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部 江湖哀歌 第二章 第四节 工厂奇袭

    在赵红兵和沈公子刚回我市的时候就把宝马跑车放在了孙大伟那里,而沈公子开的则是从大伟车库里掏弄出来的破捷达。赵红兵料到陈总此刻不是在公/安局,就是在电视台。现在如果去就费四应该相当容易一些,赵红兵和沈公子还没有上车小纪打来电话说:费四被姓陈的抓了?赵红兵:嗯。小纪:前两天我也会本市了,不过没有回家,也没有联系你们,你们是不是要去救费四,我跟你们一起去。赵红兵:算了吧,你多少年没动刀动枪了,老胳膊老腿的还能打仗吗?小纪:我知道今天的情况事出紧急,你们一定人手不够。赵红兵:你都退出江湖了,就别趟这浑水了。小纪:别人的事我就管了,你和沈公子,费四,大伟的事我还得上啊。赵红兵知道小纪的性格,也知道小纪和费四的关系,更何况目前赵红兵手里真的无人可用了说:我去接你。

    再接小纪的途中,刘海柱打来电话说发现了一辆金杯面包车往一个市里的一个废旧工厂去了。赵红兵问明白了废旧工厂的地点,刘海柱却坚持要和赵红兵一起去。赵红兵死活也不同意,最后没等刘海柱说我就挂了电话,赵红兵心里清楚,他欠柱子哥的太多了。小纪和费四都是赵红兵的磕头兄弟,费四的事,赵红兵沈公子会上,小纪也会上,但是刘海柱不一样。

    赵红兵三人带上三把枪,其中一把就是十多天前在亮子手里“缴获的”,还有十几个装了火药的啤酒瓶子二十分钟后风风火火的赶到了那个废旧工厂,这个废旧工厂就是陈总堆放建材的大仓库,位置比较偏僻,平时这条路上根本没有车,赵红兵三人都看见此时路口正停着一辆比自己的破捷达更破的箱货,箱货旁边站了一个人,身形消瘦,头戴礼帽,下巴上一把山羊胡子,不是刘海柱还能是谁。

    再接小纪的途中,刘海柱打来电话说发现了一辆金杯面包车往一个市里的一个废旧工厂去了。赵红兵问明白了废旧工厂的地点,刘海柱却坚持要和赵红兵一起去。赵红兵死活也不同意,最后没等刘海柱说我就挂了电话,赵红兵心里清楚,他欠柱子哥的太多了。小纪和费四都是赵红兵的磕头兄弟,费四的事,赵红兵沈公子会上,小纪也会上,但是刘海柱不一样。

    赵红兵三人带上三把枪,其中一把就是十多天前在亮子手里“缴获的”,还有十几个装了火药的啤酒瓶子二十分钟后风风火火的赶到了那个废旧工厂,这个废旧工厂就是陈总堆放建材的大仓库,位置比较偏僻,平时这条路上根本没有车,赵红兵三人都看见此时路口正停着一辆比自己的破捷达更破的箱货,箱货旁边站了一个人,身形消瘦,头戴礼帽,下巴上一把山羊胡子,不是刘海柱还能是谁。

    沈公子走近工厂的几间板房,敲了敲门,门里走出两个身材黑色夹克的人问:你是谁呀。沈公子说:我是这厂子原来的厂长啊。说着沈公子从俩人身旁过去,就在两个人一愣神的功夫,钻进了屋里。屋里没有任何间隔,一个大屋子足有150平米。屋里大概有十个人,

    全是黑色夹克,费四就在他们中间。屋里好几个人看着沈公子面熟,愣了俩秒钟后,提刀的提刀,拔枪的拔枪。沈公子一脚踢开门,又冲了出去,门口刚才出来问话的两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沈公子早躲在了一个废旧的重型机器的后面,十几个人都追了出来。

    突然空中一个带着火的啤酒瓶子飞来,落在人群中间,爆炸,燃烧,俩三个人捂着脚在那嚎叫着,其他人狼狈鼠串,天空中又有两个瓶酒瓶子一起飞来,扔向了四散奔逃的人群,紧接着又四五个酒瓶子一个一个的飞来。赵红兵对着天空打了一枪,中气十足的喝道:我是来救人的,不想死的,别挡道。这个工厂前面有个大门,被赵红兵等人守住了,多数人都选择了从后面跑出工厂了,因为这个工厂后面的院墙基本都已经倒了。

