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部 江湖哀歌 第一章 第二节 北京决断

    有人说孔二狗写的东西是教唆未成年人犯罪,我却认为二狗写的东西是教育未成年人不要犯罪。人与人的思维不一样,看了书也会得到不一样的启示。有的人看了《水浒传》学会了忠君报国,兄弟义气,有的人学会了,杀人放火,拦路抢劫。这就是不同的人,不同的性格,j觉定着不同的命运。

    匆匆辞别了妻儿的赵红兵,与表哥开着省高检的车一路到达省城,到省城后表哥又派了一个司机开着奔驰一直送赵红兵到北四环沈公子的家,沈公子的家是一栋小四合院,赵红兵刚迈步进大门,就看见了大肚翩翩的兰兰和扶着兰兰散步的一个女孩。赵红兵说:哎,兰兰,你不冷啊。回过头的兰兰惊讶的说:红兵哥,你来咋不提前打招呼,我让沈公子去接你。赵红兵说:我又不是找不着你家,你这几个月了。兰兰掩饰不住喜悦的神采说:快八个月了。

    赵红兵说:沈公子呢,没在家吗?兰兰说:他在家呆不住,红兵哥,你进屋坐,我给他打电话。赵红兵笑着说:这已经是俩个孩子爹了,还是这么不着调。

    沈公子回到北京就又换了北京的电话号码,兰兰拨打了沈公子的电话:快点回家……还没等兰兰说完,沈公子就打断了她:是红兵来了吗?兰兰说:咦,你怎么知道,他给你打招呼了?电话那边传来了沈公子爽朗的笑声。然后说了四个字就挂了电话:直觉,等我。十分钟后那爽朗的笑声已经回荡在小四合院里:我操,红兵,我算着日子就知道你这俩天要过来,你丫是不是想我了?赵红兵笑嘻嘻的说:你不是跑路了吗?怎么跑回家了。一提起这件事沈公子就郁闷:姓陈的那个小逼崽子道行还不够,小爷这些年就他妈没这么窝囊过……沈公子还没说完,赵红兵打断了他:今天先不说这个了,我是来过年的。沈公子一本正经的说:你是来蹭饭的吧。赵红兵笑了一下:不止我,高欢明天也来蹭饭了。沈公子说:好,晚上咱们去老爷子那化缘。

    赵红兵说:你开了那么多年饭店,你告诉我你不会做饭?沈公子阴阳怪气的说:我不是想和你喝点酒,庆祝一下你第三次洗心革面,成功回到人民的怀抱嘛。沈公子喋喋不休的说着,唾沫星子横飞,看得出来他很兴奋,半年来每天对着怀孕的兰兰,小学一年级的儿子和柴米油盐,他快憋死了,如今看见赵红兵他终于可以发泄一下。事实证明沈公子的语言天赋丝毫没有因为半年短暂的搁浅而生疏,反而一发不可收拾。

    下午四点,赵红兵买了一些营养品和高档水果,和沈公子,兰兰,还有保姆小芸一起开着沈公子新买的白色宝马跑车接了儿子,然后开车到了沈公子的父母家,赵红兵之前已经好几次见过沈公子的父母,沈公子的父亲快七十了,身体十分健朗,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担任过北京解放军的团级政委,沈公子的母亲依然那么慈祥。赵红兵和沈公子的父母自然少不了一番客套。赵红兵吃了很多,吃得很香,却只喝了两杯白酒,而沈公子也没有在劝他继续喝。

    晚上,兰兰和保姆小芸一起睡了,沈公子的儿子和爷爷奶奶睡在一起。沈公子则是和赵红兵睡在了一起。一向贫嘴的沈公子半个小时没有说话,躺在床上凝视着天花板,若有所思,赵红兵脱了衣服,盖了被,闭上眼睛准备睡觉的时候,沈公子突然开口了:红兵,你打算怎么办?赵红兵没有睁开眼睛,过了五,六秒才缓缓的说出了俩个字:伏击。沈公子表情严肃的问:你想废了他?赵红兵依旧没有睁开眼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像说梦话一样说出了三个字:做了他。

    听见这三个字,沈公子原本严肃的脸上反而轻松了,他知道红兵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即使红兵说要炸了美国大使馆,沈公子也会马上去准备炸弹。沈公子语气平淡的问:你想让他去办吗?赵红兵睁开了眼睛,微微摇了摇头说:不,他在郑州又犯了命案,我不想他因为我出事,好好的躲起来,他还能多活几年。沈公子叹了口气说:二龙,小虎,仙儿哥,咱们已经没有人可用了。是啊,霸气的张越走了,随他而去的还有富贵,九宝莲灯和大志。阴狠的

    李四走了,王宇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出来。马三尚在狱中,以表哥和蒋门神现在的地位是不会再去办人了。曾经强盛一时的找红兵团伙人才凋零殆尽,即将走向有史以来的最低谷。

