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部 江湖哀歌 第六章 第二节 松花江,我与你溶为一体

    松花江,我与你溶为一体。

    沈公子回到我市,又把五十万给了小蕾。在沈公子回来的前两天,我市江湖又发生了一件鲜为人知,但在我市江湖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杀了人,在广东汕头躲了近五个月的彪子悄悄潜回我市,打听了小海的死因后,彪子第一个找到了黄老邪。据后来黄老邪说,刚见到彪子时黄老邪眼前一亮,四月的东北彪子穿着一件跨栏背心,一个花花绿绿的大短裤,好像刚在海南旅游回来。彪子说:黄叔,听说我大哥被人枪击了,是谁干的。黄老邪沉吟了一下,拿出了一副长辈的派头说:阿彪,回来就好,报仇不急于一时,今天黄叔陪你好好喝点,然后黄叔给你安排两个姑娘,都是最年轻,最漂亮的。黄老邪用很装逼的口气对彪子说着,但是黄老邪有资格装逼,黄老邪是小海的长辈,彪子是小海的小弟,如果说我市有人敢在彪子面前装逼,有且只有黄老邪,赵红兵也不可以。一路逃亡几个月的彪子听见喝酒,安排姑娘,年轻,漂亮这几个字眼的时候心动了。

    晚上黄老邪和彪子在西郊最大的酒店,黄老邪和彪子都喝得很多,没心没肺又没有头脑的彪子喝得昏昏沉沉,酩酊大醉。喝完酒黄老邪果然给彪子安排了两个姑娘,的确年轻,漂亮,不知道喝多了的彪子到底那一晚干了些什么。但是我知道凌晨清醒过来的黄老邪做了什么。黄老邪把电话打给了赵红兵,梆硬着舌头说:红兵,睡没睡。赵红兵说:老黄,这么晚了,有事快说吧。黄老邪说:红兵,这几天你小心点,彪子回来了。赵红兵汗毛乍起,一下子精神了问:他在哪?黄老邪说:红兵,这个我真不能告诉你,我要是卖了他,以后也混不下去了,你小心点,我挂了。赵红兵说:老黄,我知道了,谢谢你。赵红兵心想:如果不是黄老邪,以彪子的胆子和自己放松的状态多半会死在彪子手里,不由脊梁骨一阵冷汗。

    在未来的一星期里,赵红兵再也没有路面,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一台夏利车在赵红兵公司对面足足守了一个星期,车里的人当然就是彪子。一星期过后,赵红兵露面了,确切的说是赵红兵的车露面了。赵红兵的别克车停在公司门口,从车里走出一个瘦骨嶙峋,五十多岁的老头子,正是刘海柱,刘海柱大跨步走进赵红兵的公司。彪子在对面看的真切,车里坐着一个腰杆子笔直,满头白发,正和刘海柱说的什么,却正是赵红兵。此时赵红兵的司机是姚千里,姚千里一脚油门下去,别克车开走了。彪子开着夏利紧随其后。

    别克车离开了市区,开上土路,越走越背,头脑简单的彪子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即将来临。车又开了十多分钟,经过一段简陋的小桥,赵红兵的别克车快速通过,不到一分钟彪子的夏利车通过时,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简陋的小桥被炸毁,彪子连人带车落入水面,水不是很深,夏利车浮在上面。土坡后的大毛子拿着手枪小心翼翼一步步走了过去,看见彪子一动不动,满脸鲜血,头耷拉在已经震碎了玻璃的车窗外。在确定彪子已经死亡后,大毛子打电话通知赵红兵。赵红兵告诉大毛子自己找车去附近的NC县待几天,等他电话。

    彪子的尸体在十多天以后才有人发现报了警,警/察在立案后,直到今天,近十年的时间案情没有丝毫进展。彪子的尸体被彪子的两个小弟领了回去,第二天就草草的火化了。这两个小弟混的都不怎么样,没钱没势,但人还算仗义,在打听到了彪子是吉林省FY县人以后,两个小弟带着彪子的骨灰找到了位于农村的彪子的家,彪子的父母已经在几年前相继去世,彪子的大哥又坚决表示和彪子早已经断绝关系。最后两个无奈的小弟毕竟不能带着一坛骨灰在回我市。

    在出了FY县后,两个人站在松花江边,看着这滔滔的江水,心里无限酸楚。这条江水,陪伴东北儿女千年,说是东北人的母亲河也不为过,千百年来它见证了东北儿女的血与泪,喜与悲,善与恶,哭与笑。今天有一个东北孩子回到了母亲的身旁,不知道松花江在想些什么。四月的天有些冷,江边更不时吹起冷风,彪子的小弟慢慢的打开了坛子,将彪子的骨灰一点一点的洒向了大江。

    千百年来,这条松花江经历过什么样的苦难,我们没人知道。我们只知道彪子,那个性格暴躁易怒,每天混迹江湖,打打杀杀,惊心动魄的事坐过无数次的彪子,今天他化作滔滔江水,与松花江溶为一体。后来我市江湖许多近似“百晓生”小混混说,彪子这个人五行缺水。说的有板有眼,难辨真假。

    不管你混的多么好,多么强,却总有一死,彪子死亡无葬身之地,确实够悲凉。东三省近一亿多人口每天都经历着不同的苦难,每天有无数个新生命诞生,也有无数人老去,有无数人沉沦,也有无数人改变。唯有松花江水,无语东流。

    之所以说这件事在我市江湖史上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不是因为赵红兵干掉了没有头脑的彪子,而是与赵红兵打了近二十年的西郊团伙,在李老棍子,小海死后,黄老邪与赵红兵真正意义上正式联合。从此赵红兵没有了后患之忧,又增了强援。看似不起眼的黄老邪,却让赵红兵和陈博的形势逆转。元旦到了,赵红兵和陈博团伙都没有了大动作,赵红兵是想和兄弟家人安安心心的过一个年。陈总是亮子和六哥死后再无可用之人,沉寂多时,凶狠狡诈不按常理出牌的陈博又在酝酿着什么阴谋呢?

    2004年末,发生了一件全东北,甚至全国关注的江湖事件,和赵红兵团伙没有直接关系却间接地损失了赵红兵团伙的有生力量,我想我有必要向大家交代一下。东北某省会城市公/安部打掉了一个以企业家形象做依托,长期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在过去近二十年里疯狂敛财过亿,缴获各种枪械十余支,管制刀具无数的大案。

    九哥被捕了,在拘留审查期间,九哥吸毒过量致死。在九哥死后仍被判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罪,指使他人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私藏枪支、弹药罪,非法经营罪,偷税罪,行贿罪等十余条罪状,判处死刑。此事轰动全国,更让我市,全省,全国的黑势力不得不短暂的安静下来。

    南书房小说网-纯手工整理-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http://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