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部 江湖哀歌 第三章 第一节 小庆的悲情

    十年生死两茫茫,血洒南山草木黄。

    一个星期过后表哥在广东和哈尔滨的黑道朋友的联系下,给赵红兵找了俩个帮手,就住在红兵的公司。两人多有多起重伤害和让人不知道的案件,估计他们身上也有人命案的存在。

    俩个人一个叫大毛子,一个叫小庆。大毛子是黑龙江人,三十五六岁,长相彪悍,满脸络腮胡子。据说他二十岁出头刚刚混社会的时候,是跟哈尔滨的某江湖大哥混,那个大哥绝对算得上是一代黑道巨子,就像二狗在天涯的地位差不多。小庆是湖南人,二十九岁,178cm的身高,长相极其英俊潇洒,在小庆身上有一段十分悲情的故事,下面我们就来讲讲这个故事。

    小庆,真名叫鲁庆,二十九岁。有些事说来奇怪,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当社会大哥,现在却只能宅在家里写点没人看的小说续集。小庆的梦想是考上大学,好好孝顺自己的父母,后来他却走上了这条不归路。真是事与愿违,造化弄人。小庆的老家湖南省一个比较偏远的乡村,小庆的父母四十多岁才有这么一个儿子,从小百倍疼爱,父母把他捧在手心,怕飞了,含在嘴里,又怕化了。小庆从小十分乖巧,学习努力,小学到初中各科成绩从来都是班级前三名,由于村里没有高中,上高中的小庆住在镇上的姑姑家。小庆上高中时候身高178,长相十分英俊,他长得很像台湾歌星吴尊。小庆非常喜欢打篮球,而且打的特别好,班里好多女生都多喜欢他。

    高三上学期,小庆的爸爸脑淤血去世了,小庆一度想要退学,最后在妈妈的苦劝下,终于等到了高考,成绩下来了,小庆差三分没有考上大学。妈妈让小庆在复读一年,小庆知道爸爸的病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欠了五千块钱的巨额债务,在九三年五千块钱是什么概念。一个一线城市的一线工人一个月工资不到三百,更何况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人。

    高三上学期,小庆的爸爸脑淤血去世了,小庆一度想要退学,最后在妈妈的苦劝下,终于等到了高考,成绩下来了,小庆差三分没有考上大学。妈妈让小庆在复读一年,小庆知道爸爸的病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欠了五千块钱的巨额债务,在九三年五千块钱是什么概念。一个一线城市的一线工人一个月工资不到三百,更何况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人。

    还没有过一个月小雪的父母找到了小庆,让小庆不要在缠着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女儿是大学生,你家是农村的条件差,我们要找个门当户对的种种理由拆散了他们。那个夏天,小庆总是在湖南像火一样炎热的夜晚彻夜不眠,一张美丽的总浮现在他脑海,就在他快受不了的时候,同样受煎熬的小雪找到了他,两人抱头痛哭,发誓永不分离,就这样俩个人又重新秘密的在一起了。

    半年后如胶似漆的两个人在小雪父母的强烈反对下陷入苦苦的挣扎,在小雪与父母的几次剧烈争吵后父亲甚至动手打了她。那是一个仲夏的夜晚,小庆牵着小雪的送她回学校寝室,小雪眼神坚定的对小庆说:我爸妈是不会同意我们的,他们真是铁石心肠。内向而不善言辞的小庆茫然若失,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用求助的语气问:我们该怎么办?小雪给出一个坚定有力,秒杀一切压迫的回答:私奔。那个仲夏夜之后,小雪果然放弃学业和小庆一起走了,这个外表文静,乖巧的小雪,性格与外貌的落差实在是太大了,似乎没有她不敢做的事。他们在离家较远的地方租了房子,三天后小雪用公用电话告诉了爸爸不用担心,自己很好。一个星期后,小雪被学校开除。

    九四年,那个年代风起云涌,人心浮动。找个工作,办个事到处能遇见江湖骗子。就在小庆和小雪几经辗转一起找到一份饭店服务员工作不到十五天,小雪的爸爸找到了他们。爸爸拽着小雪说:走,跟我回家。在小雪拼命挣扎后,小雪爸爸疯狂的一阵拳打脚踢,二楼的小庆听见冲下来的时候,小雪爸爸更是疯了一样对着小庆踢打,眼睛发红,看样子想杀了小庆一样。小庆不躲不闪任由拳头雨点一样的捶打着,脸上鲜血淋漓。小雪最后还是跟着爸爸走了,从此小庆食不甘味,夜不成眠,在深夜里脑海中总有一张文静,乖巧,坚定的脸庞,仿佛要对自己说些什么,令他的心一阵阵剧痛。

    小雪回家后发现原本眼神中充满羡慕,仰慕自己的街坊四邻,现在看她的眼神里满是不屑和鄙夷。学校开除了她,爸爸妈妈也没有去求学校原谅,因为在他们的潜意识里是这样想的:如果小雪不上大学,那么她会和三个姐姐一样,在自己安排下嫁人。小雪几次想联系自己的同学,却发现同学都是爱答不理。街坊四邻的鄙夷,父母暴力,同学的冷漠,小雪犹如身陷囚笼。那天晚上她喝了许多酒,头痛欲裂,躺在自己屋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十二点,一点,

