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部 江湖哀歌 第二章 第一节 陈总的复仇(上)

    第二章 玉石俱焚一代将星殒命 虎穴龙潭方显英雄本色

    陈总的报复(上)

    矮窝瓜走了,留下了盛怒的陈总,在医院抢救室外苦苦等了一天一夜,陈总的保镖还是没有抢救过来,风光的送走了为自己挡枪的兄弟。晚上,陈总行动了。人真的很怪,有的人刀头舔血一辈子,却一次不曾受过重伤,甚至不曾受过伤,有的人一辈子不出门,天上也会掉下个砖头砸个半死。第一个倒霉的人是大耳朵,俩年前,大耳朵才被小坤割了一只耳朵,后来耳朵接上了,从此很少出门,更是很少涉足江湖。

    丁小虎,仙儿哥,赵晓波,二龙都不在本市,费四也于枪击的当晚带着媳妇,儿子,五妹,和李四的女儿一起去了省城的三哥家。陈总实在是找不到赵红兵的人了。晚上八点大耳朵正在和几个发小在我市某饭店喝酒,得到消息的陈总叫亮子带了七八个兄弟赶到饭店的时候大耳朵已经喝得半醉了,七八个训练有素的大汉在整个饭店客人诧异的目光下,在大耳朵同学惊恐的眼神下,架走了大耳朵。大耳朵的同学在汽配公司找到了刘海柱,刘海柱联系上了赵红兵,赵红兵和沈公子丁小虎三人此时都在省城,接到刘海柱电话连夜赶回来的赵红兵,于第二天下午三点在我市东郊的某废弃工厂找到了大耳朵。

    此时的大耳朵早已经奄奄一息,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后来到了医院才知道,大耳朵颅骨骨折,颅内出现,左臂骨折,浑身上下多处骨折。这是对赵红兵的小弟,他要是抓住赵红兵和沈公子,结果可想而知。

    据大耳朵后来说,亮子等人带走了半醉的大耳朵,大耳朵起初并没有在意,以为纵然是江湖仇家,只要大耳朵摆出了赵红兵的名字,他们不会不给面子。可是现实会让抱有单纯幻想的大耳朵付出惨重的代价,大耳朵先是被带到了某别墅。大耳朵与陈总的对话很简单,陈总:你叫大耳朵?大耳朵:是啊。陈总:你是赵红兵的小弟?大耳朵一愣,坚定的说:是。陈总说:赵红兵在哪?大耳朵:我不知道。与大耳朵这几句对话陈总始终站在窗台前,望着窗外,背对着大耳朵,没有回头看大耳朵一眼。

    大耳朵努力的抻着脖子想看看到底是谁抓了自己,陈总转过身来不急不慢的说:你有种,我喜欢,请记住我的样子,今天如果你不经打,死了,到了阎王殿别忘了,我叫陈博。陈总的脸突然变得狰狞起来,大耳朵吓了一跳。门外闯进来四个手拿垒球棒的大汉,对着大耳朵没头没脑的一顿乱砸。八九十年代混子们喜欢用镐把,新世纪与时俱进的黑社会进步了许多,喜欢用垒球棒,不是他们都比较喜欢运动,而是垒球棒更精致,更方便携带,再说2000年以后市里也很少有卖镐把的了。2015的今天,你见过手里攥着一把镐把逛街的吗?

    大耳朵至少挨了几十下,陈总喊了声:停,之前只是给你小小的礼物,你如果不想死,就给我说。大耳朵相当坚定:不知道。陈总翻遍了大耳朵的手机找到存有“大哥”字样的号码,关机。我确实是赵红兵的电话,更确切的说是赵红兵入狱之前的电话,赵红兵出狱后的新号他是真的不知道。陈总怒了,八兄弟里面最熊的孙大伟很牛逼,就连赵红兵的一个小弟也这么牛逼。陈总满脸杀气说:亮子,交给你了,只要不弄死他就行。

    第二个出事的是李洋和张越的儿子,我们先管张越的儿子叫小虎子吧。陈总找不到赵红兵和他的兄弟,家人,于是他想起了赵红兵的干儿子小虎子,小虎子是张越的儿子,陈总知道赵红兵和张越的关系,况且赵红兵是社会大哥,社会大哥最重名声,脸面。若是张越的儿子被抓,赵红兵不敢去救,那么估计赵红兵就不用混了,他会被戳脊梁骨戳死,唾沫淹死。张岳死后李洋很少与除赵红兵,李四,费四,李武之外的江湖中人联系,所以李洋身边没有

