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部 江湖哀歌 第二章 第三节 王牌出击

    四天后赵红兵的王牌到了我市,20年前他是赵红兵的老山战友,身手甚至在赵红兵之上,如今他是国内一级通缉犯,四处流畅,我们暂且称他为“惶犯”。赵红兵沈公子与惶犯三个在我市下属一个县住了一个星期,他们住的是山庄度假村,他们每天喝喝酒,钓钓鱼,回忆一下20年前的往事,日子过得不亦乐乎,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或许这一个星期是赵红兵这辈子两次最安逸舒心的日子之一,上一次是在1986年与高欢私奔的几个月。

    四天后赵红兵的王牌到了我市,20年前他是赵红兵的老山战友,身手甚至在赵红兵之上,如今他是国内一级通缉犯,四处流畅,我们暂且称他为“惶犯”。赵红兵沈公子与惶犯三个在我市下属一个县住了一个星期,他们住的是山庄度假村,他们每天喝喝酒,钓钓鱼,回忆一下20年前的往事,日子过得不亦乐乎,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或许这一个星期是赵红兵这辈子两次最安逸舒心的日子之一,上一次是在1986年与高欢私奔的几个月。

    安逸的过了一个星期,惶犯每天出现在陈总公司前遛弯,三四天都没有机会,二月二这天,他沉不住气了。扮作送快递的混进公司。惶犯一脸的凶残暴戾之气,脸色阴暗,长期面无表情,手拿一个快递箱子,走上了陈总所在的八楼,没有找到陈总办公室的惶犯正在来回踱步,陈总一个小弟走过来问:你是干什么的。惶犯:送快递。小弟:送哪去?惶犯:陈总办公室。陈总小弟扭头就走,走到大走廊的转弯处,使劲的按下了报jing器,此报警器不是报110,而是公司内部的保卫科。原来公司所有领导的快递之类的东西都在一楼收发室,更别说陈总的了。

    惶犯见事情败露,从箱子里迅速的掏出了一把手枪,然后手一松,箱子还没落地,一枪已经打中那个按响报jing器的小弟。一声枪响过后,整个八楼乱成一团,人人往楼下跑,惶犯顺手抓住一个秘书打扮身材修长,卖相很好的姑娘,惶犯不冷不热的说:告诉我陈总在哪?我就放了你。美女秘书手一指:在那边。惶犯:你带我去,找不到陈总你就得死。美女秘书带着惶犯来到了陈总的办公室,美女秘书轻轻的敲了两下说:陈总,我是小李。里面没有答话。“陈总,我有文件给你。”里面依然没有动静。惶犯对着陈总办公室的们就是两枪,吓的秘书蹲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惶犯心里清楚,这么大公司一时半会找不到陈总的人,如果时间拖得久了,自己不好脱身,惶犯从容下楼,六楼得楼梯口十五米外十多把枪对着惶犯疯狂射击,惶犯对着人群胡乱开了两枪,退上了七楼,当惶犯冲到电梯口的时候,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整个公司全部停电了。

    惶犯又找到了另一侧的楼梯,六楼楼梯口处也有十几个持枪大汉。只得又一次退回了七楼,惶犯眼望窗外,心里想:自己如果从七楼跳下去,非死即残,不死也会被警/察抓住,不如拼死一搏。惶犯又从上衣兜里掏出了一个弹夹换上,同时也听到了楼下隐约的传来警笛。他知道自己已经是九死一生了。他又一次冲到楼梯口,刚刚六楼伏击他的人却全都不见了,他一直跑下一楼,二十米外就一枪打碎了停电不动的玻璃旋转门,没等走到门边只感觉大腿一阵剧痛,已经中了一枪,这是他才发现,外门已经密密麻麻的排开了几十个警/察,防暴队。

    惶犯心如死灰,忍着大腿剧痛,一步步往里走,躲到了墙后。外面的警/察开始喊话了,惶犯没有心情听他们喊得是些什么,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自己不能被抓,不能当“俘虏”。不得不感慨,惶犯是很有勇气的,凶残如张君,白宝山都是被生擒,能做到拿起枪口对准自己的人有几个呢?或许只是在电视里才可以看到。如果还是二十年前对越南鬼子的战争,惶犯誓死不当俘虏,他会不会像刘胡兰一样被当做烈士千古传诵呢?可惜他用错了时候,强悍的越南鬼子没有把惶犯怎么样,二十年前的战斗英雄如今却死在了自己同胞的围困中,让人不能不感叹,人真的不可以犯错,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砰”的一声枪响回荡在陈总公司大楼里,震耳欲聋,声音悲凉婉转。五分钟过后,武/警,防暴队小心翼翼的进来,抬出了惶犯的尸体。陈总和几个公司员工被带到警/察/局问话。其实陈总一直在办公室,第一声枪响过后,他已经知道除了什么事,他先给亮子打电话,让他组织两拨人守住两侧六楼的楼梯口,然后又打电话叫保卫科去人关掉了公司的总电源。为什么是守在六楼呢?因为你守在一楼,惶犯一定从二楼跳下去。如此危机关头陈总泰山崩于前而不动,两个电话就封死了惶犯的退路,陈总真是太可怕了。要知道,当年惶犯以一己之力,出奇制胜的击败了如日中天,江湖地位与赵红兵平起平坐的大虎,如今

    却死在这里,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声。

    晚上赵红兵和沈公子在度假村宾馆里那个29寸电视机前,看见了我市新闻。A级通缉犯在我市被击毙,还采访了陈总,以及那个美女秘书。新闻还没等演完,一个比惶犯死还震惊赵红兵的消息传来了,打电话的是五妹:我哥被人绑了。赵红兵:你哥不是在省城吗?五妹:他说明天他大舅哥的儿子结婚。赵红兵:什么时候的事?五妹:不到半小时之前,我嫂子也才通知我。赵红兵知道惶犯中午才袭击了陈总,晚上六点陈总就绑了费四,如果不马上救出来,那费四生死就难料了。

    其实费四大舅哥的儿子根本不结婚,就是费四在省城呆腻了,这混世魔王一向天不怕,地不怕,他不信陈总敢弄死他。当年空手掘断二虎匕首,勇猛无比的“费四爷”,如今变成了费瘸子,右手手筋没有接好,只能拿起一杯啤酒的重量,如何能抵挡的住陈总手下那些修罗夜叉。

    南书房小说网-纯手工整理-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