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部 江湖哀歌 第五章 第三节 枭雄陌路

    枭雄陌路

    彪子走了,小海心里空落落的。缺少了左右手的小海,总感觉有人要暗杀他,他晚上总感到恐惧,或许他和李武得了同样的毛病。彪子走后没几天,小海就沉溺在毒品的时间里无法自拔。有一天,刚刚吃完“药”的小海在迪吧与几个小弟在蹦迪。一个十八九岁,染着一头白发的小痞子崩的正欢,小海一抬头看见了小痞子,脸色大变,从兴奋一点点变成了狰狞,再到恐惧。几秒钟过后,小海壮着胆子朝着小痞子的方向走了过去,一脚踹倒小痞子,对着小痞子脸上身上一顿乱踢,一边踢一边咆哮着:操,你,妈,赵红兵,老子不怕你,你起来呀……嘈杂的音乐声中,没人听得清小海喊得是什么,也没有人听见赵红兵的名字。那个染着白头发的小痞子一脸的无辜,手抱着头,看看踢自己的人是小海,他不但没胆子还手,甚至没胆子站起来,任由小海疯狂的踢着,小海的小弟冲过来拉住小海的时候,那个小痞子已经满脸是血了,站都站不起来,小海还是挣扎着要冲上去再踢,小海怒声问小弟:你们他妈的不去帮我打赵红兵,过来拉我干什么?小海的几个小弟好说歹说,终于扶着还不肯罢休小海走了,只留下惊魂未定的小痞子,和舞池里上百双恐惧的目光。我想直到今天那个小痞子也不会知道小海当年为什么打他,这个倒霉催的,你为什么要染个白头发呢,那是赵红兵的“专利”。

    第二件事是有一次小海去嫖/娼,那个小姐谄/媚着卖弄自己的风/骚,竟然说出了一句:海哥,你比那个赵红兵都帅。压在小姐身上的小海,一下子站了起来,一脚揣在妓/女的小腹上,拽住衣领有正正反反的扇了几个耳光。

    妓/女吓的浑身打颤,颤抖着声音问:海哥,你怎么了。小海一字一顿的说:记住,赵红兵是死人,我是活人。又踢了几脚,扫了兴的小海穿上鞋走了,不嫖了。这就是赵红兵对小海的影响,小海正在走向摇滚,颠覆直至死亡的路上,

    在这条路的前面站着的是李武。

    耐不住寂寞的小庆在土屋里和大洋子住了二十天,终于不顾大洋子的劝阻,死活要下山。最后大洋子也只得说:我知道就你这性格,我今天劝不了你,红兵或者柱子来也劝不了你,你走吧,自己小心。这二十天呆下来,小庆有些佩服大洋子,这个泰山崩于前而不动的魄力,深知如果大洋子混社会,成就可能只在赵红兵一人之下,小庆说一句:谢谢你,洋子哥。那天,从来不下山的大洋子吧小庆送到了山下,因为大洋子知道,此一去,或许今生再也见不着这个内敛,执着,满身杀气的年轻人,就一副活脱脱当年的自己。

    小庆现在需要纸醉金迷,需要声色犬马,不然每当他静静的躺在炕上,他一定会想起小雪,那个坚强的女孩,他的哭,他的笑,都在脑海里回荡,让人欲罢不能。这些年小庆虽然也有过无数女人,或爱,或不爱的,但是一直把小雪放在心里的最深处,这个位置是任何一个女人也休想窥视的,他想会老家了,想去看一看小雪和生他养他的那片土地,落叶终须要归根。