    江湖中人,所以陈总掉以轻心了,所以陈总只派了俩个小弟去劫持小虎子,所以所以所以……

    在陈总看来俩个膀大腰圆的大汉对付一个快四十岁的女人和十二三岁的孩子简直是绰绰有余,不止陈总这么看,我也这么看,只要是思维正常的人都会这么看。小虎子上小学四年级,现在寒假还没有结束,这天也巧,李洋家来了一位亲戚。谁呀!张越的侄子张巍,张巍十七八岁,戴着一副近视镜,文文静静,此时正在上高二。张越的大哥拥有一个霸气外露

    的名字,张飞。张飞九十年代中期工作在济南政法系/统,后来在济南结婚,生了张巍。但是不论是张飞还是张魏与远在东北的张越都十分亲,大概这就是血缘吧,张岳死后,张巍每年寒暑假必来看望婶子李洋和弟弟小虎子。

    李洋先带着张巍和小虎子逛了商场,给他们哥们买了衣服,然后去游乐场,下午四点,李洋打车到自己家小区门口,小虎子刚一下车,身后跑过来俩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人,其中一个抱起小虎子就走,其实他俩已经跟了李洋他们一天了,商场,游乐场都不好下手,最好下手的地方当然是小区了,于是他俩也打车悄悄的跟上了李洋,毫无江湖经验的李洋三人毫不知情。李洋经过了半秒钟的错愕,在“黑西服”抱起小虎子的瞬间冲了过去抓住了“黑西服”的衣服,另一个“黑西服”一推之下,李洋倒地,倒地的李洋就势抱住了“黑西服”的小腿,为后面的故事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张巍十七年人生那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俩秒的思想短路后,捡起了地上的半块砖头就冲了过去,别看张巍长得文静秀气,初中高中也没少打架,知道武器的重要性,砖头的宝贵。

    冲到“黑西服”身后的张巍,一砖头结结实实的拍在了“黑西服”的后脑勺上,看见这样的情景另一个“黑西服”无耻的从裤兜里掏出了刀子,其实俩个“黑西服”一开始根本没把张巍放在眼里,一个斯文秀气的初中生能掀起多大浪啊,万不会想到此刻要刀子出鞘。“黑西服”二号一刀横着扎向了正在准备继续拍“黑西服”的张巍,张巍只觉得右肩膀一凉,一阵剧痛传来,张巍转过身来,左手的砖头疯狂的向“黑西服”二号头上砸去,“黑西服”二号此时也是进退两难,陈总让他绑人,可没让他杀人,而且还是一个学生,那自己麻烦就大了,所以“黑西服”二号手一偏刀子绵软无力的扎在张巍拿砖头的左胳膊上,张巍此刻已经忘记了疼痛,专注的在用砖头拍着“黑西服”二号的脑门,一下,两下,三下,无数下。

    张巍的疯狂与嗜血不得不让“黑西服”扔下抱在怀里正疯狂抽打着自己脸的小虎子,一面

    用力甩开还死死抱住自己腿的李洋,也拿出了了刀子,照着张巍的后背扎了下去,“嗯”张巍闷哼一声,硬生生的挺了过去还是继续疯狂的拍打着“黑西服”二号的脑门,其实“黑西服”二号也没闲着,扎了张巍好几刀,但是每扎张巍一刀,张巍则是砖头拍的更狠,而张巍每拍一下,“黑西服”二号的刀则是越绵软无力,终于“黑西服”二号倒了下去。张巍转过身来狠狠的棱着眼睛看着扎了自己后背一刀“黑西服”,闯荡江湖数年,经历过恶仗的“黑西服”居然打了一个寒颤,身子微微有些颤抖,就在“黑西服”一愣之下,张巍一砖头直接拍在了他的脸上,拍断了他的鼻梁骨,满脸是血的“黑西服”惊了,断了鼻梁骨的脸上满是鲜血,配上他惊讶,惧怕,惶恐的神情,极其诡异和恐怖。

    “黑西服”显然是吓破了胆,张巍拍出第一下,第二下又重重的拍在“黑西服”的头上,只一下“黑西服”就瘫倒在地,张巍此时才感到浑身上下多处剧痛,向后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李洋也看的呆了,眼角有些湿润了,这不就是张越吗?如此暴力血腥,若是别的孩子早就吓的哭了,傻了。十二岁的小虎子没有哭,张巍和两个“黑西服”恶战有快两分钟,李洋没有带着小虎子跑,小虎子自己也没有跑,而是注视着眼前的这个战神一样的男人,那么亲切,那么熟悉,这就是社会大哥的女人和儿子。

    仅以此段文字纪念战神张越。

    南书房小说网-纯手工整理-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