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部 江湖哀歌 第五章 第四节 化蝶飞

    化蝶飞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枪声回荡在夜总会的每一个角落,小海慢慢的倒下去了,眼睛里充满了不甘与仇恨。一代枭雄,西郊霸主孙小海倒下了,他会和李老棍子一样躺在那接受后来的人的顶礼膜拜。清醒过来的小庆身子微微一抖,如梦初醒,知道局面已经无法挽回,他没有在回到包房里,因为他不想连累赵红兵等人,小庆大跨步走下楼,楼下一片混乱,没有一个人能阻挡住小庆的步伐,夜总会里所有人都不敢正眼看这个斯文,帅气,确如恶魔一般嗜血的

    年轻人。

    包房里正在畅饮,听见一声巨响的赵红兵,沈公子知道大事不好,狂奔出包房,四处寻找小庆,却只看见了洗手间门外躺在地上满脸不甘的孙小海和一滩鲜血,还有围在四周拿着电话准备报/警的保安,赵红兵和沈公子没在多看孙小海一眼,而是全力寻找小庆,不到半分钟,刘海柱,孙大伟,小蕾等人也都跟着赵红兵一起寻找小庆的踪影,找了十多分钟,直到警/察来之前赵红兵等人才一起离开。此时的他们不会想到,在见到小庆的时候,已经是小庆被判处死刑后,赵红兵沈公子小蕾三人的接见死刑犯,真是命运无常。

    后来小庆和沈公子说,那一夜他杀死了小海,走了出夜总会,沿着我市南北贯通的主干道一直往前走,一直走到尽头,没路可走,往还走了两个来回。一路走一路想,我曾经是三好学生,我曾经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我是共青团员,我曾经有一个用生命爱我,我却辜负的人,想到这他哭了,湖南的大哥,广东的大哥,东北的红兵大哥,小庆早已厌倦了江湖,可是一切都太晚了。那个疼爱自己的爸爸,那个劳累而死的妈妈,还有他今生挚爱的人小雪,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就要见到他们了,还有被他杀死的小海,六哥,也会在哪里等他。那个时候,不管小海,六哥怎么欺负他,打他,他绝不会在还手,再惹事,在让父母担心。他会好好和父母,小雪生活在一起,想到这他又笑了。

    五天以后,在火车站前驻足观望,望着通向湖南的火车出神的小庆被警/察抓住了,据说她没有开枪还击,而是扔下了枪,被带走,他不想再杀人,不想再杀一个有父母,有妻儿的警/察。他也不想死,至少现在还不想死,他没有见到赵红兵,沈公子,也没看见小蕾,身后的事他还没有交代。漫长的在看守所等待了三个月,过完2004的春节,小庆才宣判,死刑。在没有宣判期间是任何人都不能见的,知道必死的小庆在看守所过得很安逸,一个枪杀了我市江湖大哥,即将判死刑的人没人敢动,何况他是赵红兵的人呢。

    五天以后,在火车站前驻足观望,望着通向湖南的火车出神的小庆被警/察抓住了,据说她没有开枪还击,而是扔下了枪,被带走,他不想再杀人,不想再杀一个有父母,有妻儿的警/察。他也不想死,至少现在还不想死,他没有见到赵红兵,沈公子,也没看见小蕾,身后的事他还没有交代。漫长的在看守所等待了三个月,过完2004的春节,小庆才宣判,死刑。在没有宣判期间是任何人都不能见的,知道必死的小庆在看守所过得很安逸,一个枪杀了我市江湖大哥,即将判死刑的人没人敢动,何况他是赵红兵的人呢。

    第二个来接见的事沈公子,沈公子说:兄弟,别多想,有什么事你说话。小庆说:申哥,两件事求你,第一,我在湖南买了两块墓地,一块葬着小雪,我要和她合葬。第二,我有一百万存在我老家同学刘龙那,您得去帮我取来,给小蕾五十万,给小雪家人五十万。沈公子沉重的点了点头说:恩,这事我一定办到。小庆又说:刘龙是个小痞子,他不会乖乖给你钱的,他和我没什么交情,不用顾忌。沈公子眼睛有些湿润说:放心的兄弟,我要是办不成,就不是你申哥了。小庆笑了笑说:沈公子,我很荣幸,在我临死前能有你和红兵大哥这样的朋友。沈公子说:是我和红兵有你这样的兄弟才荣幸呢,你很快就能见到小雪了,我们应该高兴啊。

    小庆缓缓的叹了一口气,微微笑着说: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岗。

    小庆上学的时候语文很好,特别是古诗词,尤其喜欢这首江城子,小雪也喜欢这首词。沈公子眼泪流了出来,又强作微笑说:对了小庆,朴树又出了一首新歌,过几天我托人给你带进。小庆知道在这里,能听上一首歌有多么不容易,笑笑说:那谢谢申哥了。那天小庆和沈公子说了很多,小庆比一向贫嘴的沈公子说的还多。沈公子临走时小庆说:申哥,让小雪的家人逢年过节的给我们烧点纸钱,也带点花,小雪喜欢康乃馨。后来沈公子答应小庆的几件事都亲手一件件,认认真真的办了,当然,也都办到了。

    小庆缓缓的叹了一口气,微微笑着说: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岗。

    小庆上学的时候语文很好,特别是古诗词,尤其喜欢这首江城子,小雪也喜欢这首词。沈公子眼泪流了出来,又强作微笑说:对了小庆,朴树又出了一首新歌,过几天我托人给你带进。小庆知道在这里,能听上一首歌有多么不容易,笑笑说:那谢谢申哥了。那天小庆和沈公子说了很多,小庆比一向贫嘴的沈公子说的还多。沈公子临走时小庆说:申哥,让小雪的家人逢年过节的给我们烧点纸钱,也带点花,小雪喜欢康乃馨。后来沈公子答应小庆的几件事都亲手一件件,认认真真的办了,当然,也都办到了。

    后来孙大伟也去看过小庆,孙大伟也哭了,哭的很厉害。四个人只有赵红兵没有哭。小庆从一个好孩子变成杀人犯,混迹江湖,终埋骨他乡。听到了《生如夏花》的小庆,沉醉其中,致死仍在轻轻吟唱,小庆的命短暂而辉煌,确实他生如夏花。

    也不知在黑暗中究竟沉睡了多久

    也不知要有多难才能睁开双眼

    我从远方赶来 恰巧你们也在

    痴迷流连人间 我为她而狂野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我在这里啊

    就在这里啊

    惊鸿一般短暂

    像夏花一样绚烂

    这是一个多美丽又遗憾的世界

    我们就这样抱着笑着还流着泪

    我从远方赶来

    赴你一面之约

    痴迷流连人间 我为她而狂野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我在这里呀

    就在这里啊

    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不虚此行啊

    惊鸿一般短暂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一路春光啊

    一路荆棘啊

    惊鸿一般短暂

    像夏花一样绚烂

    这是一个不能停留太久的世界

    2004年4月的某一天,我市那个枪毙过无数个黑帮巨首,江洋大盗的行刑沟传来了一声枪响,很干脆,也很平常,但是一个刚刚三十岁的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走了,他会看见小雪吗?我不知道。但愿他和最爱的人会化作蝴蝶,永远都不要分开吧。

    南书房小说网-纯手工整理-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