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部 古典流氓 三、流氓世家(1)

    一向与人为善的二狗之所以罕见的对高中同学说出了“滚”字,是因为二狗没有在他的言语中听出一点点对美国炸我们南联盟大使馆的愤慨,没有从他的眼神中没有读到一丝丝对客死他乡的三名中国人的同情,更没有从他的手舞足蹈的谈吐中看出哪怕一分一厘对此事的悲哀。

    遗憾的是,6年以后的2005年,上海,人民广场临近延安东路的天桥上,加了一通宵班准备回家的二狗又亲眼看见了一群嬉皮笑脸的举着“抵制日货”的大横幅游街的学生。看到他们那洋溢着兴奋与激动的脸庞上那空洞的眼神,听着他们喊着仿佛中国已经征服了全世界一样欢快的“抵制日货”口号声,二狗实在不能跟着兴奋起来,反而心中感到一阵又一阵的凄凉。

    赵红兵去游行还要被嘲笑,那是因为他是流氓,他是黑社会头子,他是几进几出监狱的人。二狗相信,经历过战火并为其付出了三个手指头的赵红兵爱国程度未必比那些在街上游行的其它的人低。

    人一旦被定义成流氓,连爱国都变成了笑料。

    由于重伤害办公室主任李树森,赵红兵蹲了半个月的小号,随后就被放了出来。由于赵爷爷的关系,公安局也算网开一面。而且李树森也怕得罪在本市树大根深的赵家,没继续追究赵红兵的刑事责任。这位李主任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后又去上班了,不过再上班以后气焰是差了很多。

    从小号出来后,赵红兵像是变了个人,成天沉默不语,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其实凭着他爸爸的关系,他完全可以再去银行上班,但他没有,姐姐们怎么劝他也不去。他在他的那张床上足足躺了一个多月才偶尔出门转转。一向严肃的赵爷爷这次也没过多的批评赵红兵,因为赵爷爷虽然严肃的很,但是却是个讲道理的人,他明白他的儿子除了踢那一脚外做的都没错,说的都有道理,而踢出那一脚更多的是被李树森那句“你这个残废”戳到了痛处一激动才做出的傻事。所以没必要过多的追究。

    其实赵红兵在想失去工作以后究竟要做些什么,他想了很多。比如想过和小纪一起去经营废品回收站,也想过自己承包一辆大巴跑运输,还想过自己经营一个小杂货店。总之,只要当时能够想到的职业,赵红兵基本全考虑了,当然,混黑社会他当时的确是没考虑。

    二狗的爸爸和妈妈无论是从情感上还是从道义上都站在赵红兵这一边,他们在愤怒的同时也替赵红兵出谋划策,当时二狗爸爸建议赵红兵在火车站前承包一家旅馆,二狗爸爸和这家国营旅馆的负责人以及上面的领导都很熟,希望赵红兵能在87年初把这家旅馆承包下来。经过不怎么艰难的谈判,基本敲定了这件事。在确定了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后,赵红兵人明显开心了很多。

    在2,3个月后,春暖花开的一天,赵红兵骑着自行车前面带着二狗,后面带着侄子晓波去五金门市买自行车的辐条,准备帮姐夫修自行车。正在路上骑着,忽然后面有人大喊:“红兵!“”红兵!

    赵红兵回头一看,惊喜的喊:“张岳!”

    张岳下了自行车,“红兵,什么时候复员的,怎么不去我家找我”

    “唉,别提了,你呢?毕业了?”赵红兵说

    “是啊,分配回来了,现在在粮食局上班”张岳说。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大学不是要四年吗?我还以为你现在没毕业呢,所以没去找你”赵红兵说

    “我只上了专科线,3年就毕业了”张岳笑着说

    边说着边走到跟前,俩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谁都不会想到,这次久别重逢的握手完全改变了这两个年轻人的命运。虽然这次握手与**和尼克松握手存在一定的差距,但是这次握手就本市黑道的影响却根本不比毛尼握手差。

    二人紧接着好一通叙旧,听了聊天二狗才知道。他俩是高中同学,也是最好的朋友。张岳是个清瘦秀气白白净净的年轻人,谈吐文雅且举止斯文,一双大眼睛透着一股精明劲。几个月后二狗就知道了这个浑身透着书卷气的年轻人的斯文外表全是假象,他发起狠来恐怕十头牛也拦不住。

    张岳家堪称我市的第一流氓世家。张岳的爷爷在30,40年代就是纵横我市及周边几市的著名土匪,匪号“镇东洋”,意思就是压住小日本。当年打着抗日救国的旗号到处抢夺,手下常年百十来号人,见到日本鬼子就抢日本鬼子,见到地主就抢地主,见到土匪就抢土匪,完全没规矩没章法,绝对的愣头青。虽然是见谁抢谁,但是还是有区别对待的。对于同胞他基本是只抢不杀,对于日本鬼子抢完再杀再把鬼子的头割下来示众。当时我们这里属于伪满州国的地盘,每个乡镇都会有几个日本兵把守,但通常都不会超过十个,几个日本鬼子怎么会是百十来号如狼似虎土匪的对手?日本鬼子是真怕他,“镇东洋”这绰号来的一点都不含糊,“镇东洋”行踪飘忽不定,谁也奈何不了他。

    二狗听过他的一个确切事迹就是勇闯我市的伪满警察公署并且打死打残了三个持枪警察。据说是当年他去警察公署要人,要一个月前被抓的两个兄弟。进了警察公署大院以后,他站在门口就大喊一声:我就是镇东洋,赶紧把我兄弟放了,否则我烧了你们警署。

    这个警署值班的就是三个警察,一听见他这声吼,全拿着枪出门了。出门一看镇东洋正站在警署的院子门口耀武扬威,这三个警察上去就要抓他。镇东洋以为凭自己的匪号完全可以震住这三个小警察,哪知道这三个警察胆子也不小。镇东洋手里拿着两把匣子炮,先是鸣枪示警,目的是让警察别过来。可是由于当时没有电视机,有了电视机镇东洋就应该知道鸣枪示警应该朝天下打,而不是朝地上打。

    镇东洋当时就鸣枪示警朝地上打了一枪,结果不知道是因为他喝多了还是枪管没矫正,他这一枪竟然打在自己脚上了!

    这三个警察一楞:嗬,感情这镇东洋来我们警署自残来了!

    “抓!”

    镇东洋一枪打自己脚上正气没地方发,拿起匣子炮就朝警察开打,这几个警察也开枪还击。他们四个人互射了十几枪,结果是三个警察二死一重伤,镇东洋居然除了“自残”那一枪外毫发无损。

    据说,在四个人对射的时候,那三个警察全是边开枪边躲,而镇东洋则站着纹丝不动只管开枪,根本不躲。试问这股狠劲几个人能有,天生就是土匪头子的气质!不躲的人毫发无损,东躲西藏的三个警察却二死一伤,这不是传奇是什么?!

    搞掂警察后,镇东洋从容的救出了那两个兄弟,扬长而去,一时传为佳话。

    按理说,既然你镇东洋是抗日救国,日本鬼子投降以后你也该收山了是不?他不收山,没日本鬼子那就抢地主。后来人们都说镇东洋这人好啊,不但杀日本鬼子还杀富济贫。二狗爸爸却不这么说,他说:镇东洋杀富的确是杀富,因为他杀穷人也抢不到什么。他的确是济贫,那也是他们土匪在谁家留宿,看谁家实在揭不开锅了他扔几块大洋,算是住宿费和伙食费。他眼中就一个字:“钱“。没那么崇高的精神。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