    赵红兵,沈公子每人拿着一把五四手枪,刘海柱,小纪每人手里攥着俩个啤酒瓶子,走到了板房门口。沈公子说:估计屋里也就三四个人了,我们冲进去吧。赵红兵说:这样太危险了,更何况费四还在他们手里。赵红兵稍稍一思考对着旁边的小纪说:给我一个瓶子。赵红兵左手接过瓶子,右手两根手指掏出了打火机。对着板房里喊:费四,还他妈的活着吗?一个粗犷的声音从来里面传来:老子还他妈没死。费四话音未落,沈公子一把拽开了门把手,赵红兵一个点燃引线的啤酒瓶子扔了进去。板房里“轰”的一声。赵红兵对着板房里大喊:我今天只想救人,不想杀人,不想死的滚出来,我保证不碰你们。

    过了一分钟,里面还是没有动静。赵红兵又说:费四,我这还有几十个炸弹,他们不出来我他妈只能拿你殉葬了。里面的费四也喊道:扔吧,炸死这几个狗日的。赵红兵一把拽开门把手,小纪又一个啤酒瓶子扔了进去。里面又是“轰”的一声巨响。小纪年轻时候当得是炮兵,扔这一刻图炸弹简直就是家常便饭。赵红兵看看小纪。又加大了声音说:小纪,全都扔进去。过了十秒钟,里面一个颤抖的声音说:别扔了,我们放人。过了半分钟,费四走了出来。小纪与费四,沈公子三人往厂子外走出七八十米后,赵红兵又一把拽开了门把手,刘海把两个点燃的啤酒瓶子一起扔进了屋。赵红兵对着屋里说:十分钟之内你们要是敢出来,就炸平了你们的厂子。

    说完和刘海柱一起大跨步走出了工厂。此时小北京早已经发动着了捷达,小纪了发动着了箱货。炮兵出身的费四在捷达里问赵红兵:红兵,你当年没去当炮兵,这是白瞎你快材料了。赵红兵说:我也不敢保证就砸不到你头上,但是不能容我多想啊。费四说:就算被你炸死了也比落到他们手里强。赵红兵说:你不是好赌吗?刚才就是一场赌注,输了,你就没了。

    赵红兵回去以后做了三件事,第一件,赵红兵对小纪说:小纪,你帮我个忙,你去贵州毕节一趟,把这个交给一个姓罗的老头手里。说着赵红兵交给了小纪一张银行卡,里面是一百万。小纪说:这事啊,你叫二龙他们去就行啊。赵红兵说:不,这是本来应该我亲自去的,但是我在市里还有事,只能委托你,别人代表不了我,这个老头的儿子是咱们的战友。小纪第二天启程了。

    第二件,赵红兵给表哥打电话:表哥,帮我找俩个敢杀人,废人的,要做事干净利落的。表哥说:恩,知道了。

    第三件,赵红兵让费四去省城代表自己去和一个房地产老板谈生意,费四知道赵红兵这是变相保护自己,让自己暂时离开这城市,也没说什么就答应了。

    三天以后,赵红兵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我市公/安局副局长打来的:赵老弟呀,今天老哥过生日,晚上六点新世纪大酒店。赵红兵:韩哥放心,我一定准时到。晚上六点赵红兵和沈公子一起来到了新世界大酒店,赵红兵其实早就知道韩局长一定找自己有事,而不是正的过生日。果然,包间里只有杨局长一个人,就连司机也没有进来。赵红兵拿出了一个大大的红兵,估计足有两三万说:韩哥过生日,一点意思,不成敬意。韩局长故作姿态的板起了脸说:赵老弟,你把韩哥当成什么人了,其实韩哥叫你来是有事求你呀。赵红兵笑着说:韩局长掌握我是生杀大权,咋还能求着我赵红兵呢?沈公子早已经倒满了三杯

    酒,韩局长说:赵老弟,申老板,咱们喝酒,先不谈这个。

    三人表面说说笑笑,实则尔虞我诈的喝了一个小时后,韩局长终于步入正题:赵老弟,其实干我们警/察的也不容易啊,别看表面上有点权力,可是在上面领导眼里屁都不是,不瞒你说,最近省里领导对治安要求很严呐,我知道你们省里都有关系,但是也不能让老哥为难吧。沈公子说:韩局,我们可是本本分分做事,老老实实做人啊。韩局笑了:听说你们最近和鸿博房地产公司的陈总闹了点矛盾?沈公子与赵红兵对视一眼,赵红兵接口:开始是有一点误会,但是现在都过去了。

    韩局一本正经的说:你们搞商业竞争,有点矛盾也是避免不了的,但是希望你们不要搞出大动静来,不然我也只能公事公办。韩局看了看赵红兵和沈公子又说:陈总那面我去说。赵红兵:那好,韩哥的面子我们一定给。其实韩局长就是陈总找来说情的,陈总最近与赵红兵的连番暗杀已经出了三条人命,陈总也不想把局面搞得不可收拾,他只想短暂的安静一下。

    在未来近两个月左右的时间,陈总和赵红兵团伙都得到了短暂的平静。

    南书房小说网-纯手工整理-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