    两点,每个小时像是一年,除了小庆她生活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终于找出了家里一把水果刀,鼓足勇气,重重的在自己腕子上划过。午夜里悄无声息,鲜红的血液滴在洁白的床单上,流成一幅安静,凄美的山水画,头昏沉沉的,手腕剧痛一直在淌血,此时此刻,小雪在想些什么呢?或许是正在学校里上课,或许是依偎在小庆的胸膛。小雪拿起水果刀又划了几下,刀子一扔,躺在床上宁静安详。生命如此脆弱,小雪手腕血流如注,她的灵魂慢慢飘香窗外。早晨的天灰蒙蒙的下起了大雨,仿佛老天爷再为小雪而哭泣。中午时候母亲叫小雪吃饭时发现了小雪,送到医院她已经死亡最少有七个小时了。

    小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右眼皮整整跳了一天,心里犹如刀割一样剧痛着,自从小雪爸爸来饭店闹过后,小庆已经不在那个饭店干下去了,心情低落的小庆在自己的出租屋买了一瓶白酒和花生米火腿肠喝了起来,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天后,和小雪关系最后女同学找到了小庆,告诉小庆,小雪明天出殡。小庆犹如五雷轰顶,想起那张甜甜的笑脸,再也忍不住放声的哭了起来。小庆存折里有一千多块钱,从来都是穿五块钱一件的地摊货的他,今天在全市最大的商场花了七百九买了一件黑色西服,因为明天他将去见小雪最后一面。

    第二天在小雪家亲人的百般辱骂和推搡之下,小庆依旧跪在小雪的面前,那张俊俏的脸憔悴不堪,双眼血红。小雪的父亲不在轰他走,几个小时时间,几百没一个人在和小庆说一句话,就像他也是个死人一样。

    小雪没有火化,埋在了小雪农村老家的一块空地上,在下葬之前,小庆走上前去,从左西服兜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音乐盒和一把桃木梳。这个音乐盒是小庆送她的第一个礼物,所以他们私奔的时候,小雪带着它,如今它陪伴小雪长眠于地下。小庆左手拿着桃木梳,右手扶着小学的头,在小雪头上默默的为她梳着头发,眼泪一滴滴从小庆眼中留下,打在小雪脸上,两分钟后,小庆小心翼翼的放下小雪,然后将桃木梳一折两断,一半放在音乐盒旁边,一半放在了自己左边兜里。这是他们家乡行的结发妻子之礼。在几百人的注视下,小庆第一个离开了现场。

    小庆连着喝了十多天酒后,回了自己老家,在家没待几天就和同学刘龙走得很近,刘龙是小庆的初中同学,初中毕业后整天跟着一个自称大哥社会流氓鬼混。刘龙的大哥请小庆吃了几次饭,每次小庆都喝的大醉,刘龙的大哥请小庆去嫖/娼,被小庆果断拒绝了。

    我曾经和我哥们出去喝酒,他带着俩个哥们一起去的,一个留着青茬,带个小手指粗的金链子,夹着个皮包,捂捂喳喳,牛/逼吹得满天飞。很不幸的是我们真的和别人打了来,他先提人,在人家不屌他以后,他第一哥趁着混乱跑了,反而是另一个很内向,一直沉默不说话的哥们第一个拿起了啤酒瓶子和对面七八个人打在了一起,我和我哥们也冲了上去,最后没吃啥大亏,我哥们头上缝了几针。

    刘龙和他的大哥都属于牛/逼吹的满天飞的那类人,在刘龙大哥的带领下十几个人去约好的地点等着人家打群架,对面来了七八十人,刘龙大哥等人一哄而散,小庆也跟着跑,由于后面追的太紧,一边跑一边还击的小庆一刀扎穿了一个倒霉鬼的肺叶,事后刘龙来找小庆。递给他五百块钱说:这是大哥给你的,这事闹大了,他也躲起来啦,他有个同学在广东混,你去哪里躲一阵子吧。小庆到了深圳跟了福田区某大哥,打仗不要命的小庆短短一年时间就捅了

    七个人,小有名声。刘龙大哥的同学原本就是哥小混子,后来也来跟他混。九九年小庆被通缉,又在珠海躲了两年,在躲避期间,小庆的母亲去世了,小庆不敢回家,而是给刘龙打回去五万块钱和一句话:办的风光点,你敢自己花一分,我就杀了你。

    2001年以后警/察抓的渐渐松了,穷困潦倒的小庆以替人废人,甚至杀人,只有你出得起钱。2002年小雪父母的城市风风火火的动迁。小雪的坟墓要盖楼,父母刚给小雪的弟弟娶了媳妇,没钱再给小雪折腾了,决定不管了,小庆听说后,回去了一趟,花十六万买了两快紧挨着的墓地,一块墓碑上写着“妻子陈小雪之墓”。一块是准备留给自己的。因为他的灵魂在七年前的那个清晨早已经死去了,活着的不过是他的肉体。

    小庆去了一趟小雪家,给小雪的父亲拿了三万块钱说:给小雪刚买完墓地,我手里也没多少钱了,这钱你们先花着。七年过去了小雪父母也深深的自责过,是自己还是命运断送了女儿呢,这时的他早已经原谅了眼前的年轻人,慈祥的如父亲一般说:哎,都是孽缘啊,我已经不恨你了,你自己在外地闯,也要小心啊。

    2003刚过完元旦,小庆又一次被通缉,过完年在朋友的介绍下,他去了祖国东北一个没有名气,有的只是被污染过的空气的工业城市,他去避难,也是去办大事,在这里又会有着

    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故事在等待着他呢?

    南书房小说网-纯手工整理-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