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部 江湖哀歌 第三章 第三节 装逼犯的对决

    装逼犯的对决

    北京才举行了我是江湖的盛会不到半个月,我市江湖也迎来了一场不算大也不算小的盛会,黄老邪五十岁生日。费四,小纪,刘海柱和黄老邪关系一直不太好,都没有去。赵红兵和沈公子本来委托西郊出来的丁小虎去给他俩随个礼也就算了,没想到孙大伟自告奋勇的要去。孙大伟和黄老邪有交情吗?我想除了连襟之谊,就是装逼犯相惜了。赵红兵给孙大伟拿了十万,自己和沈公子每人五万。我市的一场盛会,这样的盛会装逼犯们是不得不去的,

    何况是我市有史以来最牛逼的重量级装逼犯。

    孙大伟不仅去了,而且还开着宝马跑车,在万众瞩目下潇洒的去了。据说那天宾客里除了认识黄老邪,毛琴的人以外,认识人最多的不是某社会大哥,某政府领导,某企业家,

    而是孙大伟。打招呼的人络绎不绝,“孙哥”“孙老板”“孙总”的叫个没完。为什么呢?黄老邪那天也摆了80桌,妓女和嫖客就快做了40桌,作为我市色情业巨子的黄老破鞋过生日,妓女就来了一百五十多人,认识黄老邪,不认识黄老邪的,以后想吃这碗饭就不得不来啊,因嫖而结实黄老邪的一般也是江湖中人或者有钱人,一句话就是来的都是上流嫖客。我市基本所有的妓女都认识孙大伟,百分之八十的上流嫖客也都认识孙大伟。

    更何况孙大伟今天开的是宝马跑车,孙大伟还没进饭店就有人叽叽喳喳的问:那是谁的车,那么牛逼。有人说是赵红兵的,有人说是陈总的,有人说是市长儿子,凡事我是最牛逼的人一一数了一遍,最后车里走出了一个又高又胖的人,那天孙大伟穿一件红色耐克短袖,一条西裤板板正正。脚上穿着耐克运动鞋,衣服运动健将的打扮。迈着四方步,从下车到进饭店落座,手一直没放下,一直在打招呼,就好像伟大领袖再说:同志们辛苦了,一样的派头。走到了写礼账的地方更是牛逼的甩出了三沓钱,口中说道:孙大伟五万,赵红兵五万,申东子五万。

    和孙大伟坐在一起的有丁小虎,大耳朵,仙儿哥,王亮,二龙,赵晓波。你看看吧,有四个是赵红兵小弟,一个是李四小弟,一个是赵红兵侄子,孙大伟在这一桌完全是一幅老大哥派头,但是他有资格,因为他是赵红兵,张越,李四的结拜兄弟,即使现在的大哥表哥,蒋门神见了孙大伟也要叫一声孙哥。这就是面子。孙大伟与一种小兄弟喝了一会后,摇摇晃晃的黄老邪领着毛琴像是今天刚刚结婚的一对小夫妻挨桌敬酒了。

    每桌只敬一个代表,这一桌不用想自然是敬孙大伟,俩个人都倒了一杯二两半的白酒,举起酒杯孙大伟一饮而尽,说一声:好酒。黄老邪醉意朦胧:孙兄别来无恙啊。孙大伟:托老兄的福,还好,还好。黄老邪:都开上宝马了,还这么谦虚。孙大伟:开了宝马也很苦恼啊,这鸡/巴车慢都慢不下来。俩人相对大笑,然后一个拥抱,互相用手拍着对方的后背,好像国家元首会面一样。一个高大的胖子,一个竹竿子一样又高又瘦,就好像《鹿鼎记》里的胖瘦头陀,俩人抱在一起,显得十分诡异。

    黄老邪又去下一桌敬酒了,留下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毛琴和孙大伟“促膝长谈”谈动动情处,手情不自禁的握在了一起,心中想起十年前的那个夜晚来。

    此时孙大伟坐在西郊这块土地上,没有遥望着远方思念着家乡。而是意气风发,想起了二十年前八个兄弟一起闯荡,拼搏的故事。如果孙大伟上了初中,我想此刻他一定冲口而出: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或者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一个小时后,醉酒的孙大伟先讲起了八兄弟血战二虎,张越人民广场手刃张浩然,李四枪击老五。要不是孙大伟还有一丝清醒,估计他此刻已经讲到沈公子,刘海柱打黄老邪的事了。最后孙大伟有绘声绘色的讲述了紫月亮恶战李老棍子,刚说到李老棍子被刘海柱砍的时候,一个啤酒瓶子从空中飞了过来,正好砸在孙大伟他们的桌子上。二龙一下子跳了起来大骂:我,操,你,妈,谁他妈的活腻了。一个舌头已经硬邦邦,走路一摇三晃,声音却是阴森森的人说:我。丁小虎,王亮等人一看这个人,就顿时醒了一半,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李老棍子的外甥孙小海。二龙是个惹祸的根子,不要命的主,瞪了一眼小海不屑的说:哎呀我,操,海爷,你很牛逼呗!

