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部 江湖哀歌 第六章 第一节 单刀赴广东

    了却君王天下事 赢得生前身后名

    单刀赴广东

    小庆枪毙以后,是沈公子去收的尸体,第二天一辆宝马跑车,三辆奔驰开道,一辆崭新的五十铃汽车载着躺在棺材里的小庆一路开往小庆的老家,湖南湘潭的一个小镇上。小镇的人充满好奇,眼睛不转的看着这几辆豪车,在几番打听下,五辆车都开到了小雪父亲老陈的家里。此时小雪的母亲在前几年已经去世,六十多岁的小雪父亲重病缠身,他少了年轻时候的严厉和冷漠,多了和蔼和慈祥。很多时候他在责怪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因为当初正是他错误的决定毁了两个原本优秀的孩子,现在唯一的儿子刚刚结婚,顶撞自己如家常便饭,甚至有时候儿子会和老陈动手,这或许就是报应吧,儿子的不孝,让他更加思念乖巧的女儿小雪和那个帅气的男孩。

    在经过小雪弟弟一番阻挠后,第三天小庆终于下葬了,佝偻这后背的老陈跪在小庆和小雪墓前老泪纵横,良久良久,小雪弟弟却站在旁边冷眼看着,脸上没有表情。小庆下葬花了四五万,是沈公子花的,小庆下葬后第三天沈公子在广东莆田找到了没有到葬礼上的刘龙。沈公子问:你是小庆的同学,你叫刘龙对吧。有些慌张的刘龙问:你是谁呀?沈公子说:我是小庆的大哥,小庆是为我而死的,希望你把他放在你那的一百万块钱给我,我交给他的家人。刘龙一脸愕然说:什么一百万,我哪有那么多钱,他根本没放在我这钱啊。沈公子冷冷的看着刘龙,缓缓的说:你知道小庆为什么被枪毙吗?因为他杀了东北的两个社会大哥,你个小渣子的命难道比两个社会大哥还硬吗?刘龙看着停在路边的宝马,他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有杀了他而不用承担的责任。刘龙说:小庆是放在我这一百万,可是时间太久了,我已经输没了。沈公子脸上阴晴不定说:你是不是以为小庆敢杀你,我不敢?刘龙有些紧张的说:不是,不是,爷,我真输没了。沈公子说:你输给谁了,你带我去找他。刘龙有些为难说:这样不好吧。沈公子说:你甭他妈的跟爷爷废话,上车。

    二十分钟后沈公子和刘龙找到了刘龙的大哥,在莆田开赌场的朱老大,朱老大足有一米八,剃了个光头,长得极是彪悍,真有一幅社会大哥的派头。沈公子看着朱老大满脑袋的刀疤问:你是朱老大,我姓申,东北来的。朱老大看看沈公子,又看了看刘龙问:你认识我吗?沈公子说:小庆是我兄弟,他在东北出事了,放在刘龙这的钱麻烦你拿出来。朱老大明白了怎么回事笑笑说:是有这么回事,但是钱小龙都输给我了,我没法拿出来给你。沈公子轻蔑的一笑说:不管是真输了,还是假输了,我一定得把钱带走,你们要是想讹我钱,那你们也就活到头了。

    其实朱老大就是刘龙的大哥,刘龙和朱老大提过这件事,刘龙知道沈公子不好惹,想借朱老大摆平这件事。朱老大听说沈公子是小庆的大哥已经是心里一惊,他知道小庆是什么人,但是一百万的诱惑对朱老大又着实不小,何况这是在广东,他姓申的再牛逼,一个人能奈我何?听见沈公子说话很硬气,朱老大也硬气的说:莫说钱是我赢的,就是我真的不想给你,你还能怎样?不要忘了,这里是广东。沈公子一直瞪着朱老大,听完这些话,实在是忍无可忍,怒骂:我,操,你,妈。说完转身扬长而去。朱老大并没有起身,也没有阻拦。沈公子刚上车,准备发动,刘龙像哈巴狗一样,一蹦一跳的跑过来说:爷,这是朱哥的一点意思,咱们交个朋友吧。说着刘龙递进车里四条中华烟。沈公子接过来笑了笑,一脚油门冲了出去,就在车子启动的一瞬间,四条中华烟从车窗里被扔了出来。

    本来沈公子是打算找大毛子,或者王亮带着枪来广东的。但是看现在的情况,自己骂了朱老大,朱老大不但不敢动他,还送中华烟,沈公子已经知道了,朱老大就是一个土流氓,不用大毛子,也不用带枪。自己和宾馆里睡觉的丁小虎足以搞定一切。回到宾馆的沈公子越想越气,实在是等不了了,晚上沈公子和丁小虎一把匕首,一把开山斧守在朱老大的赌场外面。十一点,等的失去了耐心的沈公子和丁小虎直接杀进朱老大的赌场。