    小庆下山找一个公用电话打给了赵红兵:喂,大哥。听出来小庆声音的赵红兵慌忙问:你在哪?小庆说:我很安全,帮我弄一张假身份证,我要回湖南老家看看。赵红兵说:已经准备好了,我让沈公子给你送去,然后你跟沈公子走,晚上,咱们最后喝一顿酒,就永远不要回来了。小庆说:好,我在xx路xx街。十分钟以后沈公子开着一辆本田来到了xx街,那个电线杆子上贴满专治淋/病,梅/毒的小广/告,七八岁小男孩皮肤黝黑,光着脚踩在满是垃/圾的土道上,我市直到今天一直最贫瘠,落后的xx街,就在这,我市一个身价近亿的企业家沈公子会见了一个身背命案,让我市江湖闻风丧胆杀手小庆,一切显得那么不可思议。

    晚上,在全市最大的夜总会一个VIP包房里,聚集着我市市区一批最牛逼的江湖大哥,赵红兵,沈公子,刘海柱,费四,小纪,孙大伟,大毛子。这一次没有丁小虎也没有二龙,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大哥之间的盛会。席间还有七八个女人,有的是孙大伟找来的坐台小姐,只有一个不是,确切的说她不是这里的坐台小姐,她叫小蕾。几个月前和小庆云雨之欢后,爱上了小庆。小庆这次提前下山有一半也是因为这个女人。在沈公子接小庆之前,在那个阴暗,窄小的xx街小庆见到了小蕾。小庆说:我要走了。小蕾:你去哪?小庆说:我在这出了点事,不能再呆了,我回湖南老家一趟,然后四海为家。小蕾说:你去哪,我就跟你去哪。小蕾没有一点羞涩,说的很坚定。谁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小庆有些为难说:我过得是逃亡的日子,你又何必呢?忘了我吧。说完俩个人都流下了眼泪,小蕾一把抱住小庆放声大哭。“不,我一定要跟你走,不管跟你过什么样的日子。”小蕾说。小蕾的执着与坚韧很像小雪,小庆也哭了,七年来,他的心又一次的动了。小庆说:我问问我大哥,能安排就一起走,不能安排,你再去湖南找我。本来小庆可能又有焕发人生第二春的机会,但是就在那个夜晚,一切破灭了。

    晚上,在全市最大的夜总会一个VIP包房里,聚集着我市市区一批最牛逼的江湖大哥,赵红兵,沈公子,刘海柱,费四,小纪,孙大伟,大毛子。这一次没有丁小虎也没有二龙,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大哥之间的盛会。席间还有七八个女人,有的是孙大伟找来的坐台小姐,只有一个不是,确切的说她不是这里的坐台小姐,她叫小蕾。几个月前和小庆云雨之欢后,爱上了小庆。小庆这次提前下山有一半也是因为这个女人。在沈公子接小庆之前,在那个阴暗,窄小的xx街小庆见到了小蕾。小庆说:我要走了。小蕾:你去哪?小庆说:我在这出了点事,不能再呆了,我回湖南老家一趟,然后四海为家。小蕾说:你去哪,我就跟你去哪。小蕾没有一点羞涩,说的很坚定。谁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小庆有些为难说:我过得是逃亡的日子,你又何必呢?忘了我吧。说完俩个人都流下了眼泪,小蕾一把抱住小庆放声大哭。“不,我一定要跟你走,不管跟你过什么样的日子。”小蕾说。小蕾的执着与坚韧很像小雪,小庆也哭了,七年来,他的心又一次的动了。小庆说:我问问我大哥,能安排就一起走,不能安排,你再去湖南找我。本来小庆可能又有焕发人生第二春的机会,但是就在那个夜晚,一切破灭了。

    这就是让我市年轻人无限向往的江湖,无论多显赫,多牛逼,如张越,李四,李老棍子,或者小海,最后都只得到了一颗子弹。但是我市的年轻人还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前仆后继的投身江湖,江湖,这吃人不吐骨头的江湖,昨天是小海赢了,今天是小庆赢了,那今天赢了的小庆又会有着什么样的命运的呢,他的大哥赵红兵在这次更为湍急的瀑布下还能自由的戏水嘛?

    南书房小说网-纯手工整理-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