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部 古典流氓 引子 (2)

    下午放学,二狗像往常一样骑车带着光辉走。离开校门还不到200米,就被韩千带着5个人拦住,韩千带的人里,有他的堂哥小古惑仔韩炳。很明显,韩千是找来他的堂哥韩炳报仇来了

    “你要打光辉?都是同班同学,打什么啊?”二狗想打圆场

    “今天我在这里,咱们都是同学,你们谁也别动手!”二狗说。

    二狗知道韩千有欺负光辉的胆子,但绝对没有欺负二狗的胆子。虽然二狗很老实从不打架,但是都知道二狗有个干哥是赵晓波,赵晓波不但是当时已经是全市毫无争议的黑道一哥的赵红兵的亲侄子,而且他本人也已经是全市同龄人中名头最响的混子。而且赵红兵是从小把二狗哄到大,对二狗像是亲侄子一样。借韩千和韩炳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动二狗一指头。

    “二狗,闪开,今天我就是要废了他!”看来韩千是恼了,二狗怎么劝也不起作用。

    韩炳先动的手,把光辉从自行车上拽了下来就是一脚,紧接着其它的人一哄而上,抓着光辉的头发开始朝头部乱踢。他们穿的全是当时流行的军勾皮鞋,踢一下够受的。

    二狗扔下自行车冲上去开始拉架,但是抓光辉头发的至少有三个人,二狗一人之力根本没办法拉开,心急如焚。

    这时二狗的7,8个放学路过同学赶了过来,还有几个女生,看见光辉在这边挨打,也放下自行车跑来拉架,其中就有光辉的同桌,女孩子的心肠都是很好的,看见自己的同学被欺负都上来拉架。韩千韩炳他们看见有女生拉架,也不好意思再打了,都放开了光辉的头发。

    被放开了头发的光辉满脸是血,像一头猛虎一样冲向了韩炳,冲上去就是一拳。就这一拳,就打掉了韩炳的一颗门牙。

    这个憨厚的农村孩子彻底被韩千和韩炳几个人激怒了。

    剧痛中的韩炳火冒三丈,又要伸手抓光辉的头发。

    这时,二狗和同学们挡在了光辉的身前。

    “要打他,先打我吧,要么我把晓波找来评评理?你要是觉得晓波不行我找红兵给你评评理”二狗说。虽然二狗从不向别人提和这些社会流氓的关系,但是同班同学都知道赵晓波经常来学校找二狗玩,赵红兵也开车来学校接过二狗几次。赵红兵在这些学校小霸王的面前绝对是个超级大人物。

    “这事儿没完!”韩炳捂着嘴带着韩千等几个人走了。

    光辉是那种脾气倔强的农村孩子,受了欺负还不敢让家里人知道,放学没回家在二狗家洗了又洗,由于头发被几个人狠狠的抓了几分钟,头发一掳就掉下一把。

    “韩千他们也太狠了,怎么这么打”二狗说

    “我觉得他们还会找我”光辉担心的说

    “不会的,实在过几天我找我干哥赵晓波去找韩炳他们,没事儿”二狗没太当回事。

    这件事也就成了二狗今生最大的遗憾,如果二狗当天晚上就去隔壁找赵晓波或者赵红兵,那根本后面的事情就不可能发生了。偶尔,大流氓在这个社会中能起到良性的作用,有大哥出面总能阻止事态进一步恶化。

    二狗没去找的原因并不是二狗因为懒没去找。而是因为1,二狗认为韩炳不会再去找光辉报复。当时他说那句“这事儿没完!”只不过是在吓唬人。2,虽然赵晓波是从小到大的最好的玩伴,而且还是二狗爸爸的干儿子,但是二狗不大愿意和他这样的人过多的接触。3,赵晓波当时心狠手辣,出手太重。如果把他找了去,他非把韩炳毒打一顿不可。如果到时候韩炳告诉了学校,二狗还要被处分,二狗一向怕事,非常怕事。

