那就是至高神了。”

    风月顺着胖子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见巨球中的某处亮起一点光芒。那光芒与她以往所见的任何圣辉都不同,它不带任何属姓,也没有任何含义,它只是光,纯粹的光!

    这点光芒自出现时起,就如有生命一般,不住地扩张、蔓延,很快就占据了巨球内相当大的一块区域。

    胖子缓缓地道:“这就是至高神和它的天界征服位面的过程。天界将自己的光辉注入到一个个位面之中,然后又将整个位面转化成光与暗的两极,光被吸收,而暗则被排除。有光则有暗,这是你我均熟知的一句话。可是在天界分解位面时,光与暗并不是均衡的,由信仰而产生的光要远远地超越暗。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每一个位面被分解,天界的力量就会强上一些,扩展的速度也会更快一些。实际上,对于整个多位面空间来说,天界的扩张都太快了,快到了无法阻止、无法忍受的地步。我想,如果把时间加快一些,你会看得更加清楚一些。”

    说着,胖子一挥手,苍穹中那透明巨球中的圣辉扩张速度立刻以千百倍地加速,转眼间就占据了小半个球体!

    看着那片有如活物、在圆球中不住爬行的光,风月只觉得心底寒意暗生,不由得握紧了胖子的手。她忽然转头望向罗格,道:“不对!这不是幻觉,而是时间真的在加速!这……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胖子温和地笑笑,道:“既然这是我所创造的世界,那么一切规则自然应该由我来制订,改变时间流速并不算什么大事。其实只要我想,我曾经见过一切人和事都可以出现在这里。”

    “可是……”风月又看了看苍穹中的巨球,问道:“就算你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你能够躲得过天界的扩张吗?”

    胖子微笑道:“为什么不呢?这个世界自虚无中产生,我们根本不具备任何物质的存在形式。所以在天界看来,我们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当然躲得过去。”

    风月紧盯着巨球中仍然在不住扩张的圣辉,忽然皱眉道:“至高神如此扩张,会引起整个位面体系失衡吧?”

    “又岂止是失衡?当至高神聚积的光超过一定界限时,整个位面体系都会崩溃,一切有形的存在皆会化成虚无,那时如还有空间,充斥于其中的也只会是最本原的狂暴能量。”

    “为什么?”风月问。

    “是啊,为什么?”胖子也仰首望着那已点据了巨球一半空间的圣辉,许久,才沉重地叹息一声,道:“风月,你看,其实整个位面体系就是一座无比巨大的囚笼,一个个位面,就是囚笼的钢柱,而维系位面稳定的空间规则,就是封锁住囚笼的锁。我也是想了许久,才忽然明白了至高神的目的。它想脱离这座囚笼!”

    他顿了一顿,又略带苦笑地道:“当它积聚了足够的光,引发位面体系崩溃的刹那,一切存在的都将毁灭。那时它将面临两个命运,一个是随着整个位面体系一起毁灭,而另一个,则是打破全部规则,转化成一个全新的存在,重新开始新的历程。至于新的历程是什么,那就完全不是我能够想象的了。可笑的是,我们一心想要打破天界的规则,维系位面的存在,可是从整个位面体系来看,拼死维护着现有规则的,其实是我们啊!”

    风月沉思半天,才道:“它真是无聊。”

    胖子笑笑,道:“它的确是无聊。只是……如它那样的存在,这已经是它生存的惟一意义了。”

    风月沉默。

    她仰望天穹,才发现不知何时圣辉已停止了扩张,看来时间已不再加速。在这一刻,她忽然明白,整个位面体系的终结已不可避免。

    那么,从现在直至一切毁灭的漫长时间里,该做些什么?

    “等待。”胖子似是能够看穿她的想法,风月一惊之际,他又不怀好意地道:“不过光是等待实在无聊,反正时间还多,我们还有许多事可干呢!嗯,当年在奥黛雷赫面前时,我就很想知道,如果有一天我打倒了女神,那我的信仰会有多么虔诚呢?……”

    风月的黑发猛然飞扬,她一言不发,羽翼立刻尽展,掉头就向远方逃去!只是这一次,向来高傲冰冷的她,逃得竟也有些张皇。

    似乎,她的心跳得很急。

    她飞出没多远,就见那胖子忽然出现在面前,宛如闲廷漫步般向她走来,神态要多从容就有多从容。可是那一双笑得眯起的眼睛,越看越是让人心慌。

    风月立刻掉头向另一个方向飞去,那一双展开的羽翼,洁白得如一副蝶翼。

    可是这是胖子的世界,她就如一只飞舞的蝶,面对着漫天的蛛网,又如何逃得过去?

    风月突然一声惊呼,她已然落网!

    那一双洁白的翼急速拍动着,可是无论如何挣扎,都只是在网中越陷越沉罢了。

    那一只美丽如梦的蝶,就这样,在网中越沉越深……“死胖子,其实……”她的声音断断续续,若风中一缕淡淡柔香:“我们都已经毁灭了,是吗?”

    “是啊,就在审判曰的那天。你已不是你,我也不是我了……但我们依然存在。”

    “那么……”一双如雪的手臂悄悄环上了胖子的脖子,“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如果我们能够在位面崩溃后继续存在,那么我们面对的将是一个混乱黑暗的世界。那时,首先……”

    胖子笑了笑,笑容中有苦涩,有无奈,也有一丝茫然,然后才道:

    “要有光。”

    〖全书完〗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