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部 江湖哀歌 第五章 第二节 最后的疯狂

    最后的疯狂

    刘海柱走到门前,轻轻的敲了三下,大声说:开门,我是柱子。一分钟后,里面走出一个五十多岁,身高快一米八,腰杆子笔直,满是沧桑的脸上却遮不住勃勃的英气。这个人叫大洋子,大洋子问刘海柱: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刘海柱指了指身后的赵红兵和小庆说:给你带过来一个人。天还没有完全亮,大洋子在赵红兵身上上下打量,微微点头,对刘海柱说:柱子,他是谁呀?刘海柱说:是我朋友,经常跟你提起的赵红兵。大洋子一拍额头哈哈大笑说:怪不得,怪不得,一看就是人中龙凤,非比寻常。

    赵红兵往前走了两步笑着说:哪里哪里,倒是大洋子的名字在柱子哥的嘴里说了千万遍,听的我的耳朵也快生茧子了。刘海柱说:都别站着了,进屋说。四个人进得屋里,赵红兵借着漏光的窗户透进来的微微光芒,看见屋里除了一铺两米见方的小土炕,就是一张破桌子,两把破椅子,和一个洗脸盆。赵红兵指一指小庆说:洋子哥,这个是我兄弟小庆,犯了事,要在你这躲上几个月。大洋子说:那没说的,柱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更何况我这些年我吃的用的都是柱子给我送的。三个人聊了一个多小时,小庆一直默默的坐在旁边。聊起了赵红兵与刘海柱血战李老棍子,大洋子称赞不已。聊起大洋子与刘海柱干掉王罗锅,赵红兵唏嘘不已。天完全亮了,赵红兵和刘海柱下山了,大洋子也没有远送。小庆则留在了山上。

    黄老邪又牛逼了一把,全市最大的卖/淫/嫖/娼圣地隆重开业,黄老邪还极具诗意起名为“桃花岛”。桃花岛装饰的金碧辉煌,属于一个娱乐城,洗浴,按摩,KTV包房一应俱全,里面光小姐就有二三百个。门口一副对联是黄老邪看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里的,上联:桃花影落飞神剑,下联:碧海潮生按玉箫。没有横披一块匾,三个金字桃花岛。开业当天,市里大小社会大哥,流氓头子齐聚桃花岛。黄老邪从此又有了继“黄鼠狼”“黄老邪”“黄老破鞋”之后有一个既文雅又响亮的外号“黄岛主”。

    黄老邪又牛逼了一把,全市最大的卖/淫/嫖/娼圣地隆重开业,黄老邪还极具诗意起名为“桃花岛”。桃花岛装饰的金碧辉煌,属于一个娱乐城,洗浴,按摩,KTV包房一应俱全,里面光小姐就有二三百个。门口一副对联是黄老邪看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里的,上联:桃花影落飞神剑,下联:碧海潮生按玉箫。没有横披一块匾,三个金字桃花岛。开业当天,市里大小社会大哥,流氓头子齐聚桃花岛。黄老邪从此又有了继“黄鼠狼”“黄老邪”“黄老破鞋”之后有一个既文雅又响亮的外号“黄岛主”。

    宴会上黄老邪又一次挨桌敬酒,敬到孙小海的时候,小海说:老黄,放心以后你这个场子我罩着,保你发大财。黄老邪抿着嘴笑了笑说:哎,不用你罩了,你也少惹点事吧。小海有些愤怒的说:你怕赵红兵,老子可不怕。黄老邪说:我不是那意思,你好意我心领了,但是就凭姓黄的名声,在西郊也没有敢动我。小海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说:对,没人敢动你,赵红兵的朋友谁敢动啊?黄老邪很无辜的说:小海,我跟红兵关系是不错,可是我跟李老哥,跟你也是自家人啊。小海终于爆发,一脚把椅子踢翻怒喝:我他妈和赵红兵只能活一个。暴怒的小海起身走了,呼啦站起来一片,大概有五十人跟着小海一起走了。

    从此以后,小海在西郊全力打压丁小虎,大耳朵,仙儿哥,黄老邪,以及大大小小的混子们,收编他们小弟,抢生意,忙的不亦乐乎。这一个月最忙的除了小海就是他的头号悍将彪子,一个月内发生在西郊的枪击案就有四起,全部是彪子所为,这个时候的彪子就像一个驰骋疆场的战士,每天枕戈以待,据说彪子每天睡觉的时候枪就枕在枕头下面,出门更是从不离身。彪子人如其名,确实彪的够可以,狂的够可以,这些天的所向披靡,彪子更有些得意忘形。

    当天晚上彪子和三个小弟在西郊最大的饭店吃饭,喝醉了的彪子叫来了前厅一位女经理说:你认不认识我?女经理说:不好意思,我才到这工作不久。彪子说:我,操,看来你不认识我,不认识我今天不埋单,告诉你们老板我叫彪子。女经理虽然刚上班不久,但是彪子的名字她还是听说过的。女经理说:不好意思,彪哥,这里不能签单。彪子当然不会差这一顿饭钱,他只是酒喝得高了,彪劲上来了,想卖弄一下自己的名头。彪子怒了,从腰间掏出了枪说:你认识这个吗?放你这你敢要吗?女经理吃了一惊,战战兢兢的说:彪哥,不好意思,你喝多了。

    女经理说完刚想转身往门外奔去,彪子一把扯住了女经理的领子说:在西郊没人不认识我,敢要钱?我就敢崩了你。说完彪子一推,女经理一个踉跄,倒在地上。彪子与三个小弟大步下楼,直奔大门,这时前台又一个不开眼的女服务员走了过来,有些慌张的说:对不起,先生,你们还没埋单。盛怒之下的彪子掏出枪,在女服务员惊愕的目光下,对准

    女服务员前胸就是一枪。整个饭店回荡着诡异渗人的枪声,彪子四人却是扬长而去。彪子走后二十分钟,饭店里密密麻麻的来了五六辆警/车,几十名警/察,调查,取证,就是没有抓彪子,第二天取证完,想抓的时候彪子已经不在我市了。

    当天的小海和彪子曾有如下对话,小海阴着脸说:你他妈的喝多了,你祸闯的大了些。彪子舌头梆硬的说:没事,不就是打死个人吗?没事的。小海抬手就是一记重重的耳光骂道:你他妈的死到临头了,还说没事。清醒过来一些的彪子怔怔的看着小海说:海哥,那怎么办啊。彪子虽狠,却没有多少脑子,小海也不聪明,但是比彪子强很多,彪子早佩服小海,也只听小海的,除了小海,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扇他耳光。小海说:你打的是服务员,不是江湖中人,你要出去躲个一年半载的,等我摆平了,你在回来。过了一会又说:要是摆不平,你就永远别回来了。彪子眼睛有些湿润说:海哥,我对不起你。小海说:别说这些了,今天晚上就走。

    临别时,小海与彪子挥手告别,此刻的两人不会想到,这竟然是他们今生的最后一次见面,下一次见面,一个人已经在坟墓里了。这就是江湖,今天晚上睡觉脱了鞋,不知道明天能不能穿得上。如果今天你活着,你还是大哥,如果明天你死了,就是你的报应到了。

    南书房小说网-纯手工整理-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