    事情发生后的第2天一早,二狗就发现光辉带了一把水果刀,那把水果刀是黄色的柄,刀刃很长,阳光下一闪一闪,很是锋利。光辉就把这把刀插了腰的皮带上。

    “你怎么还带刀来学校了?”在两节课结束后上课间操前做眼保健操时,二狗忍不住了问

    “防身”光辉说完还憨厚的笑着

    “在哪弄的?还是放书包里吧”二狗说

    “跟家里撒谎要了5块钱卷纸费,花了2块6买了这把水果刀,还给你买了这个”光辉说着递给了二狗一张很大的贺卡。

    当时的贺卡都很小,大概只有64开纸那么大,而光辉给二狗的这张则足有16开纸那么大,上面画着一棵紫色的很大的圣诞树。而且不同于其它平面贺卡的是这张贺卡表面亮晶晶贴着很多小星星,很是高档,二狗当时已经收到了20几张贺卡但没一张有这张高档,这张贺卡至少2块钱。平时连1毛钱买个棉花糖都舍不得的光辉给二狗买了这么好的一张贺卡,二狗很是激动。至今二狗还记得贺卡里写的最后一句:“是鸿鹄总能飞翔,愿你成为搏击长空的鸿鹄”。

    “谢谢你光辉”二狗说

    “呵呵,不客气,一起上间操去”光辉说

    “你去吧,我今天留教室值日,不上操了”二狗说

    “真幸福,我走了”光辉说

    这是二狗听见光辉人生中说的最后一句话

    由于没有去上间操,所以事情的具体发生经过二狗没看见,以下的内容都是目击者的描述。

    上午的课间操结束后,韩炳和他另外的几个同学就找到了光辉,把光辉拉到教学楼的后面抓住头发又开始乱踢,在他们乱踢的过程中,光辉拔出了那把黄柄水果刀,由于头发被抓住并把头按了下来,弯着腰的光辉根本看不清前面是谁,被打的失去理智的光辉拔出刀直接朝在他正前方抓他头发的那个人的胸部和腹部捅了几刀。

    光辉捅到的人就是韩炳。

    连捅了6刀,刀刀致命,其它围着光辉的打的人吓的四散而逃。

    据在场的同学说:当时韩炳就躺在地上吐了血沫子,面目狰狞,发出几声嘶吼。

    随后光辉被校警带走,20几分钟后就得到消息:韩炳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就已经身亡。