    赵红兵没有回答沈公子,也没有接着沈公子的话说,而是突然问出了一句与之前的话完全不搭的问题来:你说几十起重伤害够判死刑吗?沈公子看向了赵红兵,眼前一亮,微微点了点头。二十年的兄弟,不须多问,只要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他已经知道红兵要干什么了。

    第二天,丁小虎与抱着孩子的高欢到了,沈公子一家人与赵红兵一家人在北京开心的度过了2003年的春节,正月初十赵红兵拨打了一个长途电话,电话那头遥远的海滨城市深圳,一个三十六,七岁,声音浑厚的男人接了电话。三天之后,这个男人到了北京,正月十四凌晨,沈公子开着宝马跑车,与赵红兵,丁小虎,矮窝瓜三个回了我市,他们都没有回家,也没有回公司,而是一起去了南山公墓,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节,在东北元宵节有给坟墓里的亲人送灯的习俗,寓意大概就是过节了,一起热闹一下,见一见光明。

    张越没死之前小梅已经把富贵的尸体运回了我市,这个不繁华,也不先进,但是却生他养他的土地,或许他只有在这里才能安息。本来张越打算给富贵买一块好墓地,小梅死活不同意,一定自己出钱,给富贵葬在了全市最好的南山公墓。后来小梅去了黑龙江做生意,每年只在富贵的忌日回我市,一年后张越被正法,小梅每年又多回我市一次。张越也葬在了南山。表哥去省城发展后,出钱给和张越一起枪毙的大志,九宝莲灯也在南山买了两块墓地。赵红兵四人给每一个兄弟墓前送了灯,准备下山的时候,看见了从山下迎面走来三十出头,满脸胡茬,却掩盖不住一脸英气的王亮。短短一年王亮憔悴了许多,甚至有了些许白发,让赵红兵和沈公子心底发酸,真是一入江湖岁月催,不胜人间一场醉。

    王亮:红兵大哥,申哥,魏哥,小虎。赵红兵左手拍了拍王亮的右肩,没说话,过了许久红兵才说:你哥没啥大事了,听说判了无期,你哥年轻,四十多岁也就能出来了。王亮更是低着头不说话,赵红兵说:不要对任何人说今天看见我们四个人的事,我先走了。说着赵红兵四人走下了山,只留下王亮那句飘在半空的:知道了。和他夕阳下四个人的背影。

    要说郁闷,现在最郁闷的应该是陈总,收买腾越杀赵红兵,腾越却被赵红兵给废了,现在赵红兵好好的出狱了。沈公子自从单刀赴会把自己胳膊打骨折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小纪不知道去向,费死不出家门,总不能持枪去他家里,孙大伟和刘海柱几个月前才出院,赵红兵团伙让他郁闷。其他的团伙也不是泥塑的。自从2002年大年夜李四,李武火并后,我市江湖格局发生重大转变,赵红兵团伙一落千丈的同时,也有几个团伙强势崛起。

    我想很有必要重新为大家介绍一下2003过后我市江湖格局。

    超一流社会大哥:陈总。

    无论财力,战斗力,与政/府机关的关系网,陈总均凌驾在其他任何一个团伙之上,是当之无愧的我市江湖新一哥。

    一流社会大哥:大虎,老古,小海。

    二流社会大哥:大老周,二强,马老憨,小回子等。

    等等,小海是谁?这么屌?2001之前,只要不是我市骨灰级资深老混子,我相信没几个人知道小海的名字。2003年以后,我确定只要不是聋子一定听说过小海的名字和他的事迹。甚至在周边市县也声名远播。小海的舅舅就是大名鼎鼎的“西霸天”早期的小海是跟着李老棍子玩的,连省城的大哥也知道李老棍子的名字,谁都知道李老棍子的外甥动不得?所以李老棍子在世时期的小海可谓混的是顺风顺水。当然了,比较险恶的战斗,或者去废人,李老棍子是不会叫自己的亲外甥参与的。就在世纪之交的时候,李老棍子被正法,黄老邪,老五退出江湖,房二,土豆,志刚都已经化为尘土,西郊这块充满暴力血腥的地方再一次大乱。

    世纪之初西郊新的流氓团伙犹如雨后春笋一般,倒下一茬,又起来一茬。粗略的统计一下,当时仅西郊的团伙,叫的上号的,起码十五个。此时的小海与其手下第一悍将彪子,收编李老棍子旧部,于2000年年五月至2001年十一月,历时十八个月,大小数十战,荡平西郊。若是如此,那么小海也只是一伙土流氓,偏偏上天眷顾他,我市一代枭雄西霸天李灿然的儿子李默不争气,染上了毒瘾,最后以犯养吸,变成了毒贩子,2001年年底被逮捕,“李主播”已经五十三,四岁,丈夫刚死两年,唯一的儿子也身陷囹圄。现实击垮的这个坚强的女人,李老棍子所留下的大大小小的生意都交给了外甥小海。自己只拿干股分红,小海有了自己的实体,更加肆无忌惮,网罗亡命之徒,购买枪支,打点上层关系,俨然陈总第二。

    南书房小说网-纯手工整理-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