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部 江湖哀歌 第五章 第一节 血溅零点酒吧

    瓦罐不离井口破,大将难免阵前亡

    血溅零点酒吧

    赵红兵侄子被打,小弟被废,赵红兵都无动于衷,他究竟要干什么?事实证明赵红兵没有急于找小海报仇,而是保存实力的决定是正确的,如果此时赵红兵报复小海,必定腹背受敌,死无葬身之地。就像当年朱元璋对面强敌陈友谅和张士诚的联合攻击,不论张士诚怎么骚扰朱元璋后方,朱元璋都不还击,鄱阳湖一战击溃陈友谅六十万主力。那张士诚还能掀起什么浪呢?

    这些天沈公子深居简出,赵红兵出入都带着大毛子和已经出院快一个月的小庆,还有枪。大毛子和小庆每个人的单兵作战能力和江湖阅历,以及狠起来的魄力都是能排在此刻我市江湖的前十名。小庆自从小雪走了以后,从来没有想过还要再活多久,只是活一天算一天吧。其他的江湖大哥呢,都是有家有业,有儿有女,有爸有妈,有太多的牵挂和羁绊。如果说此时我市江湖最有杀人胆子的,那一定是小庆。

    大毛子在二十岁初,八十年代末曾经追随哈尔滨某大哥,当时与后来的省城大哥九哥多有交集。91年,大毛子的大哥与哈尔滨的几位大哥级人物一起被执行枪决,在哈尔滨辗转几年后,大毛子来到省城投奔九哥。张越死后,来到省城发展的表哥与九哥走的很近,此时的九哥已经开始被政/府查的很紧了,身有重案的大毛子也不得不出去避难,在表哥的推荐下,大毛子来到了赵红兵的身边,成了一名枪手,在我市群雄逐鹿的江湖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为后人津津乐道。

    11月初的某一天,晚上十一点,赵红兵早已经在家里搂着高欢睡得正香。在市区的零点酒吧,小庆与大毛子和孙大伟也是玩的正嗨,小庆与大毛子坐在卡台喝酒,孙大伟与两个女孩在摇头,摇的肆无忌惮,摇的风骚妩媚,一身肥膘子随着孙大伟的动作左右摆动,两个女孩浑圆洁白的奶子露在外面一半,让孙大伟看的口水直流,时不时的伸出自己肥硕的咸猪手摸上一把,两个女孩嬉笑着,闪躲着,故作矜持着,身边都是上身光着膀子,纹着青龙白虎的男人和穿着吊带奶子摇摇摆摆的女人,一切都显得这么平常,时间安静的流逝着。直到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这一晚上的平静。

    酒吧的门被打开,走进来一瘸一拐的六哥,和身后几个小弟。在医院躺了三个月的六哥今天出院,打算出来玩玩,腿还没有好利索,就碰上了这三个冤家。几个人还有没落座,小庆对大毛子说:毛子,你看那个人,是不是开枪打我的?说着一指六哥的方向。聚光灯不停闪烁,大毛子好像没太看清问:哪一个?小庆说:就那五六个还站着的,穿黑衣服的。大毛子一跃而起说:是,就是他。说完,大毛子转头看向小庆,小庆已经走出了十几米。大毛子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

    此时孙大伟还在摇摆,所有人都沉浸在震撼的音乐和闪烁的聚光灯下在释放自己的压抑,和生活的苦恼。只有小庆正勇往直前的走上颠覆的路上,伴随着一曲摇滚的音乐,小庆真的摇滚一把。穿过了十几个卡台,小庆走到刚落座的六哥面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六哥看,“你还认识我吗?”小庆说。六哥抬起头看了看小庆,看了半天,脸色一变的同时自己脑袋上早已经挨了小庆一啤酒瓶子,六哥手捂着头,叫骂着站了起来。这时酒吧的人喊叫连天,

    酒吧陷入一片混乱,几个小弟各拿啤酒瓶子奔小庆冲过来。大毛子一个啤酒瓶子磕在桌子上,打碎后只剩下锋利玻璃的半截啤酒瓶子抵住了六哥的脖子,大喊一声:操,你,妈,都别动。几个小弟果然都停住了手,六哥也是一个亡命之徒,大喊一声:干死他俩,别管我。一个小弟突然一酒瓶子朝着大毛子的脑袋砸来,大毛子猝不及防,硬生生的挨了一下,大毛子也一酒瓶子嘴扎在了那个小弟的小腹上。脖子上解除危险的六哥和小庆同时拔枪,顶在了对方额头上。

    此时孙大伟穿过了层层人群,挤了进来,准备拉住小庆。小庆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叫六哥的男人,足够亡命,也有胆子杀了自己。就在孙大伟冲进人圈,一句别动手,还没说完的时候,“砰”的一声枪响,一片血雾绽放在孙大伟眼前,六哥的头上,一个像五角钱硬币大小的红点,在聚光灯的闪烁下格外显得恐怖和诡异。小庆知道六哥敢开枪杀了自己,就在三个月前的南山之战,要不是六哥腿上中枪,恐怕自己早已经被他杀了,虽然不留恋这个世界,但本能的求生欲/望让他第一时间开枪。缓缓倒下去的六哥致死都睁着眼睛,死不瞑目。

    刚杀了人的小庆满眼睛通红的站在人群中间,舞池里已经没几个人,都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坐在位置上,或者蹲在地上,没人敢跑。小庆也有些慌乱,有些手足无措,孙大伟更是木雕一样呆在原地不动。经历过大世面,头上正渗着鲜血,流到脸上的大毛子对着六哥的小弟吼了一声:还不快滚。几个小弟一哄而散。大毛子又对着酒吧里的人群大喊:谁敢报警我就弄死谁。酒吧里寂静无声,在没有一个人说话。大毛子扯了扯呆在原地的孙大伟就往门口走,小庆收起了枪,一步步的跟在二人身后。

    离开酒吧的小庆先给赵红兵打了一个电话:喂,红兵大哥。已经是十一点多了,赵红兵昏昏沉沉的接了电话。刚要发怒,一听小庆说话的声音不对赶紧问:怎么了。小庆说:我刚才,刚才在零点酒吧杀人了。赵红兵问:你杀了谁?小庆说:我杀了陈总手下的六哥,跟我一起的还有孙哥和大毛子,不过人是我杀的,没他们啥事。赵红兵说:恩。你们一起来我家,我送你走。十几分钟以后,三个人到了赵红兵家,三人没有上楼,而是赵红兵下了楼。赵红兵直接了当的说:这事今天晚上警/察一定会知道的,大伟你一会去自首,就说不认识大毛子,把事都推在小庆身上,大毛子你去找沈公子去公司躲几天,小庆你跟我走。

    孙大伟和大毛子走后,赵红兵给刘海柱打了一个电话:柱子哥,我还要麻烦你一件事啊。刘海柱说:我,操,这么晚了,啥事你快说吧。赵红兵说:小庆犯事了,我想让他上山躲一躲,等风声不紧了,我送他回广东。刘海柱说:恩,我知道了,我开车去接你。刘海柱开着一辆自己改装过,看着很破旧,开着却很冲的切诺基接上了赵红兵和小庆,往我市郊区开了一个多小时,渐渐没有了路灯,甚至到最后没有了公路,过了几个零散的人家,又开了半个小时,已经完全没了路,刘海柱说:下车吧。三个人在山路上步行一个多小时,在半山腰极其隐蔽的地方看见一个毛坯盖的小屋,在风雨中摇摇欲坠,已经翻修了无数次的样子,此时东方的太阳升起,天已经微微亮了起来。

    南书房小说网-纯手工整理-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