    沈公子和丁小虎刚进赌场,所有人都自觉的放下手中的牌,目光整齐的放在两个人身上,进赌场拿着明晃晃的刀斧,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他们不是来剁排骨的切肉的,他们是来办事的。四五个打手拿着砍刀,钢管围了过来,沈公子轻蔑看着眼前的四五个打手,一个打手一钢管照着沈公子头砸了下来,沈公子一闪过后,一刀扎在了打手的胸口。与此同时,丁小虎左肩挨了一砍刀,一斧子砍倒了一个打手。剩下几个打手一步步后退,惊恐的盯着眼神凶狠的沈公子和左肩渗着鲜血的丁小虎,他们跟着朱老大为虎作伥,几曾见过这样狠辣的角色。几个打手退到墙角朱老大的位置,已经无路可退。

    沈公子看着朱老大说:小爷今天要是带枪来,你们已经死好几个了。丁小虎又是一斧子砍在了一个打手的胳膊上,沈公子对着朱老大说:我既然敢来找你,就有敢弄死你的胆量。朱老大惶恐的说:爷,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钱真不在我这,在刘龙那。沈公子对着两个打手说:把刀扔在地上,手抱头蹲在地上。两个打手迟疑了几秒,慢慢的扔下了刀,蹲在了地上。丁小虎一把开山斧抵在了朱老大的脖子上,朱老大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沈公子对朱老大说:你打电话就刘龙过来,让他带着钱来。朱老大说:我和刘龙不熟,没有他电话。沈公子咬了咬嘴唇,一匕首狠狠的插在了朱老大的大腿上。朱老大“啊”捂住了大腿。沈公子对丁小虎说:守在门口,一个也别想逃,小爷现在不想要钱了,小爷想要他们命。

    丁小虎手持一把开山斧守在门口,犹如人间太岁神一般,几个打手没一个人敢在往门口走一步。沈公子抓住匕首柄,猛地拨了出来。朱老大又是“啊”的一声惨叫,汗珠一颗颗从脸上流了下来。沈公子眼睛看向了朱老大,意思是你打不打电话。朱老大低下了头。沈公子又是一刀扎在了朱老大的另一条腿上,不顾朱老大的惨叫说:操,你,妈,给你丫脸了,是吧。朱老大艰难的说:我打,我打。

    朱老大打通了刘龙的电话,半个小时后,刘龙拎着一个塑料袋走了进来,惊恐的看了看站在门口的丁小虎,刘龙走到朱老大面前,把塑料袋递给了朱老大,朱老大说:给申爷,申爷你点点吧。刘龙说:朱哥,就这么给他们啦?朱老大咬着牙说:操,你没看见我腿上海插着刀子吗?沈公子大致的打开塑料袋看了一眼,没有点钱,匕首也没有拔,径直走向了门口。刘龙一脸贱相的跟到了门口说:申爷,小庆说好给我留一半的。沈公子对着丁小虎说:小虎,赏他。丁小虎楞了一秒钟后,手起一斧子,劈在了刘龙前胸。

    沈公子和丁小虎打车回到了宾馆,然后开着宝马车连夜赶往湖南湘潭。第二天早上到达湘潭的沈公子第一时间把五十万交给了老陈,那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老陈这辈子年轻的时候,也算是小康生活,但是他真的没有见过这些钱,老陈知道这是当年被自己逼上绝路的那个帅气男孩用命换来的,老陈老泪纵横。沈公子担心赵红兵和我市江湖的态势,不作停留,给了钱后直接回了东北。后来的几年,每当逢年过节人们总看见一个走路颤颤巍巍的老头,在小庆和小雪墓前烧纸,祭奠,献上小雪喜欢的康乃馨。老陈的儿子几次逼着老陈交出小庆用命换的五十万,老陈誓死不从。2007年底,老陈走了,临走前终于把小庆留下来的五十万换命钱留给了儿子,而老陈临死前对儿子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记住,逢年过节给你姐和你姐夫烧烧纸,你姐喜欢花,多送点。老陈儿子满口的答应着,但是未来的很多年小庆和小雪的墓前再也没有人祭奠了,整个湘潭,整个湖南,谁又会记得有一个帅气的男孩和一个乖巧的女孩来过这个世界呢?2012沈公子去岳阳旅游时去看了小庆和小雪,那被世界所遗忘的俩个孩子,那时候他们墓前已经是荒草丛生,却没有一束鲜花。沈公子买了五百束康乃馨堆满了两座墓前的所有空地。沈公子惆怅良久,驱车离去,这或许就是人生吧。

    南书房小说网-纯手工整理-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