    当天二狗印象中最深刻的是韩炳的妈妈,那个头发花白、看起来的年龄远大于实际年龄的一个中年妇女。她那撕心咧肺的哭声始终萦绕在二狗的耳边。

    “还我儿子!”韩炳的妈妈那双满是老茧、被冻裂了口子的双手抓住了刚刚走进教室的葛老师的领口。

    “你儿子是我们班学生杀的,又不是我杀的”葛老师依然是那种泼妇的表情,对这样让人心碎的场面无动于衷。当时班上很多女生看见这个可怜的妈妈,都忍不住落下泪来。

    “还我儿子!”已经失去理智的韩炳的妈妈依然用嘶哑的嗓音重复着着一句。

    “你再抓我,我就找校警了!”葛老师真是铁石心肠,二狗至今佩服不已。

    “还----我-----儿-----子”韩炳的妈妈已经没力气再喊了,抓着葛老师的领口身子瘫了下去。

    “松开”葛老师看样子火很大,拉开了韩炳的妈妈的双手,气冲冲的走了教室。韩炳的妈妈则躺在了讲台上抽泣,班里的几个女生把她扶了起来,送了出去。

    从韩炳的妈妈刚进教室,二狗就认出她是在铁路工人文化宫前卖瓜子的老太太,以前一直以为她至少有50岁,没想到她的儿子才15岁。事后知道,韩炳的爸爸去世的早,韩炳的妈妈又没什么文化,只能在铁路工人文化宫前摆一个卖瓜子的小摊,每包瓜子3毛钱或者5毛钱这样一分一毛的赚钱供韩炳读书,韩炳就是她的精神支柱,是她活下去的希望。如今,韩炳死了。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见到韩炳的妈妈在铁路工人文化宫前卖瓜子。直到三年多以后的一个端午节,正在上高三的二狗骑自行车路过另一个电影院东风剧场时又看见了这个老太太,她坐在马路牙子上,头发已经全白了,很凌乱,脸上已布满皱纹,瘦小枯干虚弱的很,看起来至少有60岁。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木棍上挂着几个纸做的葫芦。我市的风俗就是端午节家的窗户上都要挂个葫芦。

    “阿姨,多少钱”二狗停下自行车问

    “一块钱一个”韩炳的妈妈说话的时候都没抬起那浑浊的双眼看二狗一眼

    “一共多少个,我全买了”二狗拿出了早上妈妈给的10块钱午饭钱买下了7个葫芦。

    “孩子,找你的钱”韩炳的妈妈找了3块钱给二狗,二狗看见她的嘴角挂着一丝微笑。

    二狗拿了葫芦骑上自行车,心里沉沉的、酸酸的。韩炳欺负人的确是不对,但他是要需要付出生命为代价吗?扔下他那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就这样撒手走了?因为这点小事死在他那本应最美好的少年时光,值得吗?而光辉呢?这个总是憨笑的农村孩子,由于杀人时已满16周岁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7个月后就被其它犯人打死,只比韩炳晚死了7个月,同样为此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世界就是这么奇妙,有的流氓打打杀杀一辈子,到了40,50岁还活的好好的。而有的人一辈子只打了一架却死了。韩炳和光辉谁该死?谁都不该死!二狗认为,如果此事一定要有一个人应该承担责任去死的话,那二狗宁愿去选择那个泼妇般的班主任葛老师。并不是因为二狗对这位老师有偏见或者这位老师曾经给过二狗小鞋穿。相反,由于二狗的学习成绩一向不错很受这位老师器重。

    二狗认为该死的是这位葛老师的原因是:孩子们眼中,老师是神圣的、是极具公信力的、是很少出错的法官。而当孩子们出现了问题需要去等待老师去裁判时,该老师失去了应有的公正与耐心,使光辉受到了太大的委屈无处倾诉,只能选择自己解决,从而酿成血案。而韩千则是由于该老师的纵容才敢“把斗殴进行到底”,使他的堂哥死在了几千人的眼前、冰冷的学校操场。

    两条如花的生命就此凋谢,其中的一个就是在随后的几年中被下届下下届的同学们口中称为“学校建校百年以来最大的流氓”的“臭名昭著”的光辉,那个憨厚朴实总是憨笑着对二狗说:“二狗,吃饼吗?我妈妈烙的饼”的光辉。

    心酸,泪下。

    和本文内容无关的事情到这里讲完了。二狗之所以讲这个故事是想说:1,该死的人总是不死,不该死的人却早早死去,这是天意吗?2,人在犯了错以后,受到更大惩罚的可能是他的爸爸、妈妈和那些爱他的人。3,或许有的善良或曾经善良的人由于种种原因成为了人们口中十恶不赦的恶棍。4,在某些人变为恶棍的过程中,一些看似正派的人士本应该为其承担责任,是逼良为娼。

    接下来的几十万字中,将出现几个曾在祖国南疆的老山前线上为保护祖国的领土和人民浴血奋战、在潮湿的猫耳洞中度过自己战斗的青春、在越南鬼子的隆隆炮声中奋勇杀敌的几个退伍兵。退伍几年后,他们的三棱刮刀和双管猎枪转过来对准了自己曾愿付出鲜血和生命为之保卫的人民,这又是为什么?

    这几个人和所发生的事情中,或许还有光辉的影子。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