    小海怒不可遏,冲过来对着二龙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同样喝醉了酒的二龙被这一耳光打的倒了下去。这一年赵晓波也已经二十五岁了,这个太子爷在社会上常年受人尊敬,除了他二叔,哪里有他怕的人,看见小海打倒了二龙,也一脚踢倒了醉了酒的下海。这时彪子与二十多个西郊的小兄弟都摇摇晃晃的赶了过来,抄起椅子奔着二龙,小波等人砸去。就在这时混乱的人群中心冲进来一个竹竿子一般的身影挡在了中间,正是黄老邪,黄老邪

    说:大伟,小海算了吧,都给我一个面子,行吗?西郊二十多人同岁看向了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小海,小海每次出门必带枪,但是唯独今天没有,因为今天是黄老邪的生日。实在喝得太多的小海一脸茫然,仿佛忘了刚才发生了什么。黄老邪又说:孙大伟,孙小海,你们明明是兄弟俩呀,刚才喝多了是个误会,你们俩喝一杯吧。说着倒下了两杯酒。孙大伟看看小海大概真的想不起来了,又显得很深沉的说:算了,算了,今天我就给老邪一个面子,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不像话。说完一仰脖,干了。孙小海洒了大半杯后也干了。黄老邪对彪子耳语说:彪子,扶他回去吧,赵红兵不是那么好惹的。彪子只听小海一个人,现在的小海几乎已经神志不清,他也只能听黄老邪的了。从地上爬起来的二龙,赵晓波都挨了好几凳子,不肯罢休,最后在黄老邪苦劝下才同意今天暂且忍了。

    装逼犯的对决一个阶段,出场秀,孙大伟完胜。第二阶段收场,黄老邪用自己的面子挽回了一次血腥,暴力的冲突稍胜一筹。

    第二天清醒了以后的小海扬言要收拾赵红兵,二龙,赵晓波三个人,黄老邪劝过他,小海不听,黄老邪知道他的脾气也没有在劝。这件事被江湖中人传出了不同版本,有一种说法是小海把二龙,赵晓波都打的住了院,赵红兵要报复小海,还有一种说法是那天赵红兵也去了,亲自打了小海,小海没敢动。甚至有说在黄老邪生日宴上赵红兵和孙小海发生了枪战。不管怎么说反正是赵红兵和孙小海结下了梁子。

    再说陈总,这两个多月以来一改往日的政策,改打压江湖中人,变成极力拉拢江湖中人,特别是和赵红兵有过节的。现在全市包括老古在内的所有一,二流混子除了大虎,小海,大老周,剩下的全部倒向陈总一方。陈总已经派郑大牙游说了小海好几次,小海都没有正面回答,直到发生了黄老邪生日宴事件,小海才答应了郑大牙和陈总一起对付赵红兵。

    赵红兵沈公子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又组织了费四,小纪,孙大伟,刘海柱开了一个战前动员会议,会议明确指出现在的形势对我方不利,应该积极拉拢一切有生力量,此消彼长,不能让陈总在曾强实力,据刘海柱分析大虎之所以不同意支持陈总,是因为大虎老了,不想在参与江湖纷争,也不想得罪赵红兵,只想安安稳稳的赚钱,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费四说:大老周这个人还是比较讲义气的。小纪说:老古就是一根墙头草,见风使舵,不足为虑。

    沈公子说:现在全市除了陈总一伙,战斗力最强,下手最黑的团伙是孙小海一伙,必须拉拢过来,因为一点点矛盾而损失巨大,真是不值,大伟,你也是的,这么大的人,还看不住一帮孩子。孙大伟低头不语。赵红兵笑着说:大伟,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吧,你来策反小海怎么样?孙大伟看上去有些为难说:这家伙,他不好劝啊。沈公子说:孙大伟,孙小海,你们不是兄弟吗?孙大伟说:我估计我是完成不了,但是有一个人能完成。说着孙大伟与沈公子对视一眼,同时说出了一个名字:黄老破鞋。

    南书房小说网-纯手工整理-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