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部 江湖哀歌 第三章 第二节 悲歌欢唱

    悲歌欢唱

    沈公子不想让别人知道宝马跑车是自己的,不然目标太大,这可让孙大伟结结实实的牛逼一段时间,几个月的时间里孙大伟采花无数,基本坐过这辆车的女人没有逃得过孙大伟魔爪的。赵红兵不喜欢风月场所,所以经常让孙大伟带着小庆和大毛子去玩。有一次赵红兵,沈公子,孙大伟,小庆,大毛子,丁小虎六个人在李四饭店喝得酩酊大醉后孙大伟非要出去玩,赵红兵,沈公子坚持要回家,送走了赵红兵和沈公子,四个人去了我市的一个歌厅。孙大伟要了四个姑娘,都是我是某卫校,大学的,十八九岁,长相十分美丽,清纯。喝多了的丁小虎拿着麦克风一顿狼嚎,不知道唱的什么,大毛子十分搞笑的唱了“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让四个小姑娘都笑的合不拢嘴。孙大伟准备自己压轴出场,所以让小庆唱一首,小庆说不会。在众人的苦劝下才拿起麦克唱了一首朴树的《那些花儿》。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

    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

    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

    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

    在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

    各自奔天涯

    啦…… 想她

    啦…… 她还在开吗

    啦…… 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

    散落在天涯

    小庆情真意切的唱着,歌喉婉转,歌声里透着一种悲凉,屋里所有人都一阵莫名的心痛,一向多愁善感的孙大伟和两个小姑娘竟然还哭了,小庆自己也是眼含热泪。

    她说他只是迷失在远方

    他一定会来

    来这片白桦林

    天空依然阴霾

    依然有鸽子在飞翔

    谁来证明那些

    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

    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

    年轻的人们消失在白桦林

    长长的路呀就要到尽头

    那姑娘已经是白发苍苍

    她时常听他在枕边呼唤

    来吧亲爱的来这片白桦林

    在死的时候他喃喃地说

    我来了等着我在那片白桦林

    小庆一边唱一边流泪谁也不知道他怎么了,这一次四个女生全哭了,孙大伟也在小声的抽泣,丁小虎和大毛子一脸伤感,茫然若失。

    小庆唱完,一个女生走过去帮他擦眼泪,还向他要电话号,被小庆用一句“不方便”拒绝了,孙大伟对那个女孩说:他叫小庆,是我兄弟,你知道我是谁吧。女孩柔声说:你是孙哥,红兵大哥兄弟,谁不知道啊。孙大伟说:我这兄弟他失恋了,你今天晚上跟他去吧。女孩脸一下的红了,这个歌厅就是当年黄老邪装逼的地方,陪唱一律是不出台的。女孩喃喃的说了几句,没听清说的什么。孙大伟说:但是有一点,不能管我兄弟要钱,想要多少钱你都找我孙大伟,外面的白色跑马就停在那里,我不会跑的。女孩害羞的点点头。

    散场了,孙大伟联系了两个另外跑夜场的,愿意出台的。为什么是两个呢?当然四个姑娘中也有愿意跟他走的,因为2003年全市也没有第二辆宝马跑车。后来孙大伟问过那个跟小庆走女孩:我兄弟厉害不?那个女孩害羞了点点头说:就是一句话都不说,甚至一点表情都没有,可能是他不喜欢我吧。是啊,和别人上床或许只是生理需求罢了,真正在上床是能让他笑,让他有感觉的人已经静静躺在哪里等他七年了。小庆第二天早上给了那个女孩一千快钱,女孩死活都不肯要,可能是她真的喜欢眼前这个英俊而冷漠的男人吧。

    据说小庆很迷恋朴树,很少唱别人歌。后来就在这一年11月份小庆被捕,月底朴树又发行了《生如夏花》专辑。沈公子托人花了十几万就为了让他听一听这首歌。

    也不知在黑暗中究竟沉睡了多久

    也不知要有多难才能睁开双眼

    我从远方赶来 恰巧你们也在

    痴迷流连人间 我为她而狂野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我在这里啊

    就在这里啊

    惊鸿一般短暂

    像夏花一样绚烂

    这是一个多美丽又遗憾的世界

    我们就这样抱着笑着还流着泪

    我从远方赶来 赴你一面之约

    如夏花一样绚烂

    不虚此行呀

    开放在你眼前

    我要你来爱我不顾一切

    一路春光啊

    一路荆棘呀

    这是一个不能停留太久的世界

    这就是小庆和小雪短暂的一生的真是写照,如今朴树又发行了《平凡之路》而当年痴迷于他歌声的小庆,早已经随着落叶与他“后会无期”了

    就在众人秣兵历马,休养生息的关头沈公子回北京了,因为他老婆要生了,沈公子是有福气的,如他所愿生个“千金”,这下沈公子儿女双全了,一个月后在北京举办满月宴,沈公子是怕在我市举行会有倒霉鬼闹事。我市那些天的治安好了好多,打架斗殴的不见了,因为一大半的江湖中人齐聚北京,大虎,老古,孙小海也托人捎了礼。陈总也派人捎了礼,一个有手机大小,纯黄金打造打“小棺材”。赵红兵,费四等人起的咬牙切齿,沈公子却笑着说:这是祝愿我和我家人升官发财,我要留着,等他进了棺材,留个纪念。

    沈公子摆了80桌,赵红兵,费四,小纪,刘海柱,孙大伟,和丁小虎,二龙一众自己兄弟还是没入座,没办法,满了。得先可这外人,自己家人好说。沈公子收礼金就收了三百八十多万。以至于几年后小纪发现费四买彩票还不忘调侃沈公子:费四,你还买个鸡/巴彩票,不如学学沈公子,多生几个,多生一个就中了五百万大奖。当天赵红兵随了二十万的礼,

    费四,孙大伟,小纪,刘海柱,表哥,蒋门神,李洋,五妹都是十万。不是后面的人拿不出十万,2003年后面的六人身家都至少上千万。而是他们知道赵红兵和沈公子的交情,赵红兵要拿一百,他们只能给五十。其他如老古,大虎,小海,丁小虎,大耳朵,仙儿哥,王亮等一众江湖大哥或者赵红兵小兄弟都是五万。正好赶上五一,我市江湖中人在我们祖国的心脏着实热闹了一番。

    南书房小说网-纯手工整理-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